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913 祖地爭雄

第九百一十三章祖地爭雄 最后一層廟宇小世界,喊殺震天,本是一個流光溢彩的祥和世界,此時卻被血霧繚繞了。在這短短的一刻鐘內,也不知死去了多少修士,各教都有人馬來援,不像以前限于幾人,可以說這個地方高手如云。 “啊……” 道一圣地的圣子殞落了,發出一聲慘叫,眼中寫滿了不甘,連兇手都不知是誰,被人暗中襲殺。他的生命原本會很精彩,結果卻在這處遺跡中殞落,失去了成為一教至尊的資格。 “噗” 瑤池一位女活化石被人斬為兩段,神魂都未能逃出,化成一片華麗的光雨,消散在原地,形神俱滅。 此地無比殘酷,為了爭奪古廟中的神珍,各路豪雄皆在逞威,不顧一切的沖擊,諸般神通盡顯。 “那是元神四殺術,不是早就失傳了嗎,怎么還有人用的出來?”齊羅驚異,盯著遠方一片絢爛的光,結果成片的人倒了下去,肉身無損,元神皆成塵埃了。 山地中,各種奇術妙法盡出,所有人都用上了壓箱底的絕招,一是為了自保,二是為了超越他人、第一個沖進選中的廟宇中,這里多半有仙料,得到一件或看到一篇經文就足以受用終生。 這片小世界有八十一座古廟,每一座都有非凡的東西,因此每一處都成為了戰場,驚人的殺機在噴發,鮮血、白骨塊到處都是,既然已經到了這里,沒有人會退后。 最宏偉的那座大殿殺的最為慘烈,因為那里是整個小世界的中心,不僅人族強者在大戰,古族所有強者也都競相沖涌,都想第一個進去。 尤其是太古各部,像是發瘋了一般,殺到眼紅,大喊大吼,全都在瘋狂尋找那座殘缺的綠鼎,將此寶視作了他們的生命。 人族修士盡管知道那座鼎有難以想象的意義,但是卻沒有料到自太古年間就已統治大地的各大王族、皇族會這樣在乎,丟掉生命都不痛惜,以血與骨鋪就前進的路。 這里成為了修羅殺場,死尸成片,鮮血成河,神圣祥和的祖廟都繚繞上了一層血氣,與各種瑞彩交融,讓人發瘆。 “啊……” 這是一首死亡的序曲,一切都才剛開始,生命在消散,大批的高手殞落,人們為羽化神朝的仙藏而狂。 殺聲震天,大批的修士不斷進入這個小世界,鮮血流淌,尸骨堆積成山,法寶等漫天飛舞,光華璀璨,人們忘記了一切,眼前唯有爭殺,都想得仙寶。 對于葉凡來說,經文、古之圣賢的感悟等固然可貴,但卻遠不如橫渡星域的秘密,他沒有沖向中心最宏偉的古廟,而是進入了疑似典籍的地方。 當然,這個地方也不是那么好進的,雖然不如鎮廟古鼎那么貴重,但卻也有不少古冊,自然亦吸引了大批的人。 經文勝于一切,也許有不為人知的各種失傳的妙術,或許還有羽化神朝所搜尋的各種成仙的秘,諸教莫不想席卷走全部。 “啪” 葉凡當先開道,一拳打出,前方幾名古族全都骨斷筋折,渾身發出一陣爆響,而后碎掉,無人可抗衡。 他們終于沖進了一座殿宇中,到處尋找,墻壁有一段文字,發出一條條瑞光,甚至搖曳出一條赤紅的神鏈。 “這是一種怪異的秘術,似乎很難修成,不管那么多了,收走!”齊羅出手,手指如刀,挖刻石壁。然而卻無比艱難,上蘊法陣,守護古廟,難以破壞。 幾人駭然,都過去二十幾萬年了,一般的圣兵都已經腐朽了,就更不要說建筑物了,他取出地獄鎮魂塔,全力掃出一道光,終于挖下了這面石壁。 “老東西,你夠狠,就這么做,記得回去給我第一個看,到時候幫你刻個護山法陣。”大黑狗道。 他們相信,其他人也肯定如蝗蟲過境一般所過之處不會留下什么。若不是早有半圣嘗試收走成片的祖廟而失敗了,最后一層小世界連根草都不剩下。 “走,繼續找,一定殺進他們的藏經閣,我相信那里一定橫渡星域的各種秘密。”龐博道。 依然是葉凡在前開路,他頭頂萬物母氣鼎,手持打神鞭,神擋殺神,佛當弒佛,難有一合之將。 在這一刻,葉凡毫無保留,自身修為攀升到巔峰狀態,隨時會斬道,黃金血氣沖天,他如一尊圣皇一樣璀璨。 且,源天術被他領悟到了一個嶄新的境地,離天師也不算很遠了,龍氣自腳下上涌,形成一條條秩序神鏈,相連在他的身上,仿佛給他插上了一對不死凰鳥的仙翅,可縱橫天下。 他一步數十丈,幾乎在一瞬間就進入了下一座殿宇中,數十名強者發現了他,全都變色,而今人族圣體威名震天下,有幾人不發怵,誰敢與他正面爭雄? “我們這么多人……”其中一個吼。