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959 斃天妖

成片的雪山聳立,氣勢巍峨,最高章峨下原始龍洞瑞光艷艷,幾株古松扎根在旁,這個地方神秘而祥靜。 葉凡一步一步前行,將進入天鱗一族的圣地,在他的身后是一地的尸骨,鮮血長流,地面猩紅。 伯逸死了,身為化龍秘境的大妖,為當世的絕頂高手,結果卻被人一下子就斬掉了半顆頭顱,近乎神話! 鮮紅的血觸目驚心,妖尸橫陳,幾乎都是一擊斃命,幸存的妖兵妖將戰戰兢兢,再無一人敢上前。 葉凡來到的原始龍洞前,就要邁步入內,一聲清嘯響徹雪山間,遠處有人龘大喝,化作幾道閃電沖來。 “是什么人來我長白祖地撒野?” 兩名男子自雪山汔處沖來,身上有一和野性,眸子開闔間精光四射。他們的服飾很特別,為古舊的長袍馬褂,頭上梳著一條大辮子。 葉凡一怔,這不是清人的裝束嗎,他沒才想到在而今這個年代還能遇到,看起來很原始。不過,這兩人修為可真不弱,最起碼在當今這個年代很少見,算得上罕見的高手。 “你們是誰?” “長白山祖地護法人!、,這兩人稱此地乃是他們這一族的龍興之地,當年因此而得以入關而君臨天下,任何人都不能得來此褻瀆,神色極為激動。 葉凡一怔,這兩人真是有些年歲了,也能的上是前輩古人了,依然保留著原始的生活習慣。 兩個,充滿的野性人掃了一眼地上的尸骨,像是受了刺圌激,大聲呼喝,說這是他們這一族的發祥地。 “我要殺的是天鱗族,不會破壞此地,請速速退開。”葉凡說道。 “神族與我族血脈相融,你來我族祖地殺人,那就是與我等不共戴天!”兩人向簡撲殺而來。 葉凡嘆了一口氣,不再多說什么,接連彈了兩指,噗噗兩聲輕響,血花綻放,兩個,人的額頭碎開,全都栽倒在雪地中,身死道消。 周圍的妖兵妖將大氣都不敢出,他們深知這兩人的強大,在長白山苦修二三百年了,諸多大妖都不是對手,卻依然死掉了。 這時一名老妖在原始龍洞內顯化而出,他瘦骨樓峋,拄著一條天蛇拐杖,長嘆了一口氣,道:“道友請留情。” 這是一頭老天蛇,年歲大的嚇人,雖然道行并不是很高,但輩分極尊,天鱗族上下都很敬仰他。 力人見他出面,全都上前,口呼老祖,將他擁簇在當中,怕他出現意外。 “化成人形超過五百載了,可道行卻失去了大半,修行出了意外。”葉凡自語。 “我等錯了,還請道友手下留情,放天鱗族一條生路。”老天蛇開口,躬身施大禮,苦苦哀求。 “我也不想多造殺戮,見你如此確實心有不忍,可是我更不愿被一群敵人惦念,你讓我如何是好?”葉凡神色冷漠。 “他們不會有敵意,我敢保證,沒有人敢生出歹意來。”老天蛇下保證。 “非是我不信你,而是不信他們,我的神念能夠清晰感應到一些人對我有殺意,且攀升到了極致。”葉凡平淡的說道。 他又一次出手了,噗噗聲不絕于耳,但凡殺意濃烈的人額頭都韓開了,鮮血與腦漿齊濺,灑落了一地,一具又一具死尸仰天栽倒在地上。 “去找天妖,攜蛟祖護洞!”有人瘋狂大喊,眼睛都紅了,因為死,了一些重要的族人,原始龍洞口處一片猩紅,死尸遍地。 “不!”而老天蛇聽聞此語頓時大叫,露出驚色。 “老祖,難道天妖入主蛟祖體內還對付不了他嗎?死去了這么多族人,要為他們報仇!”一名大妖瘋狂的怒吼。 葉凡止步于洞口,沒有再出手,因為十幾位大妖都死圌絕了,只剩下小妖在那里顫糕,但凡有敵意的都被殺了個干凈。 “嗷呃……”。 突然,遠方一聲大吼,如龍吟動九天,一條蛟龍沖來,橫躍過諸多雪峰,它像是一條山嶺一樣巨大,甩動巨尾,抽向葉凡。 郭真眼睛差點瞪出來,抱著小松快速倒退,真是一頭巨大的銀蛟,與真龍極像,兩只眼睛跟燈籠似的。 神蛟擺尾,將一座雪山抽裂,亂石穿空,雪崩如海嘯,茫茫白雪鋪天蓋地,這個地方像是要崩壞了。 超級巨蛟根本不是這個時代所能誕生的,然而它卻活生生的出現在眼前,有一股莫大的威勢,壓的每一個妖族都顫我,想要跪拜下去。 葉凡倒吸了一口涼氣,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還會有這樣的蛟龍,這頭蛟身絕對早已斬道了! “咦,不對。” 他發現了異常,蛟龍雖然強大,但是肉圌身冰冷,體內雖有強大的法力洶涌,但很不協調。 “原來不過是一具尸體而已,被人所控制。”葉凡搖頭。 這是天鱗族的一條蛟祖,當年道行逆天,可惜修習某一秘法時出了意外,元神枯死,空留肉圌身。 