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973 墮落天使

黃金我的血氣澎湃,而葉凡的身子卻不動如小,只出了兩拳,一下子干掉了西方道統的兩名強者,驚的眾人毛骨發寒。 灰色霧靂洶涌,鋪天蓋地,一名年老的西方修道者滿臉皺紋,眸子成鉛灰色,蒼老的不成樣子,像是從地獄走來。 他是這談執法者的頭領,實力強大而恐怖。 演武場徹底被灰霧淹沒了,他像是一個魔神一樣散發鼻滔天的威勢,驚的很多人戰戰兢兢,透過那濃重的氣息,見到了一個拔散著灰發的枯瘦身影,讓人發自心靈的顫票。 “嘩啦” 鐵鏈的的聲響傳來,他雖然身體干枯,但卻像是一個老桃子一樣懾人,在其手中有一條鮮紅如血的長鏈,如在煉獄打磨而成,散發著悚人的氣機。 “地獄束縛!” 這和一和禁術,一旦被纏上,赤鐵鏈會如附骨之疽,毀盡敵人生機,削掉一身道行,曾在某一時期被視作大惡術,有傷天和,被人唾棄。 這是一個化龍七重天的老者,在西方有很高的地位,能夠跨幾個小境界戰斗,因此無畏,鮮紅如血的鐵鏈發出刺耳的聲響,如赤練蛇一行沖來 “這是我主對你的末日審劃!” 他拔散著長發,眼眸如死灰,聲音無情,莊嚴而鄭重,大聲的宣布。 赤色的鐵鏈在滴血,鮮紅的越發懾人了,人們都聽到了鬼哭神嚎一樣的聲響,宛如打開了煉獄之門。 在這一刻,陰風怒號,狂瀾沖天,有無盡的尸首浮現而出,許多無頭的神魔、天使等紛呈,將此地籠罩。 “嗷吼……”.” 這個場景很嚇人,伴隨著巨大的嘶吼聲,且有石門被隆隆推動的聲響傳來,像是死神走出冥宮,將要收割葉凡的生命。 一股可怖的氣息瞬間襲遍了莓一個角落,有冰封三千里之寒,有閻羅殿降臨人界之森,毀滅性的氣息讓許多人發求。 鐵鏈沖來,即將纏繞在葉凡的月上。 他巋然不動,直到滴血的鐵鏈近身,將要洞穿他的心臟時,他才伸出有力的手掌,抓圌住粗大的鐵鏈。 “咔嚓” 他用力一扯,而后猛的一糕,這名西方道統的執法者當場大口咳血,鐵鏈崩的筆直,而后碎斷! 像是一堆血塊墜落,鐵鏈成為數十段,輕易就被人扯碎,且最后一段崩的筆直,如一桿長矛一般! “噗” 這段赤紅如血的鐵鏈比矛鋒還要鋒銳,洞穿進此人的頭顱內,沾染著鮮血與白色的腦漿一沖而過,只留下一具死尸,仰天栽衙在地。 太過隨意了,但卻也因此而充滿了震撼,一個西方來的執法者頭領就這樣被斃掉,沒有一點懸念。 “你是什么人?”其他幾人衡退,充滿了駭然之色,不敢相信這一切。葉凡沒有說話,像是在看死人一樣盯著他們,身子一動都沒有動一下。 在他的手心有一個,古符在閃爍,交織出一片道紋,這讓幾人的眼睛越發的空洞了,死死的看著。 這原本是道行的體現,到了葉凡這等境界,法一出道行自轉,會交織出天地妙理化成的符號。 然而,幾人卻誤將其當成了道門的符篆,誤以為葉凡以一件強大的法寶毀掉了赤鐵鏈,殺死了執法的頭領。 而其他人,除卻棲日道人、昆侖掌教雪塵等少數幾人外,亦未能看清,皆心頭震撼。 “動用雷霆之怒,對他進行裁決!”一個渾升皮膚都褶皺的不成樣子的老者大喝道。 一張更大的卷軸出現在虛空中,眾人立時覺察到了一和至陽的氣息 “好強大的波動!” 所有人都不自禁倒退,這絕對是一件更駭人的禁器。 一名背生灰色羽翼的人,無比的衰老,雙眼如黑洞一樣懾人,快速展開禁器,鎮龘壓向前,想毀掉葉凡。 這張古卷鋪開后,光華萬道,那是一則又一則道痕,交織成了一片熾威的雷光,化作雷海降落了下來。 這是一和驚世駭俗的景象……、天劫降世! 有大圌法力者將之刻成道痕,封印在了卷軸中,由幾名墮落天使掌控,對超級強者實行裁決,可怕無邊。 雷光滾滾,如天庭臨世,粉碎一切,一道道紫光將茅山主峰之巔淹沒,將葉凡覆蓋在下方。 但凡是修士沒有不怕雷光的,這是與天劫柱鉤的東西,是上蒼毀掉人間界的直接手段,摧枯拉朽,幾乎沒有什么可以抵擋。 然而,在這茫茫雷光中,葉凡是如此平靜,仰望天空,深深吸了一口氣,像是在體圌味花草的芬芳,發自內心的從容。 他攤開一只金色的手掌,緩慢而有力的向天空中按去,遠處所有人都緊張到了極點,倒退出去兩里多遠。 “轟” 萬丈雷電劈落,葉凡紋絲未動,只有那只手掌心出現一個符號,所有電光都匯聚了過去,如海納百川。 “太弱了,遠不能與天劫相比。”他輕聲自語,只有近前的幾個,西方道統的修士聽到,驚的毛圌骨圌悚圌然,魂都差點嚇出來。 “轟” 所有電光都消失了,全都納在了葉凡掌心的符號中,讓眾人無不石化,徹底呆住了。 “那究竟是什么符篆,難道是傳說中的符雷至寶?” “是一枚神符,應是上古大賢所留!” 