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916 飛仙神胎

第九百一十六章飛仙神胎 廟宇內,川朵叉一朵潔白的花在綻放,片片沾血,清香冷冽,灑滿每一個角落,這是道之花在鳴顫。 華云飛大戰葉凡,各種手段盡出,一個似乎清冷天闕的仙降塵,另一個戰氣沸騰,如浴火重生的的神。 不能自主的道路,可悲的未來,別人盤中的一枚棋子,這是華云飛的人生嗎? 葉凡不得而知,難解細情,此時唯有決一死戰,也許真如李小曼所說那樣,這是一場宿命的對決、落幕。 “啵” 鮮艷的五色血與金色的血液一起盛放,兩種血粘在一起,妖冶而驚艷,一朵又一朵,灑在空中。 此時,說什么都無用,這是生與死的對決,退后一步,墮入地獄,前進一步活的更生動,兩人針鋒相對,大戰不轍。 各種光飛舞,葉凡浴血而戰,勇不可擋,但是對手的精氣神也攀升到了極致的頂點,想要劈殺不是那么的容易。 吞天魔功乃是逆世功法,將死去的遠古圣人的本源都化掉了一部分據為己有,這實在超出了常理,躲過了天的清算,而今的華云飛極度危險。 葉凡的右手化成了金色的大磨盤,面有一條條神秘的紋絡,打的天裂地壞,而華云飛輕靈空明,雙手不斷劃動,射龘出一縷縷清輝,不斷的化解。 一聲龍吟動九天葉凡的右手中出現哦把可怕的仙劍……”形似一條大龍,頭為前段身為龍刃,尾為劍柄持。 太皇劍! 他右手高舉,斜斬而下,有一縷縷混沌氣溢出,順著那鋒利的劍刃劈出,清輝成千萬縷,有極道帝兵的威勢。 華云飛似謫仙一樣,流轉五色仙光,飄逸斜飛衣衫獵獵,像是要乘風入九天。 然而,葉凡以斗字訣演化的太皇劍牢牢鎖定了他,劍體龍鱗逆生,與真實的帝兵幾乎一樣,每一個鱗片都在生輝,交織在一起,殺芒無盡! “鏘” 萬縷殺機融為一體,化成一道永恒之光成為一條大龍,脫胎太皇劍而出,射向華云飛胸膛,茫茫混沌相伴。 這是一種奇景,像是一條真龍自九天飛降太皇劍本體迸射龘出這樣一道龍芒無堅不摧,難以躲避。 華云飛體外各種光閃爍,但是全都被斬滅了,一件又一件珍貴的武器飛出,也都成為了齏粉。 太皇劍舉世無雙,號稱中咐第一攻擊仙兵,沒有什么利器可與它并論,還未貼到華云飛的肌體,就讓他差點斜肩斷掉,出現一道可怖的傷口。 葉凡的瞳孔像是兩盞神燈光輝熠熠,他將一身的道行與法力提升到了極限,吐出一口先天混元氣沒入那柄龍劍中。 這是極盡一擊! 華云飛全力抵抗,然而終究不未能擋住萬化圣訣可化一切神奇為腐朽,但是而今的葉凡太強勢了,難以化掉。 “噗” 一道恐怖的傷口乍現,自他的左肩頭一直蔓延到右腹部,鮮血像泉水一樣噴了出來,汩汩涌濺,觸目驚心。 華云飛的半邊身子飛了出去,被斜肩斬斷,下體也是痙攣,灑落古廟中一地五色血液,摔進塵埃中。 葉凡想乘勝追擊,但是一個黑黝黝的寶瓶突現,撞進了他的雙臂間,而后烏光千萬縷,瞬息炸開。 大道寶瓶! 這是道行的攻伐,是法力的大爆龘炸,充滿了毀滅性,沖擊力大到了極致,斬道的人被打中都難以生還。 “喀” 葉凡的雙臂折斷,胸骨炸開,金色的血液星星點點,濺落的四處都是,他的胸口出現一個碗口大的洞,前后透亮,傷勢嚇人。 自毀大道寶瓶,不愧為狠人的傳承者,不僅對敵人狠,對自己更狠,這是斬身裂骨之痛,雖可再生,但卻也元氣大傷。 兩人很默契,都沒有再進攻,全都快速后退,一個展動凰劫再生術,一個運轉殘缺的“者”字秘,恢復傷體。 在這等慘烈的對決中,如果沒有相應的療傷圣經,讓身體快速恢復過來,必然出現頹勢與敗相,落于下風而亡。 一個浴火重生,五色神光流轉,如一只鳳凰。另一個亦有一條條大道神鏈纏繞在身,交織成一縷縷生命的光輝。 他們幾乎同時睜開眼睛,又一次出手,果斷而決絕,全都是絕殺,半點不留后手。 飛仙訣! 華云飛再次動了,一樣的起手式,但是氣息大不相同了,這一次所展秘術恐怖莫測,大道寶瓶隨后化成萬縷烏光射入了他的眉心內,此時一個寶瓶印記在其雙眉中心閃爍。 “轟!” 驚濤駭浪,在其眉心內沖出了飛仙力,與其起手式配合,不斷演化,眉心射龘出的仙光如滔滔大河狂猛涌來。 