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999 狠人大帝來了

域外,葉凡大禍臨頭,有生死道消之厄! 什么人也不可能斃掉九位年輕的大帝,自古至今都不存在這樣的人,因為他們已經代表了最強。 “能除一個就是是一個,不枉斬道一為!” 葉凡雙手齊震,緩緩劃動,演化自己的太極道痕,一個渾若天成的金色神國出現,將他籠罩,這是他的神形! 有法,無法,有道,無道,都在一念間! 他拋開雜緒,心中寧靜下來,超脫出現在的心境,演化自己的道跡,種種平和,萬念歸神,無憂無憂,一心化道。 “轟!” 九位年輕的大帝不可能給他時間,他們出手無情,就是為了滅殺葉凡,一起震出了帝拳。 然而,這一次葉凡沒有直對他們,突然逆天向上,轟向天劫的源頭,打向萬古天穹深處,直接破劫。 “嗡” 九位人族大帝的虛體都一顫,他們是雷海中心降落下來的九道人形閃電,都受到了震動,攻擊頓時一緩。 葉凡想以此逼住他們那是不可能的,他只能再動,伸展軀體,化為一條彎曲的龍形道痕,讓太極神圓臻至完美。 與此同時,他的體內噼里啪啦的作響,輪海、道宮、四極、化龍、仙臺五大秘境都有上古經文傳出,浩大無邊,他整個人的身體以及黃金圓密密麻麻,布滿了符號,都是道痕,震出驚世的神光。 “跳脫出來,孕化出一個道我,一個真正的我!”他心中在大叫,諸多古經合一,要將五個秘境連為一體,化成自己的圣道! 天穹下,雷海中,各種經文密布,符號與道痕交織,葉凡被封在當中,綻放出無量光,黃金圓沉浮,璀璨奪目。 在其頭頂上方有一尊鼎懸空,同樣交織出各種紋絡,與其合為了一體,像是他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而與此之際,他與雷霆神海以及九位大帝全都在上升,接近那九顆橫空的神秘大星。 “孕育出道我來!” 葉凡大吼,體內修有數部古經奧義,他參悟多年,一直在不懈的努力,要將它們合一,以自身為龍骨將它們串連起來,然而卻一直都沒有成功。 今日,被逼到了這等關頭,他破釜沉舟,不惜絕地死拼,將早已演化多年的諸經強行貫穿,熔煉于體爐內。 “啊……” 葉凡大叫,九帝之威不可承受,共同拍過來一掌,強大如他也不可能逆抗住,即便是換作無始、狠人、伏羲也一樣得毀掉。 “噗” 黃金圓崩開,上面的各種符文都磨滅了,快速暗淡,他的真身又一次炸開。然而,卻也于此時,在的頭蓋骨中沖出一道絢爛的光。 另一個葉凡躍空而上,與他自己一般無二,這是“道我”強行破殼而出,黑發披散,眸綻冷電,融數部古經于一爐,壯大己身。 他這一躍之勢不可阻擋,抱鼎而上,跳脫出了九位大帝的合圍之勢,逆沖向九顆神秘的大星。 道我葉凡覺得這九顆星太怪了,怎么可能橫空出世,不符合天象規律,像是九輪太陽橫空于此。 他一拳轟去,這一擊的力量發自全身,輪海沸騰,五臟通明,四肢璀璨,而后經過脊椎骨這條大龍沖向仙臺,一念九轉,數經化一,為他所用。 一拳既出,星域失色,上方的一顆大星首當其中,當場震顫,彌漫出一種帝威,鋪天蓋地而下。 “就知道有問題!” 葉凡明白,這是九帝產生的道痕之源,與其斃掉九帝還不如直接崩壞大星,這里是根。 “轟!” 道我葉凡含憤一擊,聲勢自然驚天動星域,讓日月星辰全都暗淡了下去,這茫茫域外只剩下了他自己。 “鼎擊!” 他頭上的鼎一沖而起,與拳頭一樣打向了大星,這是毀滅性的,神秘星辰閃爍,一道人形閃電飛來,阻擋其破壞,可終究是晚了一步。 “砰” 這個大星被打裂,化成一片恐怖的光雨,將道我葉凡沖擊的千瘡百孔,差點磨滅掉,而那沖來的人形閃電卻也暗淡了下去。 所謂九星連珠,是誕生九種道痕的狠源,它們像是九道門戶,可以接引來九位少年大帝的各種妙術。 葉凡毀掉了一個門戶,自然讓一位年輕的大帝消失了,不能存在于這片雷海空間內。 且,這個時候其余八顆大星亂了,因為它們連成一條線,彼此間有一種牽制,而今失去其一,軌跡不穩。 其他八道人形閃電因八顆大星而搖動,沒有進一步攻擊,百度遮天吧快速更新與你分享只是將葉凡隔絕在了外面而已,不讓他繼續臨近。 “天道有缺!” 葉凡自語,萬物沒有完美的,都能尋出瑕疵,摧斷斬道異象,就能瓦解九位少年大帝帶來的壓力。 然而,他剛生出這樣的想法,心緒還沒有平靜下來時,虛空中一顆璀璨的大星又憑空出現,更為熾盛! 九星完滿,連為一線,又一次成為一種奇景,橫空在這片星域中,讓天家抓光頭發也研究不透。 一個絕代風姿的女子出現,一步就邁了出來,像是上古女天神降世,神威浩蕩,整片星空都在為她而動蕩。 葉凡看不到她的真容,被大道氣息所阻,只能見到其無雙神軀,傲立塵世上,有一種絕代的氣質。 