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979 中土出魔

第九百七十九章中土出魔 明月當空,山谷中很靜,各種野鳥與蟬蟲等都蟄伏了下來,不再出音,只有野藤花草香流動,明凈的小湖如鏡,萬籟俱寂。 那名男子說完,女武士一揮手,他們快速發起了沖鋒,要斬滅葉凡。 第一梯隊的人,胸前都掛十字架,身穿黃金戰甲,手持一人多高的大劍,閃爍冷光無聲的立劈了過來。 劍芒冷颼颼,劃破了天宇,打破了寧靜,殺氣沖上云霄,這是一群劍道高手,十幾人并列站在一起摧枯拉朽。 “師傅讓我來!”詹一凡上前,想要出手,以蜀山仙劍門傳承對抗西方的劍道。 葉凡搖了搖頭,這批人沒有讓他驚悚,可是他卻覺得有些覺得不妥,也許帶了什么法器或者有什么秘術,似有危險隱伏,他不想讓幾位記名弟子涉險。 “小道爾!”他輕聲自語,向前邁步,獨對這群人。 十四把大劍劈來,光華如瀑布逆沖向天,劍都歷經過千錘百煉,為各個古老家族傳承下來的,每一把都有一段輝光的往事。 這些人先人都是貴族,為昔年赫赫有名的大騎士,傳承到了他們這一代,道統還在,輝光不減,血統高貴。 十四位圣騎士的后人很少聯手,只因傳聞這位大敵是化龍大圓滿甚至更高境界的人,他們才共誅。 天崩地裂! 在他們的大吼聲中,每一個人的黃金甲胄都在發光,像是十四輪太陽綻放,橫在夜空中,十四道通天劍氣立劈了下來,斬斷天穹。 然而,在面對這些來頭很大、修為超凡的武士時,葉凡只有一個動作,那就是彈指。一片更為璀璨的金色劍波出世,如滔天駭浪,橫卷天地,茫茫如海一樣,發出雷鳴。 “噗” 一片血光爆現,十四位得到古老傳承的武士全都崩開了,連他們祖傳的戰甲與黃劍大劍都一樣,成為齏粉。 這是一種恐怖的場景,葉凡只是彈了一個指頭,就震出了如同驚濤駭浪一樣的金色劍波,無差別攻擊。 十四位血統高貴的強者于一瞬間成為血光,只有十四縷血霧留下,其他徹底成為灰燼。 這是絕對的震懾! 不遠萬里,自西方東征而來的執法者們,全都變了顏色,這個結果遠超他們的預料。 這些天以來,他們曾做過調查,得悉當日在修道者大會上葉凡展現了化龍大圓滿的神通,故依此興師動眾而來,想一舉屠掉。 怎曾想,眼前所見根本不相符,這最低也是步入了仙臺的人物,不然怎能如此,翻手為云,覆手為雨! “退后!” 就在這時,一個身穿金色法袍的老者上前,手持一桿金色木杖,上面鑲嵌有一顆雞卵大的神源塊,在當世異常罕見,法杖光輝奪目。 他輕輕一揮金杖,施展出一個上古時期的道術,口中吟誦咒語,道:“秩序閃電,與天地一同起舞吧。” “喀” 一片電光從天而降,這是一片金色的閃電,幾乎差點將小湖的上空淹沒,成為秩序的電澤。 葉凡驚訝,在這末法時代居然可以這樣借精氣催動上古道術,以神源塊鑲嵌在法杖上,刻上道紋,進行加持,讓這種秘術強大了數倍。 不然,天地精氣干涸,以這個老者的道行來說,根本不能施展出這種秘術。 然而這于葉凡根本無用,來者很強大,但是他連天劫都無懼,又怎么會懼怕所謂的秩序閃電呢? 這種秘術的名字很響亮,在上古前很恐怖,但是對上葉凡根本無效,他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張口用力一吸,將漫天金色的閃電都納入了口中。 在其身上,一道道金色的電弧流動,他猛的一吐,一道熾盛的金色電海沖了出來。 “轟” 身穿金色的法袍的老者當場成為劫灰,另有十幾位守護他的騎士也成為了塵埃,被粉碎了個干凈。 這是什么人?妖邪近乎恐怖!在而今的這片星空下,能做到這一步的人實在太少了,西方道統的人不敢相信看到的景象。 “為我而來了不少人,只因我在閣皂山殺了一個欲置我于死地的西方道統的人,你們就要興師動眾,對我進行裁決?西方道統未免太過囂張了吧,遠來中土誅殺我,是為了彰顯威勢嗎!?” 葉凡神色冷漠,站在明湖畔掃視所有人,而后盯住了正中那幾個很年輕、渾身都在散發圣光的金發男女。 “超乎想象的強大……”當中那個曾經喝斥葉凡為異端、說要以火刑對他進行裁決的年輕男子排眾而出。 他左手持一個十字架,右手持一把金色的神劍,散發出熾盛的光,向前逼來,口中念念有聲。 “轟” 突然之間,一股如瀚海一樣氣息爆發而出,他通體綻放出無量光,眉心緩緩睜開了一只豎眼。 