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942 類神

葉凡痛快的答應了,約好了兩日后相見的地點,想看一看所謂的上師到底是何許人也,是否真能顯化神跡。 市歷史悠久,城內夾著一些古跡,卻也不乏現代活力,為中國最大的城市之一,二十幾年過去,更為繁華了。 葉凡徒步而行街上人來人往……,流不息,遠行這么多年,再次走在這種地方,他恍若隔世。 雖然回來有些天了,但他一直沉浸在自巳的世界中,不能自拔,還從來沒有認真去體味城市的喧囂。 不得不說,市發展的很快,一座座高樓大廈鱗次櫛比,這條很有名的步行街更寬了,各種品牌專賣店成片相連,人流絡繹不絕,摩肩接傅。 忽然,葉凡看到了一幅海報,上面是一個精美的羊脂玉凈瓶,散發出神秘的光環,真如神器一樣,瑰麗到極點。化神色一怔,這是修士的器物,仔細看后,他不禁啞然,這不是他捏成十幾塊后委托拍賣的法器嗎? 他仔細觀察才發現,這是嘉德拍賣行做的宣傳,該行為了利益最大化,著實花費了一些心思。 他們組合了玉凈瓶,可葉凡不允許整體拍賣,而只能一塊一塊的拍出,這種玉質沒話說,是絕品美玉。 每一塊都很昂貴,可拍出去兩塊后,他們卻很不甘,做出了這樣的宣傳,告知人們,若是集全,可以重組成一個玉凈寶瓶! 不得不說,效果極佳,這幾日在市引起了極大的轟動,快速蔓延向各地,而今都被炒瘋了,到處都是海報。 這些日子以來,隨著第三枚羊脂玉塊以及第四枚羊脂玉塊拍出,整片收藏界都沸騰了,這是稀世之寶。 天價! 每一塊玉都被拍到了天價成交金額高的嚇人,各大媒體都在報道所有門戶網站都在競相爆料了 這確實是稀世羊脂玉,因為葉凡昔日煉器時,精心提煉過,沒有一絲瑕疵,單以審美來看,確實是不可多得的精品。 可被拍到這么高的天價,這并不是主要原因,一切都是炒作的力量。而今這個神秘的羊脂玉凈瓶,價格已媲美國寶級文物了。 嘉德拍賣行手段很高充分利用人們的心理,讓真正的富豪體會到一片一片集全的刺激與成就感,令它比之無損時價格更高。 同時,他們展出了各種資料圖,什么佛家的石剩像,古籍中的還真圖,來闌述此瓶與傳說中的觀音玉凈瓶一模一樣。 這種解說無疑很吸引人,雖知不可能為真卻也讓人倍感祥和,若是擺上這樣一尊寶瓶,會有一種莫名的慰藉。” 說不定真是觀音菩薩遺落人間的寶瓶,你們誰見過這樣無暇的美玉,這么一大塊,連一絲在雜質都沒有可以說是個奇跡。” 連一般的百姓都議論了起乘,可想而知,嘉德拍賣行的炒作有多么的成功。 而這種熱議更是因為印度來的幾位上師而攀上了高點,幾名老僧進入拍賣行見到碎瓶后全都變色,激動的口誦釋迦牟尼佛。 這個畫面被人拍了下來,放到了網上自然引起一片沸騰,有人認出,其中一個老僧是印度的一位上師。 而今佛教雖然在印度式微,信仰者不足人口的百分之一,但畢竟還有一定的基數。 觀音遺落在人間的寶瓶,新的炒作話題出爐羊脂玉凈瓶的碎片價格又是一路攀升! 葉凡怔怔無言,他的本意并非如此不然也不會捏碎了,不曾想發展到了這一地步,只得搖了搖頭。 兩日后,葉凡在一個古色古香的茶莊見到了四位上師,另有一眾陪同者。 初次見面,葉凡有點發呆,因為他發現一位印度上師正在熟練的用手機與人通話,很難與修行者聯系起來了 翻譯解說,上師遇上了非同一般的大事,正在催促印度那邊匯來大筆的錢,他們要去競拍一個玉凈瓶。 葉凡一陣石化,自己弄出來的東西都國際化了,可真是始料不及。稍微一試探,他就看出了,四位上師勉強算修行者,已開了苦海,其中只有一人踏入了命泉境界。 他搖了搖頭,都已經這今年紀了,這幾人這輩子都不可能突破人體第一秘境輪海了。 對此,他并沒有鄙薄,相反還算敬重,因為在這末法時代,能走上修行路真的很不容易,有這樣的成就很驚人了。 如果是在北斗星域,這幾人恐怕真的會有一番大成就,是名副其實的“上師……”受世人尊敬。 “幾位上師,為何對那枚玉凈瓶感興趣?”葉凡隨意的問道。 被,那是一件法器,雖然已破損,法已不在,但依然讓我等向往。”一個老僧答道,有人在旁翻譯。 葉幾點頭,這幾人雖然道行不足,但見識還是有的,認出是法器,看來那個玉凈瓶可能會因此而惹出一些風波也說不定。 幾位老僧都已百歲開外,尤其是那名踏入命泉境界的上師,更是高達一百二十歲了,但都精神絲錁,在凡人中自然是異類。 