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995 圣體斬道

第九百九十五章圣體斬道 這是一座矮山,沒有什么奇景,只有幾間茅屋,這三年來葉凡有大半時間都居住在這不知名的小山上。 茅屋前,一架葡萄藤蔥綠,掛著一串串青葡萄,旁邊是一塊藥田,栽了一些老藥與靈株,清香撲鼻。 遠處有一片松林,小松像個皮猴子一樣整天鉆進鉆出,尋找松果,玩的很歡實。 張清揚苦行三年,傳道天下,葉凡將這一切看在眼中,知道他付出了很多,萬物母氣鼎的變化是最顯著的證明。 而今此鼎通靈,每時每刻都有純凈的念力沒入鼎內,絲絲縷縷,仙霞艷艷,圣光蒸騰,超凡近神。 天庭在世上生根發芽,蓬勃壯大,每天都會信仰力烙印進鼎內,這是一種神圣的轉變,鑄造不朽之器。 “喀” 天空中,一道閃電劃過,接著大雨滂沱,葉凡立在窗前一動不動,望向云層中的電蛇。 小松剝開一個火凰果,露出里面鮮紅粉嫩的果肉,撲閃著大眼,討好的遞給葉凡與張清揚。 “喀嚓!” 銀色電蛇飛舞,在烏黑的云朵中游動,撕開天穹,迸射出讓人顫抖的氣息,對于修道者來說這種天氣很危險。 “清揚你準備好了嗎?”葉凡問道。 “師傅,我準備好了。”道教小天師回應道,這幾年來他四處傳道,但修為并未落下,一路精進,這與葉凡的格外照料也不無關系。 “那就進閃電中去吧,放開身心接受洗禮,不要擔心與畏懼,我保你無恙。”葉凡輕語。 這幾年,每到雷雨天,葉凡就會有選擇的為幾位幾名弟子護法,讓他們引天雷淬煉身體。 各大古教都有秘法,一般情況下來說,古老傳承的弟子能引一兩次雷光就不錯了,再過一些就會遭逢大厄難。 這不是真正的天劫,在而今這個時代沒有人能引動,但卻可以通過古法借來雷光煉體,也算是在渡劫,可動輒就會有形神俱滅之難,多數人不敢嘗試。 三年來,幾位記名弟子已經度過次劫了,而張清揚更是高達十一次,而今將要進行第十二次。 這幾人都有奇骨,放到北斗皆是一方驕子,可惜生不逢時,在這末法時代感應不到天劫,因此葉凡每年都會讓他們引雷光煉體。 一般人兩次就是極限,而他們卻每年都要引雷光渡劫,且一次比一次浩大,快比得上真正的天劫了。 數年下來,他們的道行精進,每一步都走的很穩,道之地基被夯實的無比牢固,異常堅實。 而在這個過程中,葉凡發現了些特別之處,張清揚苦行天下傳道,與鼎在一起,自身也沾上不少信仰之力,對抗天劫能比其他人從容很多,故此渡劫次數也最多。 “師傅,我上去了。”張清揚對他說道。 他沖天而上,迎著一道閃電進入濃密的云層中,開始渡劫,十方閃電齊至,全都劈在了他的身上。 剎那間,電光熾盛,銀蛇亂舞,這個地方像是發生了大戰,他在漫天的光華中抗擊,引雷淬體。 “果然又比以前強了幾倍。”葉凡自語。 引動雷光入體淬煉,不管你修行是否有長進,都會比上一次強盛幾倍,上天似也有記錄,故此就是驚艷的修道士也不敢年年登天。 “引動雷光到了這一步也算是天劫了。”葉凡點頭。 “轟” 天地間,閃電狂暴了,更加熾盛,有銀色的電海降落,將張清揚淹沒在當中,撕裂乾坤。 葉凡仔細看著,為弟子護法,卻并不伸手相幫,沒有形神覆滅的厄難,他絕不會出頭。 小松在旁眨巴著大眼睛,也盯著云朵,這幾年來它度過了幾次真正的天劫,從開始的哇哇大哭到現在的鎮定,也算是不小的進步。 它深知天劫的可怕,驚天動地,浩大無邊,尤其是末法時代降下的雷霆超乎想象,每一次想到它都會縮頭,以小爪子捂著心口,陣陣后怕。 “唔,又起作用了。”葉凡盯著雷海,張清揚的身上有絲絲純凈的信仰之力抵消了浩大的閃電,將閃電化入體內,卻并不傷身。 在最危險的時刻,這些圣光能起到莫名的所用,端的是神妙莫測,讓人神馳意動,不禁沉思。 半個時辰后,當最后九重雷光落下后,張清揚皮開肉綻,骨頭都快焦了,但終于是艱難的度了過去。 他降臨而下,進入茅屋,神色激動無比,因為肉身更強大了,法力澎湃,元神亦壯大了一些。 “很好。”葉凡點頭。他在斬道渡劫前,安排了一些事情,避免他發生意外后一切大亂,沒有急著去登天。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葉凡前后為幾位弟子護法,讓他們都經歷了一次天劫的洗禮,道行大進。 “你的路自己去走,我不能給你劃定出一個方向,渡劫、悟道、選擇,都要多加體會。”葉凡摸了摸小松的頭。 他不想讓這個小家伙拘泥于他的思維中,讓其跳脫出來,沒有像對另外幾名弟子那樣什么都給安排好了,指引出未來的方向。 