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943 逆行斬道路

當再次見到葉凡后,如紫水晶一樣的小松鼠淚眼汪汪,大眼睛撲閃,嗖的一聲沖了過來,掛在了葉凡的身上,而后躲在他的背后,只露出半個小腦袋怯怯的向前方瞟大眼睛。 許曄這個丫頭很活潑,跟個小瘋子似的沖了過來,張牙舞爪,嬌笑個不停,抓紫色的小松鼠。 這些天以來葉凡一直在外奔波,為了龐博的事一路南下,走遍各地,沒有將小松鼠呆在身邊,留在了市許瓊的家里。 毫無疑問,這樣一只小家伙無論放在哪里都可以通殺一切眼球,渾身皮毛跟綢緞一樣,渾身晶瑩透亮,紫華流動,直接將許曄這丫頭給迷住了。 可以說,無論是吃飯還是睡覺,她都要抱著這紫水晶般的小東西,寸步不離,這種熱情著實嚇壞了小家伙。 葉凡離去前曾叮囑過它,不得顯露神通,任何道行都不能展現,因此紫色的小東西始終沒有逃離魔爪,痛并快樂著。 它不習慣被人抱著,從來都是一個人月夜下獨對古佛,吞吐清輝,一直懵懵懂懂的,純潔的一塌糊涂。 這些天,唯一讓它高興的是吃到了很多好吃的,勝過以前的任何美味,若不是如此,小家伙可能早已逃之天夭了。 這也就是它而今見到葉凡淚眼汪汪的栗因,著實怕了那個小魔女,躲在他的背后,只留一只大眼睛偷偷的看看,瞟啊瞟。 “小曄子,你都怎么虐待小松了怎么把它嚇成了這個樣子。”葉凡道,“小松”是他為紫色的小東西起的名字。 “我對小松可好了可它卻不領情,真是氣死我了。”這丫頭也不算小了,十六七歲,身段修長,快比她母親高了,可是依然活潑的不得了,蹦蹦跳跳捉小松。 在小松看來,這張精致美麗的面孔跟長犄角的惡魔沒什么區別它委屈的問葉凡,可不可以讓它回石山的小窩去。 葉凡一看小家伙委屈成了這個樣子,急忙安慰,好生一番開導,說以后不會丟下它不管了。 羊脂玉寶瓶碎片讓收藏界一片熱論,嘉德拍賣行當成稀世珍寶來經營,每一次拍賣都會備受矚目。 葉凡收到一部分款后,讓許瓊幫忙在寧靜的地段買下一棟有些陳舊的別墅,他回來了自然也要生活,需要一個少受人打擾的環境。 今天,要買一些日用品,許曄這丫頭自告奮勇,跟隨她的父母一起來為葉凡幫忙挑選東西。 葉凡帶著小松出行沒過一會兒就被數次攔住,問他肩頭那渾身紫光熠熠的小東西是什么,不勝其煩。 更有人說要舉報,說他私自豢養瀕臨絕種的動物,這種奇珍該上報國家,小心的保護起來 這一天下來,真讓葉凡有點疲于應付,還真有人同情心泛濫,電話報警,要求拯救頻臨滅絕的物種。 一切終于平靜了下來葉凡在這棟陳舊的老別墅內的刻下陣紋,取出一顆避塵珠,使之明凈了起來。 而小松也終于解脫了。但多少還是有些怕葉凡怯怯的看他,小心翼翼的錄開一個橡子用一對小爪子舉著果仁,仰著頭,討好的遞給他,黑寶石一樣大眼很純凈。 “你不用怕我,人活著就是要自在,不要為自己帶上枷鎖,如果覺得不習慣,我可以送你回藏區,繼續無憂無慮。”葉凡摸摸了它的頭。 他不知道為何,有時候覺得小家伙很可憐。它這種純真,以及懵懂無知,還有怯弱,是內心最深處的某種體現,對命運充滿了敬畏。 小松似懂非懂,不過總算放松了一些,一邊偷偷的瞟葉凡,一邊乖乖的坐在那里剝開一個螓子。 “以前什么樣,現在還什么樣,不用怕,喏,這個給你。”葉凡取出一枚赤月果,狀若彎月,通體赤紅晶瑩,清香撲鼻。 “骨碌碌……” 紫色小東西的大眼睛頓時亮了起來,轉個不停,小心翼翼的問,真是給它嗎? “自然是真的,以后不要拘謹,我是你的師父,你可以把我百訃度遮卝天吧更訃新與你分享當作親人。”葉凡安慰。 它內心深處的不安終于消失了,一下子活潑了起來,抱著赤月果滾來滾去,沒心沒肺的傻笑,單純的樣子竟有些讓人心疼。 “鏘” 葉凡斬下一小塊大羅銀精,千錘百煉,以自身道行鍛造,終于鑄成一個銀鈴。它體積不大,形似一口小鐘,唯一的區別是內部吊著東西,用以撞擊出聲音。 他很用心,大羅銀精為銀鐘壁,只有一個指節那么大,而后將小石佛化小,煉成了鐘擺,將其置于內部。 