他的氣質完全不同了,喝道:“請前賢神臨吾體,榮耀即我命。” 許多人都發出驚呼,這是傳說中的“神臨人間”秘術,一般人都不敢施展,因為對身體損害很大,唯有特殊體質的人才能做到。 他的眉心張開豎眼后,渾身的神圣力量一下子濃郁了數百倍,通體都璀璨了起來,像是黃金鑄成! 此時,完全化成了另一個人,一股讓人毛骨悚然的氣息爆發出,抬手間法力如一片汪洋在洶涌。 “有意思,看來西方真有上古大神通者,然而真身不臨,這樣是無法對付我的,難傷我體。”葉凡輕語。 “轟” 這個如太陽神一樣的男子手中的十字架粉碎,化成熾盛的神海,交織成漫天法則,洶涌而下。 一股讓人顫栗的氣息鋪天蓋地而下,許多人都忍不住差點跪伏下去,這是一種莫大的神能威壓。 葉凡雙腳不動,站在原地,右手在虛空中用力一拍,無數空間大裂縫崩現,快速瓦解這種圣光,摧毀蔓延出的殺道法則。 “噗” 這個散發圣光年的輕男子口中咳出一口血,所祭出的十字法則毀了一半,大半神力逆沖而回,傷了自己。 “神臨吾體,肉身永恒!” 他大喝,渾身沐浴祥和圣光,每一寸血肉都如神金,堅固與不朽到了駭人的程度,而后右手揮動神劍,向前沖來,要與葉凡肉身對抗。 葉凡站在原地,紋絲未動,靜等他沖至眼前,嘴角帶著一絲冷漠。 其他騎士、圣堂武士等全都睜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神臨肉身可以讓一個人的體魄強大到無以倫比的程度,一旦臨近,摧枯拉朽。 然而,最終的結果震撼了所有人,他們全都呆住了。葉凡站在湖岸上,揮動金色的右拳迎擊,震碎圣劍,擊穿“神臨體”的頭顱,帶著大片的血霧,穿行而過。 簡單,直接,霸道! 大片血花飛起,時間像是凝固在了這一刻,碎骨、散發著圣光的血在空中慢慢劃過,懾人心魄。 “砰” 這個被“神臨”的年輕男子的無頭肉身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再也沒有了一絲神力,成為尸骸。 “魔鬼,他是魔鬼!”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許多人都大叫了起來,如此可怕而殘酷的事實,讓他們驚懼,這次出征本以為會帶來榮耀,沒有想到在中土碰到了“大魔”! 西土有佛,中土有魔。這是古印度的一句話。而在古老的西方,也有類似的警語,那就是,西方有神,中土出魔。 “中土出魔,他便是這個時代中土所出的大魔!” 一群人都在大叫,神色惶恐,上古年間西方前賢留下的警語,他們并沒有忘記,今天可能應言了! 在古時,西方道統的圣賢曾吃過中土魔的大虧,故此鄭重告誡后人,切記,要小心,遇上這樣出魔的時代一定得退避。 “一百多年前,你們東征侵略,搶走了我中土一些重要的祖器,打著神的名號洗劫,若是如此,不妨就算我中土出魔好了!”葉凡的弟子中有人不忿的回應。 “我們早已西出古時的函谷了,且將一路西行,前往西方化古,迎回祖器,到那時你們才會知道什么叫魔!”幾位記名弟子心血沸騰的喝道。 “榮耀即吾命!” 一群喝,他們雖然膽寒,內心驚懼,但是卻不想束手待斃,全都發出圣光,準備死戰。 尤其是剩下的幾位年輕男女,都很神圣,也都是可施展神臨人間秘術的人,全都行動了起來。 “我們是東征的十字軍,進行的是圣戰,若死于魔鬼手中,將會上升到天國,回歸神的懷抱,進行最終的戰斗吧,死也是一種榮耀!” 人若是有信仰,一旦瘋狂也是很可怕的,所有人都在吶喊,渾身發出圣光,燃燒自己,拼殺向前。 “榮耀個屁!” 葉凡對此只有四個字,這樣說與他的身份有點不相符,但卻是他的心聲,痛快的吐出。 而后,他抬手間就壓翻了天地,施出上古翻天印,掌指化成一座金色的大印,崩毀一切敵手! 成片的血光出現,一片又一片血水飛濺,除卻幾個神臨體之外,其他人都是在一瞬間形神俱滅。 “西方……有強者。”葉凡自語。 而后,他又是用力一碾,上古秘術翻天印劇震,下方幾個神臨體也都成為了齏粉,化為血霧。 “師傅……太強大了!”幾名弟子也只能這樣驚嘆了,內心震撼,其他什么也說不出了。 很久之后,道教小天師張清揚才開口,道:“中土出魔,既然他們這樣說,那么師傅接下來便魔行西方吧!” 第二章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