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991 信仰煉不朽身

神騎士敗了,龍槍插在地上,他盤坐干地一動不動,升級也慢慢散盡。 西方各教不能接受,這是無承受之重,魔行西方,誰人可抗衡? “為什么會這樣,他是我西土數以乃年來的第一奇才,天資驚艷古今,連已逝圣賢都曾贊過,為什么會敗?” 人們無接受,尤其是少數了解真相的人,更是不能承受,沐浴神明血的人肉圌身不壞,登峰造極,而今卻混身龜裂,性命將絕。 葉凡站在場中,靜靜不動,盯著圣山上十字架下的教皇,或許這是他在西土的最后一位敵手了。 突然,有神馬踏長空而至,一群年輕人擁簇一個如驕陽一樣渾身發光的金發少女從原始山林中沖出,所有人都騎在異獸上,唯有中間的少女騎在一匹宛如羊脂玉雕刻而成的獨角獸上,散發圣輝。 眾多騎士各個,不同的家族,是當世的一批年輕英杰,與梵蒂岡的圣女組成了一支隊伍,踏在不同的方位,一起吟唱古老的咒語。 這是西土一和最為神圣的禱告,這些年輕人都擁有最虔誠的信仰,每一個人身上都有一枚銀燦燦的圣十字架,他們在施展古老的禁忌術。 茶女身段修長,身著輕紗,肌膚如凝視美玉,絕美的臉上寫滿了神圣,長發金光閃爍,騎在獨角獸上,如神的女兒一般。 他們這些人合在一起,以最虔誠的心引動了整片西方的神圣信仰之力,鋪天蓋地,浩瀚如汪圌洋一樣的念力在天穹上隆隆而動。 這個景象駭人,神圣而浩大,天地將傾覆! 不僅是張清揚、凰天女等人變色,就是葉凡也神色凝重,這是西土眾生的念力,被他們牽動而來,浩瀚無垠,單憑一個人根本無對抗! 天穹被都壓的沉墜了,那是一片銀色的海洋,圣潔如月光,漫天的念力絲絲縷縷糾纏在一起,化成了生命的海洋。 “轟!” 梵蒂岡圣女一揮纖纖玉手,天空中頓時降下一道萬丈雷霆,要以眾生信念之力劈死葉凡。 毫無疑問,這是最為純粹與圣潔的力量,對于信仰梵蒂岡的人來說,沐浴在這和光輝中能百病盡去,萬厄全消。 然而,若是死敵,沒有一點信仰,這將是最可怕的毒藥,沾之必然熊熊燃燒,在神圣光輝中化成灰燼。 就是為什么黑暗生物與梵蒂岡對抗,最終會被實施火刑,在永恒的圣光中化成劫塵的根本所在,沒有信仰,這就是最致命的傷害。 葉凡不可能具有梵蒂岡的信仰,教皇命圣女等最虔誠的信徒此時出手,無疑是可怕與致命的。 鋪天蓋地的圣光灑落,像是有成千上萬輪神月懸柱在他的頭頂,這里成為了銀河聚成的海洋,他徹底被包裹住了。 “神不是萬能的,我教是無所不能的。”教皇站在圣山上,他像是一座山岳般壓迫人,眸子深處是成片的星海,宛若一尊天神在俯視眾生。 諸多教徒在唱圣歌,如同天簌之音,他們汪身沐浴祥和光輝,各個,超塵脫俗,每一個都若天界的神使。 圣女最為靈動,金色發絲如瀑,潔白的臉上寫滿了圣潔,藍色的聳子像是寶石一樣在閃爍,口誦咒語,引動純凈的念力海洋要煉化葉凡。 在這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這是一和絕殺,啟動梵蒂岡漫長歲月的積累,以念力海化掉中土的魔也許是唯一的辦了。 葉凡的確承受住了一和天威,浩瀚的天穹全部壓落在了他的身上,將他的骨頭與血肉都要震斷了。 人力有窮盡時,他畢竟只是一個血肉之軀的人,而非一個從來沒有被證實存在過的仙。 這是天威! 此際,他一個,人在與整片西方道統的本源力對抗,承受的磨難常人難以想象,圣女等人弓動來的念力無以倫比。 “師傅!”張清揚驚叫,他以為見到了一角未來,立教不朽,沒有想到卻是這樣一和情景。 葉凡咬牙,這不僅是信仰的力量,更是梵蒂岡的毀滅圣光,竟然可以這么龐大與磅礴,超出了他的預料。 一個凡人也許很弱小,在修道士眼里有若螻蟻,若是成千上萬,甚至上百萬、上千萬、過億那就恐怖了,允盡念力加身,足以毀掉圣人。 葉凡渾身黃金血液沸騰,通體綻放無量寶光,口誦古經,心中空明,他強忍著粉身碎骨之痛,極力對抗這天道圣威。 他想向外沖,卻如深陷泥沼,難以掙動,道經、西皇經、……但宇經等全部轟鳴,在他身體各個秘境發出合道音。 “浩瀚如星海,可是卻不能集中于一點這樣無將我刺透與化捧……” 葉凡平靜了下來,身遭大劫,雖然眾生念力化成圣光很致命,但這么長時間過去了依然沒有將他化成塵埃。 “如果將將這么浩瀚的念力集中起來,化成一把圣劍足以毀掉一位大圣,這樣一絲絲一縷縷也許能將我磨滅掉,但卻需要足夠的時間!” 