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985 屠神

葉凡一路西來,強勢殺進圣城,整伏在的神族終干出現了照立時引發軒然大波,此地嘈雜震天,許多人在禱告。 天空中,那是一叮,強大的存在,法身流淌神輝,如水銀瀉地無孔不入,充斥在每一寸空間。 “西方果然有強者。”葉凡輕語,讓幾位弟子退后,避免受到波及: “當” 一聲黃鐘大呂一樣的音波震出,凈化人的心魄,悠悠不絕,傳的格外遙遠,清測而浩大。 一道熾盛的光沖來,那個上古神族未出手,一個背負四對神翅,腦后生有神環的女子出現,美麗近乎妖冶,上乘就開始攻伐。 “神使出現了,代神執法,來自的中土的魔將被凈化,從世上除名。” “這是一位大天使,這樣的使者在上古年間有大威名,沒有想到在當今這個年代還能見到了” 三大宗教中,連看熱鬧的修士都一片驚愕,而后是深深的敬畏,傳說一位大天使可以橫掃一方。 葉凡看她沖來并無懼色,在進城時所遇到的騎獨角獸的少女就是被她入主了,而今真身終于顯現。 “所謂的神使就是古族工”他輕聲自語,瞬間想到了很多,土古年間域外強者為了九十九龍山降臨,這多半就是當年的某一族。 “我以神的名義出手,焚燒你骯臟的靈魂,悔過自新吧。”這位大天使喝道法身流光溢彩,四對神翅扇動,出現一道道漣漪化成道痕: “神?對于你來說,我就是神!你在以我的名義說話嗎?我在北斗殺過的太古生物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還拍你?“葉凡冷漠。 “對神不敬,賜予你毀滅!”這個美麗的大天使出手,法身籠罩著神環,四對神翅一震,天崩地裂,這片蒼穹都崩開了,沖出一片殺戮法則化成天劍斬向葉凡。 法力如海,茫茫浩蕩,耶路撒冷許多人顫栗,忍不住跪伏了下去在當今這個年代這和強大的存在如鳳毛麟角一樣稀少了。 “神能,這是不可戰勝的神能,沒有人能楠逆神的意志!”人們驚呼,許多人在胸口劃十宇。 “確實不弱,但卻分和誰比,想殺我再去修煉三千年還差不多。”葉凡并指,祭出劍訣,一片金色的劍波如瀚海一樣沖了出去: “噗” 大天使神翅所震出的所有道紋都碎掉了,金色劍海洶涌到了近前一道熾盛的劍光閃過當場將她腰斬,鮮血淋淋,染紅天空。 “什么,神使被斬斷了軀體,這個魔鬼怎么會如此強大?” 耶路撒冷眾人從頭涼到腳,剛才還在歡呼,眨眼間骨頭縫里都冒冷氣,法身寒毛倒豎。 天空中鮮血倒沖被腰斬的大天使一聲長嘯,兩截身軀又合并在了一起一道神光閃過,恢復如初。 “這是神的威能,千劫不滅,百世不朽。”有人歡呼,神馳意動,可以說他們心神徹底投入進去了。 然而,大天使自己卻臉色鐵青,心中驚懼,她知道麻煩大了,眼前這個人深不可測,她不是對手: “哧” 她張嘴吐出一張古卷,化成一幅山河圖向葉凡籠罩去,這是一件禁器,一旦被罩入內什么都將化掉,是上古遺寶。 “這有算的了什么“上道爾,洲才給了你一點教訓,還冥頑不化,那么就送你去見你的祖先吧!” 葉凡輕語,雙手劃小動,兵宇訣運轉,古卷嗖的一聲加速飛了過來,快速化小,成為一寸長,落在其掌心。而后,他剩手一甩,丟給了自己的弟子,上古強大的遺寶快速易主。 “噗” 同一時間,葉凡用手一劃,一道血痕自大天使的眉心裂開,一直蔓延向下,她的身體砰的一身被立劈為兩半,死于非命。 “弒神,他徒手殺死了神使!” “魔骨殺了神的使者,為什么會這樣…這是滔天大罪!” 一群人大嘩,除卻年老的修士眼中精華閃爍什么也不說外,年輕的修士都難以接受這叮,結果,覺得天塌地陷了一般,世界一片灰暗。 “你就是所謂的神族?、,葉凡飛上了高天,與那到散發神輝的人對峙,這絕對是一名太古王族,不過卻沒有成為祖王。 他的眉心有一只豎眼,黃金色的長發披散,身上穿著金屬戰衣,流動夢幻一樣的光彩,這是上古王者留下的甲胄。 斬道的王! 回到地球很久了,葉凡終于遇到了一個對手,這是斬道者,一個活生生的存在,且擁有非凡血脈。 “我只是眾多神族中的最弱者,人類你要逆抗神嗎?” 此人看起來很年輕,不過二十幾歲的樣子,但是眸子卻很滄桑,顯然活了很久遠的歲月,年齡當以千年為單位。 “這些話你嚇別人還好,對我說沒有任何意義,我是自域外歸來的,殺過不少古族,你還想凌駕我之上當神嗎?“葉凡冷淡的說道: “這么說來,你執意要與神對抗了,這個世上無人可救你了。”神族強者說道。 葉凡冷哂,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所謂的神族強者早在上古年間都就已離去了,只剩下你自己了吧,對我造成不了任何威脅!” “神的領域你永遠不懂,你這卑微的螻蟻還不跪伏下來,懺悔你的罪惡!