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939 第二弟子

第九百三十九章第二弟子 石洞很干燥,也很圓潤,常有動物進出,都給磨的發亮了,小石佛半堵在洞口旁,可以遮風擋雨。 “骨碌碌” 可以看到,洞中有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有些怕怕的,又有些好奇,滴溜溜的轉動。 這是一只小生靈,在這末法時代能有不凡的道行,實在出乎葉凡的預料,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跡。 “出來吧,我不會傷害你。”葉凡發出一縷神識。 石洞中的小東西有了不凡的道行,自然已通靈,明曉其神識之意,可還是有些怯怯的,因為它感知到了這個人的強大,竟可以長時間懸空,這是它所做不到的! 最終,它還是探出頭來,近乎討好一樣,撲閃著一雙大眼,且伸出一對小爪子拜了拜,小心翼翼的立在洞口。 這個小生靈是什么種族?葉凡驚訝,第一時間竟沒有認出來,它長有一尺,如果加上蓬松的大尾巴,則有兩尺。 渾身紫光閃爍,跟綢緞子一樣,紫色的皮毛長而柔順,讓人忍不住想摸一把,漂亮的有些過分,估計可以通殺一些喜歡養小寵物的少女。 “一只紫貂嗎?”葉凡驚疑,而后搖頭,不太像,比之紫貂看起來可愛。 松鼠! 最終,他確認了下來,非常的詫異,一只松鼠能長成這個樣子真是罕見,渾身跟紫水晶一樣透亮,精致的過分。 一雙眼睛像是兩顆黑寶石,而且很大,可憐兮兮的眨巴著,撲閃著光芒。 “還真是個異類,你是如何修成的?”葉凡坐在石山上,順手將那尊小石佛拎了起來,竟出奇的重。 他很驚異,看似很粗糙的小石佛,不過巴掌高,但卻足有千斤重,常人根本不可能拿起來。他知道看走眼了,這肯定是一個寶貝,不然怎么可能這么沉! 地上神異的小松鼠直立著身子,看著石佛有些不舍,像是失去了最心愛的寶貝,卻不敢反抗,低頭看自己的小爪子。 葉凡這么多天第一次露出淡笑,道:“難道我還會奪你的寶貝?” 這個小東西一聽,立刻有了精神,討好的眨動大眼,用一對小爪子拜了拜,像是在作揖。 地球上的松鼠幾乎沒有紫色的,除非極個別變異的擁有那么一點淡色,而這只卻跟紫鉆一樣晶瑩,渾身每一根柔順的毛都在閃爍紫光。 它這么特別,估計帶出去當寵物賣的話,能秒殺所有人的眼球。 “你究竟有多么大的道行,展現出來給我看一看。”葉凡坐在了石山上。 這個小東西大眼亮晶晶,像是一個小孩子在現寶一樣,賣力的表現,等著聽他夸獎。 “咻” 它化成一道紫光,沖到了高空中,足有一百多么遠,而后搖搖擺擺,在天空中邁了十幾步,而后就堅持不住了,快速墜落下來。 人體第一個秘境是輪海,有四個小境界,分別為苦海、命泉、神橋、彼岸,只要修到命泉就能御空飛行。 若是對照一下,妖族雖有異,但類比的話也差不了多少。 這個小東西,搖搖擺擺,顯然是剛入道門,與妖族蓋世的圣人相比,那可真是天上地下。 但是,在地球上能有這番表現已經不錯了,大道不可感應,能修到這番境地,能稱得上是一個驚世的異類。 且,葉凡認真看了下,這個小東西遠比他想象的神異,遠不止命泉境界,已突破輪海,進入道宮這第二大秘境內。當然,這是以人類的劃分體系來說的。 “地球真是可怕,道宮的修士都被壓制的無法長遠的飛行,只能沖出去百余米,就堅持不住了。” 同時,他不得不驚異,這只紫水晶般的松鼠很不凡,這是在大道所不容的情況下成長起來的一只逆天小妖! 葉凡認真的去感應天地精氣,可在很大的一片范圍內,卻只能捕捉道幾縷,太過稀薄了,在這種境地下修到這一步,它是妖帝子嗎? 他立時露出了怪異之色,想將這個小東西看透,紫色小松鼠立時害怕了,一對小爪子捧起石佛,一臉可憐相,向前遞來,討好他。 “我不會搶你的東西,只是想知道,你是怎么修行的?” 紫色松鼠搖了搖蓬松的大尾巴,放下石佛指了指佛頭,而后又指了指天空。這讓葉凡不解,已經看過石佛,除卻堅固與沉重外,沒有發現其他。 沒過多久,天色暗淡,繁星點點,一輪銀盤出現,到了這時石佛出現了異常,腦后竟生出一圈佛光,是由月華聚成。 “原來如此,你是靠它修煉的。”葉凡點頭。 紫色的小松鼠對月吐納,經石佛腦后光環轉化,精氣充滿了神秘的道痕,由此才有了它近道的可能。 月光本來很散,可是經石佛牽引后,這片區域的光點多了無數倍,全都被這只小東西所吸收。 “這可真是一件奇異的寶貝,我竟然沒有看透,煉氣士雖然都撤離了地球,但還是遺落了一些神秘的東西。” 后半夜,這只小東西扯了扯葉凡的一角,怯怯的邀請他一起走,似乎要去干什么。 葉凡驚訝,跟隨它下山,來到古寺遺址前,依山而建,地基那里有一道巨大的裂縫,通向地下。 