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978 異端求本月最后幾小時的

第978章異端求本月最后幾小時的月票! 月華輕柔似水波般淌進洞府中,祥和而寧靜,有陣陣白色的薄煙騰起,宛若神仙府邸。 凰天女擁有古典的美,卻穿著現代的服飾,有一種另類的絕美感,于這深山洞府間出現,在月光中如一個精靈一般動人。 好像她才是一個男子,而葉凡只是一個柔弱的女子,她調侃道,師父你就從了我吧,我會對你負責的。 “你胡鬧什么,快回去休息。” 葉凡強忍著沒噴出一口老血來,這個弟子言行也算是膽大了,敢這樣說,跟他嬉皮笑臉。 “切,都什么年代了,那么一本正經干嗎?我又不會吃了你。”凰天女坐在了床榻上,很是放松,一點都不在乎。 她上身穿著一件薄如蟬翼的體恤,秀發濕漉漉,剛從谷中的小湖出浴,潔白如玉的肌體晶瑩細嫩,掐一把能滴出水來,眸波流轉,有剎那讓人失神的風情,靈動而絕美,她整個人很是放松,一點也不在乎什么。 凰天女很放肆的將一雙雪白的藕臂搭在葉凡的肩頭,來到石床上與對面而視,笑道:“師傅你該不會臉紅了吧?” “你老實點。”葉凡想擺出一副威嚴的樣子,作嚴師狀。 這個女弟子非常大膽與前衛,竟又對著他吹了一口熱氣,如蘭似麝,撲到耳畔,其雪白的頸項間發絲飛舞,笑的醉人而張揚。 “師傅你這么多年一直在修道,是不是還沒有牽過女人的手,要不要徒兒教教你呀?” 凰天女嬉皮笑臉,臉上有晶瑩光澤閃過,丹鳳眼斜挑,笑的甚至放肆,根本就沒有將他當成師傅。 “你如果再敢這樣不莊重,我削去你十年道行,再將你鎮壓進深山古洞十載。”葉凡沉聲道。 “切,都什么年代了,師傅你別這么古板好不好,我們都是現代人,又不是活在古時,實行什么男女授受不親。”凰天女一臉的不在乎。 她睫毛很長,大眼閃爍狡黠光輝,身段修長,與葉凡幾乎對坐,瑩白的俏臉湊到前來,都快觸到了他的面龐。 “我說師傅,你別告訴我,你這么多年在外一直是個老剩男吧,要說也不至于呀。”她伸出一只雪白的纖手,在葉凡的臉上滑過,嘿嘿笑了起來。 葉凡眼中神光暴漲,抬手就要鎮壓她,這個徒弟實在是太放肆了,這樣調戲他,還真是有生以來頭一遭。 “哎,師傅……手下留情。”她叫了起來,還真怕葉凡的手落下,眼波斜瞟,小心翼翼的白了他一眼,咕噥道:“這么古板干嗎,開個玩笑還不行嗎,再說了,我是在關心你的個事。” 葉凡示意她下床離去,師徒間存在禁忌,這樣坐在一張床上要是被另幾位弟子看到,那可真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凰天女平日間很冷很傲,對外人不假辭色,能這么活躍而進行調侃也算是罕見了,可現在卻碰了個軟釘子。 “師傅你思想太僵固了,我堂弟比你小多了,大學時來了段轟轟烈烈的師生戀,而且他是學生。” 凰天女下身穿穿了一件熱褲,僅到大腿根處,露出一雙修長的,白皙細膩如玉,在石床上很晃眼。 她稍微一動,不再盤坐,美腿伸展開來,更是惹人矚目了,因為非常的修長筆直,跟象牙一樣晶瑩,近乎完美,有一種不真實感。 濕漉漉的發絲披散,擋住她半張瑩白的俏臉,靈動的大眼充滿挑釁之色,道:“師傅你該不會還是老……那個什么……男吧?” 葉凡幾乎快發飆了,這個女弟子實在太放肆了,不鎮壓的話肯定會說出更為驚世駭俗的話。 “師傅你不會被我說到痛處了吧?沒關系,徒兒理解。不要……別鎮壓我,再也不敢了。”她后退道。 “你怎么還不走?!”葉凡喝道。 她并沒有下床,見葉凡終于平靜了下來,俏生生的挪蹭了過來。 “我又沒別的意思,只是想跟你開開玩笑,套套近乎,別這么嚴肅好不好?”她湊到近前,盯著葉凡的雙眸。 葉凡眸子頓時立了起來。 凰天女倒也果斷,早已猜到這一結果,提前一步動作了起來,因為她知道沒葉凡快。一雙筆直修長的像蛇一樣盤繞在他的身上,晶瑩生溫,若羊脂玉一樣白皙動人。 “砰” 葉凡一指落下,將其定住,盯著她看了一眼,就要以大神通將其扔回自己的洞府中去。 “師傅……想敢干嗎,我只是想調侃一下你,沒別的意思,你可別亂來。”她眼波流動。 葉凡懶得說什么了,將她雪白晶瑩的修長從身上弄下來,運轉神術準備將其送走。 “嗯?”突然,他神色一動,解開了凰天女的封印,讓她立身在一旁,探出一只大手向山谷中抓去。 “哧” 一道烏光飛天遁地,用盡辦法想要逃走,但卻難以沖出葉凡的掌心,被他一把抓了回來,拘禁入洞府。 