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931 獵殺鱷祖

第九百三十一章獵殺鱷祖 這個天地像無法承載他的威勢,太古圣人剛一復蘇,那種自然外放的波動就崩開了高天與大地! 他的雙眼射出的光束在熊熊燃燒,長達也不知道多少里,神焰騰騰跳動,駭人之極,沒有人可與之正視。 鱷祖大叫,連他都承受不住,被一雙如實質化的神芒盯住,軀體上現出兩個血洞,鮮血汩汩而流。 這是一種嚇人的景象,他身上的黑金甲胄何其堅固,乃是他的本體蛻下的鱗片鑄成,卻被那兩道璀璨的眸光刺穿了。 鱷祖是上古圣人,將釋迦牟尼的半師都給戰敗了,其修為之強大毋庸置疑,但是此時卻如此被動,承受了極大的壓力。 “你是什么人?”他真的被驚住了,在當世還有這么強大的人物嗎?為何從來未曾聽聞過。 在他的認知中,除卻釋迦牟尼幾乎沒有人可以這么強大,能夠如此震懾人心! 當年,在紫微古星域時,葉凡就曾祭出過這尊太古圣人,想相助老瘋子,不過被諸王封印的力量所阻,最終未能一戰。 太古圣人沒有言聲,剛復蘇時的暴虐終于平靜了一些,眸子中的光束也縮短到了三丈長,但卻更為炫目了,與真實的神焰一樣,熊熊燃燒。 他整個人有氣吞山河之勢,像是一位太古神明,雖然一句話不說,但是卻可懾服九天十地! 鱷祖倒吸了一口涼氣,他知道遇上了狠茬子,這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不世大敵,今天他可能會飲恨在此。 “轟” 太古圣人只是稍微一動身體,就天崩地裂了,這個世界像是容不下其軀,一條條空間大裂縫自他的戰體邊緣蔓延向天地深處。 一條赤紅的神鏈勒進他的血肉中,但是卻不能影響其行動,他充滿了壓迫性,向前逼去,眼神極其可怕,像是在盯著一頭獵物。 “吼……” 鱷祖長嘯,黑金甲胄發出萬丈光,滿頭黑發怒舞,他主動出手,發動了攻擊,不然會被這尊神秘的圣人將氣勢完全壓下去。 太古圣人眸子中神焰越發刺目了,燒塌了虛空,迎著那驚世的攻伐而進,任那只黑色的大手拍來,連躲都不躲。 “鏘” 刺耳的金屬顫音發出,鱷祖的一只大手可以粉碎太古祖王,但是打在這尊老圣人身上卻只發出鏗鏘之音,未能殺敵,而他的掌指卻鮮血崩流。 這種景象很嚇人,足以說明太古圣人的可怕,其眸子越發的刺目了,那是濃縮的兩輪太陽,可將其他人的眼睛炙瞎。 葉凡有一種錯覺,這尊太古圣人真的像是盯著獵物,沒有將鱷祖當成一位妖圣,而是視作了充饑的野獸。 那種眼神太怪了,如此可怕,充滿了饑餓感,這像是在狩獵。 鱷祖顯然也發現了,肌體生寒,錚的一聲劍鳴,一道犀利的神劍出鞘,這是他的戰兵,斬斷了蒼穹,立劈而下! 在這個過程中,伴隨著鬼哭神嚎,腥風血雨,有千萬的尸骨浮現而出,天地間化成了一片修羅場,尸橫遍野。 此劍從前所殺過的人,此時真實浮現出,以千萬生靈的血才澆鑄成如此可怕的妖圣劍! 天地崩潰了,若非熒惑被封印,換作任何一個星辰,整顆古星都會被切為兩半,沒有任何懸念。 天上的日月星辰都在搖動! 橫斷了蒼穹,沒有什么可以抵擋這驚世一劍,初升的太陽都徹底暗淡了下去,遠不能與劍光相比。 面對這一劍,太古圣人背對他迎了上去,頓時間火星四濺,神能裂天! 不僅葉凡看傻了眼,就是鱷祖也驚的瞠目結舌,手指頭發酸,手中神劍都不拿不穩了。 鏗鏘作響,驚世震擊,鱷祖的妖劍斬在太古圣人身上的赤鐵鏈上火星四射,寒光耀天,震耳欲聾。 那是一條赤神鏈,銘刻有諸多太古符文,擁有強大的神性力量,以此想要鎖困住這位圣人,永世難朽。 很早以前,葉凡與黑皇等曾研究過,當時段德建議他立刻舍棄,因為太古圣人的力量早已滲透進封神鏈中,快將其掙斷了。 而今被鱷祖的最強神劍立劈,眼見上面的符文又暗淡了不少。 不光葉凡發毛,連上古大鱷也驚悚,而這位太古圣人根本就沒在意,將鱷祖當成了一根鐵樁,打算磨斷赤神鏈。 “太陰太陽,孰弱孰強,陰陽共濟,天下稱皇!”葉凡想起了這段如魔咒一樣的古語。 這可不是一般的圣人,超級恐怖與強大,在那強者如云、祖王林立的太古年間都可橫行天下,曾殺了不少祖王,其中甚至有一位大圣。 當年,各族共剿,群起圍攻,他神志不清時,被萬龍巢的蓋世父子二人所乘,將其封印了。 他的成就是極其悚人的,同時練太陰與太陽兩部真經,這是要走上證道路。