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000 爐養百經

第一千章爐養百經 九星連珠! 地球上,一些天文觀測臺的人震驚,在那域外正在發生這樣的奇景,驚的許多人下巴掉在地上,瞠目結舌。 這種景象不是不能發生,二零零年的時候曾發生過七星連珠,理論上來說九大行星也能連成一線,六千年能有一個輪回。 然而眼前所見實在過于震撼,讓人難以理解,在那域外突然出現九顆大星,光芒熾盛,像是九輪太陽般璀璨。 太陽系中,怎么突然多出來這九顆大星?反常如妖,一點也不現實,根本無法理解! 而外太空探測器傳回的一組照片就更加讓人震撼了,各大科研所發生大地震,遙遠的宇宙虛空中竟有萬丈雷電在閃爍。 最讓人震驚的是,剛才有一個人在雷海中沖擊,像是發生了一場神戰,與一些人形閃電對決,讓人無法置信。 這樣的神秘畫面自然都是絕密文件,不可能在凡人界中出現,被各大權力機構密封,只有少數相關人員才可調閱。 “去教堂找個神甫問一問究竟發生了什么,最好去梵蒂岡請教一下教皇,這種景象有何預示。” “教皇他……在三年前被天庭的人給殺了。” “那就去天庭,請教一下那里的天師!” …… 各地的天庭建筑物恢宏神圣,更甚于梵蒂岡的教堂,在這一日有許多大人物來訪,認真地向神職人員請教,讓天庭的純凈的念力增持了不少。 葉凡斬道渡劫,對于天庭來說這是一種契機,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各地天庭建筑交感,竟生出一縷縷神輝,氣象萬千,近距離者頑疾盡去。 這是大興的跡象,也可能自毀的前兆,一切都要看天庭之主是否能熬過去! 域外,潔白的骨塊、金色血液、碎掉的腑肉等散落的到處都是,閃動仙輝,晶瑩剔透,化作種種道象。 它們瓦解了,而后又再生,不斷的變化,日月星河,磅礴古星,璀璨星域,每一滴血都是一種奇景。 葉凡真我分解,血與骨化成了絢爛星河,以及神秘而的星辰,透發著萬古滄桑之氣,與那天宇中的所有繁星對應了起來。 在這一刻,密密麻麻,到處都是光點,是他的發絲、骨塊、臟腑磨滅后生成,非常的詭異。 若隱若無間,種種經文似是自上古年間傳來,有人在默誦與祈禱,在祝福今生與來世。 葉凡的本我毀掉了,幾乎被殺死在虛空,連元神都成為了一粒粒光點,化成一顆顆古星在這片星海中轉動。 九位年輕的大帝同時出手,沒有人能擋住,自古皆如此,他們是各個時期的天地主角,便能而今有一個所謂的第一人,能夠證道成帝,也只是成為他們當中的一員。 真我連帶元神一同碎在虛空中,胎骨化成恒河沙數般的星辰,閃爍出照耀古今未來的光華,九位大帝并未出手。 因為,他們被另外的目標吸引了,出手攻殺。 逝我,是一道很模糊的身影,盤坐于過去。星河流轉,他道象天生,被歲月的銀光淹沒,像是隔著漫長的時間長河,永遠無法迫近。 九位少年大帝一起出手,向前打去,可是卻像是萬古那么久遠,第一時間竟難以觸及其身。 “喀嚓” 人形閃電中一人修有非凡秘術,雙手劃動間好似逆亂了時空,將他的力量打向過去,撞向逝我。 逝我還擊,口誦古經,為今生而誦,像是盤坐在上古年間,與少年大帝跨越漫長的時間長河對敵。 兩人接連出手,互相攻伐,這是一種詭異的戰斗,近乎虛幻,看不真切,并非真身相遇,而是一種道則的碾壓。 逝我替葉凡擋住了一帝,拖延住了時間,那些碎骨、金色血肉化成的日月星辰,漫天星河快速演化,諸經化成紋絡,密布在每一顆古星上。 “轟” 其他少年大帝各展手段,也出手了,他們演化道的極致,強大的力量破滅一切虛妄,攻向逝我,讓他快速磨滅。 “逝我……” 碎掉的胎骨間,葉凡發出一聲嘆息,他化作星辰,與諸天繁星對應,攫取星輝,鍛鑄真我道體。 遙遠的前方,“道我葉凡”明心見道,立于未來,參悟天地至理,感悟己身大道,天人交感,想不引人矚目都不行。 九位年輕的大帝攻向前方,扼殺未來的道我,他們手段通天,第一擊成空后,有人快速演出奇異法,即便那人立在未來,也能殺傷。 只要他們能到達,任何敵手就得磨滅,沒有人可以擋住九位少年大帝,亙古尋不出一人爾。 在未來悟道,道我葉凡也被斬了,成為一片虛無,天空中只剩下一顆顆古星,一道道星河,一片片星域。 葉凡的真身在演化,數部古經熔于一爐,他在蛻變,化生自己的道,養百經于一身,容萬道于一體,自身化龍骨,貫穿各種經文奧義,跳脫出來。 “精神、信念、道,脫胎換骨,跳脫出桎梏,化生出一條屬于我自己的道。” 他以天地為熔爐,以各種經文為火,煅焚燒自己,將這爐燒紅,祭煉己身,錘煉真我。 血肉化古星,道骨成星河,這是奇異的變化,連葉凡自己也都不能控制,似真亦幻。 仔細望去,還是血肉與白骨,恍惚一瞥卻又是古星一顆又一顆,充滿生命,演化萬物初始的氣機。 “道之為物,惟恍惟忽,其中有物,其中有精……” 若隱若無的誦經聲再次響起,逝我再現,像是盤坐于上古年間,模模糊糊,在為今生誦經。 逝我,本就誕在過去,談不上什么滅與不滅,只要葉凡的本我活著,一念又起,有無盡的過去更迭,斬不盡,殺不絕。 九位少年大帝畢竟只是天劫,是一種人形的道痕而已,并非真人,他們只是負責毀滅,并不可能如人一樣去思考,因此又一次去斬殺。 他們忽略了真我也就是本我,因為此時碎滅,化成恒河沙數般的星辰,元神都亦如此,并非生命體。 道我葉凡亦如此,只要葉凡真識還在,就會有將來,有無盡的可能,也能于一念間再起,化出道我! 時間流逝,他的一道真識在逝我與道我間徘徊,引動九位少年大帝不斷出手,消耗掉寶貴的時光。 這是一種奇跡,自古至今也唯有他用這種辦法可以在九位少年大帝手中支撐這么長的時間。 九顆橫在虛空的大星有的早已暗淡了,時間太漫長,盡管又有幾位年輕的大帝被替換,總體的天劫時間還是足夠長了,異象將消失。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葉凡的蛻變到了一定的程度,九帝不殺其瓦解的胎骨是因為他真的不復存在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的真身死掉了,有的只是一道不熄的強大意志,在逝我與道我間徘徊。 “轟!” 葉凡養百經于一爐,容萬道于一身,血肉、骨塊最終重組,化為貫通諸經的龍骨,他跳脫了出來,演化出自己的道。 盡管是雛形,還不是盡善盡美,但是已經解決了五大秘境各經難以貫穿的隱患,而今全身如一。 真身化出神形,顯出道象! 誦經之音,震耳欲聾的道鳴等,紛至傳來,逝我與道我一個從過去、一個自將來一起走來。像是一陰一陽,又如兩股合道的氣在交融。 《易經》有云:“一陰一陽謂之道。” 陰陽是世間萬物的父母,是宇宙萬物變化的起點。逝我與道我相合而來,化成了一個金色的太極圓。 他們相合,化成的就是道,而與此時真我在黃金圓中復生,一顆顆古星,一道道星河,一片片星域組一起,璀璨生輝,化出了葉凡的真身。 逝我與道我交融,產生奇妙的變化,于太極黃金圓中重新誕生出本我,葉凡再現人世間。 陰陽相合,化成為道,經文密密麻麻,刻滿這個圓,葉凡就是那中間的自然的道痕曲線,真實顯化。 “跳脫出來,我的道!” 葉凡大喝,自九位少年大帝間沖起,逆天向上,他很想與一位年輕的大帝對決,欲與昔日的最強者一爭高下。 然而,這個時候九顆大星暗淡了,所有人形閃電都消退了,已經過去了太長的時間,一切都將消失。 道,承天載地,包羅萬有,蘊宇宙之精。 葉凡肌體生輝,像是由古星與星域組成,被殺了數十次,脫胎而出,自身五境貫通,以星河相連,終于踏出了自己的路。 逝我與道我交融,相合生道,孕出真我,也許還很不完善,但卻有了雛形。 星光點點,葉凡的身體像是無量繁星組成,他初步踏出了自己的路,渾身上下貫通,每一滴血都像是一顆生命古星。 “一顆古星,一種大道。熔煉萬物,爐養百經,身納萬道,歸于一爐身。這是我的道基與起點。” 葉凡一拳轟殺了過去,可惜九顆大星幻滅,全都消失了,他這一拳從九位大帝虛身中穿過,他們就此不見。 天劫還未消失,雷海依然還在,不過最恐怖與危險的時刻已經過去,葉凡引千萬道雷電入體,將他們全部煉化。 鼎,懸在的頭上,與他共進退,他一步一步登天而上,一聲輕喝:“道起!” 以雷電為引,將道銘刻在鼎上,葉凡的眉心前,鼎鏗鏘作響,與他交融,兩者化為一體。 他對此鼎報以厚望,他的血肉胎骨若為一顆顆古星,一片片星河,那么此鼎就是跳脫出來的“一”。 葉凡登天而上,來到了天劫最深處,進入一片宏偉的上古建筑物間,也是由閃電化生而成。 “這是太古的天庭嗎?”他立身在南天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