卻也成為了天鱗一族鎮教之寶,高手元神入主其體,耳發揮出極其恐怖的戰而來,能撕碎大神通者。 此時,他們這一族的驕傲……、天妖體,馭蛟龍而出,要大戰葉凡,冷喝道:“來我族血殺,你要付出代價,納命來吧!” “你元神不強,道行不夠,空有一具斬道者的法圌身又能如何,對付其他人也許可以,可對我來說真的一點用處都沒有。”葉凡冷談的說道。 “吼……。 巨大的蛟龍鋪天蓋地而下,俯沖向葉凡,有移山填海之力,在當今這個時代絕對是蓋世的! 天麟族所有人都緊張關注,撞緊了拳頭,這樣驚世一擊,他們認為就是大神通者也擋不住,在當世沒有人可與斬道王者的肉圌身媲美。 除卻龍吼聲外,這天地間再無其他聲響,只有一頭巨大的蛟龍成為了天地間的唯一。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預料,斬道的蛟龍沒有粉碎葉凡,卻被他一拳打的蛟頭崩裂,鮮血長流,衡沖回天際。 “斬道的蛟龍怎么了,不過是一具尸體而已,連活著的斬道王者我都殺過。” 葉凡輕聲自語,昂然立在那里,仰望天空中的銀蛟,神色平淡,根本就沒有一絲懼意。 所有人都呆住了,有不少人聽到了他的話語,卟的渾身冰冷,這是什么人,殺過活著的斬道者?! “麟兒快走!”老天蛇站在原始龍洞口大吼。 “老祖無需擔心,看我如何取他性命,來我原始洞撒野,必要血濺五文!”銀蛟大喝,他并沒有聽到葉凡的自語聲。 張口吐出一道紫電,這是一枚紫金寶鏡,為昔年斬道王者祭煉成的兵器,爍出的紫光可消融萬物,教圌主級人物被掃中也得道受重創。 然而,葉凡根本就沒有躲避,逆空而上,迎擊了上去,金色的拳頭罡氣滔天,直接就打穿了天地! “喀嚓” 讓人驚恐的事情發生了,紫色的寶鏡碎成數十塊,如流星雨一樣灑落,讓人一拳就給粉碎了! “天,這怎么可能,他以拳頭毀掉了斬道王者的兵器!” 天鱗一族許多人嚇到起了一身白毛汗,不少人渾身都在哆嗦,忍不住顫我,這和威勢而今怎能見到,唯上古傳說中才能出現! “朝道的蛟龍王……”天空中傳來葉凡的輕語聲,而后他震動雙手,發出了滔天的金光,打向前方。 “崩.”“崩”…… 可怖的聲響傳來,那條巨大的銀蛟被一雙堪比山岳一樣的金色大手握住,用力一扯,斷成了十幾截,鮮血與蛟骨墜落向地面。 下方,一片雪山被砸塌,蛟龍尸骨落下,震的大地求動。 一條白色的天蛇自蛟尸中沖出,快逾閃電,想要逃遁而去,正是該族的天妖體。 “哧” 葉凡一指點出,他一下子墜落在了地上,化成一個年輕人,臉色煞白,神色兇狠,緊圌咬牙關。 “天妖體我又不是沒見過,我的那個朋友應該……”.快斬道了吧。”葉凡自語,他想起了北斗星域,一陣失神。 “你到底是誰?”天妖體喝問,雙眼血紅,似是想吃人,很是猙獰。 “已經說過幾次了,天庭之主葉凡。” 葉凡的話語很輕,雖然不是第一次被現場的人聽到了,可還是讓每一個人都心中悸動。 “我其實不想殺生,可是你對我殺意這么濃,沒有辦法,只能拖殺天才了。” “不……””后方一群人龘大叫。 葉凡沒有理會,輕輕一點,天妖體大叫了一聲,眉心被洞穿,仰天栽倒在了雪地中,沒有了一絲生氣。 葉凡沒有喜也沒有憂,再一次來到原始龍洞前,這族人內心恐懼到了極點,不斷倒退。 “是我們不對,不該心存貪念殺你。可是你已殺了我族三十九人,幾乎都是大妖,若是我族不滅,五百年內都將元氣大傷,不敢出山,只能自封長白山,你能放過我們嗎?”老天蛇哀求。 葉凡心中一嘆,他還真下不去手了,如果對方窮兇極惡,沖殺過來,他會毫不留情,根本不會憐憫。 “想入住天蛇始祖的人你過來,就是動用那條蛇蛻也無用。”他回頭看向另一座古洞。 天鱗族的族長伯仁面如死灰,走了出來,他雖然在化龍秘境,號稱當世的絕頂高手,可是眼下根本不夠看。 “以一己之力鎮龘壓我一族,敗的服氣,任憑殺刮。”伯仁開口,攙扶住老天蛇。天鱗一族有兩大化龍高手,伯逸已死,只剩下伯仁孤掌難鳴,掙扎也無用。 “我也不想殺太多的人,你們自己封山五百年,在此期間不得外出。”葉凡平靜的說道。 “多謝道友不殺之恩。”老天蛇顫聲說道。其他人心中也是暗自出了一口氣,不少人跟著老蛇默默施禮。 周一,求月票與推薦票,月票榜上,后面的依然不離不棄,我們要奮發向上……(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