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966 地仙

第九百六十六章地仙 龍虎山,環抱狀若龍盤虎踞,雄奇險峻,峰巒疊嶂,有龍騰躍,有虎撲跳,抖落塵埃,紫氣升騰。 數千年的積淀,幾經興衰,龍虎山被公認為道教第一山,是為發祥地,有顯赫的祖庭地位。 此刻,葉凡就在站在此地,與老鶴、三谷主面面相覷,龍虎山很是神秘,為道教的祖地,很難招惹。 “難怪乎道教選擇這個地方,我妖族圣賢始終不解,而今終于明曉了,竟有一位地仙。”三谷主道。 老鶴嘆道:“不錯。上古年間,此地有大陣守護,地仙葬地初成,還不能影響附近的地勢格局。而今神秀成,終是包不住了,能得窺一角。道教果然有高人,那么早就選中了此地。” 說道家一脈,必要提到先秦老莊,而起源則更為久遠,認真說來,可追溯到上古年間。 道,自古有之,黃老之學進行了闡述,典籍眾多,博大精深,后世尊黃帝與老子為創始人。 道家早有,而作為一個真正的組織出現則較晚,天師道的崛起,龍虎山成為祖庭,是一個標志性的事件。 后來,數以千年興衰更迭,道教化生出數以百個門派,相互依附、旁生,甚至對立,從未有統一時。 自古到現在,幾經沉浮,道教分支雖多,但卻可概分為兩大派別,一是修內丹為主的全真教,崛起北方。 而另一派則是正一教,以符篆為主,祖庭為龍虎山,占據天下道門半壁江山,同時其源頭亦是道教有組織之始。 葉凡他們來到這個地方自然要小心,此為道教祖庭,稍有不慎,可能會與整個道教為敵。 因為,正一教在道門影響極大,是天師道、靈寶派、上清派整合的結果。 古時,天師道尊老子,靈寶派尊靈寶天尊,上清派尊原始天尊,道教所尊三清就是藉此而生。 葉凡他們入山,一路觀看,這處道教祖地有九十九山二十四巖,九十九山雖不具龍形,但卻有龍虎之勢。 “天地精氣干涸,而這個地方卻還有紫氣內斂,不愧是道之始土。”大谷主嘆道。 然而,昔年勝景卻不可見了。最輝煌時,龍虎山曾有十大道宮,八十一道觀,三十六道院。 清統治時期,信奉藏傳佛教,壓制主要為漢族信仰的道教,令此地沒落。 而后,中土遇大劫,烽火百年,可真正到了和平時,又遇破四舊,龍虎外山徹底沒了道士。道觀盡毀,只余一座天師府。 然而,葉凡他們卻不敢小覷,正一教外山成煙,可是修道者卻還在,進入了上古內山,絕凡斷俗。 “九龍拉棺而去,泰山祖壇現,當年引來大神通者劇戰,若非請出了龍虎山的老道士,后果不堪預料。” 由當年那一戰自可窺到正一道祖庭之威,依然有高人坐鎮,勝過其他教門。 “應該就是這個地方,你們看,外山的石崖間都有懸棺,皆為兩千多年前的古物,更遑論內山。”三谷主道。 龍虎山崖墓,多為春秋戰國時期的棺槨,為中國一絕,當年道教以此為根,真正發祥起來,據說也是與懸棺之神偉有關。 老鶴道:“現在想來,道教真是老謀深算,早就知曉地仙懸棺于此,比誰都先一步趕到,占了此地,就是我們而今進去,也不見得能尋到地仙了。” 數以千年來,作為道教祖地,凡俗界人不可能知內山,而妖族、西方道統等更從來沒有攻入過。 即便此地有驚世大秘,外人也不可能知曉,有古之大神通者鎮壓,親自守護,神秘無比。 葉凡自星域外歸來,可以說遇到了難得的機會,到了末法時代,以他這樣的道行應可出入了,正一教難擋。 三人左轉又拐,幾次差點觸碰禁陣,終于是來到了道教神土,見到了龍虎真山。 “比外面的九十九座峰更具有龍形,這個地方了不得!”大谷主驚嘆。 山勢雄偉,似要騰躍而起,沖入云天,龍虎盤踞,相互盤繞交錯,在這末法時代竟有若有若無的紫氣在蒸騰,世間罕見。 這個地方,在上古時期絕對是一等一的神地,難怪成為了道教的始土,壯闊而不失秀麗。 一座座山峰雄偉,紫氣纏繞,有飛瀑流泉,仙鶴飛舞,道童采藥,老道士盤崖上吐納,很有意境。 觀宇整飭,飛甍麗棟,映掩山水;崇臺邃閣,繚繞山林。古時勝景,終于再現。 此地有龍虎撲越騰挪之大勢,欲沖天而去,可并未見到九十九上古小龍山群,空空不見。 他們很謹慎,葉凡帶路,躲避過一處處道觀與紫氣山峰,遠遠步入山林間,沒有接近正一教重地。 “很不簡單,這個地方竟然有教主級人物,多半是很古老的人物。”