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976 化古器

第九百七十六章化古器 這是女真族的強者,為原始龍洞消失百余年的護道人,服飾等說明了一切,身上有一種天生的野性。 他咬牙切齒,身穿天蛇蟒鱗袍,發絲束結為一條黑蛇,他雖對葉凡驚懼,但卻不想束手待斃,想反撲殺。 “噗” 他口中吐出一道先天血精,化成一條天蛇血劍,劈向葉凡的眉心,顯然這是徒勞的。葉凡輕彈一指,這股先天精氣頓時成煙,蒸發了個干凈,煉精化灰,不足為道。 這是一個金朝時期的人,當年滅掉北宋時曾建過大功,修行到今天已經過去了一千多年,道行高深,在當世為一絕頂高手。 當年,天地精氣不像現在匱乏,且他常年出入長白山內,長年累月下挖過不少靈參,對他的修行大有裨益,因此破入了仙臺境。 雖然頭蓋骨被震飛,鮮血長流,但是這等境界的人生命力很強,元神不滅就難以死去。 “嗡” 虛空抖動,那支刺目的圣箭又飛來了,不死不休,散發著熾盛的光,割裂了天穹,粉碎了下方的大山,直指葉凡眉心。 這種神威,舉世難求一人可擋,蘊含有莫名道力,粉碎一切,為古時大羿射日同質的圣箭。 葉凡身子后仰,腳下移動,行字訣展開后他的身子如夢亦如電,只要不大意短時間內還是能避開的。 “同赴九幽黃泉吧!”這名自金朝存活下來的強者大喝,眼睛血紅,渾身龜裂,軀體燃燒,撲向葉凡,想要抱住他玉石俱焚。 “噗” 不會有任何懸念,因為葉凡身體彌漫出的金色血氣比之護體神衣還堅,難以突破,他撞上來后身體粉碎,化成了血霧。 葉凡伸手一抓,將其神識烙印拘禁了過來,尋找破箭之法,不然上古大神的射日圣寶很麻煩,一時間難以抵擋。 遠處,那道熾烈的光又射來了,而這一次更為強盛,半邊天穹都被射塌了,發生了大崩潰! 這種威勢實在恐怖,非人類能抗,一般的斬道王者都必然飲恨,只能以道行化解,肉身難硬撼。 葉凡很快就尋到了破解法,來不及細看此人元神,只能抬手覆滅,因為只有箭主死掉,圣箭才會停下。 果然,那熾盛的光一下子暗淡了下來,這桿箭羽墜落在地,漫天恐怖氣息都消失了,恢復平靜。 這是一桿黑色的箭羽,看不出什么特別之處,不知是何材質鑄成,入手沉甸甸,恐怕足有幾萬斤重,將地上的巨石都壓碎了。 “好恐怖的箭,到底是怎么煉成的?” 葉凡琢磨,這絕對是一宗神物,可傷他的肉身,應該足以歸列為圣器,殺傷力簡直大的嚇人。 剛才匆匆一瞥那名金人的元神發現,他將神識獻祭給了此器,故此他只要不死,圣箭就會為其戰,殺傷敵人。 “兩名護道人離開原始龍洞百余年,一直未曾現世,而今才歸來,肯定是得到了天大的機緣。”葉凡自語。 九龍圣銅印已經夠恐怖了,兵魂復蘇,可自主殺敵,而后又出現了這件射日神寶,實在超出了常理。 黑色的箭體并不是多么光滑,很像是石頭打磨而成,看起來古拙而平凡,沒有一點出奇處,可葉凡卻覺得很順眼,大成若缺。 說不好是什么級別的法器,但威力之強絕那是毋庸置疑的,一箭既出,山河失色,天崩地塌,威勢足矣。 這是一件秘寶,他小心的收了起來,而后強大的神識掃向四方,原始龍洞的護道人有兩名,應該還有一個才對。 “葉道兄真乃神人轉世。” 陣旗所護住的區域中,幾位掌教皆嘆道,對于當世的人來說,葉凡這種戰力與道行就等若神人了,不可戰勝。 幾位年輕的奇才皆目露異光,心潮澎湃,他們渴望這種力量,希冀有朝一日也能翻手為云,覆手為雨。 葉凡降落而下,回到陣中,他雖然感覺到了殺機,知曉暗中還有人,但卻沒有動聲色。 “恭喜師傅獲得至寶,那可是大羿鑄九圣箭所剩的余料,為天地間的奇珍,是上古最出名的大殺器。” 凰天女嬉皮笑臉,上前恭賀,一行人里數她最活,雖然平日很冷很傲,對人不假辭色,但對幾位掌教還有葉凡這樣的大神通者卻總是破例。 “真是不可思議,這件東西又出現了,上古大賢離去時遍尋天下都沒有得到,空留遺憾。”昆侖掌教接過烏黑的箭體后,吃了一驚,差點脫手而出,沒有想到重達幾萬斤。 在上古時代,大羿射日震驚天下,也不知道讓多少圣人膽寒,那可是一箭一個,射下來九個太陽。 當然,確切的說是九只金烏,全都是圣人級別的妖圣,那一戰震撼古今,留下了無盡的傳說,被載入修道界史冊中,不可磨滅。 即便是在凡人界,亦有很多的傳說,然而上古英雄卻被人混淆了,有了一些出入與錯誤。 古時,曾有兩個名為羿的人,一個是帝堯時的人,可稱之為大羿,而另一個則是大夏太康時期的人,稱為后羿。 古書《淮南子本經訓》中有記:“逮至堯之時,十日并出,焦禾稼,殺草木,而民無所食……大羿上射十日而下殺猰貐,斷修蛇于洞庭,擒封希于桑林。