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981 渡妖劫求保底

第九百八十一章渡妖劫求保底月票! 中土出魔! 四個字重逾萬鈞,西方大震動,十字軍全滅,如驚雷震世,讓每一個人都無比震撼。 東征的大軍,是經過千挑萬選,是極為強大的一批人,每一人都是出自一個不同的古老家族,都有著高貴的血脈。 而其中的三位首領更是仙臺一層天的大神通者,在西方赫赫有名,年齡很大,經歷過很多大戰,名動天下! 然而,就是這樣一批大軍卻全都滅了,沒有一個人逃回來,有人去現場看了,連塊甲胄碎片都沒遺下,只有暗淡的血跡留在焦土與巖石上。 “都什么年代了,不可能出現這樣的大魔!中土道門不懂得聚納信仰,沒有念力加持,怎么可能修到這等境界!?” 在震驚過后,有不少人開始發出質疑聲,覺得這不符合常理,其中有很大的破綻,多半有陰謀詭計。 “不對,一定是那幫中土道士搞的鬼,他們的傳承很古怪,也許有什么上古十絕大陣留下,是以天地的力量屠戮了十字軍。” 一些人快速做出猜測,認為道門多半知曉了他們東行的目的,意在搶奪中土的祖器,故此半路截殺,而后將一切都推到了一個魔的身上。 一時間,整片西方都一片大嘩,修道界徹底沸騰,因為這次的事件太大了,自古以來東征的十字軍雖有不少敗亡,但還從來沒有一次被全滅過。 尤其是,而今是在末法時代,三位大神通者在正常情況下來說已經是屬于金字塔頂端的存在,無人能敵,怎么都死了? 三位戰績光輝萬丈的大騎士再加上五百經過鐵血磨礪的騎士,是專為對付道門強者而準備的,他們所具備的實力應該可以在突襲中奪走中土的祖器! “對那個異端執法、進行裁決只是順帶的事而已,不曾想卻因此飲恨,成為了最恐怖的大事!” “教皇已經震怒了,將親自發出號召令,召集全西方的修行者,組建最強十字軍東征!” …… 幽深,有許多神秘,在而今的天地中是少有的一片凈土了,葉凡他們一路前行,來到一片古廟廢墟前。 這是小松的老家,剛一到了這里,它就從病懨懨的狀態好轉了,快速活躍了起來,一溜煙沖上石山,鉆進它的小窩中。 彥小魚覺得它可愛,跟了上去,跟它大眼對小眼,小石洞潔凈干燥,小松骨碌碌的轉動大眼,向外觀看著。 這里給它留下了太多的回憶,自幼在這片地方長大,懵懂無知的吞吐月華,直到相遇葉凡。 “這是藏佛洞,為大德圣佛開掘的。”小天師張清揚懂得不少,看出了石洞的來歷,那尊小石佛是被鎮于此地的。 不足半尺高的石洞內充滿了神性,故此小松才能漸進通靈,著實是因為沾染了古之圣賢的神輝。 “說起來,佛門的水很也很深,雖然在印度近乎絕佛了,但是在中土卻傳承廣布,連靈山都東移了,不知將來會發生什么禍事呢。”有為魚道。 他出自昆侖,對于藏地佛教以及內陸名山大川中的佛寺自然有著清醒的認知,他的師門亦感知到過靈山的浩瀚力量。 “嗖” 小松蹦蹦跳跳,化成紫光在石山上亂沖,最后進入山根處的地縫中,一行人跟進。 當他們見到地脈所化成的真龍頭時,都駭了一跳,一條石龍就這樣干枯死了在這里,龍嘴下有一個破爛的小瓦罐,有晶瑩的液體,發出陣陣清香。 “地乳,這就是小家伙能夠活下來且長大通靈的原因所在。”葉凡輕語。 小松跑過去,認真的舉起小瓦罐,堅持一定要讓葉凡喝下去,很堅定與堅決,不肯退卻。 “這是在孝敬師傅嗎?”葉凡摸了摸它的頭笑著說道。 小東西認真的點頭,一臉的鄭重與希冀。 葉凡沒有像上一次那樣拒絕,而是真的接了過來,當著它的面一口飲了個干凈,因為這是小松的一片真摯心意。 紫色的小東西很高興,蹦蹦跳跳,過了好長時間才平靜,而后情緒有點低落,慢慢走向一個小石洞。 那里有一只松鼠的骸骨,是它的母親,當年為救它而死,在人間走了一趟后,它明白了不少東西。 上一次它還在沒心沒肺的笑,而這一次卻很認真的趴伏在那里,看著骸骨露出傷感之色,很長時間一動不動。 幾人面面相覷,葉凡輕嘆了一聲,沒有說什么,任這個小家伙發呆。 紫色小家伙嗚嗚咽咽的叫了幾聲,大眼中滾落出淚水,讓葉凡他們先離去,它一會兒自己跟上來。 幾人點頭,都來到了地表上,讓小東西獨處在那里,給它時間。 彥小魚等人的神識都不弱,強過而今的小松,都能感應到它在做什么,不禁露出異色。他們發現小松偷偷將自己的寶貝——許多極其珍貴的靈果,埋在了那個石洞,跟它母親的骸骨一起葬在了那里。 “這是在盡孝道,一會兒都當作不知道,沒看見什么。”龍小雀說道。 不用他說,幾人也不會點破的,這個單純的小家伙有時候讓人覺得可愛好笑,有時候卻又讓人覺得可憐心酸。 “走嘍。”葉凡道。 小松情緒不是很高,最后沖著地縫嗚嗚咽咽的叫了幾聲,而后一步一回頭的與葉凡他們遠去。 幾人都沒有說什么,這種事沒法安慰,只能讓它自己調整。不得不說,小松很有靈性,這一次情緒波動劇烈,竟生天人感應,將要破劫。 事實上,它道行早已經夠了,在道宮秘境以前主要是以吐納靈氣為主,只要吞食精氣足夠充裕一定可以入道。 只有到了四極秘境以后,才需要苦修悟道,這么多日子以來,它常食靈果,加之不輟的吞月華,早該邁過這道坎了。 今日有感,道由心動,故此引動了天劫,破入四極秘境,真正踏上了悟道路,開啟了修行的根本。 “轟!” 晴天霹靂,自萬丈高空落下,徑直打向小松,雷勢剛猛霸絕到了極點,讓大地與群山都在轟鳴。 “天啊,竟然引動了天劫,這都多少年了,自地球干涸后,這應該是第一次有人引來劫雷吧?” 詹一凡驚呼,其他幾人也變色,在當今這個時代能渡劫的人幾乎沒有了,因為環境已大變樣。就是原本能渡劫的妖孽,也難以被大道感知了,難降天劫。 誰也沒有料到,小松這么強悍,進入四極秘境時就引來了上蒼的注意,需要降劫難來阻擋。 紫色的小家伙嗚咽了一聲,快速調整好了自己的情緒,神情專注,開始對抗這浩大的天劫。 可以說,葉凡早先的訓練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而今它不再懼怕電閃雷鳴了,敢于獨自面對。 張清揚等人終于明白,葉凡為何將一只小生靈收為第二真傳弟子了,早先還有些不忿不服,而今卻全都煙消云散了。 這是個逆天的小妖孽這么一丁點就開始遭受雷劫,將來的成就不然不可限量,肯定無以倫比。 因為,按照古籍記載,真正的雷劫是始于破關入四極秘境時,因為到了這一境需悟道了,故能被上蒼感應到。 這樣算來的話,小松成為了古往今來少數能于起始階段就渡劫的人,將來必有難以想象的道果。 詹一凡、有為魚等無比羨慕,同時亦很震撼,靜靜觀看。 雷海很猛,將這個區域都給淹沒了,響聲不絕,驚破天地,小松上升到了天穹,進入雷霆中,直面相對。 葉凡點頭,第二弟子真正踏上了修行路,他也出手了,自不是去相助,而是將沖到地上的雷劫全部以“欺天陣紋”化解,不然可能會劈壞這片山川。 最終,小松嗚咽,到底還是有些幼小,難以撐住,在雷劫中受了重傷。 “師傅你趕緊出手吧,小師兄支撐不住了。”其他幾人露出憂色,有些焦急,讓葉凡幫忙。 “渡劫,只能靠自己,全憑它自己來度。”葉凡此時顯得很無情,并不相助,只是傳音,告知小松必須挺住,自己堅持過去。 不斷有嗚咽聲傳來,到了最后連龍小雀這樣的冷性子的人都快看不過去了,忍不住想出手抗天罰而相助。 但是,卻被葉凡攔住,沒有人能靠近,紫色的小東西渾身皮開肉綻,近乎焦糊了,而天劫卻越發的浩大了。 雷劫恐怖,成為一片汪洋,浩蕩天際,茫茫無盡,垂落而下,當中一只紫色的小精靈哀鳴掙扎。 葉凡很冷酷,大聲傳音,指點其渡劫方法,卻始終不肯動手。 最終,小松拼盡一切手段來保命,連痛叫都顧不上了,展出一身道行,祭出妖帝九斬中的前三斬,竭盡所能對抗。 在這一瞬間,龍宇軒、凰天女等人都生出一種錯覺,在那萬丈天劫雷海中仿佛見到了一尊大帝,睥睨四方! “師傅,你看到了嗎,小松的體內有一種潛力,若隱若無間化成了一段不朽的神性光輝,睥睨天劫!”幾人顫聲道。 “那是它的‘道我’潛能,也是它日后登頂的根本所在。”葉凡輕語,恍惚間,他似見到了一尊妖帝在崛起。 “師傅,一個世界只有一人能證道為帝,小松如果總是跟著你,到時候你和它誰能成帝?”他們問到了一個尖銳的問題。 “自古至今,還沒有一個圣體能夠證道成帝……”葉凡自語,沒有說其他。 “這……即便師傅不證道,如果教導出兩尊大帝來,也將是前無古人,獨步天下了。” 他們聽聞過,葉凡在北斗星域還有一位大弟子,擁有與太陽圣皇般的血脈之力,將來可能會證道。 “我的道……會怎樣?”葉凡望向無盡深邃的天穹,他一直在積蓄力量,厚積薄發,因為他的道將與眾不同,闖關時要逆斬大道! 求保底,繼續去努力,今天依然多寫奮發,請各位投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