這是一道黑色的光,為一道不弱的神念化成,在谷中探秘,被葉凡發覺活捉了過來。 此人來自西方,調侃的語氣露出端倪,道:“尊敬的先生,美麗的小姐,我對此深表遺憾,對比起,打擾你們了。在這明月高懸、萬籟俱靜時,進行師徒禁忌之戀,這是多么讓人向往與浪漫的事啊。” 葉凡沒有說什么,直接抽其神識烙印,觀看來歷,當下立時皺起了眉頭,道:“西方道統的人終于來了。” “這些人真煩,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破壞氣氛。不過師父你放心,以后我會對你負責的。”凰天女扭動小蠻腰,移動修長,濕漉漉的長發遮住半張絕美的容顏,她整理體恤與熱褲,轉身離去。 她知道戰端開始了,西方道統的人可能就在不遠處了,多半將有一場大戰。 半刻鐘后,山谷中出現一種不同尋常的氣氛,明月都被黑云淹沒了,有強人到來,帶動而來的魔霧遮蔽了星月。 葉凡走出洞府,立身在明湖畔,看著前方沒有什么話語,靜靜的站著,想看一看到底來了怎樣的大敵。 除卻棲日道人閉死關外,昆侖雙魚、龍小雀等都被驚動,沖了出來,出現在葉凡的身后,他們感覺到陣陣心悸,知道來了一些極其強大的人物。 凰天女姍姍來遲,一臉的神圣與冷傲,與方才的樣子大相徑庭,其他人根本看不出什么。 前方,黑霧洶涌,傳來陣陣鐵鏈的聲響,像是有人從地獄中走出,金屬鐵器磨蹭的聲音森寒刺耳。 十幾人從黑暗中走來,踏著湖面而來,濃重的黑霧與死亡氣息讓他們看起來格外的詭異與瘆人。 “徘徊在地獄外的靈魂,迷途覺醒吧,沿著我主為你鋪開的路走進來吧。”一人話語低沉而嘶啞。 這是十幾名身穿黑色甲胄的男子,如同僵尸,纏縛著黑色的鐵鏈,在這一刻同時施展禁術——地獄束縛。 他們竟是被人為控制的,黑暗深處一個老者手持一個骷髏頭法杖,靜靜的站在后方,默誦古咒,控制他們。 “鏘” 鐵鏈洞穿虛空,如十幾道黑蛟沖來,專殺人的元神,將葉凡覆蓋在下方。 他巋然不動,眸光突然間暴漲,射出兩道奪目的光,像是兩道天劍一樣劈開了虛空,金屬碎斷的聲音不絕,所有鐵鏈都成齏粉。 “轟隆” 十幾名如死神一樣的男子共同催動力,割裂天穹,出現一個巨大的黑色門戶,要將葉凡他們全部收進去。 葉凡一掌就拍了過去,到了這等境界,任你千般秘術萬般神通都沒用,他只需一掌落下足矣! 在這一瞬間,黑色的門戶成灰,十幾人成塵埃一樣崩開,化成碎屑,隨風而散,什么都沒有剩下。 “遠古的英靈,與我同在,共征異端!”黑暗中,那個黑袍人露出了真身,形體干枯,是一個也不知活了多大年歲的老人,手持一根潔白的人頭法杖。 在其身后,密密麻麻,出現一隊又一對黑色戰甲的古兵,像是陰人一樣,沒有生氣,發出咆哮沖來。 “你就這么一點神通嗎?”葉凡冷哂。 詹一凡等人則是驚悚,這個老人的修為極其強大,很有可能是化龍大圓滿,甚至在更高境界。 老者眼眸中閃爍綠油油的光芒,一揮白骨杖四周的英靈全都沖了過來,與此同時他亦施展了一種秘術,血光崩現,化成一個血骷髏沖來,吞噬葉凡。 “還是我來對你們這些異端進行審判吧。” 葉凡輕語,在剎那間運轉出太陽精火,鋪天蓋地的圣火洶涌而出,將前方吞沒,所有英靈都被覆蓋。 剎那間化成了一片火海,無論是人還是死靈都于瞬間成為了飛灰,連片甲胄都沒有剩下。 “啊……”這個老者亦慘叫,在太陽精火中成為一團火炬,稍微掙扎了一下亦形神俱滅。 黑霧散盡,星月出現,天空中繁星璀璨,明月高懸,一片祥和寧靜,地上的湖泊倒映出一個迷人的星空。 遠處,一大批人馬出現,一個個神圣無比,穿著絢爛的戰衣,像是一輪又一輪太陽出現。 東征的十字軍到了! 這是一群高傲的人,每一個人都有不凡的身份與地位,來自不同的家族,血統高貴,都有著輝煌的過去。 大多數都是中年人,一個個血氣旺盛,非常強大,而其中亦有幾個年輕人,身份很高,被人擁簇。 他們都有一頭黃金色的長發,男子英武,一個個如太陽神轉世。而女子則很燦爛與美貌,如月之女神出世,非常神圣,散發著圣光。 “異端,屢次傷我西方道統的修士,今天要以火刑對你進行裁決!”中間一個黃金長發披散的年輕男子喝道。 而另一名女子,渾身發出了圣潔的光輝,舉起潔白如玉的手,輕輕一揮,發號施令,準備沖擊。 求最后七個多小時的。時光流水,本月就要過去了。今天依然努力多寫,求最后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