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926 降臨熒惑古星

冰冷的宇宙幽靜無聲,黑暗無邊,凄寂的星空古路偶有星光搖曳,也是轉瞬而逝,這就是葉凡的旅程。 他遠離了北斗星域,在永恒的寂靜中旅行,一個人孤獨的上路,不知前路究竟如何。 最后的關頭,卻是那樣一個場面,龐博、李小曼都變得陌生了,像是從來不曾了解,有時候什么都不知也許更好。搜索最新更新盡在 李小曼那決然的一跳,雙眸中倒映著他的身影,墜進荒古深淵,不時浮現眼前,還有龐博為什么遠去了? 葉凡默默取出鼎,護住己身,在這條古老與幽森的古路上誰也不知會發生什么。 星光搖曳,透過空間節點傳進來,枯寂的宇宙有太多的秘密,前人開辟出這樣一條路究竟為什么,起點與終點在何方,而今無人能說出。 “再見了,北斗!” 葉凡最后一聲長嘆,開始了漫長而孤獨的旅程,這一次能回到地球嗎,他并不知道,若是再出現意外,恐怕將會永遠迷失在黑暗的宇宙深處。 人類真的太渺小了,個人相對于一顆古星來說如塵埃一般微小,而一顆古星在無垠的宇宙中卻連塵埃都比不上。 星域太過浩瀚,距離實在過于遙遠,連最小的星系都要以數百億公里來衡量,更遑論浩大的星域,以及心中的彼岸。 在無邊的黑暗與凄冷的宇宙中,人類微不足道,單以自身之力飛行,終其一生也難以飛出一個小星系,更不要說跨越一個又一個無窮無量的巨大星域了。 也許,古往今來,唯有古之大帝才能獨自游遍宇宙吧,除卻他們外,還有誰有如此浩瀚偉力? 就是那遠古圣人多半也要借助五色祭壇,走在星空古路上,不然何以橫渡諸多古老的星域,太過遙遠! 獨自一個人上路,葉凡有一種不真實感,所經歷的一切如一場夢幻,而今終于要回家了,踏上了歸程。 北斗星域的一切,尤其是臨別前的發生的那些,讓他不愿憶起,想就此永遠遺忘,可是又怎能忘記。 “無論龐博身上有什么怪異,我都感覺不道他對我有惡意,生死與共,肝膽相照。” “李小曼……”為什么這么可憐,為何會是這樣一個結局?” 葉凡心中一痛,覺得很難受,一切都已發生,一切都留在了北斗,成為了過去,成為了往事,心中唯有空虛與悲寂。 “鱷祖!” 最終,葉凡忍不住大叫了起來,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許多事都與這個遠古妖圣有關。 這么多年過去了,那條上古大鱷從大雷音寺下脫困會惹出什么血雨腥風,而今身在何方? “砰” 星空古路上,一個空間節點一顫,像是有什么古星毀滅,閃爍出一道燦爛的光波及到了這里。 葉凡的的思緒被拉了回來,盯著那一閃而滅的空間節點,看到了一抹殉爛的煙花在綻放。 那是一個隕星,撞在了一顆幽藍色的大星上,兩者同時走向了滅亡,這是多么浩大的波動! 如果是撞在北斗,那無盡的生靈恐怕都將死去,也許唯有遠古圣人可生。 “在天宇中,人類真是微不足道啊。” 億萬星域,無垠的宇宙、到底有幾顆生命源星,誰也說不清,昔日鼎盛與強大如羽化神朝也只探尋到了四顆。 這注定是一段枯燥的旅程,與獨孤相伴,在黑暗中前行,長時間下去會讓人倍感凄冷。 還好這一次并非像上一次那樣漫無目的的飄行,而今在星空古路上,轉瞬就是數以億里,在穿越天宇而行。 突然,星空古路劇震,葉凡難以穩定,懸在其頭頂上方的鼎都一陣轟鳴。 壞了! 葉凡想其了黑皇的告誡,若是這一端的五色祭壇損毀,后果很不妙,難以出現在原本的坐標星球上。到時會選擇坐標最相近、有無損五色祭壇的古星降臨,而今多半發生了這種狀況,時空通道在扭曲,很可能會崩壞。 古拙的鼎放大,垂落下一道道母氣,將葉凡護在下方,保他安全無恙。 時空通道幻滅不定,空間急驟扭曲,發生了嚴重的大動蕩,星空古路像是要斷掉,又仿佛將炸開。 這是一個很不好的預兆,動輒會有粉身碎骨的大厄難,橫渡天宇對于圣人來說都很危險,更不要說其他人! 葉凡唯一的綺仗,就是堅信萬物母氣鼎足夠堅固,即便星空古路粉碎也可以護住他,令他無損。 “轟” 在劇烈的轟鳴聲中,連續有十八個空間節點粉碎,葉凡經歷了一個險而又險的過程,星空古路總算穩定了下來。 “我回不到地球了嗎?“葉凡心中生出非常不好的感覺。 很明顯,偏離了原來的航道,星空古路逆轉,他不可能降落在地球了,這讓他心中升起一片陰霾。 終于臨近了地球,可是原來的五色祭壇不在了,無法降臨,這讓他忍不住攥緊了拳頭。 一切又都平緩了,但幾乎是剎那間,前方出現了微光,葉凡知道,將要達到目的地了,星空古路到了盡頭。 “砰” 劇烈的撞擊聲傳來,萬物母氣觸碰到了地面,而后一陣天旋地轉,葉凡降落在了地面,跌落在一片平滑的五色祭壇上。 剛降落下來的一剎那,葉凡就聽到了人喊獸吼的聲音,喊殺震天,放眼望去,遠方有一個巨大的戰場,金戈鐵馬,刀光劍影,殺氣沖天。 “這是什么地方?“他吃驚無比。附近古木參天,生機勃勃,各種兇禽猛獸在出沒,像是來到一片蠻荒大地。 五色祭壇座落在一座大山上,巍峨磅礴,那片戰場中大旗獵獵,強者如林,一個個移山填海、全都有驚世大神通! 他們的坐騎在踏著虛空奔跑,殺的日月無光,空中法寶漫天飛舞,當中很多人都是斬道的王,很有可能還有遠古圣人在坐鎮! “這是……”“葉凡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切。 “嗷…………” 九條巨大的青龍橫空,拉著一輛古老的戰車進入了戰場中,遠古圣威洶涌,如大河濤滴。 “那是……”一位人族大圣,甚至是準帝吧?!“葉凡幾疑在夢中,這一切太不可思議了。 這座神山上,古木參天,遠處殿宇宏偉,戰場浩大,連傳說中的無上大圣都參與到了戰都中,這得多么驚人。 驀地,五色祭壇不遠處一塊巨石驚住了他,上面刻著兩個古字,為鐘鼎文:熒惑! “什么,這里是熒惑古星,我到了什么年代?“葉凡悚然,熒惑即為后世的火星,沒有生命,寸草不生。 可是,而今他看到了什么?生機勃勃,老樹擎天,蠻獸無窮,整片大地都一片蔥綠。 “不對!” 葉凡咬了一下自己的舌頭,讓自己靜心,這一路上他心緒很亂,總是回想離別時的那一切,連精神都不能集中,這時他快速運轉源天眼堪破虛妄。 震耳欲聾的喊殺聲消參了,驚天的殺氣不見了,生機勃勃的大地化為了赤土,連腳下的神山都與地面齊平了。 一絲絲冰涼的感覺透過腳底自那五色祭壇傳入身體中,是這座古老的祭壇將昔日發生的往事映入了他的心海。 “這里是……”熒惑古星!” 葉凡沖出五色祭壇,快速跑向不遠處的一塊巨石,轉過去后看到了另一側刻著的鐘鼎文:熒惑。 沒錯,就是這顆古星,當年九龍拉棺曾墜入過此地,二十幾年前就見過這塊巨石,這里有大雷音寺,有……”神經! 葉凡早已料到,如果不能降落在地球,多半會墜入熒惑古星,因為這里有無缺的五色祭壇。 “方才所見是真的嗎?昔年,這里曾經生機勃勃,有很多強大的生靈,究竟是在什么年代毀去了……” 葉凡驚疑不定,轉身看五色祭壇,在無盡歲月前,它位于一座巍峨的神山上,而今一切都變了,這里成為了一顆死星。 他想起在沒有離開地球前看到過的那些報道,火星上曾有過洪水,地面上有一些小河道,甚至可能有過大湖和海洋。 “原來是真的……”“他喃喃自語。 這是一顆古老的生命源星,但是不知為何,一切的文明都消失了,所有的生靈都滅絕了。 “地球離此很近,地練上的文明史與生靈是否與這里有關?” 溫度與空氣等諸多外界因素對于而今的葉凡來說都不是問題,昔日他可以在宇宙中孤獨的飄行很多年,在這里自然也無恙。 當年曾有一個方圓數里的光幕守護此地,而今徹底消失不見了,最后的凈土也化為了死地。 葉凡驚異過后,中很快升騰起一股怒火,他想起了神鱷,恨不得將鱷祖分尸,許多事都是因他而起。 不少同學埋骨此地,李小曼也那樣的悲慘,這里是一片恨與傷之地! “我若成圣,必斬你”、 葉凡不知鱷祖而今在何方,也許早已離去,也許就在不遠處猙獰的盯著他。 既然回到了這里,他也沒有什么可怕的,妖圣之強大不可揣度,若還在這顆古星,多半早已發現了他,逃也無用。 葉凡平靜心緒,而后大步向前走去,他想去大雷音寺遺址看個究竟,那里到底如何了。 此時是在夜晚,只有點點星光,一切都很幽暗。 二十幾年過去了,籠罩在這方圓數里上方的光幕消失,沙塵將天宮遺跡都淹沒了。葉凡徒步前行,默誦度人經,愿昔日死于此地的同學往生,盡管他并不信輪回與轉世,可這卻是他僅能做的了。 “真正的魔土,大雷音寺下有十八層地獄,所有上古巨頭都逃出來了嗎?” 近了,葉凡終于到了此地,大雷音寺遺址竟然還在,沒有被沙淹沒,倒塌的殿宇,以及瓦礫間甚至還有菩提圣樹的幾片殘葉! “怎么可能?” 葉凡怔怔的看著,在這地基下有十八層地獄,而今還在嗎? 突然,他心生警兆,驀地轉身,在幽暗中見到了一條雄偉的身影,就立身在他的背后,一雙眼睛如神燈一樣璀璨! 月票榜很緊張,不進則退,要被追上了,求月票支援!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