光華萬丈,將葉凡一下子擊飛了,這是華云飛全身的精氣神的升華,自眉心沖出,神威不可擋。 然而,最讓人驚異的是,所有的神輝快速凝聚在一起,成為了一個新的華云飛,無盡霞光繚繞,璀璨奪目。 這是怎么回事? 葉凡都被驚住了,第一時間未能解透,但卻沒有停留,快速出手。 舉霞飛升,萬丈光化成的嶄新華云飛,周身有一條又一條的清輝,仙霧彌漫,像是要羽化飛仙了,不染俗塵一絲氣息。 他的美勝于女子,氣質高雅,空明不凡,舉手抬足,似是要乘風而去。 這是真正的飛仙訣! 華云飛強行施展,以往并沒有演化到極盡,而今生死決戰,終于極盡升華,現出了此術應有的風采。 舉霞飛升! 在原本的身體中蛻妾出一個新我,飛仙而去,化出一個神胎! 此神胎攻擊力舉世無雙若是大帝施展,斬仙戮神破滅一切敵手,九天十地都無人可抗衡,這就是驚艷古今的狠人所開創的秘術。 葉凡演化斗戰圣法,激烈對抗,金色的血液不斷飛濺,兩者皆殺到了狂,針鋒相對,演化斗字秘。 既然狠人大帝是針對此術而創的飛仙訣那么他就以此法對決,孰弱孰強,終能見個分曉。 這場大對決愈發的激烈了,古廟都在嗡嗡作響,沒有人可以靠近,那個蛻變出華云飛更為恐怖,不斷與葉凡交手,兩人化成了一團光,纏繞在了一起。 葉凡心中大震動這是一個人精氣神的升華,他終于明白狠人晚年開創不滅天功的一些原因了,應與此術有一些關系。在老去的魔體中蛻變出一個神胎來,果然逆天,原來早在其開創飛仙訣時就已注定了! 葉凡左手演化虛空鏡照耀神胎華云飛的雙眼這是致命的,最差也是要失明,但華云飛卻崩開一片仙光,讓其眼窩一陣模糊而已。 “嗡” 傲視萬古的飛仙力打來,化成一條刺目的光,撞在虛空古鏡,發出咔的一聲脆響,差點令其碎掉。 兩人身都早已出現可怖的傷痕,有各種創傷,飛仙之力化成的神胎大戰葉凡從一座殿堂殺進另一座殿堂,驚退了很多人,不敢攔阻。 “轟” 葉凡又殺了回來神威所向,華云飛的神胎也不能阻擋直奔其本體而去,想要毀掉。 神胎為華云飛眉心的寶瓶烙印內的仙光化出的,葉凡只要斬掉他的本體,自可讓他一切成空。這時,神胎華云飛張口一吸,將其本體搶先納入了體內。 葉凡發力,金色的元神沖出,亦化成了自己,演化飛仙訣,本體與元神共展斗戰圣法,大戰華云飛。 “噗” 華云飛很被動,神胎差點被斬斷,本體從中落出,兩者合一,快速飛退。葉凡在后追趕,各種妙術飛出,兩者又開啟了新的戰端。 “葉凡你我聯手如何,同尋那座殿堂,共參橫渡星空的秘密,最后登五色祭壇決戰。”華云飛傳音。 “與你合作,無異于與虎謀皮。”葉凡直接拒絕,出手更重了。 人們忘記了那兩尊陰神,全都在征伐,闖進古廟,爭奪瑰寶,葉凡與華云飛已經大戰兩千回合了,血不斷濺起。 “找到了,小子這邊有門道,并不是我們想的藏經閣,而是一片星空圖。”大黑狗在暗中傳音,張口吐出一道光,一座小型殺陣飛出,干掉了自己的敵手,探出一雙大爪子開始扒門。 黑狗呼喚,道:“快點過來,中心大殿似乎真有一座破鼎,還有羽化仙經,趁高手都在那邊,我們趕緊將這里的奧妙研究個透徹。” 龐博也干掉了對手,沖了過去,葉凡與姬紫月也是邊戰邊行,轟隆一聲門被打開,一片又一片的星域圖呈現在這座殿堂中,流動清輝,像是立體圖,無比深邃,每顆星都在閃爍光。 不過,華云飛擋住了葉凡,在遠處撐開一片光幕,這一戰關乎他的未來,生死相阻。 “啵!” 葉凡回旋一擊,并不是真走,轉身主動殺回,道:“在我離去前,該有個了斷。” “轟” 突然,一縷帝威出現,向前掃來,驚世殺機出現,讓這座殿堂遠近的人都大吃一驚,全都驚悚。 這是一縷烏光,隱約間為一條龍,眼看就要將葉凡吞沒進去了,如此威勢連斬道的王都得飲恨!然而,葉凡毫無懼色,像是早已料到了這一切,并沒有露出驚容。另一邊,又一道烏光閃爍,沖了過來,那是吞天魔罐的氣息,將他護住。 “這就是你說的獵殺者嗎?”葉凡臉色冷漠。 “他來了,走了前臺,我的路到了盡頭……”華云飛輕聲自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