所有人都瞠目結舌,猶如泥胎,好長時間才這樣議論出來。‘你”究竟是誰?”幾名生有灰色羽翼的墮落天使聲音都在發顫。 “散修葉凡。”他鎮定的自語,無波無瀾,沒有立刻出狠手是因為他在觀摩卷軸,探查幾人根底,看下西方道統有何過人之處。 西方道統的幾名執法者全都面色灰白,眼前這個人所表現的實力在化龍大圓滿,而那個道家至寶神符則更為恐怖,無力破解。 “轟!” 他們不約而同,相互看了一眼后全都果斷出手,各自祭出一個卷軸,吟誦古老的咒語,這些皆為禁器。 幾人用力擲出,而后轉身就走,想逃離此地,眼前這個人絕對惹不起,根本不可能殺的掉。 “對我進行了末日審判,還沒有結果呢,也來聽聽我對你們的刻罰吧。” 葉凡出手,掌心中符號閃爍,熾威的雷光射圌出,向前沖擊而去。 四幅古卷都破碎了,成為了一片晶瑩的紙片,在天空中飄落下來,上面的道痕被毀,法力被抹除了干凈。 “什么?” 四名墮落天使驚駭,這些卷軸竟連片刻都未能擋住,這讓他們內心惶恐到了極致,這絕對不是化龍秘境的人,過于低估了! 葉凡化掌為指,向前點去,金色的手指如破天的黃金支柱,倒落下來時壓毀一切有形之物。金色的手指長達十幾丈,一下一個將四名年老的墮落天使全都點成了血霧,噗的一聲爆散在空中,什么都沒有刻下。 葉凡用手一摜,將其中一人的識海烙印取到,讀取了想知道的一些情況,而后將血需震散。 眾人徹底傻眼,這跟神話一樣,這到底是什么人?抬手間輕易抹殺西方道統數名強大的執法著,如碾蟻蟲! 這簡直是一尊神人,是名副其實的大神通者,諸多教圌主都不可與之爭雄,這是當世難逢抗手的存在。 “他看起來這么年輕,血氣旺威如海,不該達到這一境界才對,怎么會這么強大?”這幾乎是所有人的疑問與震撼。 “嗯?” 葉凡回頭,在人群中見到一個身拔大氅的人,想轉身離去,他嘴角露出一縷冷笑,又是一指點了過去。 “你會后悔的,我主臨世,十字軍東征,必會毀掉你!” 出自西方道統的最后一名強者不甘的大叫,但依然逃不過如山岳一樣的金色手指的巨壓,砰的一聲化成了一團血霧。 “十字軍東征,好大的威風,看一看是我西行化圣,還是你們遠征東來有效果。”葉凡輕聲自語。 他心中有些波動,通過記憶烙印以及那些禁器卷軸,他深刻的覺察到西方道統在末法時代占盡了優勢,利用念力修行,有個別人在當世可成為大神通者。 也許,有能與他一戰的人也說不定! 且,看到了那個,頭領的一段記憶,他有一個模糊的猜測,西方道經,可能有少數上古的人沒走。 他并不畏懼,在北斗面對諸多大敵都可以縱橫天下,威震五域,還怕末法時代的西方道統不成。 小松從他的口袋中露出頭,古靈精怪,黑漆漆的瞳孔,紫色綢緞一樣的皮毛,這個模樣想不引人注意都不行。 “帶著一只紫色的松鼠,是他……”.曾在九圌江顯化的大神通者,難怪這么強大!”不少人驚呼出聲。 葉凡成為焦點,所有目光都聚焦而來,許多人都露出異色,各教不少年輕的女弟子眸中露出彩光,這樣一個超凡入圣的修士想不威臨天下都不行。 “大比繼續!”上清派掌教宣布。 而后,他與棲日道人、昆侖掌教雪塵、仙劍門主、朱凰一脈的族主等人一同起身,將葉凡請進九霄萬福宮,這是茅山的一座圣闕。 出了這么大的事,葉凡一個人讓整個大會都蒙上了神秘的光彩,這些人怎能不震動。 “敢問這位道友……” 在茅山祖庭內,幾位掌教忍不住開。,雖然對其敬畏,但有些話必須要問。 這里自然有葉凡相識的人,萬妖谷大谷主老鶴對他提醒,這樣出手可能會有大圌麻煩,十字軍東征,將是一場大禍。 葉凡笑了,道:“都什么年代了,還十字軍東征,未免太囂狂了,他們還真敢派出大軍來中土征剎我不成?如果真是這樣,來多少我殺多少!” 且,他提出疑問,這些西方道統的人怎么看都有點像墮落天使,與所謂的十字架圣騎士應該對立才對。 “都是一個道統,光與暗的對立,天堂與地獄的說法,就是要讓世人敬與畏,有希望,有絕望,才有足夠的信仰。” “是嗎,我還真是有點期待了,神騎士們來吧,圣女出現吧,十字軍東征吧,我靜等你們來凈化。” 葉凡說道。 棲日道長、雪塵掌教、仙劍門主等人聽聞,全都一陣發毛,這主到底什么來頭,他到底在期待一些什么!? 說一件重要的事,關于爆發章節。醞釀中,現在有多少月票都請投來吧,如果沖上去一名,回到原來的位置,我連爆幾天。現在距離上面一名不遠,你們想讓我打字到手抽筋的話,今天就請熱烈支持吧。今天只要沖上去,我就準備豁出去開始連爆了。月票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