葉凡想登山入道觀拜訪。 可是老鶴與三谷主都急忙拉住了他,告訴他千萬別出現,這個地方不能亂闖,一旦被發現可能被降大罪。 “沒有,怎么會沒有?!”他們尋了數以百里,可就是不見九十九上古小龍山,地仙葬于何地不可知。 祥光聚于龍虎山上的幾座古老道觀,紫氣氤氳,蒸騰而上,讓人心有觸動,除此之外,浩大的無人區不見異常。 老鶴與三谷主焦急,這個地方不能久留,他們深知正一教的恐怖與強大,若是被隱世的大神通者發現,吃不了兜著走。 葉凡靜心凝神,睜開了源天眼,身體融入龍虎山妙景中,像是要消失了一樣,無盡大地之氣涌入其體內,他見到了端倪。 “好驚人的手段,幾乎將我的源天眼都騙過。” 他神色肅穆,當世除卻他外沒人能發現山外有山,天地外另有天地,龍虎山祖庭外還有上古法陣,當為地仙葬骨處,亦為道教選此的根本原因。 這一路很艱難,并非殺陣,都是合理利用山川地勢而做的局,讓人不可接近。若非葉凡身為源天師一脈的人,永不可能進入,即便這樣他也耗去了大量的時間,帶著兩人行走了三日內才入內。 “古之賢者不可揣度,手段通天,到了那等境界,所布之地勢局足可以比擬源天師了。” 剛一進入這片密土,葉凡他們三個就立時感覺到了一種浩大與蒼涼的氣機,像是群龍騰起。 就在地平線上,大山莽莽,蒼翠蔥郁,龍氣繚繞,諸多龍山騰舞,像是要破天而去! “找到了,就是這個地方,葬有地仙!”他們很激動。 尊為地仙,必有逆天手段,此人得了九十九上古龍山大秘,觸及到了禁忌領域,一定留下了驚天大秘。 “道教的人肯定來過這個地方,不知道還能不能剩下什么。”老鶴道。 道教前賢選龍虎山此址,肯定是看出了什么,視龍虎風云之地為祖庭,守護這么多年,若說沒有取到地仙秘,誰也不信。 群山騰舞,地勢驚天,這是一群龍,巍峨雄偉。 突然,葉凡止住了腳步,見到了一具尸骸,身著道袍,坐化能有數百年了,形體不朽,盤坐于一塊巖石上,看其樣子像是在守護通向龍山群的山門。 “正一教的護道之人!”老鶴一眼就看到了其道袍上一幅飛仙圖,為護道人特有。 凡為護道之人,都是極為強大的,甚至超越教主,是守護道統的得道高士。 地上有幾行字,為先秦鳥篆,幾人看了一陣感慨,為老道士所留。大意是護禁地兩千年,都未有接替者。天地干涸,龍虎山竟無人可斬道入內了,實為可悲。 “這是一個斬道的王,坐化于數百年前,一直在此護道,讓人震撼。”三谷主驚嘆。 “這么說來,地仙的秘密還在,他們并沒有動,不然也不會派人在此守護了。”老鶴悚然,不自禁的望向葉凡,唯有斬道的王能進來,這豈不是說眼前之人恐怖到了極致。 “不用這樣看我,只是粗通一些法陣,并未斬道。”葉凡微笑。 他們向前走去,剛來到第一條龍山前,就見到了一塊骨碑,潔白如玉,一人多高,這么多年過去后依然不損,上有甲骨文。 九十九龍山! 上面只有這樣幾個字,有一種大道氣機鋪天蓋地壓來,老鶴與猴子遠遠一觀,就當場大口咳血,無法正視。 “地仙,不愧是地仙,尋常的幾個字都以如此。”大谷主嘆道。 葉凡默然,可心中卻涌起滔天駭浪,連他觀這幾個字都有些心神不寧,這絕對是蓋代高手! 他自語道:“并未留下殺意,僅是正常刻寫,留下了一絲道痕而已。” 剛一進山,三谷主便露出喜色,大叫道:“找到了,沒有想到這么順利。” 山崖下,一道大裂縫張開,懸棺數千,密密麻麻,龍氣繚繞,這像是龍山的大口,正在張開,銜著古棺。 其中,龍口深處,一口玉棺若隱若現,流動蒙塵的光,自上古至今始終不朽, “地仙之宅,半崖有懸棺數千。” “云是仙人葬骨。” 清香傳來,雖然很淡,但是卻讓人身體輕盈,像是要舉霞飛升,葉凡震撼,這絕對是不死神藥。 地仙懸棺處,難道還有這種逆天的東西不成,他覺得以前小覷了此地,地仙比他想象的要更為神秘與強大。 清香自石崖下的大口子中傳來,位于龍口深處,他睜開天目一看,那蒙塵的玉棺光澤雖然暗淡了,可是道痕不壞,且有一截枝椏,綠光爍爍,鮮嫩欲滴,芬芳撲鼻。 “不死神樹!” 葉凡驚訝,這個地方了不得,只是一截枝椏,還是有一整株不死樹,未見地仙真容,卻先見到了這樣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