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967 鎮元子

第九百六十七章鎮元子 三人騰空來到龍山巖壁間的大裂縫處,懸棺數千,全都是古物,最起碼存世數以千年了。 他們嘗試打開了一些,里面有骨器,有玉器,還有木器,但就是沒有金屬法器,無一例外。 “果然與記載相同,地仙者忌金,棺中存金無法尸解成仙。” 他們認真檢查,這應是他的弟子門徒,隨之葬在了此地。三人并未敢立刻就接近玉棺,畢竟為傳說中的地仙葬地,怕有絕世殺機。 那種淡淡的清香絲絲縷縷,傳到人的骨子里,一直不絕,讓人飄飄欲仙,他們強行克制,沒有攝來。 老鶴與三谷主認真檢查諸多棺槨,葉凡則以源術觀看地勢,為避免出現意外,他們非常小心,格外的謹慎。 “這應該出于一脈,你們看這棺槨的排列非常有序,共尊龍山口內最深處的古玉棺槨。” 龍山崖壁上的這道裂縫很大,懸掛密密麻麻,足有兩千多具,全都很有講究,所葬皆為修士。 每一具棺槨都是用巨木刳割挖空而成,多為船形,亦與記載符合,歷人世苦海,解脫成仙。 “這里有斬道的王!”老鶴驚悚。 一些古棺內的遺骸不壞,尸殼強大,死后不朽,栩栩如生,保持生前狀態,皆為斬道者。 “不論其他,這個門派當年一定極度強大,即便古時元氣充足,有一些斬道的王為弟子,也很不一般。” 終于,他們進入了到了石縫深處,來到龍山喉嚨這里,近距離觀察,上古玉棺蒙塵,暗淡沒有光澤,可是卻愈發顯得神秘。 一條晶瑩的枝椏,鮮綠欲滴,能有小兒手臂那么粗,一米多長,如綠瑪瑙雕琢而成,剔透生光。 它就這樣橫在上古玉棺上,散發著無法抵抗的清香,斷口處有白色的液露,顯得極為玄秘。 不死神樹! 到了這么近的距離,葉凡已經完全可以確定了,這必然是不死樹,有起死回生之神效,舉世難求。 地仙!真的是地仙嗎?連這種東西都有,陪葬于此,非同尋常。 古往今來,不死神藥很難被凡人尋到,最差也是掌握在圣人之手,而古之大帝每人都有一株。 每一株不死藥都是唯一的,自古至今總共就那么幾株,能數的過來,按照葉凡所知,一顆有生命的古星能有一株就不錯了。 北斗星域之所以有數株,那都是因為古之大帝帶去的,自太古時期開始,不斷有古皇、人帝等趕赴那里。 也正是因為如此,其他古星相繼失去了不死神藥。而這里竟有不死樹,足以說明了地仙的地位,絕對非同小可。 三人都沒有敢妄動,繞古棺而行,傳說的地仙在此,萬一打開后會不會有什么變故發生? “我曾聽聞,古之圣賢即便死后,其尸亦難接近,所散發出的氣勢可震死大神通者。”老鶴蹙眉道,心有憂慮。 葉凡點頭,當年他們發現不死天皇的棺槨時,驚天動地,萬丈玉臺上混沌洶涌,僅一張人皮而已,就需禁器與極道兵器護體。 “這地仙之棺看起來很平靜,沒有一絲威壓,不知打開后會怎樣?” 在這個地方,源天眼也難看透,古棺玄秘莫測,由古之力者鑿刻而而成,蟻蟲不可近,神靈不可擾。 “你們都站到我身邊來。”葉凡開口,他準備動手。 他以萬物母氣鼎護體,將探頭探腦的小松直接扔進鼎內,同時將數日前費盡辛苦而從苦海中取出的一塊老銅握到了手中。 “砰” 葉凡剛一動棺槨,崖縫深處一道赤煉就劈了出來,寒光照耀九州,太璀璨奪目了! “刷” 葉凡將兩人收進鼎內,腳踩行字訣極速倒退,但依然沒有避開,頭上的鼎當的一聲劇震,他瞬間橫飛了出去。 他從龍山的口中騰出去八十幾丈遠,體內黃金血液如雷鳴一般沸騰,很長時間才平靜下來,將二人放出。 “那是什么?不像是棺槨中發出的攻擊。”老鶴剛才匆匆一瞥,見到了那道炫麗的光。 “這片龍群被養成了,上古玉棺置于龍口深處的咽喉,那是龍生逆鱗的地方,是山勢自成的殺伐神光。”葉凡道。 地仙的手段果然非凡,所布山勢驚天地泣鬼神,這真是要模仿出上古九十九龍山的真髓嗎? “沒有辦法臨近棺槨……”三谷主道,都已經到了這里,若不能有所獲,實在讓人遺憾。 “墓主沒有殺意,并未布下惡毒手段,應該可以接近去看一看,只要避開龍山逆鱗殺光就可以。”葉凡道。 他認真觀看了一番,進入石縫再次出手,以源術引導龍氣,讓其暫時錯開逆鱗,而后又一次接近了玉棺。 他首先握住了不死樹枝椏,將其持在手中,可是就在剎那間,他渾身冰冷,差點被凍住,太過陰寒了。 這看似青翠欲滴、猶如碧綠玉心一樣的寶樹陰寒刺骨,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了。葉凡急忙運轉太陰圣力,將其寒氣融合化掉,而后將其置于一旁,露出不可思之色。 “怎么回事?”老鶴問道。 “是地仙自己度化自己嗎,還是有外人來相助他,留下了不死樹干?”