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996 對決古之大帝

第九百九十六章對決古之大帝! 遠處,一片隕石飛來,人族圣體斬道,天降異象,而這只是初露端倪! 這是一片隕星,足有數百顆,發出璀璨的光,照耀出劃破千古的光輝,排列在一起沖撞而來。 最小的一塊也有數百丈長,最大的一塊能有小半個月球那么大,擁有雷霆之威,搖曳出璀璨而長長的尾光,充滿滅世之力! 葉凡變色,他知道斬道時也許會有異象,可卻沒有想到剛一開始就是數百隕星,這是一種恐怖奇景。 都是自宇宙深處沖來,充滿了一種玄秘的力量,浩大無邊,每一塊隕石都如太陽那般刺目。 “不是摩擦而生光,內蘊偉力。” 葉凡揮動拳頭,在天劫中掙動,向前打去,頓時有滔天圣輝發出,因為他每一寸肌體都被雷光籠罩。 天劫因他而動,與隕石群相遇在一起,他舒展手臂,放開手腳,力撼隕石群,這是一場大破滅,霞光萬道,雷霆萬鈞,所有隕石都成齏粉。 即便是一縷細小的劫光都是毀滅性的,相當于別人的一場大天劫,擊垮山川大岳不成問題。 葉凡全身毛孔舒張,有成千上萬縷劫光進出,他的肌體在自主吞吐這片雷光神海,血肉臟骨等都在呼吸。 “嗡” 虛空震動,龍碑閃爍,古樸大氣,比天岳還高,鎮壓向葉凡,上面有各種卦象圖,神妙而詭異。 這是形似伏羲龍碑的閃電,威力奇大,葉凡已經被打中幾次,幾乎骨斷筋折,每一次壓落都如一顆古星炸開。 他心有疑慮,為何有祖器形狀的閃電,且這么驚世駭俗,威力奇大,兩者間到底有什么關系? “難道說是過去證道者所留的道痕?”葉凡想到了很多,是大道再現了下昔日最強者的各種神則烙印嗎?顯化于世間。 “轟!” 眼下容不得他多想,各種祖器化成的閃電一齊出現,向下壓來,神能無邊,伏羲龍碑等發出的氣息浩瀚無邊。 “逆斬大道,就是要戰敗這個天地間于此境時早已有的道,真正跳脫出來,凌駕在他們之上!” 葉凡眼眸凌厲了起來,像是兩盞神燈一樣射出火焰一樣的光芒,在這天宇深處格外的絢爛,懾人之極。 “轟” 他開始揮動拳頭,去粉碎一切阻擋,無論是伏羲龍碑還是各種祖器,一個個的去破滅,戰故有的道! 茫茫雷海,浩瀚無邊,他一個人縱橫域外,大戰諸多古老圣道,經歷了一場常人無法想象的劫難。 若是旁人只需熬過天劫就行了,就已經算是渡劫成功,而他卻要逆空向上,毀掉所有劫罰,讓上天無劫可降為止。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的天劫遠勝古來所有人,超級浩大,其中的一道就足以粉碎其他斬道者。 此時此際,虛空中的雷劫更勝了,龍碑被毀,石臺四裂,但卻又快速重組,有人形閃電出現,而且一下子就是數條。 同時,各種兵器更多了,威能震動這片星域,讓葉凡都一陣毛骨悚然,幾次骨斷筋折,金色血液飛濺。 “我看到了什么?”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轟” 遠處,一道熾盛的光射來,將他的胸口穿透,冒起一縷青煙,發出陣陣焦糊味道。 那是一個威嚴的人影,難以看到真容,但他手中的那枚古鏡卻再清晰不過了,竟是——虛空鏡! “這是虛空大帝的兵器,絕不會有錯!”葉凡曾背負青銅小棺對抗過,古鏡上的紋絡一模一樣,他竟在星空這一端見到了。 虛空大帝來過這顆古星,也許在此動過手,在大道中留下過一些道痕,被這片天地所烙印了下來。 在這一瞬間,葉凡對于大道與天劫的理解有了一些全新的認知,古有的道,被記載摹刻下來,能夠再現! “我是在與虛空大帝對決嗎?” 他聲音顫抖,忍不住自語,不是沒有遇到過人形閃電,在北斗星域時也曾見到類似的場面,可這一次與以往不同。 以前是純粹的人形閃電,劈下各種劫罰,即便有道則也不是這么多,而此時手持虛空古鏡的人形電芒能夠施展各種無上道術,恐怖無邊! “還好,并不是帝威,而只是天地大道所摹刻下的一種痕跡!”葉凡也只能這樣慶幸了,不然他必死無疑。 這種道痕只是針對斬道者的,不是圣人劫,更不是大帝劫,不然的話這片星域都將被毀掉。 葉凡一聲清嘯,在雷海中沖殺,祭出自己的鼎,撞向虛空古鏡,發出磅礴之威。 “砰” 他們就糾纏在一起,激烈搏殺,葉凡有一種錯覺,他像是在面對年輕時的虛空大帝,在與其真身對決。 “轟” 漫天火焰傾瀉,一座巨大的火爐從天而降,雖為閃電,但卻像是以凰血赤金鑄成,上方立有一道偉岸的身影,向他鎮壓而來。 “恒宇爐,那是……恒宇大帝!” 葉凡又是一驚,又一位古之大帝出現,天道也留下了他的一縷印記,神威蓋世! 他避過虛空鏡的照射,但卻被恒宇爐砸個結實,脊背崩開,骨頭幾乎根根寸斷,遭受重創。 