紫色的小東西自幼與小石佛相伴,早有了感情,而今葉凡為他煉成這百訃度遮卝天吧更訃新與你分享樣一個寶貝,且教它如何收進體內,它十分的開1。 不要說是在地球,就是在北斗星域,這件寶貝都是驚世神珍,以大羅銀精鑄“鈴”,以神秘莫測的小石佛為“鐺”,舉世無雙。 如水的月華灑落,小松吐出寶貝,立在窗前,借助鈴鐺的佛光,引動月光,進行修行。 它很有靈性,雖然單純,但是卻知曉這樣修行的好處,很有毅力,每晚都不會浪費時間。 葉凡沒有拔苗助長,以他而今的道行來說,想讓它突飛猛進并不是難事,可他卻沒有那樣做。修行之路,需要一步一步去走,道基要扎實,這是根本,不然后期會出大龘麻煩,萬丈高樓可能會因地基而于一夜間崩塌。 他所能做的就是引路、傳,修煉還要靠小家伙本身。 “今夜,傳你一段妖帝古經。”葉凡曾與龐博論,比較古經,對于青帝經文知曉不少。 他結合道經以及妖帝的經文,針對性的為小家伙創了一部,可以說,一成當即就引動了雷鳴,大道有感。 “這部分不弱任何妖經,起步很高,日后就看你自己了。” 不得不說,紫色的小東西靈性極高,牢牢記在心中,很快就能對照此,調動其了自己的道行。 很快,印度那邊就有了消息,幾位上師回去后詳細稟報,那位一百九十多歲的老僧動容,與另外兩位同輩人相約,將一起東來。 羊脂玉寶瓶的的競拍引出了,印度的上師拍回去兩塊,此后接連三塊碎片都被一個年輕人拍走。 他上師出手,自然讓羊脂玉凈瓶更富神秘色彩了,許多收藏家都不做奢想了,這根本不可能集全,組成一個圓滿寶瓶,而今都以能擁有一塊為榮。 “也好,就以寶瓶碎片試試,看能否引出一些人來。”葉凡自語。 時間可以讓一切變淡,這么多天過去,葉凡心中的傷悲還在,但卻不似過去那樣沉浸其中不能自拔。 這些天以來,他常常會泡上一杯綠茶,閑來誦黃庭,寂寞讀南華,心中漸漸空明,常在夜晚仰望星空。 斬道! 他知道為時不遠了,如果他愿意,也許隨時可以邁進去,可是近來大起大落,心境寧靜后,他突然覺得,磨滅掉心中的執念,那不是他的道。 “無論星空這一邊的,還是彼岸的,我都不會斬掉,哪怕只是遺忘一段時間都不行。” 他雖然回來了,可是父母去不在了,心中的執念更甚了。而在星空的另一端,那么多的故人,那么多往事,也難以忘懷,可卻回不去了。 “斬掉任何一種,我都可以立刻邁進仙三,但我不會那么做……” 葉凡搖頭,他的執念太多了,說斬道易,只要選擇一條,堅定的斬滅,踏出自己的道就可以。 說斬道難,那是因為他不想那樣做,他要全部解開,讓心境平和,可這樣做幾等若在磨滅掉己身。 “我全都要記住!” 他堅定了目光,他知道了自己的這一關會遇到什么,將不同于任何人。 天斬人道,而他卻要逆行而上,與之相抗,他想反斬阻擋自己的大道,這是一條逆世的路! “不是等你來斬我而是我要逆斬掉你……”。 葉凡很平靜,在說這些話語時沒有什么堅決,沒有什么慷慨激昂,寂寞讀南華,先來誦黃庭,近日來,他心中一片平和。 他深知這樣做的后果,成的話,他的道將無比寬闊,勝過他人,失敗的話,那么斬掉的是就將是他自己。 “斬道,斬道,我覺得這樣,才是真止的斬道,不斬當自己前路的大道,怎么配用這個名字!” 地球,難以感應到大道,本就是一個難以修行的地方,比之天地未變前的北斗還艱難。 不過,有一個好處,一旦道行精進那么也肯定是驚人的,就如同北斗的人族圣人無比強大,讓太古年間活百訃度遮卝天吧更訃新與你分享下來的祖王顫栗一樣。 而今,葉凡又選擇了這樣的一條路,不突破則以,一旦突破,在這樣艱難困苦的條件下,逆斬大道,一定會震撼古今。 路,需要自己走,也許會一朝成劫灰,可若是闖過去,也許會看到從未有過的風景。 一杯綠茶,清香幽幽,飄散開來,葉凡立身窗前,看向遠方。 這些日子他都沒有修行,但卻越發的心靜了,泡一杯香茗,觀一遍《道藏》,讓他心神無比空靈。 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