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05 見仙地

第一百零五章見仙地 龍馬踏天,渾身火光跳動,凰血赤金一樣的鱗片晶瑩爍爍,渾身光芒四射,頭上生有兩只龍角,一雙眼睛怒瞪葉凡。 這頭龍駒傲的過分,數十次沖來,臉盆般大的蹄子直接踩向葉凡的天靈蓋,每一次都震碎天穹,口鼻中吐氣成虬龍狀,龍象之力不枯竭。 葉凡嘖嘖稱奇,這頭龍馬的強大超乎了一般人的想象,竟能與他相斗,這絕對是個異數,是天地孕育出的罕世神駒。 他估量了一番,這龍馬的蹄子可以踏毀月亮,力量堪比隕星撞擊大地,踏死教皇這種斬道的存在并不會費力,什么移山填海都對它無用。 龍馬又是一聲長嘶,脖子上的鬃毛如火焰一樣跳動,渾身赤光閃爍,神駿異常,被葉凡打了幾掌,嘴角溢出一縷血,但并無大礙。 它精力旺盛,四足騰踏間,方圓數十里內的山峰全都被它踩成了齏粉,倒在塵埃中,一身力量非常驚人。 它又一次沖了過來,這一次騰躍間神光沸騰,將這個地方淹沒了,它頭上的一雙龍角錚錚作響,劈出成千上萬縷赤色的劍波,將這個地方夷為了平地。 小松背著小藥簍躲在葉凡的肩上,看的瞠目結舌,非常羨慕這種強大的力量,嘰嘰咕咕的自言自語。 葉凡出手一次比一次重,這匹龍馬完全能承受他的力道,只能說是舉世罕見的異種,無愧為天地神胎。 “吼……” 突然,遠處傳來一聲嘶吼,地平線上騰起陣陣血氣,有三道光束沖霄而上,如三道血色的撐天支柱,穿透了九天。 葉凡眸光熾盛,發現來了三位斬道者,這昆侖仙脈還真是驚人,總共有四位王者,讓人不免驚訝。 遠處飛沙走石,一些山峰都連根拔起,被吹到了半空中,烏云如黑鍋底似的壓了過來。 小松怕怕的,神色緊張,抱著自己的小藥簍,乖乖的坐在葉凡的肩頭,用一只小爪子抓住他的衣領,牢牢的不肯松開。 即便四個斬道者同時殺來,葉凡也不在乎,在這片天地間能傷他的人還沒出世,然而事情卻出乎他的意料。三位斬道的古妖與龍馬并不是一個路數,見它落難,竟是沖它殺來。 龍馬長嘶,渾身火光更盛了,通體赤紅如血,煙霞沸騰,口鼻中吐出一道道龍狀氣柱。 葉凡見狀退向了一旁,并未再出手,這昆侖仙脈中四大王者碰頭,他倒也想看一看。 妖氣涌來,不似氣體,倒像是一群山壓了過來,除卻斬道者外沒什么人能經受住,那黃金獅子還有老蛟早已逃了個沒影。 “哞……” 一聲莽牛音響起,一個大塊頭跟一座小山似的,渾身金黃,頭生犄角,撞擊了過來。 這是一頭牛王,毛發根根生光,它高大百丈,這樣奔跑起來力量驚人,一對大犄角對著龍馬就挑了過來。 另一邊一頭黑猿腳踏天地,渾身黑霧滾滾,高亦有百丈,宛若一尊天神咆哮,手中持著一口長刀,烏光森然,立劈而下。 第三位生靈是一個道人,他選擇的是化成人形,頭戴紫金冠,面色蠟黃,看起來病怏怏,但是卻最為悚人,因為在其手中持有一桿黑色的龍槍,散發著讓人心驚肉跳的氣機。 這是他們敢于進攻的根本,道人持槍居中攻向龍馬,讓它大為忌憚,不得不騰躍閃挪,對付三人。 葉凡睜開天目看向那道人手中的黑色金屬長槍,心頭一跳,這是什么兵器?居然讓他都有肌體生寒的感覺。 “龍馬,此槍今日已經激活,你敗定了,讓出火神窟吧!”道人喝道,一道烏光自黑色的槍體上沖起,刺透云天。 三名斬道的王都很強,并非虛弱之輩,因這桿黑色的龍槍的緣故,讓龍馬陷入到被動狀態,疲于應付,有殺身之厄。 葉凡并不出手,帶著小松冷眼旁觀。四位獸王在昆侖仙脈內搏殺,殺的日月無光,天地暗淡,妖氣橫貫數以千里。 “嗡” 突然,黑色的長槍一抖,那股驚世人的氣機熄滅了,歸于暗淡,烏光盡斂,消失不見。 龍馬一聲長嘶,渾身火光閃爍,騰騰跳動,它一下子恢復了強盛之勢,震散了八方妖氣,朗朗乾坤再現。 在雙方對峙時,龍馬眼中充滿了不屑,非常的傲氣,盯著三頭獸王,尤其是斜睨那名膚色蠟黃的道人。 金色的牛王、百丈高的黑色巨猿以及道人相互看了一眼,轉身就走,他們倚仗黑色長槍殺來,不曾想功虧一簣,神威沒有堅挺多長時間。 龍馬反擊,快逾閃電,十方都有雷霆降臨,到處都是火光,在其四蹄下更是有一道道閃電,它馭光而行。 “啪” 神駒非常的迅疾與暴烈,騰踏而行,瞬間將金色的牛王踏的骨斷筋折。而后,龍角光華一閃,射出一片道痕,將黑色的巨猿震的口吐鮮血,摔倒在大地上。 “轟” 最后,它人立而起,一雙前蹄跟天帝的大印似的跺了下去,道人以黑色的長槍迎擊,但卻被震的橫飛了出去,虎口崩裂,渾身溢血。 葉凡點頭,不愧是天地所生養出來的龍馬,并非出于凡胎,與同階的斬道王者對上,摧枯拉朽,贏得很輕松。 以它這種戰斗力來說,同為仙三境,世間幾乎難有敵手可以鎮壓,剛才所懼的只是那桿黑色的長槍罷了。 龍馬對這三名獸王充滿了蔑視,對著道人又給了一蹄子,不過卻也沒有下殺手,雙方之間的關系似乎很復雜。 “鏘” 葉凡運轉兵字訣,瞬間將黑色的的長槍攝取了過來,它通體烏黑,上有一條真龍盤繞。不知是何種金屬鑄成,槍體沉甸甸,竟然有幾萬斤重,槍尖鋒銳,可卻暗淡沒有光澤。 葉凡持在手中,輕輕一輪,壓迫出一股強大的氣流,將虛空都給穿透了,他用力一刺,相隔數十里,將遠處一座大山給洞穿成了飛灰。 葉凡沒有感受到什么特殊的道則,但是此兵顯然不凡,他用力去折,但并沒有掰斷,極其堅固。 要知道,現在一般的王者之兵對于他來說難以傷身,大多都可輕易毀掉,算不得什么。 除卻龍馬外,三位獸王都發毛,見葉凡舉手抬足間仿若天神,一槍既出,數十里外的大岳都瞬間成灰,是絕世高手的表現。 龍馬預感不妙,想要逃走,但是葉凡卻動了真章,施展出行字訣,下一刻騎坐在了它的身上,散發出雷霆之威。 這頭天地生養的神駒脾氣頓時炸了,它向來傲氣無比,怎能忍受被一個人騎在身上,各種神通道則一起施展,渾身發出熾盛仙光,熊熊燃燒。 然而,葉凡穩坐馬背上,手持龍槍,像是生根在上,巋然不動,各種法則秘術等都對他無效。 龍馬怒吼,天空上云起云落,四方群山顫抖,它憤怒的的沖擊,踏碎也不知道多少神山,撞毀一條條龍脈,但就是無法擺脫身上的“膏藥”。 葉凡打定主意要收服此馬,古書上有記載,神駒唯有上古圣皇可得,最是不凡,冥冥中像是代表了一種天運,他想有朝一日馬踏星域。 他剛才嘗試了一番,龍馬的速度僅次于行字秘,可追電逐日,擁有宇內極速,快到不可思議。 龍馬還未屈服,旁邊的三頭獸王卻都膽寒了,向他表達善意,愿意將黑色的龍槍相贈,且說出了它的來歷。 此槍很神秘,竟是在自域外飛來,插入昆侖仙脈中,同時還帶著一團火神源,誰也不知其為何等神物。 葉凡吃驚,這桿槍果然來頭不一般,自域外飛來,說明肯定有強者在星空中生死大戰,打飛了兵器,這多半是圣人級的神物!這么多年來都沒有人來尋兵,原主人可能危矣。 金色的牛王、猿王、道人、以及龍馬本井水不犯河水,且還有一定的交情,但最終爭奪火神源形成的洞府時發生了矛盾,此后常發生爭斗。 龍槍被道人得去,火神源與昆侖仙脈結合,化成一種奇異的能量,形成一座洞府,在里面修行可事半功倍。 葉凡騎坐龍馬上,任它百般折騰都于事無補,他穩如泰山,伸出一只手掌用力一抓,地下隆隆作響,一股火光沖起,一團刺目的神華來到地表。 “這就是火神源,到底是什么東西?”他盯著那團液體,如巖漿一樣熾盛與粘稠,與靈氣相遇在一起,可化成一縷縷生之光,讓人渾身舒泰,能加速修行。 葉凡毫不客氣的斬下一半,收進鼎中,另一半留給了三位獸王,而后拍了拍龍馬的頭,道:“你與他們三人也算是故識,如此平分不就行了嗎,你的一半我為你取來了,隨我去吧。” 龍馬暴怒,不肯屈服,葉凡手持龍槍一震,用力向前刺去,轟的一聲,前方一片大山全都消失了,被他一擊成灰燼。 “你雖然是天地生養的神駒,但你的修為和自身的資質比太弱了,與我同去,讓你可橫踏星域。” 龍馬依然是一百二十個不樂意,但是身上的膏藥徹底甩不掉了,且它的身體不受控制,邁步前行,向著孕育成仙希望的地方走去。 小松跳到龍馬前,從小藥簍里去出一株寶藥遞給它吃,表達善意,結果差點被一蹄子給踏在地上,幸虧小家伙機靈,嗖的一聲躍起。 兩日后,葉凡來到了最深處,見到了孕育成仙希望的凈土,可卻再也難以前進一步了,因為缺少第九角地勢圖。 前方,景象壯闊,非常的驚人,孕育仙真的地方可以見到了。 這種地勢超出常理,葉凡平生僅見,共有上萬座山峰,擁簇在一起,圍成一個山谷,每一座山峰都像是一個龍頭,混若天成! 每一張龍口都在向外吐菁華,仙氣氤氳,蒸騰而起,凝聚谷中,說不出的神秘莫測。 葉凡呆住了,初時以為是人為刻出的龍頭,鬼斧神工,可是細看后他卻震撼了,這是自然之力化形而成的。 上萬座山峰,以一顆又一顆古星的生命精氣滋養,本身都已經通靈,化成了人間至寶,有了自主的神靈意志! 可以說,上萬座山峰是天地自然化生的,皆為龍首,是自古至今也不知多少古星合力孕化的結果。 足有上萬條龍軀在地脈下,唯有龍首高昂位于地表上,吐出各種天地精華,滋養成仙地的仙真。 “不可想象!” 葉凡驚嘆,這種地勢果然絕了,日后即便不孕育出成仙的希望來,這上萬條真龍也得復活,都有了神靈志。 這是很多古星枯竭后所孕出的希望,這些龍首一旦復活,那將是萬龍騰空的壯闊場面。 “它們共吐菁華,這樣成全他物,化為一片成仙地,果然是逆天的手段。” 葉凡自語,而后激靈靈打了個冷顫,這種手段似乎超越源天師,對地勢的把握了解等更甚。 這些龍首絕對是利用自然養成的,這得是什么樣的人物才能做到這一切?在一瞬間他想到了很多。 百萬年前,只有一個大勢力有這種能量,那就是天庭! 源天師的傳承很神秘,不知起始,難道說可追溯到更為古老的太古時期不成? 葉凡想到了一種可能,九十九龍山若為天庭在駕馭,降臨一顆又一顆生命古星,那么究竟是誰為他們提供了這種方法呢。 難道說,古天庭有一個超越源天師的存在,為他們提供了這種設想,才有了這種貫穿數以百萬年的孕仙進程? 葉凡被自己嚇了一大跳,思維發散,跳躍性的聯想,一下子想到了很多。 后來天庭的帝死了,諸域神將亂,這一切自然擱淺,或者說出了大問題。 羽化神朝是當年天庭的殘余力量嗎? 下一刻,葉凡想到了源天師的晚年,又憶起數萬陰兵借道的情景,這么說來,也與古天庭有關不成? “這是孕仙之地,我竟成功來到了這里,比容成氏都走的遠,若是就此退去實在不甘。”葉凡眸光湛湛。 他盯著上萬座龍首山峰,巨龍盤旋,騰飛疊繞,成千萬條大龍昂首嘶鳴,全都是龍氣所化。中心仙谷內,茫茫一片,噴薄瑞氣,各種霞光數以億縷,仙光一道道的射出。 那當中究竟是什么?葉凡迫切想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