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977 北道圣地

上古殺陣毀掉后一片狼藉,還好并未損到外界一切,凡人區域的茅山風平浪靜,沒有人知曉這里發生過一場大戰。 葉凡并不打算去找天鱗族的麻煩,兩個護道人死去也就罷了,沒有什么可追究的,僅是這兩人要強自出頭尋仇而已。 “諸位可知道這人是誰,屬于哪一談?” 葉凡今日遭伏擊,不禁有想起一則往事,取出一張古舊的照片,是上世紀二戰年間的一張黑白照,上有一個血氣滔天的魔影,看不真切。 “這個人當時引起了轟動,并非四大妖神族的人,誰也不知是何底細。”朱凰一脈的老族長說道。 葉凡聞言點頭,只要不是天麟一族的人就好,免得將來還有一場大戰,這絕對是一個很可怖的人。 他帶著記名弟子遠去,同行者還有棲日道人,確切的說是他們將與老道人一起去終南山,去那里做客,稍作休整。 “師傅什么時候上路,快點西行吧。”有為魚說道,有些迫不及待。 “不急,因為他們已經來了,我若是西去,可能錯過什么,等處理幾批人,讓他們再也不敢東征,我再西行。”葉凡道。 “這樣也不錯,慢慢西行路,我輩將西渡,將來說不定也會被載入修者界的史冊中。”詹一凡道。 在路上,葉凡與棲日道長走在一起,這個老人很不簡單,而今已經有一千二百多了,常年隱居終南山是而今少有的大神通者。 “慚愧,老夫被阻仙臺一層天多年始終再難寸進,不知何時才能有成。”老道士很謙虛。 這是比長白山護道人還年歲大的人,是中土已知的少數幾個老壽星,被尊為泰山北斗級的人物。 葉凡一嘆,不是老道士資質差,只是天地變了,尤其是最近這幾百年來最甚,老道士能走到這一步真不易。 他決定相助一把若是能讓其破關,達到仙二境界,老道士就可以活到兩千余歲了,漫漫修行路,缺少與需要這樣的堅持者。 不過,他卻沒有明說什么,只是與其論法,將星空另一端的一些破瓶頸之術一一告知。 當然,在這一路上他也教了幾個弟子一些法門,首先將兩個金朝時期古人心中的一則秘術傳了出來。 是兩人在出海時得到的上古秘法,魚躍化真龍,在短暫的剎那可極盡升華,讓敏捷提升到極致能于一瞬間比肩行字秘。 “我是有一些其他上古秘術不過想學的話要求甚高,需要諸多考驗,而今只能傳你們其他法。” 這是幾位記名弟子,并不是真正繼承他道統的人,因此行字訣、斗字秘等不可能現在傳出。 魚躍化真龍亦是一種妙術,在上古時名動天下,備受推崇,若非遇到行字訣,那是一種無上神術。 連棲日道人都眼熱,加入了進來謙虛請教,葉凡認真傳授了出去,老道士很是歡喜當日一個人就沖回了終南山,不久又奔回只為試驗此術。 幾個弟子自然也格外欣喜,這種上古奇術失傳多年,而今有幸學到,無比興奮與激動。 “哇呀呀,好可愛的小寶貝,來讓姐姐抱抱。”凰天女張牙舞爪,追趕小松。 彥小魚初時很矜持,最后也忍受不住,放下淑女身段,加入了進去,爭搶紫色的小家伙。 不光兩個少女如此,就是張清揚、有為魚也沒忍住,也想摸一摸如紫水晶般的小東西,沒辦法它這個形象實在是老少通殺。 小松很委屈,黑寶石般的大眼撲殺著,蘊有淚光,怯怯的、怕怕的看著他們,躲在葉凡的背后,輕輕的抓著他的衣角,只敢露出半個頭來偷看。 它很不解,不知道怎么了,這些人為什么“欺負”它,覺得很委屈。 “這是你們的小師兄,不準欺負它。”葉凡出言,為它做主。 “小師兄你就從了我吧,我好好的照料你的起居,天天幫你洗浴,喂你好吃的。”凰天女誘惑,秀發披肩,她身段玲瓏起伏,穿著緊身牛仔褲,將一雙曼妙的大腿繃的筆直修長。 很顯然,她想將紫色的小東西當成寵物養。其他幾人也是如此,紛紛誘惑,不惜拿出在他們認為非常罕見的異果來引誘。 小松左看看又看看,撲閃著大眼睛,就是不挑選一個,最終自己從大多銀精鑄成的小鈴鐺法器中取出一枚赤月果來,吭哧一口咬下一塊,吃的津津有味,剎那間香氣繚繞,彌漫十丈范圍內。 “上古的靈果?”幾人眼睛發直,覺得反被誘惑了,很想將小東西的鈴鐺給奪過來,現場打劫,看一看還有沒有靈果。 小松啃完一個赤月果,眨巴著大眼,摸了摸小肚子,又取出一枚源龍果,呈金黃色,晶瑩剔透,狀似小龍。 這種東西百度遮天吧快速更新與你分享生長在源氣很盛的地方,在北斗也不是很多,但對于葉凡來說想采摘卻不成問題。 “我說小東西,叫你小師兄行了吧,別饞我們了。”詹一凡道。 小松見他們湊過來,立時變得很警惕,抱住源龍果藏在身后,一副我不認識你們的樣子,別跟我搶,大眼睛骨碌碌的轉動。 葉凡莞爾,這個小家伙從來都這么純真,真不知什么時候能夠長大。 