葉凡冷靜了下來,心中無懼,當成了一次歷練,因為他想到了一則傳說,此刻得到了體現……業火! “惡業害人譬如火……””他瞬間明悟,心中祥和,再也沒有什么波瀾了。他沒有信仰,于西方道統來說是一個異端,是一個罪漢,充滿了孽力。 而反過來說,梵蒂岡諸多純凈的信仰之力,于他來說就是業火,此時正在遭遇焚身毀神之痛。 關于業火,在佛教有最為徉盡與可怕的傳說中,號稱最為恐怖是之無上火焰! 它是由眾生業力凝聚的火焰,可將上古菩薩與諸佛都燃燒成灰燼,滅盡古之神靈,沒有什么可以阻擋。 世間諸罪加身,匯在一起,便成業火。葉凡與西方信仰對立,就等于在與這邊的眾生對抗,無盡意志加身,這就成為了他的業火。 釋迦摩尼悟道時,傳言曾經經歷過業火的焚燒,將所有信徒所犯的罪加之己身上,弓動眾生業火,倚仗一株菩提,抵住諸般業力,火盡不朽,成就了道果。 而老圌子西出函谷時,尹喜曾見到紫氣東來,浩蕩三萬里,遮天蔽日,雖然被傳說是祥和貴氣,但也有可能是在借眾生的道火煉身。 所謂的老圌子西行化胡,也許還有另一積講究與說。 葉凡想到這些,自然平靜了下來,他將這些當成了一和磨礪,前賢快邁入準帝境界時才有如此機會,才敢以眾生心火焚身。 而他在這個,兆界就有了這樣的遭遇,要是能闖過去未嘗不是一和道果,以一身神通道行對抗西土最浩瀚的信仰力。 還好銀河一樣的純凈念力沒有化成友,沒有化成槍,沒有集中成一點,它只是擴散而出,不成定型,鋪散在每一個角落。 這讓葉凡有了對抗的可能,到后來他將萬物母氣鼎祭了出來,與他一同經受無邊業火焚燒。 漫長的時間過去,外界的人都傻了,只見一人一鼎在信仰的銀色汪圌洋中沉沉浮浮,雖然有圣光在燃燒,但他卻不朽,眾人全都害怕了。 往昔,梵蒂岡的一道圣光祭出,什么暗黑仇敵都得化成劫灰,根本就擋不住。然而,如今整片西土的信仰力全都被弓動了,不斷涌來,卻無磨滅中土的魔,這過于恐怖了。 葉凡越發的心中空明了了,雖然在遭受著極大的磨難,但這卻是有益的,千錘百煉,鍛其體魄與神識,燃燒不死,生命將會更威。 “燒斷的不是我是軀體,而我心中的各和念,諸罪加身,焚盡過去,道我永生。”葉凡自語,肉圌身受到傷害,但卻不斷復原,他意志如鐵,不屈的對抗。 集,不斷一寸多高,與他一起渡劫,在眉心前閃爍,如一道不朽的豐碑,銘記他過去悟道的點滴。 這不是在渡劫,也不是在斬道,但卻勝過這些,從某和意義上來說他已算斬道,在火中重生,不過卻沒有得到天地的認可罷了。 因為實力早已到位了,所需的只是要得到一和道果,將天地大道踏過去,逆斬出自己的道。 葉凡與鼎沉浮,成為了一道永恒之光,更威于無邊無垠的念力海洋所化成的熊熊圣火。 兩個時辰之后,他又將黑箭等物取了出來,一同接受洗禮,更是將那枚菩提圣樹的和子取出,反復熬煉。 當年,在北斗星域時他曾將此物賜予瞳瞳他們使用,可是后來收回、持它進火域使用時發現了異常,上有釋迦牟尼的烙印,最后借助仙火抹除了個干凈,打上了他的烙印,但還是有些不放心,故此沒有再給弟子。 而今在這個,地方,他借助無邊的業火開始了終極的焚燒,煉化了個通透,感覺此物與他身心相連,沒有了一絲別人的烙印,徹底放心。 而后,他以心神為印,祭煉此物成十上萬遍,終于讓上面的紋絡混若天生,浴火重生,他的身影在上面復活了,如神似魔! “轟” 葉凡渾身綻放無量仙光,眉心的鼎與他合一,難分彼此,周圍還有黑箭、菩提子、道經、源天書等沉浮,氣象萬千,發出吞天吐地的氣息。 最后,他長身而起,如汪圌洋一樣浩瀚與純凈的信仰之力也難以將他燒化,擺脫了出來,汪身沐浴不朽圣輝。 “曦” 他眉心的鼎輕圌顫,飛向遠方,籠罩在張清揚的頭上,而后手中菩提子亦飛出,出現在小天師的手中。 “在我進入星域前,這兩件圣物將由你執掌,是為我教傳道圣物,將天庭傳承發揚光大。” 而后,葉凡又以密語叮囑,告誡張消揚,鼎銘刻了他的道,為第一圣物,而菩提子不過是表象,不可混淆。 西方所有人都呆住了,浩瀚的信仰之力,無窮的圣光都沒有將葉凡焚燒成灰燼,這還怎么辦? 梵蒂岡圣女等虔誠的信徒一陣失神,純凈的念力也因此而自然散開,不能為他們所用了。 葉凡用手一點,漫天圣輝灑落,籠罩了前方所有人。潔白如玉的獨角獸上,圣女失神,美眸中的光彩變了又變,而后連同她在內的所有年輕人全部被度圌化,口誦天帝名,向這邊走來。 “兩千年了,我已經有兩千年未曾與人動手了。”教皇自語,如上古天神般俯視下方,眸子中日毀星沉,景象駭人之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