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929 真身鱷祖

葉凡在地球上看到的那些報道成真,火星上有古河道,相關研究者甚至認為存在過大湖與汪洋,而今被證實。 這里的北極有一口魔海眼,如此的神異,連天地都在崩塌,都被吞噬了進去,怪不得黑色汪洋來去如此突然。 然而,眼下并不是失神多思索時,因為那口巨大的黑色海眼下有詣天的妖氣沖來,血氣卷動,驚星撼月。 絕世妖圣沖出來了,怒吼聲讓上方的天穹崩斷,漫天星斗似都在搖動,亂顫了起來,宛若要墜落。 葉凡驚悚,這尊妖圣也不知有多么強盛,若非為人族圣體,且道行精深,在這一吼之下必成肉泥。 “轟, 慘烈氣息沖天而上,黑色的魔海眼崩裂,一個龐然大物沖天而起,撼動了九天十地! 滴天魔霧洶涌,看不見這尊妖圣的軀體,只見到如兩盞紅燈籠一樣的巨大血眸,由遠而近逼來。 很顯然,那是一個龐然大物,身軀多半可以壓毀無盡的上古大岳,讓葉凡感覺靈魂都要離體而去,被妖圣氣機牽引,恐怖到極點。 妖氣沖霄,這尊妖圣仿佛可以摘星拿月,人未至,海嘯一樣的可怕波動已經卷到了,整顆熒惑古星都在抖動。 “吼…” 一聲大吼,如萬重驚雷一起炸響,這天地頓時崩開了,滾滾妖氣沸騰,淹沒了所能見到的一切。 葉凡頭上的鼎劇震,萬物母氣垂落,每一縷都可壓碎!座神山,為世間最珍貴仙料,此時當當作響,音波如有形神劍劈在上方,將它與葉凡一起打飛了出去。 葉凡大口咳血,金色血液灑落,穿透了虛空,他在遠處艱難的定住身形,一臉的驚憾。 這就是真正的妖圣,不可力敵!釋迦牟尼遠行,而今在這顆古星上誰可敵? 甚至,就是在北斗星域,又有誰能擋住?因為,葉凡感應到了這尊妖圣的氣血太旺盛了,比剛才的黑色的汪洋還浩瀚,淹沒了整片天地,他覺得比見過的太古祖王還要恐怖很多! 黑窟洶涌,遮天蔽日,浩瀚無邊,涵滴而上,天地間每一寸空間都是! 像是一片星域在震動,又如一片銀河被染黑而后墜落了下來,這是無量的神能。 在涵天的妖氣中,一個巨大的身影立身在前方,俯視這里,除卻兩盞如紅燈籠一樣巨大的血眸外,什么也見不到。 然而,葉凡卻在第一時間知道了他是瓶 鱷祖! 與當年所見一樣,他脫困時也是如此聲勢今天,而今更有過之,這種慘烈氣息足以震世。 “熒惑成為世間最大的苦海,整顆生命源星都成為了仙葬地,所有遺跡都被吞進了魔海眼內。本座苦守二十幾年,眼見將要入內,取出將來用以證道的仙葬,卻在一瞬間被你擾動,一切成空!” 隆隆怒音,劃破長宴,在天地間激蕩,像是雷鳴一般,震耳欲聾。 鱷祖雖怒,但聲音卻平靜與冷漠到了極點,死死的盯著他,兩盞血紅的眸子充滿了殘酷與無情。 “大鱷,老妖魔!“葉凡亦大叫,他心中大恨。不說當年,在這里死去了那么多故人,就是逃到了北斗星域也不得安生,讓他充滿傷感,他們間有大仇。 “萬物母氣源根!真是天運高隆!難道是上天在彌補,給我送來了最珍貴的仙料。“鱷祖冰冷的血眸出現波瀾,而后慢慢溶化,發出雷鳴一般的大笑。 葉凡面對這尊妖圣,深深生出無力感,想殺卻無力,他緊緊的握緊了拳頭。 “二十幾年前橫渡那么遠,你還能回來,真走出乎我的意料。”這條上古大鱷森然冷笑,在黑霧中露出一個模糊的輪廓,那是比堪比山岳的龐大軀體。 “妖鱷,你害了我那么多同學,為何要那么做?!“葉凡大吼。 鱷祖像是看蟻蟲一樣俯視著他,沒有一點情緒波動,道:“我對幾只蟲子怎樣,還需算計嗎,順勢而為而已。” 他所說屬實,到了他這等境界,對當年的凡人怎么看的上,按照他所說,不過是隨性而為,連化出一縷元神登度青銅古棺也是如此。 葉凡苦澀,許多同學的死,根本就沒看在鱷祖的眼中,人家只當是踩死了幾只螞蟻,算不得什么,都沒在心中留下痕跡。 “你為什么沒有親身登上青銅古棺?” “我不離去,一是因為那青銅古棺中的東西。二是因為我知道釋迦牟尼在前路上,我不想與他再遇。三是因為我要等熒惑魔海眼千年一開的仙緣。” 說到這里,鱷祖的血眸又冷了下來,葉凡壞了其大事,讓他殺意無邊。 突然,十萬天劍沖霄,錚錚有力,亂天動地,那是一片片鱷鱗,鏗鏘作響,在黑色的水澤上方化成一幅鎧甲。 在一聲聲金屬顫音中,一幅黑金甲胄穿在了鱷祖的身上,他化成了人形,高大雄偉,身高兩米,降臨而下。 