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970

第九百七十章 黃泥臺粗糙凡拙,但是上面的字跡卻很清晰,凝聚了一位準帝的道痕,老鶴與三谷主站在遠處都戰戰兢兢。 葉凡認真研讀,觀看后來發生了什么。 滄海化桑田,容成氏作為上古時期的部落首領,活到春秋時期,自然功力日漸深厚。到了這個境界,早已有了無敵天下之姿,可卻始終無法證道,需要一種契機。 他只身上路,然而身上只有兩片殘圖,根本沒有辦法臨近仙地,在那片區域外九死一生,差點殞落。 后來,他歷經數十年,在壽元將干涸、生命將走到終點的時,在那禁區中誤闖入一處祭地,更是雪上加霜。 葉凡幾人都心中震動,那可是一位準帝,在個時代無敵塵世上,竟然險些死去,那條路到底有多么艱難? 容成氏在那片祭地滯留了數月,身體枯槁,被磨滅的快沒了人形,艱難突圍而出,他并沒有放棄,依然選擇前行。 可是,任他通天徹地,始終不見那原始的“誕仙地”,根本不可臨近,身在禁區一困就是八十年。 那里很特別,大道仙痕交織成的紋絡可以破毀一切,他的準帝級兵器都碎了,難以掙扎存活。 第八十一年,就在他生命之火將熄、回光返照時,卻有了意外的轉機,他在那處誕仙的禁地發現了一株不死藥。 “真是造化!”葉凡也只能這樣慨嘆了。 不過,細想來也沒有什么,既然可以誕生出成仙的希望,在那里出現一株不死藥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了。 “那里是……昆侖!”老鶴驚呼。 在黃泥棺內,除卻文字外,還有一幅刻圖,非常的詳盡與精準,一條巨大的龍脈磅礴巍峨。 這條昆侖龍脈與九枚上古玉塊合并在一起后呈現的那條中央龍山一模一樣,極其壯闊。 在上古玉塊圖上,它位于中央,占據了四分之一的地域,最為浩瀚。 與現實中的昆侖不一樣。 按照古人所刻的昆侖圖來說,而今所能見到的昆侖山只是一小段尾梢,是主體的一角,相差很遠。 容成氏在昆侖仙地得到了一株不死藥,也于同時恰巧闖出了禁地,一位準帝耗去近百年時光,在那里幾乎身死道消,卻沒有真正踏入正地。 他有些心灰意冷。回來后,最幼的弟子也擋不住歲月,逝去十幾載了,只剩下了他一個人孤零零活在世上,最后他將所有弟子門徒都葬在了這里。 黃泥棺上的記載到此結束。 “看他最后的心境,似乎已經厭世,不想活下去了,可是這個地方為何沒有其尸體?”大谷主生疑。 效仿九十九龍山,為自己筑了黃泥棺,將弟子門徒陪葬于此,怎么看都像是容成氏厭倦了紅塵,要結束一生。 葉凡仔細觀看,在黃泥棺底部發現了疑似化道的痕跡,可是有一個很大的疑點,不死藥呢? 他們遍尋這個地方,都不見蹤跡,人參果樹像是人間蒸發了,沒有留下點滴痕跡。 “他到底吃沒吃不死藥,黃泥棺上沒有一點記載。” “他是否化道了,棺底的痕跡似是而非,不能判斷,他的生死有些撲朔迷離。” 他們一番討論,并沒有最終結果,不知容成氏是生是死,難以得出結論。 可以看出,容成氏費了一番心力,養了九十九龍山,且自己真的進入過黃泥棺,刻下了這些文字。 在那個時候,他一定心神疲憊,黯然傷感,不想獨存世間了,靜靜的躺在在棺中等死,不然不會有這一切。 然而,后來究竟發生了什么就不為外人所知了。 “昆侖……那個東西在昆侖。”葉凡自語。 “真正的昆侖龍山磅礴高聳,為古來萬山之祖,有許多區域神秘無比,人類根本不能涉足。”大谷主道。 “起!” 葉凡一聲大喝,將沉重如山的黃泥棺搬了起來,放在另一邊,出現兩枚骨片,與在赤松子棺中所得的類似。 他持在手中,仔細觀察,上面果然刻有地勢圖,復雜雄奇,通向成仙地。 “我已有五幅殘圖了,可以藉此進昆侖。”他當然不會犯險,連準帝都扛不住,九死一生,差點殞落在那里。 憑他目前的修為,只能持圖遠觀,初步探看地勢,根本不可能臨近,取不出成仙的“希望”。 “棺底還有字!”老鶴與三谷主在這個地方手軟腳軟,準帝氣機太過懾人,他們根本受不住,葉凡抬起黃泥棺槨時,他們坐在地上看的清楚。 “也許第九枚骨片未碎。” 只有這樣一句話,這是容成氏的猜測,但卻一下子給后人留下了無盡的希望。 “準帝都進不去,看來非集全九圖不可,不然沒有一絲成功的可能!” 葉凡取走這兩枚骨片,將棺槨移回了原來的位置。 “這黃泥棺是一種至寶,可一般的人根本催不動,連帶在身邊都很麻煩。”猴子道。 大谷主道:“還是別打它的主意了,容成氏與弟子同葬于此,這是他的一個心愿,我們若是帶走黃泥棺,也許會有未知的大禍。” 他們離開了此地,直到走出九十九龍山地,才長出一口氣,方才的經歷很特別,竟揭曉了上古禁忌之秘。 雖然知道了很多,可他們的心頭也浮上了更多的疑云,當年是誰駕馭九十九龍山從一顆古星降臨到另一顆古星? 