一個月后,葉凡登天而去,獨自一個人離開,不讓任何人同行。 小松害怕,一路追下來,嗚嗚大哭,想將小石佛給他擋劫,但卻被葉凡拒絕了。 張清揚更是大喊,讓葉凡將所有信仰之力加身,說可事半功倍,能平安斬道渡劫,其他幾位弟子亦呼喚。 葉凡沒有回頭,他將鼎中的信仰之力全部倒出,傾瀉而下,如茫茫瀑布一般垂落,暫時留在矮山上。 這些純凈的念力肯定有大用,但是現在他卻不想依靠,既然所走的路已經定下,將逆斬大道,那么就不需借助任何外物。 除卻證道之器——鼎,他不會帶任何東西與他一起渡劫,這是自始至終的選擇,沒有變過。 “信仰之力,而今眾生為我所用,可將來就說不清了……”這是他隱約中的一種顧忌,因此并不借用。 葉凡登天而上,來到了域外,遠離了山川大地,因為他怕一旦渡劫會毀掉一方壯麗河山,劈沉一塊大陸。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他的劫難會有多么可怕,一旦爆發將是毀滅性的,尤其是這一次不同以往,他自己都沒有底。 獨立在冰冷與黑暗的宇宙中,感受到了死一般的寂靜,地球的浩瀚威壓弗遠不至,傳了過來,像是有一尊蟄伏的上古天帝。 “是時候了,就此渡劫吧。”葉凡輕語。 他開始催動道行,不再壓制自己的實力,放開身心,與這宇宙天地相通,發出凌駕大道上的意志。 “轟!” 虛空宇宙原本什么也沒有,可就在這一刻一下子出現一片浩瀚的汪洋,這是一片雷霆化成的神海! 僅在一瞬間,葉凡就被埋在了當中,接受諸天大道的拷問與責罰,一道道如江海一樣粗的巨大電芒一道又一道的劈在他的身上。 這是一幅壯麗的畫面,如果被人描摹下來,給世人看,一定會震撼千古,會讓所有修道者膽寒。 這種天劫開古今唯有之恐怖,任何一道劫光都遠勝別人的一場大天劫,這成千上萬劫光匯在一起才形成劈葉凡的第一輪電芒。 這是一種末日天罰,是一場大毀滅,沒有人可以承受,浩大無邊,只需一縷電光就足以毀掉一位天縱奇才。 而葉凡卻沐浴當中,披頭散發,只身對抗這浩瀚的天劫,他著強健的肌體,以雷光為水,洗刷肉身與元神。 這是一場大破滅,連宇宙虛空都被劈的崩開了,出現一條條恐怖的黑色深淵,唯有正中心一點光源不變,葉凡古銅色的肌體閃爍寶光,接受雷劈與洗禮。 茫茫無際,無邊無沿,成千上萬年來的天劫似乎都集中在了他一個人的身上,古今雷光合一,淬煉他的軀體。 他每一寸肌膚都很刺目,每一個毛孔都在吞吐電芒,眉心內一個金色的小人邁步而出,張口一吸就是一掛天河,無窮無盡的雷海全被納入口中,恐怖無邊。 在這一日,葉凡并沒有告訴中土道門與西方道統的人他將斬道,沒有一個人知曉,他想安靜的度過。 可是,于此之際但凡是修士都感應到域外一定發生了什么,因為內心惶恐不安,像是大難臨頭,末日到來了一般,似利劍懸在頭上,如大岳沉墜心間。 這是一股滅世一樣的氣機,讓同類者顫栗,只要修道,必然都能感應到,眾人戰戰兢兢,驚駭的遙望域外。 然而,卻沒有人能看到什么,太過遙遠了,全都不明情況,推斷不出個所以然來。 因為,這種劫罰古今僅見,他們不可能聽說過,更是難以目睹。 “轟!” 第一重雷海消退,虛空中出現莫名怪異的閃電,有伏羲龍碑,有女媧道石……一道又一道神秘無比。 這更為恐怖了,一些閃電與祖器相同,狂暴無邊,降落下來,簡直能劈碎一顆古星! 這是天地間的大道痕跡,代表了上古天道,每一次立劈下來都是驚世的,可破滅一方世界。 葉凡要逆斬已有的道,跳脫出來,凌駕于大道上,自然要承受古來各種圣道的沖擊與碾壓。 “轟” 虛空宇宙中,熾盛電光滅世,在一道道人形閃電與祖器間,恍惚間有一顆顆上古星辰破滅,歷史景象重現。 無窮無量的閃電加身,葉凡只身獨抗,滿頭黑發披散,古銅色的肌體閃爍寶輝,即便被劈的骨斷筋折,也能快速修復。 金色的小人站在眉心前,睥睨天下,與肉身一般不屈服,接受萬丈雷霆的洗禮與淬煉。 鼎,由萬物母氣鑄成,接受雷海的再次鍛造,經受如祖器一般的閃電錘煉,始終不壞,越發堅固不朽。 葉凡身在漫天劫光中,每一寸肌體都在閃爍,沐浴無盡的驚雷與閃電,淬煉不朽的圣體,洗禮金色的元神,千錘百煉證道的鼎器。 此時雖能抵住,但他卻不敢松懈分毫,因為真正的大劫在后面。 斬道啦,呼喚護道者,向上,斬道求,請投來一票,多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