葉凡自語。 這時他終于明白了,為何留有一段不死神樹枝椏,是在度化這些尸體的死氣,吸收了個干凈,助他們成就鬼仙。 數千懸棺的死氣都被神樹枝椏吸收干凈了,包括玉棺內的神秘尸體,是其主要吸收的對象。 “神樹枝椏無法入藥了嗎?”三谷主充滿了遺憾。 “等若幽冥草,有長生效用,卻也有腐壞性的藥力,蘊有過多的尸氣。”葉凡道。 他們終于知道,為何道教祖庭的人沒有取走這截神樹枝椏了,一般的人根本無福消受,不敢煉藥。 葉凡再動,以源術斷龍氣,緩緩移開玉棺,手持綠銅,心中多少有些緊張,向里望去。 空空如也! 怎么回事,什么都沒有,這讓三人目瞪口呆,甚是不解。難道棺中的東西被龍虎山的道士取走了? 仔細看后,他們神色一怔,有化道的痕跡,而且非常的徹底,什么都不存在了,只有一道淡淡的人形痕跡留在棺底上。 地仙化道!? 雖然早已知曉,所謂的地仙多半被神化了,其實并非為仙,但幾人還是忍不住失望,一點痕跡都無。 “怎么會這樣?”三谷主大失所望,口中喃喃,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葉凡不出言,默默將棺蓋封好,將不死神樹枝椏重新放在上面,一切都都弄回了原樣。 “共有九十九龍山,這只是第一座,會不會有點怪,難道地仙直接就將墓穴葬在了第一條龍山內?”老鶴生出疑問。 “繼續去看一看。” 葉凡也早有疑惑,當先大步向前走去,他們進入第二條盤繞交錯的龍山深處,神色一下子呆住了。 又看到了一條大裂縫,有數十口上古懸棺,雖然遠沒有第一處多,但也夠驚人,且最為重要的是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在龍洞深處亦有一個玉棺。 “又一口玉棺,也已蒙塵,暗淡無光澤,這……到底有幾名地仙?” 且,在上古玉棺上有一段晶瑩欲滴的不死樹枝椏,橫在棺蓋上,流動清香,隔著很遠就傳了過來。 葉凡他們驚疑不定,謹慎進入龍口內,避開龍之逆鱗殺光,小心開啟上古玉棺,結果一樣,棺中人也早已化道。 此人生前修為到底如何難以揣度,只知一定極端恐怖,那種道痕異常驚人,深不可測。 而這條不死神樹枝椏也已吸了大量的死氣,沒人敢拿來煉藥,所有這一切都與第一口玉棺相仿。 葉凡他們面面相覷,沒有出聲,而后向龍群深處走去,進入第三座龍山,不出所料,見到了第三口神秘的上古玉棺,也有不死樹枝椏陪葬。 隨后,他們連過五山,都是這個樣子,強大的墓主都已化道,除卻一段不死樹枝椏外什么都沒有留下。 “真是怪了,到底有幾個地仙?”連老鶴都驚疑不定了。 他們騰空而起,來到云端,眺望有一條條巍峨的龍山,神色頓時一怔。 前九條龍山氣象萬千,尤其是第九條明顯高出其他山一大截,瑞氣噴薄,山體上刻有“地仙”二字。 自第十條龍山開始,所有山脈都有崩斷,不再完整,景象讓人不解,九十條龍山坍塌了。 “這是怎么回事?” “我明白了。”葉凡點頭,輕聲自語。九十九龍山是一個極致,世間根本無人可消受,沒人能葬在這種地方。即便是效仿九十九龍脈也不行,畢竟此地擺出了龍之大勢! 地仙也只能承受九座上古龍山之威,而他自己亦深刻意識到了,因此葬在了第九條、也是那最高的龍山上。 天地不允,自行崩塌九十座龍山,只為地仙留下九座,他只能承受的起這么大的福澤。 這真是讓人悚然,覺得不可思議,這是上蒼顯化的力量破滅了九十龍山,還是說這本就是一種地勢格局,難以久存世間!? 葉凡他們降落在地后沒有急于行進,仔細而認真的觀察了每一座龍山以及玉棺,終于來到第八龍山,至此才有了一個大概了解。 在第八龍山,除了見到玉棺與神樹枝椏外,還有一塊潔白的玉碑,上刻有一些字,大意是葬弟子于此,陪伴自己。 “真不愧是地仙!弟子都死絕了,他還活著,而那八口玉棺中絕對有幾個是圣人級人物。”三谷主驚嘆。 葉凡他們心中震動,圣人弟子都死絕了,這個人卻還活著,移他們棺槨來相伴,到底活了多么久!? 終于,他們來到最后那無損的龍山前,那里紫氣蒸騰,幾乎快將山體淹沒了,在山前有一塊古碑,上有刻字。 三人認真觀看,琢磨出了大概意思。此人曾入蜀,被尊為仙之首。竟有這樣大的來頭,難怪赤松子追進蜀地。 “難道是傳說中的那位上古仙人?”葉凡隱約間猜到了一個人,可是當他看到古碑上最后一句話時,一下子石化了。 “與人參果不死神樹同葬于此!” “這……怎么可能,難道還真有名為鎮元子的一位地仙不成?不可能!”葉凡震撼,滿是不解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