幾人很謙遜,是名副其實的出家人,并不談什么神涌法力,多論佛經,所謂的神跡等那名翻譯說出來的。 他說在印度時曾見到一位上師單手將大象的一只腳抵住,救下了一個孩童。且看到過一位老僧盤坐在虛空中,一動不動,雖然只是短暫的一瞬。此外還曾見到一個老僧口鼻溢出的白光穿透了鋼板。 葉凡點了點頭,沒有說什么。 末法時代,對于修士來說是一種悲哀,這幾人可謂是千萬人中才能出現的幾名苦行者,完全是憑大毅力才走到這一步的。 他一聲輕嘆,看來想在地球上尋到一個真正的修士真的太難了。 不多時,幾個老僧直接說到了那幾個梵文古字,表情嚴肅而認真,還帶著一種虔誠。 那個古梵文權威也來了,竟然是一位上師的弟子,在古文領域里名氣極大,但在幾位上師面前卻恭恭敬敬。 幾位上師認證請教,詢問葉凡從那里得來的梵文古字,這對于他們來說意義重大。 “你們認識這幾個字,到底是何意思?”葉凡問道。 上師不語,牢記出家人不打誑語,不想欺騙葉凡,但卻又覺得事關重大,不敢多說。 最終,一位上師請一干隨同者出去,只留下那名古語言權威,他亦精通中文,可做翻譯。 被‘我的老師說,它們真正的意思是,可以打開通向靈山的路。” “上古諸天菩薩與古佛所居的靈山?”葉凡眼露精光。 “是的。”幾位老僧點頭。 “你們相信有這種地方嗎?”葉凡認真的問道。 “有,就在西部大地間,只不過最后的菩薩與古佛圓寂后,那個地方打不開了。”一位上師開口,說這是歷代高僧口口相傳的秘辛。 “是佛教的原始道場嗎,看來真可能有一個神秘的地方,浩瀚不弱于須彌山……我上次在藏區感應到了。”葉凡心中自語。 幾位老僧苦求,想一觀銘刻古字的圣物工 葉凡一嘆,就是取出小石佛來,他們也沒有那么強大的神識探進去觀察,連他都是費了一番力氣才深入佛體內的。 他沒回立刻答應,而是問了一些問題,他想知道而今的地球上是否有一些修行古教,然而幾位上師都迷惑,搖了搖頭,并不知曉。 “你們沒有接觸過類似的人嗎,就是那種有道行、在凡人眼中類神的存在。”葉凡不死心。 他們立刻點頭,稱這樣的人是有,那位達到命泉境界的上師稱,他的師傅也許知道一些,因為本身就近乎是那樣的人。 據他講,那位老僧已活了一百九十多歲了,道行比他高出很多,一生見證過很多玄秘。 “我師說,西方有佛,中土出魔。” 葉凡聞聽,頓時笑了,問他難道是在說中土的道教為魔嗎? 幾位上師慌忙合什,連連搖頭稱不敢,他們對道教沒有成見,所說是真正的魔,不過卻都沒見過。 他們早已意識到,葉凡并非常人,不然也不可能對其說這么多,吐出了很多的秘密。” 我師在二戰期間,一路苦行,來到過中國,沒有發現魔,卻真的見到了一個妖神。” 一個一百九十多歲的老僧,年歲大的嚇人,橫跨三個世紀,自是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 不過,這位苦修士并未與那中土妖神產生交集,遠遠避開了,只是見到了滔天的妖神血氣。” 還記得在什么地方見到的嗎?”葉凡問道。 “這需要去請教我師。” 說起異人以及類神的存在,另一位老僧說了一段往事,是他親身經歷過的,他年輕時苦修,曾在印度一片原始雨林中見到過一個披頭散發的怪人,御空而行,消失在大山中。 “我的師叔祖,說耶路撒冷哼真正的大神通者。” 另一位上師開口,他的師叔祖活到二百三十歲才坐化,生前曾只身前往西方,遇到過了類神的存在。 葉凡心中一動,耶路撒冷乃是西方的圣城,擁有無盡的傳說,是古代宗教的活動中心,基督教、猶太教、伊斯蘭教每年都有無數人去那里朝圣,而今可能還真存有什么,日后值得走上一遭。 幾位老僧又一次苦求,想見識一下銘刻有梵文的那件圣物。 葉凡憑空將小石佛取了出來,頓時讓幾位上師大吃一驚,他們更加確信,這今年輕人多半是類神者。 無論他們怎樣努力,都無法見識到小石佛內部之奧,最后葉凡取出一塊石板,以指代刀,在上面劃刻,寫出那幾個古字,同時烙印上了道痕。 葉凡將石板遞了過去,道:“將它帶回印度,給你的師傅看,讓他來一趟,或者請出幾個有道行的真正上人,可來中土龘共議小石佛。” 幾位上人不敢怠慢,半重收起石板,深深施了一禮,就此告辭。 同一時間,嘉德拍賣行內,一位妖異的年輕人盯著羊脂玉寶瓶碎片,目露異色,而后一陣冷笑連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