“這位神族強者大吼工 他的豎眼迸發出一道道漣漪,快速蔓延了出采,有一種強大的精神威能,竟然能動搖人的心神泌貍人臣服: 葉凡當即就是一聲輕叱,如一道晴天霹靂劃過長空,讓這和魔音瞬間平靜了下來,而地上許多跪拜下去的人也都一怔,不明所以。 “這么一點惑心術,也想對我施展,我連你們古皇的后人都殺過,你即便斬道了又如何?!” 葉凡上前,主動出手,遇到這樣一個強大的人物不敢疏忽,這是一個古族,斬道于天地為徹底干凋前,多半有非常手段。 “神的鼻耀,褻神者死!” 這個神族強者輕喝,口巾吐出一道刺目的光,化成一段神虹,上面銘剩有各和符文,沖向葉凡。 這就是所謂的言即法,行即則,神口一說就是法則,能殺人于無形中,若是不小心必然著道工 葉凡用手一楠,錚錚作響,那段神虹像是晶瑩的琉璃一樣碎裂,炸開出一片能量風暴,兩者間的戰斗真正開始。 長虹貫日! 神族強者的豎眼鋒芒璀璨,射出長達數里長的光芒,伴隨有天道轟鳴,這是該族的天賦神通,與道共鳴。 葉凡左手捏抱山印,演化出一座黑色的山體,當場將光束栗散,璀璨于剩那間化為一片黑暗。 “責, 神族強者向前沖來,渾身圣光沸騰,像是燃燒了起來,發出刺目的光,照耀天上地下,每一寸空間都充滿圣力。 葉凡嘴角露出一縷冷笑,所謂的神也終于動了拳頭,不能高高在上了:他化成一道熾盛的金光迎擊了上去,手捏真龍印,頓時震動的高天轟鳴、崩塌。 雙方相隔數百文遠,磅礴巨力撞在了一起,那是一和滔天的法力對轟,葉凡的肉身以極速穿越進風暴區,真龍印化形而出,成為一條巨大的青龍騰去。 “噗” 神族強者大口咳了一口鮮血,身子如遭雷擊,橫飛出去足有上千丈遠,血液為銀白色,散發著圣輝。 下方,眾多修煉者鴉雀無聲,始一爭鋒,神就吃了一個小虧,血濺天穹,這可不是什么好兆頭: 中土出魔,古時的警語而今將成為噩夢嗎,他能與神對抗,當世誰可匹敵,誰能降服? “未曾斬道卻有這樣的修為……”神族強者自語,他知道遇到了大龘麻煩,稍有不慎就會飲恨。 葉凡道:“你終于不當自己是神了嗎,將祖器交出來,繼續做的你神,不然今日你必血濺圣城。” 神族強者平復了一下心緒,取出一枚古符,懸在頭頂上方,輕念了一聲咒語,一具巨大的身軀與他重合,巍然并立,像是一尊上古的戰神! “人類,匍匐在我的腳下,獻祭上虔誠與敬畏,我赦你無罪。”巨大的吼聲震動天地。 這是一尊巨人,完全是由那枚古符導致而成,讓他散發出滔天的霸氣,震的耶路撒冷都在抖動,高空崩開一道道大裂縫。 古符很特別,像是憑空為其塑造了一副軀體,細看可以發現是由法則與道紋交織成,宛若光體。 而神族居于這具龐大戰體的頭顱中,像是穿上了一個巨大的鎧甲,體魄強大到了一個極致。 這是該族的秘寶,祭出古符后,可暫時擁有上古祖先的軀體力量,借為己用,可以橫掃一切。 “這是上古戰神之體!”許多老輩人物大吃一驚,有些古老的家族甚至還供奉著這尊軀體的神像:誰也沒有想到,而今竟然能親眼目睹,神族將其顯化了出來,威勢滔天。 這名神族催動古符,入主在這具強大戰體內,劈開虛空,如盤古開天地一樣混沌氣洶涌,一步就邁了過來,立斬葉凡。 “轟” 戰神軀體一掌拍下,粉碎了真空,將葉凡淹沒在能量亂流中‘威勢舉世無雙。 然而,當一切靜下來時,葉凡站在遠處毫發無損,并未被擊中,冷聲道:“又不是真正的祖體,不過是符文交織而成的光體,算不得什么。” 他說完后,主動了迎擊了上去,兩者大戰,碰撞出一條條絢爛的光,光彩照耀神城。 葉凡左手抱山印,與他接連不斷的碰撞,右手突施人王印,一下子將其劈飛出去數千丈遠。 人們震撼,兩者身高相差過巨,可是葉凡卻能將戰神體震飛,其強大的力量讓人們覺得不可思議: “這個古符倒是個寶貝,多半是半圣親手煉制的。”葉凡自語: 在這一剩,他全力出擊下了狠手,與這位斬道的王大戰不糙,真龍印拍出,在這具巨大的軀體上留下一個可怖的掌印,近乎打穿。 “砰” 而后,人王印打出,將戰神體直接崩開了,懸于神族頭頂的古符龜裂,發出一聲脆響化成了齏粉。 “神也不過如此啊!” 葉凡腳踩行宇訣沖了過去,右手化成翻天印,如一個金色的大輪盤一樣拍了下去,上面密布滿了符文,密密麻麻,恐怖無邊。 “噗” 神被打碎了,在天空巾化成一片血雨,灑落在耶路撒冷圣城的上空,景象駭人! “神…被殺死了!”人們嚇的臉色發白,徹底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