這是一個魁偉的中年人,氣勢迫人,跟一個魔神似的,一步一步向前走來,周身繚繞帶狀魔霧,壓迫的人要窒息。 與在北斗星域見到的神鱷不同,他渾身的甲胄都是黑色的,閃爍冷冽的金屬光澤,全身除卻濃密的黑發與血眸外,都被籠罩在內。 傳世圣衣! 能祭煉出傳世圣衣的存在,那是極其可怕的,尤其是這種一看就是可橫渡星域的妖圣,在北斗都難有人能收! “你為何被鎮壓于此,可是這片星域的水藍色星球?”葉凡心中大恨的同時也有太多的疑問。 “兩千年前,我千辛萬苦橫渡星空來到那顆水藍色的星辰,尋找古仙,卻不曾想被釋迦鎮壓。” 鱷祖提到往事,眸子更冷了,不過話語始終無波動,他無情而冷漠。 “你可知那顆水藍色星辰而今為何沒有了修行者?“葉凡盡管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但更想問出更多的上古秘辛。 “我遇一段星空古路,逆仙而行,追仙之秘辛來此,卻被鎮壓。”鱷祖的眸子殺意激增,有尸山血海浮現,鮮血淋淋,一望便知,他在漫長的歲月中殺了無量生靈。 “你可知那九龍拉著的青銅古棺之秘?”葉凡難得見到一個上古妖圣,離地球如此之近,迫切想了解一切秘密。 “小子,你的話可真多,我送你上路算了,已經滿足你很多問題了。“鱷祖殺氣盈霄,軀體輕輕一震,天崩地裂! “慢,你可知我是怎么逆轉而歸的,我知曉釋迦摩尼的一切,你告知我秘辛,我便告訴你星空另一端的事。“葉凡大叫,為了解惑,也為了拖延時間。 “九龍拉棺,神秘而遙遠,我一生共見過兩次。第一次是五千年前,在星域深處一顆破碎的生命源星上,我以為得到了大機緣,想打開它,卻差點壞了我一世的道行,九死一生險逃而去。”這尊上古大鱷幽幽道來。 “到底存在多么久過……““葉凡自語,心中震撼。 不說九龍拉棺,就是鱷祖的壽元也夠嚇人,五千年前就存于世間了,而整個古中國有文字的記載的歷史也沒有這么遠! 當然,那段消逝的歲月不算,到了而今,不用誰細說他也能知曉,地球上必存在過一個神魔時代。 “你到底誕生于何方,枯寂的宇宙中有幾顆生命源星,都有什么聯系,星空古路盡頭在哪里、世上有沒有仙……” 葉凡有著太多的疑問,都想問個清楚。可是,鱷祖卻冷笑了起來,道:“小子你的問題太多了,我直接粉碎你元神,提煉記憶,關于釋迦牟尼與前路便可盡知,沒空聽你聒噪了。” 說到這里,他探出一只大手向前抓來,“轟隆“一聲震塌了天穹,黑色的大手鋪天蓋地! 葉凡變色,這是一尊妖圣,再來一百個一千個他也于事無補,境界相差太多,就是仙胎來了都無用。 他震鼎,萬物母氣垂落,將他護了個嚴嚴實實,同時準備震出可怖一擊。 那只黑色的大手顯然是為了抓鼎而來,面對這樣的無雙仙料古之大帝都要動容,更何況是鱷祖,他早忍耐不住。 突然,一片絢爛的光彩沖起,九色火焰涵天,當場將那只黑色的大手籠罩,熊熊燃燒。 一聲悶哼傳來,鱷祖的黑色大手化成了火炬,撲之不滅,將黑色海眼近前的水澤都快蒸干了。 葉凡立時祭出玄玉臺,想要橫渡虛空逃走,但是陣臺當場就粉碎了,成為了粉末。 “一個小小的人類,竟傷到了我……”勢祖的話語無比森寒,他的手傷的不清,連續施展道則,終于艱難撲滅了手上的火焰。 “你害死我那么多故人,今日與你算清!“葉凡也豁出去了,準備祭出一宗殺手銅。 “爾等在我眼中不過是一群蟲子而已,隨性布了今后手,弄出一道元神去了北斗,說實話本座還真從來未將你們當成什么,你們這樣的螻蟻,我一只手可以抹死數以億計。”鱷祖帶著一絲輕蔑。 “有朝一日,你也會被人像是螻蟻一樣踩在腳底的!“葉凡寒聲道,他想祭出殺手銅,可是而今還在夜里,天還未亮,恐怕他自己都會因此而殞落。 “你的體質很特別,也有非同尋常的命格,連萬物母氣源根這種讓古之大帝都望眼欲穿的驚世仙料都能尋到,今日殺了你,奪你這只螻蟻的一切人道根基。”鱷祖森然。 陣陣禪唱傳來,像是諸天的菩薩與古佛在誦經,各種符文密密麻麻,無量金光涌向這里,那艘在魔海眼打轉的金色古船駛向此地。 五百金身羅漢全都皮包骨頭,渾身神輝湛湛,原以為都坐化掉了,可是此時卻有一位神僧睜開了眼睛。 “你是雷音寺中那尊古佛,竟然還活著!“鱷祖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