然而,其他所有人都倒退了,快速消失在了這座宮闕內。 葉凡不會留情,他想回到故鄉,希望也許就在眼前,如果尋到藏經閣,將會踏上回家的歸程,任何阻攔者都是他的大敵。 他雙眼中射出兩縷熾盛的金光,射在此人的仙臺上,當場發出一聲慘叫,這個人的半顆頭顱都熔化了,死于非命。 “怎么回事,還有一支香沒有燒完,這怎么可能。”連齊羅都驚呆了,盯著大殿神像下方的香爐。 葉凡、紫月都也都不解,來到近前仔細觀察,這座大殿中東西很少,只有幾個蒲團,正中供奉著一個石頭人,與先前神龕中那個一模一樣,只不過大了很多。 下方的香爐以紫銅鑄成,刻有云朵、山體、花鳥魚蟲等,煙氣彌漫,帶著一種讓人心靈寧靜的檀香味,可以使人快速進入道境。 “這東西是不是尋常的香,這是神樹上最有神性的一只枝杈做成的,并非真燃,而是勾動了大地下的龍氣。”黑皇畢竟追隨過無始大帝,見識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這里是一處敬神之地,沒有其他,但是黑皇所過之處連個歪把窩瓜都剩不下,它吭哧一聲將香爐給叼走了,收進空間法器內。 葉凡他們連過四座古廟,他們這樣的組合少有人可敵,當進入第五座古廟時,終于發生了激烈的大戰,遇上了強大的對手。 因為,這個地方有古之圣賢的感悟,能夠清晰的見到一個個古字烙印在虛空中,一群人集中在此地,都想奪下這片經義。 葉凡一進來,當場就有一批人退后,不敢與其攖鋒,但是這里有斬道的存在,且古族強者亦不在少數,不可能放棄一位圣人的感悟。 當下一片光掃來,化成一片秩序神鏈,葉凡黑發披散,霸絕天地的六道輪回拳打出,天裂地壞,六個模糊的古老宇宙在演化,瞬息將一干敵人籠罩。 幾乎在剎那間,就有不少人被轟成了血塊與碎骨,而后蒸發成一團光,徹底從這個世界抹除。 斬道的人怒喝,古族的人中更是有原始湖的皇族強者,對其大恨,不可能就此退后,全都上前。 葉凡口中發出一聲大吼,那是佛教的“唵”字真言,當前的幾人當場就崩開了,四分五裂,許多人口吐鮮血倒飛,無人能擋。 “轟” 同一時間,葉凡的腳下沖起一條條紋絡,自其天靈蓋飛出炫目的光,這是源天妙術,在背后有源天神鏈交織成的光,宛若不死凰鳥神翅,橫掃所有受傷而倒飛的人。 “噗”、“噗”…… 許多人被血色的神鏈穿透,刺進眉心仙臺而過,無人可攖鋒,發出一片慘叫聲,沖上前去的人幾乎全都倒了下去。 “刷” 一道絢爛的仙光飛來,從另一側打來,直取葉凡,殺傷力驚人,未死的幾名斬道者都是一驚,快速為其閃開一條道路。 “砰” 葉凡以劍指斬去,但身體劇震,立刻知道誰來了,這是飛仙之力,當年他身為圣體都吃過大虧,在秦嶺大戰時失血過多,遭受了重傷,這是狠人的無上妙術。 “哐” 古殿的大門被轟開了,直接橫飛了過來,幾名斬道的王者都被震退了。 華云飛一身藍衣,如謫仙一樣超塵脫俗,臉上寫滿了淡然,與其并肩而立的還有李小曼,白衣如雪,青絲飛舞,臉頰如玉,裊娜走入。 在他們的后方跟著一名老者,是一位半圣,恐怖實力不次于齊羅,周身都隱在黑暗中。 “是他,不久前出現的那個人,身上有常年相伴極道帝兵而染上的氣息!”大黑狗道。 “李小曼你還有臉來面對我們?!”龐博大叫,臉上寫滿了怒意,同來自彼岸,而今卻生死相對。 “有魄力,當年一戰,讓本皇險些身死,還敢出現在我面前?!”大黑狗從半圣身上收回了目光,盯著華云飛與李小曼。 “敢來自然無懼!”華云飛依然無懼,飄逸若仙。 葉凡上前,獨對華云飛與李小曼來兩人,神色很平淡,道:“是時候了,來個了斷吧。” 華云飛、李小曼、還有那位半圣一起向前邁步,有一種強大的氣勢沖出,讓整座古殿都震動了起來。 齊羅瞇縫起了眼睛,盯著那位半圣,眉心的裂縫內殺光閃爍。而其他幾位僥幸未死的斬道者見狀只能倒退,這個地方他們無法插足了。 “我們既然來了,就是要與你有個了斷。”華云飛上前,李小曼亦殺氣彌漫。 “我一個人鎮殺你們兩個。”葉凡黑發飛舞,眸子綻放冷電,獨自一人向前走去。 “我與你一起對付他們兩個,我來鎮壓李小曼!”姬紫月上前,與他并肩而立,一身紫衣輕舞,無比空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