這可是一段浩瀚而漫長的時間長河,連古之大帝活上第二世總共也不過幾萬年而已,一個人根本耗不了那么久的光陰。 榮成氏亦有疑惑,按照他的猜測,一定有一個很可怕的傳承,無比的古老,一直長存了下來。 不過,這個傳承最終也應該沒落了,尤其是在成仙的“希望”破損后,更是一落千丈。 因為,在此后的年月里,他幾乎再也沒有出現了,那個神朝送東西來地球修復時,若是夠強,也不至于將秘圖失落。 “二十幾萬年前……一個神朝?”葉凡自語,心頭靈光一現,瞬息就想到了羽化神朝。 他心中怦怦直跳,難道說狠人幼時心目中的大哥哥當年被選中后,背負了逆天的使命,曾來到過地球? 他心中一震,九十九上古龍山之秘,也許能與北斗星域聯系到一起。 “羽化神朝……是了,多半真的是他們。” 葉凡清楚的記得,羽化神朝之所以起這個名字,是意味著,要舉教羽化飛仙! 可惜,他們失敗了,在二十幾萬年前,被人用一只手自中州抹除了個干凈,不復存在。 “是他們嗎?” 若真是他們,許多地方都能講的通,正是因為被人掃平,終于徹底衰落,所以來此的人都保不住古圖了。 “時間亦很吻合。” 若假設成真,羽化神朝當是那個古老傳承的最后力量了,不然不可能這么多年沒有人出現。 葉凡想到這里,不得不震撼了,當年的羽化神朝何其強大,幾乎統治了中州,世上稱尊,沒有一個勢力能與他們媲美。 然而,他們卻是無盡歲月來,那個古老傳承最后也是最微弱時期的力量。因為,無論怎么看,都遠比不上當年駕馭九十九龍山從一顆古星降臨到另一個古星時的無上輝煌威勢! “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傳承?”葉凡自語,內心波瀾起伏,浩瀚的宇宙,無垠的星空,有著太多的秘密。 任誰都難以相信,曾經有那樣一個龐然大物,主導了這一切,凌駕諸多古星上,著實讓人毛骨悚然。 可惜,無論多么強大的存在,都擋不住歲月的力量,數十上百萬年過去,如神明一樣的傳承也灰飛煙滅了。 在這個世上,也許唯有古之大帝可以無懼一切,將大道都踩在腳下!可惜卻只能無敵兩萬年,最終也會化土,沒有什么能長久。 “羽化神朝……” “諸子時代,繁盛無比,是因為其他古星域的人趕來了。” “讓我看一看你們究竟都在這里留下過什么痕跡!” 葉凡堅定了念頭,一定要登上昆侖仙地。地球上有很多秘密,他在這末法時代回來,正好可以揭開,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地仙啊……竟然是一位準帝。”三谷主也有無盡的感慨,這個世上終究是沒有仙。 “我輩修道者,修行一生,到底是為了什么?”老鶴語帶落寞,連準帝都看不到希望,連古之大帝都不能成仙,終究得死。 而他們這些小修士呢?更是看不到一點光明。終日苦修,孤對石室青燈,舍棄紅塵,閉關修煉。到頭來還不是一樣要化黃土。 這真的很動搖人道心,與其如此,還不如在那紅塵中瀟灑一生,也好對的起自己的歲月年華。 “終是要修行的,既然走上了這條道就沒有回頭路了。”葉凡話語不高,但卻用上了道喝,將他們的心神拉了回來,不然可能埋下毀道基的種子。 “是啊,前人沒有踏出的路不等于到了盡頭,我們想那么遠作甚,只是時光浪濤中的一朵微不足道的水花,走自己的路就是了。那應該是歷代大帝思索的問題。” “沒錯,我們的路還很遠,心中還有希望,大神通者、圣人、大帝都是我們可以為之努力奮斗的目標。” 這兩人警醒,很快調整過來了心緒。 然而,葉凡自己卻一陣沉默,在這末法時代他別無所求,得道成仙是他唯一的目標。可是路在哪里?古往今來,竟沒有一個成仙的實證,看不到一點希望。 他們走出上古法陣困住的無人區域,離開了龍虎山,回到了凡人界,遙望紅塵,路在何方? “我要證道,我要走進星空,我要踏出前人未能走出的仙路。”葉凡自語。 修道者大會將開始,這是兩位谷主告訴葉凡的,而他剛回到北方的住所,又接到了靈寶掌教的道符信件,亦是告知。 “去還是不去呢?” 小松立刻舉起了四只小爪子,豎起兩只小耳朵,表示愿意前往。葉凡笑了笑,摸了摸它的頭。 其實,他自己也想去看一看,因為不僅可以見到當世一些出名的修道者,還能進入上清派,大會地點就在那里。 靈寶派、天師道、上請派合在一起稱正一教,共尊三清,而上清派原來則最先拜元始天尊的。 “最早尊元始天尊的門派?正要去看一看,到底所為何故。” 忽然,一枚道符閃爍,出現在葉凡眼前,靈寶掌教派人送來的神符,告知有人想殺他。 “嘿嘿,想殺我的人出現了……”他輕聲自語,冷笑了起來。 好吧,榜緊張激烈,被爆破中,揮淚繼續求。求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