但最終卻瘋了,白天為神,夜間為魔,所過之處,腥風血雨,充滿了殺戮,震撼了太古。 那時的人族何其弱小,但卻出了這樣一尊無上強者,著實引發了一場恐慌,他被稱為人魔,讓各大族都不安。 自古至今但凡修太陰又練太陽古經者差不多都失敗了,沒有人成功。而這位太古圣人同修雙經卻獨活了下來,不能不說是一種奇跡。 白天為神,他充滿神性的光,夜間為魔,殺戮氣繞體,他無比瘋狂。 葉凡等人曾推測,這最起碼是一位大圣,不然怎么敢那樣同修太陰與太陽,這是想證道! 黃昏是他最虛弱時,神志不清,容易為人所乘,不然即便是在太古年間,祖王林立,都難有人可以收他。 “鏘”、“鏗”…… 鱷祖也發毛了,竭盡所能出手,揮動妖劍,帶動著滔天的血光與成千上萬的尸骨,大殺而來。 他的眼神很毒,這一次沒有劈中一次赤神鏈,全都斬向太古圣人的要害,狠辣無情。 每一劍都帶動著一條條天道秩序,法則如雨,傾瀉而下,恐怖無邊。 在這一刻,地球外太空觀測站的一些人驚異,認真觀測與比較,認為火星正遭遇一場罕見的隕石雨。 且,非常嚴重,按那種等階的沖擊力來估算,足以毀掉火星,奇異的是它竟無恙。 而后,這則加密的的信息被送到了幾個相關國家,被列為絕密,因為仔細分析后,他們解讀出了超出常理的駭人真相。 葉凡并不知這一切,也無心去關注,他被眼前的大戰所吸引了,鱷祖法力滔天,絕對可以一劍劈掉熒惑古星,奈何被此地封印所阻。 太古圣人更為恐怖,神行鬼出,化成了一尊戰神,沒有主動攻擊,一直盯著鱷祖看,主要精力都在自身上,想掙斷赤神鏈。 即便有劍芒劈中他,也不過發出一串火星,出現一道血痕而已,難傷其根本,他像是一尊神魔! “哧” 鱷祖沖天而起,他心中恐懼了,想要逃離熒惑。這尊人魔太恐怖了,越打越驚懼,萬一掙開枷鎖,這個世間誰能收他! “咻” 然而,太古圣人不給他機會,一個瞬移,就阻住了其去路,在朝霞中,神威凜凜,如天神下凡。 “轟” 如人魔的一樣的太古強者張口一吸,太陽仿佛都被吞了下來,無量的精火鋪天蓋地而下,比隕石雨都可怕億萬倍,整個火星都籠罩了。 “喀嚓” 他在運轉法力,渾身都繃緊了,在一剎那間,鐵鏈崩斷的聲響發出,一條條赤光飛向四面八方。 赤神鏈被他生生掙斷,他如打開枷鎖的魔王,一聲長嘯,驚天動地,音波全都沖向前去,巨成一束光,將鱷祖給震落了下來。 上古大鱷焦急,想撕裂虛空,橫渡進星空都不能,這位太古的圣人整個人立在熒惑古星上,鎖住了天地,根本不能突破。 “嗡” 老圣人主動出手了,他雖然骨瘦如柴,但是卻力可摘日捉星拿月,神威浩蕩十萬里。 他手中那桿白骨大棒重若億萬均,什么都不能擋住,壓的天塌地陷。 鱷祖大叫,亡命逃遁,他本是一位可鎮殺太古祖王、立劈大雷音寺古佛的存在,而今卻被驚破了膽。 “錚” 上古大鱷一邊逃亡一邊抵抗,手中的妖劍當場被骨棒砸斷了,碎成數十截,墜落在魔海眼畔。 “轟” 太古圣人再次輪動骨棒,瑩潤潔白的骨兵擁有不朽的神性,化作一道白光落下,天上的日月星辰都在抖動。 “噗” 一道血光迸起,鱷祖大叫,他的下半截身子被活生生打斷了,化成了一片血泥,而他身上的甲胄則是寸寸碎裂,成為了齏粉,根本護不住。 上古大鱷亡魂皆冒,化出了本體,逆空而去,但是根本逃不脫,老圣人盯住了他,速度更快,橫斷前路。 他下半身圍著獸皮,手持骨棒,頭發亂糟糟,看起來真跟原始部落走出的野人一般,但實力卻恐怖的嚇人。 此時,他完全是將鱷祖當成了自己的獵物,如對付野獸一樣出手,上去就是一頓猛擊。 可嘆鱷祖,不久前對葉凡時有若神明,而此時卻淪落為一條真正的鱷魚,被獵人盯住,性命將不保。 “轟” 老圣人輪動白骨大棒,幾下去,鱷祖奄奄一息,墜落在地上,化出巨大的本體,被老圣人倒提了回來,跟拎著一條死魚一樣。 葉凡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鱷祖絕對可以粉碎成片的古老星域,無所不能,上古的菩薩、古佛都奈何不了他,而今卻這么凄慘! 這時,老圣人用道行與法力生起一堆火,而后沖他招了招手,竟然準備對這條大鱷開膛剖肚,架在火上給烤了,這是在招呼他共同享用鱷肉呢。 周日了,求下啊,后面追的很猛,要被趕超了,呼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