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914 對決華云飛與李小曼

姬紫月長長的睫毛顫動,一雙大眼睛撲閃,蘊納神秀,淺笑間小酒窩呈現,像是個精靈,慧黠而靈動,有一種超脫的氣質。 她眼瞳似水,烏發如云,紫衣輕舞,宛如要乘風而去,如謫仙子一般出塵而明艷,黛眉凝詩韻,不染人間煙火。 李小曼看著清麗絕俗的姬紫月,又看了看葉凡,她神情一滯,眸子中有點點光華在閃爍,像是憶起了一些久遠的往事。 她的神情有一點異樣,雪袖中的指頭攥的很緊,不過很快又恢復了冷淡,她凝視姬紫月,潔白無暇的體表出現一個個金è的漩渦,每一個當中都有一個神靈虛影在盤坐。 她們兩人在對峙,形成了一股強大的場域,空間遮天吧淇淇豬快速手打與你共分享速扭曲,光線難以穿透,兩人間的虛空看起來有些模糊,未走的幾位斬道者倒退。 “紫月不用你來出手,我一個人可以鎮龘壓他們兩人。”葉凡道。一步上前,把她護在后面,直視李小曼,旺盛的黃金血氣壓迫的每一個人都心悸。 多年未見,歲月并沒有在李小曼的臉上留下痕跡,一如過去,但卻早已不是從前,許多東西都已改變。 李小曼也望了過來,眸子很清澈,肌膚雪白,整個人看其來很冷,她如冰山上的一株雪蓮,有寒氣撲面。 兩人都沒有說什么,現場氣氛很緊張,葉凡緩緩抬起了手,以抱山印為起手式,上來就要大力鎮殺。 “你就不想問一問為什么嗎?”終于,李小曼還是開口了,很鎮定也很自然,靜靜的看著葉凡的雙眼。 “還有必要嗎,自從你對龐博等人出手,連小囡囡都不肯放過,要她置于死地,就已經注定了今日的結局,你縱有千般理由也難以洗凈手上的血。”葉凡的話語有力,即便面對前方的半圣都無懼,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李小曼你可真下的去手,我們同來自一地,你為什么這么心狠?”龐博憤憤,大聲問道。 李小曼笑了,眸子中的光讓人看不透,說了一句莫名奇妙的話,道:“我已經看到,宿命的對決,落幕。” “宿命的結局?”葉凡大笑,但是卻有殺氣在彌漫,寒冷的刺骨,道:“我最討厭宿命這個詞匕我只相信今生,己身當世無敵,粉碎一切阻擋,自可掌握一切,什么宿命,什么天注定,這一切都是虛渺的!” “你倒是沒變,永遠那么自負。”李小曼笑的燦爛,眸子中卻有一絲悵然。“到了這一步,我只想問一句話,你還是真正的李小曼嗎?”葉凡眸子射出兩道犀利的芒,成為實質化的光束,無比的刺目與逼人。 “你悄呢?”李小曼笑了,所有的異樣之è都消失了,恢復了冷靜與鎮定。 “李小曼你……到底發生了什么?有什么對我們直說,能將你拉回來。”龐博認真的說道。 “沒有必要多說了,她早已變了。”葉凡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傷感,更帶著一種冷冽,眼眸越發的冰寒了。 憶及往昔一切,讓人長嘆,原本是一對戀人,而今卻要這樣生死決戰,即便沒有這層關系,同來在彼岸,這樣對決也是一種悲哀。 “一句話抹殺過去一切,你這是要將我當成死敵來斬,好生讓我心寒。 “李小曼道。 “有什么分別嗎,你這次前來不就是要與我做個了斷嗎,生死對決,難道還要惺惺作態?”葉凡抱山印成型。 “這是宿命的對決,必將落下帷幕,今天要有個結果。”李小曼的話語也冰冷了下來。 “那就戰吧!”葉凡轟的一聲拍出了抱山印,竟然將李小曼與華云飛都籠罩在了下方,一座黑è的山峰擠滿宮闕,宛若自開一個世界,壓滿每一寸空間。 “轟” 李小曼一聲輕叱,周身上下三百六十五個金è的漩渦同時轉了起來,傳出陣陣祭祀音,像是一尊神明將要復活,君臨大地。 一縷縷金光射來,斬向黑è的大山,看起來森然懾人,充滿了殺機,瞬間決生死,半點不容情。 華云飛自然也不是軟茬子,在當世同代中幾乎無人可與他匹敵了,這么多年來他出入古墓,尋找陵園,不僅挖到過各種王體,更走進入過一座大墓,得到了圣人的遺體本源。 吞天魔功震古爍今,當年狠人一介凡體,卻以此功而無敵天下,任你天縱奇才,蓋世英雄都不是對手,全都折殞。 可以說,狠人雖天生不適合修行,但卻有驚艷古今的才情,肉體凡胎,開創出古往今來最可怕的天功,這才是最讓人敬畏的地方。 更何況是華云飛這樣的奇才,自幼修行,到了而今,即便是沒有此功,他連諸王都可以照斬不誤! 一個黑è的寶瓶形成,在他的頭頂上方化成實體,烏光閃爍,垂落下一縷縷黑è的神鏈,“嗡”的一聲虛空大顫動。 “轟” 大道寶瓶光華億萬道,與吞天魔罐相似,如一顆黑è的魔星一樣劃過天宇,撞向葉凡,黑è狂瀾讓這片祖廟都將要崩開了,若非古之圣賢的陣紋守護,什么也剩不下。 