萬民皆喜。” 夏朝太康時期的后羿,雖然箭術了得,也很出名,但卻遠不能與大羿相比,且曾想顛覆夏朝,最終被殺。 大羿的妻子名為姮娥,亦即是傳說中的嫦娥。 修道界中的人卻都是深知,大羿才是那位射日的蓋世強者,勇冠一個時代,無人能敵。 “當年,上古年間傳出一則秘辛,引來一干域外強者,對上古先民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雪塵掌教道,顯然所謂的秘辛是指九十九龍山孕仙之事,域外的諸圣被驚動,來此爭奪。 其中,十日并出最為恐怖,都是來自金烏一族,他們始一出現,就引得生靈涂炭,太陽精火驚天動地,最終大羿出世,連誅九圣,漏逃一圣,平息大患。 “據傳,他們來自一個叫火桑的古星,他們父親是一位準帝,可嘆大羿最終因此而飲恨了。” 思及上古往事,連這些掌教都忍不住神馳意動,那是一段光輝歲月,可歌可泣,蓋世英雄出,諸賢并存。 “那個時期的大妖呼嘯天地間,可摘星拿月,若非有人族蓋世強者出世,真是不堪設想。” “轟” 突然,上古殺陣又運轉了起來,法寶漫天飛舞,沖擊這片陣旗,攻勢猛烈,想一鼓作氣毀掉他們。 “你們都呆在這里不要出去,他一時間攻不破,我去解決掉他。”葉凡道。 “小心,大羿鑄圣箭的余料共鑄了兩支墨箭,一定還有一支未出呢!”雪塵掌教提醒。 葉凡點頭,同時運轉“者”字秘,渾身血液在雷鳴,隆隆作響,快速修復了右手被洞穿出的傷口。 他一閃身消失在了原地,在上古大陣中沖擊,強大的神念探出,想將那個人搜出來。 金朝時代的兩個古人一定得了不少古兵,活著的這個人身上肯定有隱藏形體的秘寶,不然早該被尋到了。 突然,天翻地覆,這個大陣瘋狂運轉,開始解體,這是要玉石俱焚,燃燒上古絕陣,誓要屠掉葉凡,不計代價! “隆隆……” 道火澎湃,鋪天蓋地,古陣解體,粉碎一切東西,這里自成一方天地,這樣自毀跟在滅世一樣。 葉凡眼神一滯,他并無懼色,但是另外幾人肯定受不了。他眉心內光華一閃,一口古樸的鼎飛出,快速放大,遮攏天地,將那幾人收了進去。 “天啊,這是什么,該不會是傳說中與天地同歲的萬物母氣吧?”詹一凡驚呼。 “這……是真的嗎?”連性情冷淡的龍小雀都忍不住發出驚疑之聲。 大陣崩開了,山川都化成了光,蒸騰成為最為本源的力量,與那自上古就蘊生在陣中的法則相合,沖擊向葉凡。 “找到你了!” 葉凡睜開天目,在大陣破碎的剎那,望穿了本源,雙目射出的光華長達十幾里,盯住前方。 這個人與剛才死去的人服飾相仿,且亦帶著一種野性,道行在仙臺境界,此時正在彎弓,對其射出驚世一箭。 它與大羿射日的圣箭同源,呼嘯天地,黑色的箭體崩開半邊天空,什么都不復存在了,茫茫混沌氣垂落,摧枯拉朽,光束熾盛,淹沒了一切。 這一箭雖然神威震世,但是葉凡早有了防備,沒有像第一次那樣吃一個大虧。他腳踩行字訣,快速閃避,向前逼去, 長白山天鱗族護道人眸子陰鷙,他知道完了,上古殺陣與九龍圣銅印已經夠逆天了,而兩支圣箭則更為恐怖,依照常理來說,斃掉葉凡絕對沒問題,可是依然敗了。 敵手的速度太快,避開了這支圣箭,而他自己并非斬道的王,不能力抗,對方一旦接近,他必死無疑。 “噗” 沒有任何懸念,葉凡沖至近前,抬手就將其拍成了一團血霧,而后將神識烙印抓了過去。 這一次他開始認真讀,并沒有立刻讓其識海消散,當然這個過程中卻也不得不奮力躲避神箭的追殺。 “原來如此。” 兩人昔日出海去尋蓬萊仙島,卻意外在途中發現一座上古時期的水府,得到了一場的大機緣,閉關百年后出世。 葉凡瞬間了解了這一切,將其識海抹凈,那支黑色的圣箭頓時墜落在地,被他收了起來。 很長時間后,天地平靜了,二十幾件古兵墜落在地上,其余皆在方才的中毀掉了,上古大陣消失。 葉凡將幾人從鼎中放出,讓他們將這些古兵分掉,都是來自那個海底水府的,不是凡物。 “恭喜葉道兄得到兩支古大圣器。”棲日道人說道,對于他們來說這乃是至寶。 葉凡手持兩支黑色圣器,數以萬斤重,沉甸甸,將來會西行,而這兩支上古時期的重器也許會有大用。 他覺得西方道統多半有太古生物的影子,這次西行也許會遇到什么,古拙的黑箭可能會染神血。 他簡單的提了幾句,幾位記名弟子立時難以平靜了,都無比的激動。 “昔年有傳言,老子西行化胡,而今師傅也將西行,是要化古嗎,真想立刻上路……”連龍小雀這種冷性子的人都忍不住了。 “黑色圣箭將成為化古器嗎?”其他幾人則更是心潮澎湃,難以自制。 第二章到,繼續去努力,求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