小松鼠蹭的一聲跳了下去,葉凡隨之進入,七轉八拐,前行了幾十米,立時駭了一跳,竟見到了一只巨大的龍頭,與真龍一模一樣! 這讓他無比吃驚,怎么會出現這種東西?即便是在北斗星域,綿延百萬里的祖脈也不見得能誕生出來,而地球更是不可能有那么大的疆域。 這是大地下的一條祖根,化成了龍形,顯出一個石質的龍頭,不過已經枯死了,意味著這條地脈失去了靈性。 地球處在末法時代,沒有靈性很正常,可不該有一條栩栩如生的石龍,在這樣有限的疆域下絕對難以誕生出,舉世罕見。 葉凡以強大的神識探索,赫然發現,這條枯死的石龍只屬于這片區域,并沒有綿延多長。 “這是怎么回事,難道上古時期地球遠比現在浩瀚?” 真龍的嘴前,有一個破爛的小瓦罐,里面有少量晶瑩的液體,飄出一縷縷清香,沁人心脾。 紫色的小東西跑上前去,小心翼翼的搬了起來,舉給葉凡喝,不過自己卻不爭氣的咽了一口口水,顯然它也很希冀。 葉凡拿起小瓦罐,聞了聞露出異色,這是大地靈乳,在而今的地球上出現這種東西實在太難得了,不過對他沒什么用。 這是自龍嘴中滴落出來的,差不多半個月才能積攢出小半碗,他一聲輕嘆,這條大龍死透了,這是最后的“龍涎”。 葉凡將瓦罐還給了它,小東西有點迷惑,而后眨動黑寶石一樣的大眼,還是真摯的送給他喝,在這個過程中它又悄悄的咽了一口口水,顯然這對它來說很珍貴。 “我不需要。”葉凡以神念同它交流,問它還有其他懂修行的異類沒有,因為覺得它純善,沒有擅自以神識侵入其魂內。 這個紫色的小松鼠口不能言,但神識表達還算清晰,它沒有離開過這片區域,從未見過有道行的生物。 同時,葉凡也知道了它的來歷。 這東西指了指不遠處是一個石洞,那里有一具小小的骸骨,屬于一只松鼠,確切的說是的它母親。 一幅幅畫面出現在葉凡的腦海,一只兇禽俯沖而下,一只松鼠護住住幼崽拼命的逃,結果依然遭受了重創,最終只能叼起一只逃進地縫中,來到這里。 沒過多久,受傷的松鼠便死去了,幼崽亂爬,是在龍首下舔滴落的地乳長大的。 葉凡一聲嘆息,這個小東西不是人類,只是一個小生靈,可還是讓他感嘆,因為他剛與雙親天人永隔。 然而,紫色的小東西指著葬有它母親遺骨的石洞,卻沒心沒肺,不知憂傷為何物,一幅天真的樣子。 葉凡取出一塊神源,頓時精氣四溢,照亮了整片石洞,紫色松鼠差點被嚇住,放下小瓦罐,怯怯的后退了幾步。 “不要怕,給你的。”葉凡遞了過去,在這天地靈氣匱乏的年代,一塊神源對于低等階的修士來說是無價的。 小東西緩過神來,辨出是奇寶,頓時抱在了懷中,非常的開心,沒心沒肺的在龍首下滾來滾去。 “你愿意和我離開這里嗎?”葉凡見到這樣一個有道行的小東西,一番相處下來,竟暫時讓他忘記了悲慟,想帶它一起走。 這只紫水晶般的松鼠一怔,它從來沒有想過離開,對這里充滿眷戀,來到石山上后,看著明月,看著那破敗的古廟,它不知如何是好。 “算了,人活著就是要讓自己自在,你也一樣,就在這里好好的修行吧。”葉凡站起來,轉身就要離去。 “嗖” 像是有一道慧光劃過它的心頭,紫色的小東西跟上前,抓住他的褲腳,仰著頭,可憐巴巴,雖有不舍,但還是決定離去。 葉凡幫它收起小石佛,踏著月輝,如謫仙降世,橫空而去,離開了藏區。 “以后,你就作我的第二弟子吧。” 紫色的小東西迷惑不解,但還是很開心,沒心沒肺的笑了起來。 恍惚間,葉凡在它渾身溢出的紫色光輝中見到了一道神性之光,不禁自語道:“妖帝。” 說完這句話,他大吃了一驚,發現手中的石佛亦顫了一下,剛才那一瞬,石佛腦后的神環像是化成了一面石鏡。 再細看什么也沒有,紫色的小松鼠還是那么可愛,石佛也是如此的古拙,葉凡卻是沉默了片刻。 在回去的路上,葉凡百般嘗試,終于將神識探入了石佛內部,沒有其他,只見到了幾個金光燦燦的古字,為古梵文,如幾尊佛陀盤坐! 他不明其意,準備去查閱一番,弄清是什么。 葉凡又回到了市,心中雖然還有悲,但去了一趟藏區,多少好了一些,強自埋下傷感,因為還有一些事要去做。 當初,踏上歸程前,他與龐博商量過,要去所有失落在北斗星域的同學家中看一看,代那些人照料一番。 “龐博,我自然相信你,從來都是將你當作了生死與共的好兄弟。” 在登上五色祭壇前,龐博突然離去,而后李小曼又說他是大惡,可葉凡并不相信,即便龐博身上有些怪異,那曾經生死與共的情誼也不會有假。 回到市后,葉凡先請許瓊一家人吃了一頓飯,在這人世間他不想過多顯露神通,免得過于驚世駭俗。且,他總覺得,地球過于神秘,怕有人在俯視人間的一切。 他讓許瓊幫忙,快速找到了一些同學家人在何方,而在這個過程中,他也將石佛中那幾個梵文古字交給楊曉,讓他找人幫忙破譯。 不久后,楊曉真的找人為他譯出了,給了他結果,這讓葉凡大吃一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