這是一個女子,但卻睥睨天下,一雙眸子望來,似乎沒有將諸帝看在眼中,惟我獨尊,超然世上。 葉凡在這一刻激靈靈打了個冷顫,狠人龘大帝也來了,她真的是一位女子,在其頭上懸有吞天魔罐! 狠人一生與天爭高,有驚艷萬古的才情,可以殺九天外的神靈,然而卻不為長生,只為在那紅塵中等“你”歸來。 葉凡一陣頭大,送走了一位大帝,卻又請來一個最狠的,他寒毛都倒豎了起來。他與這狠人因果甚深,連頭上的鼎都是對方的,而今這樣面對,可真不是什么好兆頭。 狠人豐姿絕世,一步就邁了下來,雖為人形閃電,只是一種大道痕跡,但卻像是有些與眾不同。 “難道真的要斃掉九位年輕的大帝不成,光毀掉九顆古星也無用,會引來更狠的!”葉凡自語。 “轟” 就在這時,可俯視諸天的狠人降下,發生了一件很詭異的事,她帶著萬丈仙光落下,與一位未知的少年大帝重合,將其化了干凈。 “她殺死了一個,斬掉了一位年輕的大帝?!” 葉凡震驚,這些人形閃電太詭異了,狠人是怎么回事,怎么會發生這種事?真是帝中的驚艷者,殺掉了一位大帝! “她要相助我嗎?”他心中一怔。 “轟。 狠人對他出手了,一指點來,飛仙訣照耀古今,立劈了這片宇宙,毫不留情,要將他粉碎。 葉凡心中很冷靜,快速反擊,對方只是一道痕跡而已,怎么可能會幫助他,根本不是有思緒的人,唯有抗擊。 “壞了!” 道我葉凡心中一震,他剛百度遮天吧快速更新與你分享才強行貫通幾部古經,融會于一爐,此時出了大問題,道我竟要瓦解。 與此同時,狠人的攻擊到了,他急忙以鼎護在身前,然而這一刻無始也出手了,向他轟殺而來。 “都是狠茬子!” 道我葉凡咋舌,被這兩個逆天的存在同時攻擊,還真是一種另類的體驗,當看到伏羲大帝亦動了時,他很明智的做出了選擇。 任道我瓦解,沒有抗衡,元神抱鼎而出,金色的小人劃破時間的阻滯,像是逆轉了光陰,沖出包圍圈,投入遠方真我的碎骨與血塊間,快速重組。 “哧”、“哧……” 人形閃電中有兩道莫名消失,并沒有人去損傷,是自己隱退了,對應的大星也暗淡了下去。 “難道說,剛才那位少年大帝并不是狠人殺的,而是時間到了?”葉凡眼中神光湛湛,他看到了希望! “對,一定是這樣,都為大帝,皆為古今最強者,任何人想殺死對方都不可能一擊解決!”他心中自語。 他看到了斬道的希望,人力有窮盡時,上天亦如此,大道有缺,能與這么多人一戰,堅持到最后就是算是震古爍今,可逆斬大道。 “戰到上天都再無天罰可降為止!” “轟” 在葉凡的希冀中,三顆大星突然間璀璨綻放,出現在空中,九星又齊聚了。 一個身穿僧衣的和尚走了出來,葉凡當時就是一怔,證道的僧人還能有誰?必然是阿彌陀佛無疑! 另一邊,一個手持絕世犀利龍劍的人,殺氣盈萬古,濃的化不開,那是太皇劍,來者無須再說。 第三個人渾身都在發光,比那太陽還要熾盛,每一寸肌體都被赤陽繚繞,讓人無法正視,葉凡看他這種樣子隱約間猜到,這是太陽圣皇! 送走了幾位,卻又來了幾人,這些人都曾來過星空這一端不成?葉凡的心涼颼颼的,這要如何化解? “沒有任何辦法了,唯有我自己的道凌駕于諸道之上方可!” 葉凡不抱任何幻想,他只能靠他自己,太古的人魔在熒惑古星時曾對他說過,諸經加身,融會貫通是好事,若不能化于一爐必有大患。 這幾年來,他一直在消化幾部古經,汲取諸帝的精華,開創自己的道,可謂準備充足,厚積薄發,可剛才孕出的道我卻出了問題。 “跳脫出來,一定要成功,神形之上,創出吾道!” 九位年輕的大帝迫近,對于葉凡來說是一種難以想象的磨礪,逼迫的他不得不再一次化生,孕育道我。 “我的這……” 在這一日,葉凡承受了世人無法想象的磨難,粉身碎骨數十次,孕育道我,從自己的真身中斬出。 一次次的失敗,一次次的重頭再來,他的生命本源近乎徹底枯竭了,只為凌駕諸道上之上,不可屈服。 最終,他連逝我都喚醒了,體內像是多了一尊神! 逝我、真我亦即本我、還有道我,三者輪轉,宛若有三個自己,一個生在過去,一個坐于現在,另一個立在將來,種種奇景紛呈。 當葉凡又一次被殺后,時間像是凝固了,逝我在過去為今生默誦經文,真我身軀于當世存在,道我端坐未來悟道。 真我肉身碎掉了,金色的血液、雪白的骨塊、裂開的肉殼等,分散在各處,沒有立刻重組。 天地間,雷海中,逝我、本我、道我齊聲誦經、悟道,每一塊血肉,每一條斷骨,每一滴金色的血液都閃爍了起來。 恍惚間,肉身、骨頭、血液不斷分解,化成了一顆顆古星,數也數不盡,有星河璀璨,有大星磅礴,成為一種勝景!(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