黑è的山峰與一縷縷金光還有大道寶瓶撞在一起,迸發出燦爛的光,擴散出一圈圈漣漪ō動,驚動了這片祖廟內所有的人。 齊也一步上前,與那名半圣對峙,他們間的大戰地一觸即發。黑皇呲牙,亦準備出手。姬紫月攔住了它,親自決戰,對上了李小曼,她的曼妙軀體溢出一縷縷仙光,抗衡住了那三百六十五個金è的漩渦。 “紫月,無需你出手,我一個人可以對付,哪怕是他們兩個一起上。”葉凡的殺氣化成了一團神焰,在眉心前騰騰跳動。 “這可能是你離去前的最后一戰了,我要與你并肩作戰,我不會退后一步,讓我來對付她吧。”姬紫月眼中蘊著一絲水霧,倔強而認真的說道。 葉凡不再勸阻,心中一聲輕嘆,眸光一平子無比熾盛,盯住了華云飛,全力對他出手,拳力震世,有一種惟我獨尊之氣概。 “正合我意,這一次我本就想與你公平一戰,而今可以放開手腳了!”華云飛一聲輕叱。 “唵!” 葉凡一聲大吼,佛教真言喝出,驚天動地,這一次他全力吼動比之不久前的威力也不知強大了多少倍。 因為,他有點擔心姬紫月,這一吼不僅籠罩了華云飛,還聚成一道光束沖向了李小曼,無盡的紋絡交織。 這一真言被葉凡演化到了極盡妙境,光華中有無窮的古音響起,如王千尊大在禪唱,又如三千古魔在怒喝。 在無量光中,一尊又一尊身影顯現,那像是上古的佛陀,又如遠古的大魔,或寶相莊嚴,或魔威滔天,三千身影齊抬手,一起鎮龘壓前方兩人。 當三千尊身影清晰,人們見到那些人都是葉凡!這種奇景驚住了所有人,從來都是佛度他人,而今卻被葉凡反度了,以道教九秘化一切為己用。 “唵”字音響徹天地,三千尊葉凡的身影如神似魔,一起鎮龘壓華云飛與李小曼,各種喝吼讓整片小世界都在抖動,將要崩壞。 李小曼橫飛了出去,姬紫月若仙子一樣凌空而起,向前追擊,道:,“上葉子不用顧我,讓你看一看我的實力。” 幾乎從來沒有見過姬紫月出手,但她的實力卻是讓人驚訝,當年說要鎮龘壓她的哥哥并不是戲言,讓不遠處的龐博都是直流汗! 另一邊,葉凡這驚世一吼震的勇猛直進的華云飛口鼻溢血,連眼角與耳根處都在有血滴落,但他的眼睛卻更亮了。 “轟隆”一聲巨響,他的精氣神快速攀升,穩住了百度遮天吧淇淇豬快速手打與你共分享傷勢,像是一名古仙轉世,雖然不染塵世煙火,但卻絕頂強大。 他右手是飛仙訣,左手是萬化圣訣,一攻一防近乎夢幻,這是古之大帝的絕藝,針對九秘而創,恐怖無邊。 兩個人大戰了起來,葉凡一步踏出,腳下域源天紋絡紛呈,交織成一張大道網,化成葉凡的仙翅,橫斬了過來。 華云飛轉身就走,喝道:“我去前面等你,真正與你對決,選一個無龍氣之地,決一生死,看一看究竟是狠人的傳承驚艷萬古,惟我獨尊,還是你更勝一籌!” “哪里走!”另一邊,姬紫月竟占據上風,空靈若九天玄女降世,追擊李小曼而去,看的龐博直擦冷汗。 “轟” 遠處,極道神威壓蓋塵世,這個小世界都要毀滅了,一張古圖橫天,獵獵作響,發出轟鳴聲,像是滾滾時間長河穿越萬古而來。 九黎圖! 在各方ī烈大戰時一件帝兵出現,上面的圖案很神秘,因為被混沌淹沒了,無上帝威在彌漫,震懾了所有人,也不知有多少強者跪伏了下去,這并非自愿,而是臣服在古之大帝的氣機下。 “人族,你們若敢動用極道帝兵也別怪我們不客氣,將這里毀個干凈!”太古幾大皇族聲音森寒,太古皇的氣息快速蔓延了出來,顯然是持有古皇兵。 這是一場災難ì的后果,如果發生極道古兵的碰撞,這里的人多半都會死去,因為可不是一兩件那么簡單,一旦爆發,誰也無法預料后果。 不要說這個小世界,就是中州都多半沉毀大片,對于世間各種生靈來說是不可承受之重。 “各憑本事,倚仗極道帝兵與皇兵,誰先得到屬于誰。”一位神秘的老道人喝道,一口先天罡音震的所有人雙耳嗡嗡作響。 半圣! 竟然與是一位半圣,與齊羅一樣,深不可測,讓人側目,全都很吃驚。 他的先天罡音很有效果,各教并不是懼他,而是真怕毀了此地,若是那樣的話什么也得不到了,還得在生死間徘徊。 極道帝威慢慢壓下去了,各種戰斗又開始ī烈了起來,每一座古廟都有血流,都有骨在碎。 “華云飛你不是要與我決一生死嗎?就在這個地方,就在這一刻!”葉凡喝音震的八十一座古廟一起劇烈搖動,嗡嗡作響。 “刷” 華云飛飄逸出塵,藍衣展動,如一名古仙一樣飛上了一座古闕的上方,另一邊李小曼亦是如此。 葉凡與姬紫月聯袂飛起,降落在對面,雙方對峙,一股強大的氣勢在雙方間涌出,這一戰注定將銘記修煉界中。狠人的傳承再現,將大戰人族圣體,是宿命的對決,還是一曲悲歌,都將在生死間揭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