對面幾人哀嚎,一是眼饞上古靈果,二恨不得將它捉住,狠狠地揉揉捏捏,覺得一定會很有手感。 “師傅你不能這么偏心,小師兄的零食都是上古靈果,你讓我們情何以堪?命苦的孩子沒辦法,自小長到大都沒吃過幾枚!” 幾名弟子撒賴,向他強行索取,凰天女更是不惜曖昧耍賴向他耳中吹熱氣,抱著他一條手臂不肯松開。 這些人當中唯有龍小雀很鎮定因為性情天生冷淡,不怎么愛說話,故此看起來酷酷的。 他的的真名為龍宇軒,只因他們這一脈帶龍與雀兩字方能說明強大,欲與始祖龍雀相比,故此又名龍小雀。 葉凡自不會吝百度遮天吧快速更新與你分享嗇,在一座山上停下來休息時取出一個玉盤,堆滿了各色靈果請棲日道人與一干弟子一同品嘗。 當初,將回來之際他與龐博大肆采購,擔心地球靈氣干枯,沒有辦法修行,做了大量的準備,靈果不計其數。 最后,當葉凡送了棲日道人一小籮筐靈果后,眾人的眼睛差點瞪出來,太奢侈了吧! “師傅我們也要。”幾名弟子眼紅這種東西在地球上乃是可遇不可求的東西。連棲日道人都慌忙拒絕,稱承受不起。 葉凡搖頭,又取出一些分與弟子,這些東西在北斗算不得什么,教主級人物可能都不屑一顧。 他帶回地球也只是為了補充靈氣用而已于他來說沒有什么其他特別的效果不像不死藥果肉中有大道碎片。 “帥傅,星空另世端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世界?” 他們自然忍不住問,早已知曉了葉凡的來歷,對北斗星域無比的向往,想橫渡星域而去。 “如果我我們去那里修行,將來是不是能斬那些所謂的圣子與圣女,力壓那些所謂的圣主?” 張清揚、有為魚都言稱,愿意進入彼岸,加入所謂的天庭,離開這個世界。 葉凡心中一動這幾人可都是罕見的奇才,在那種大道可期的環境中修行,將來成圣都是有希望的。這么多良才美質加入天庭神朝、圣地都要遜色,將來必會有一番大作為。 可惜他輕嘆了一聲,道:“我自己都難以回去了,怎么帶你們上路?” “一定有辦法,上古圣賢離去時,肯定留下了什么星域路圖,日后我們一定能找出來。”他們幾人信念倒是很堅定。 終南山,千峰疊翠,景色優美,素有“仙都”之稱,為洞天之冠。“福如東海長流水壽比南山不老松……”中的南山指的就是此山。 而這里亦是道教的一處祖庭,是全真道始地,南有正一北有全真,每年都有數不清的道教人士來這里朝圣。 山嶺中多道觀,層巒疊嶂,深谷幽雅,有猿啼虎嘯之音,返璞歸真,回歸原始自然中。 “師傅我們何時西行?” “離開龍虎山時就已經開始了,從茅山來終南山不是在向西走嗎?” 葉凡他們走在崎嶇的山路上,來到了棲日道人的洞府,老藤粗如水缸,千年不見有外人來過了。 遠處,道觀很多,氣勢恢宏,繚繞霧氣,有仙鶴在飛舞,有靈猿在歡跳,格外的出世。 終南山,峻拔秀麗,如錦繡畫屏,雄姿巍巍,聳立在陜西省。 棲日道人的洞府很簡樸,除卻石床石桌石椅外什么都沒有,外面景色到是很好,位于一座山谷內,古木聳立,藤蔓密布,還有一個明凈的小湖,各種珍奇異獸出沒。 小松在這里像是回到了樂園,滿谷飛跑,這些日子總算與彥小魚他們熟悉了,雖然經常被揉揉捏捏,哼哼唧唧表示抗龘議,但也不再那么抵觸了。 一晃眼就過去了半個月,葉凡一邊教導他們修行,一邊與老道士論法,助其破關,成為教主級人物。 月華如水,明鏡湖畔,棲日道人對葉凡深深一拜,他觸摸到了那道關卡,也許不久后就會邁入,能得道寶。 “道友客氣了,無需如此,你若不是生在這片天地,必將是一個了不得的大人物。” 葉凡將其扶起。 “貧道將去閉關,若有成就,將來不敢忘記,也許一年,也許十年,也許百年,才能相見了。” 棲日道人在這一晚開始閉關,不再出現紅塵中,不能為他們這些人送行了。 月光皎潔,葉凡回到了自己開辟的洞府中,準備明日就離去,繼續西行。 后半夜,明月斜掛,有月輝灑落進洞口,一個窈窕婀娜的身影走來,擁有古典美,卻是很時尚的現代裝束。 在月華的映襯下,她肌膚晶瑩,發絲輕舞,如月宮中的仙子般出塵,自洞口走了進來 她步履輕靈,徑直來到葉凡的石榻前,暖玉溫香,來到葉凡身畔,吐氣如蘭。 婀娜的身軀,如象牙一樣潔白美麗,說不出的晶瑩動人,美眸生輝,帶著惑人的神采。 “刷” 葉凡睜開了眼睛,眸光如兩道閃電一般照亮洞府,道:“你這是在做什么?” “談人生理想唄,你又比我大不了多少,別擋自己是老學究,大不了我會對你負責的師傅。”她欺身過來。 葉凡聞聽此言,一口老血差點吐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