北斗星域的另一位大帝亦來過這一岸,此時道則一出,舉世無雙,讓葉凡差點直接飲恨。 他終于知道了逆斬大道的后果,這是絕路,沒有生的希望,這片星空下曾出現的最強者的道都會顯化,想要超脫何其艱難。 但是,葉凡不屈不服,并沒有放棄,眼眸倒豎,瞳孔深處的光華更盛了,熊熊燃燒,像是兩把火炬一樣! “機會難得,我一直渴求與同境界的少年大帝一戰,始終沒有機會,今日就與你們分個高下!”葉凡發狠。 并不是他猖狂,不敬古之大帝,而是被逼到了這一光景,沒有別的選擇,唯有死戰同為斬道時期的古帝。 最為恐怖的戰斗爆發了,葉凡幾乎被打死,因為年輕的虛空大帝出手,少年恒宇大帝亦未留情。 他們展出各種妙術,崩毀天地,雖為閃電所化,但是卻有昔日的道則,一樣恐怖無邊,這是一種絕殺。 “轟” 一座仙淚綠金塔出現,震塌萬古時空,撞在葉凡的身上,即便是人族圣體也承受不住,骨頭斷裂上百塊,他橫飛了出去。 瑤池西皇出現了! 葉凡遭遇了極大的危機,險死還生,能夠與同境界的年輕大帝爭雄,是他夢寐以求的,促己明道。 然而,若是與一群少年大帝遇上,那就是一場災難,即便是仙人復生,處在這個境界也得死。 “轟!” 巨響發出,雷光數以億縷,鋪天蓋地,另一個披頭散發的男子上前,大開大合出手,擁有無敵天下之雄姿。 伏羲大帝出手了! 葉凡大喝,顧不得什么敬祖,濃密黑發倒舞,在閃電中搏殺,同戰這些無上存在年輕的道身。 這是一場艱難的對決,他的確足夠強大,可是要與這樣的存在爭雄,實在是過于苛求了。 這都是一些什么人?哪一個不是冠絕一個歷史時代的最強者,玄功壓萬古,無敵宇宙中! 這些人并未相互見過,但卻都有一個共同點,皆為大帝,戰敗了各自時期的所有人,真正的星空下無敵,屹立在眾生之巔,俯看古今未來! 葉凡是需要大敵,強到他這等境界,在這末法時代想求一敗都難,可是這次實在太離譜了。 一人就足矣,可以將他磨礪的光芒萬丈,可一下子出現這么多人,就沒有活路了。 古之大帝,四個字足以壓塌宇宙星空,這樣的人都是最驚艷的,不是說說而已,葉凡斬道,若是能戰一人就是了不得的成就。 此刻,這不是磨礪,而是一種絕殺,不給他一點希望,這就是他想要逆斬大道的后果,將會面對古往今來在這顆古星所出現的所有道的劈斬! 葉凡浴血搏殺,渾身骨頭都被打爛了,從來沒有像今日這么慘烈過,但是卻不屈服,還在咬牙堅持,同戰四位古帝。 “噗” 終于,他沒能避開,虛空古鏡照在了他的后背,恒宇爐砸了在他的肩頭,西皇塔鎮壓在他的頭上,而伏羲大帝更是一掌蓋了過來。 葉凡渾身是血,骨頭碎斷,金色血液飛濺,血染長空,在這域外崩開了,血肉與臟腑四分五裂。 自他出世以來,還沒有這么狼狽與凄慘過,身陷絕地,命不久矣。 他是一個人,不是仙,古之大帝各個傲古凌今,是整片星空下最驚艷的幾人,每一個都是天地的主角! 世上,若是有一人可與古之大帝年輕時并論,能與少年大帝爭雄,那么可以說他必可名垂青史。 想找出一個可以獨戰四位年輕大帝的人,也許古今都未有,沒人能相信這種荒誕的奇跡! 葉凡即便能證道,也只是他們當中的一個,是這個時期的天地主角,可而今卻在以一敵四,開古今未有之盛事! 他被打的胎骨碎掉,金色血肉四飛,遭遇了重創,但是整個人的精氣神卻還在,更為凌厲了。 “轟” 磅礴黃金血氣彌漫,葉凡運轉“者”字秘,血肉與碎骨合一,胎骨重組,嘎嘣嘎嘣作響,恢復了真身。 葉凡早已沒有了敬畏之心,這是古來從未有的天劫,面對這些古帝化成的人形閃電,他眼眸懾人,只有一種信念,那就是全部殺掉! “轟” 他施展出一種妙術,老子一化三清,顯化出一尊道身,與他一模一樣,戰力等同,對決這四位年輕的大帝! 大戰到沸騰,二對四依然沒有勝算,無比的艱難,他渾身都是金色的血跡,且不久后道身時間到了,被斬滅了回去。 他以一戰四,只能敗亡,葉凡浴血爭雄,卻不肯氣餒,不愿屈服在古之帝道下。 “與四位少年大帝對決,我必死無疑,怎么辦?”葉凡心中自問。 如果有人得悉,他在與四位斬道期的年輕大帝對決,一定會震驚到極點,甚至根本就不相信。 這是傲視萬古的輝煌戰績!只要能堅持片刻就值得永世炫耀,足以載入史冊中,而他卻還在想逆斬大道。 “轟” 天空中,有九日耀空,一瞬間的光芒照亮了漆黑的宇宙深處,斬道異象又現一景。 而也就是在這時,雷海中又多出五個道人形閃電,此時共有九位少年大帝出現,要共斬葉凡! 葉凡倒吸了一口涼氣,覺得一陣頭大,因為他認出了其中一人,頭上懸有一口混沌大鐘,盡管看不清真容,但應該是無始大帝無疑! 斬道,遇古往今來最強的九位敵手,請各位大帝顯化真身,一起下凡來護道,有的請投來,祭法寶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