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898 星空一岸護道人

“你,你說什么?”葉幾驚疑不安,向后星了幾步。這是一位化道的古佛,能在此相見很讓人意外,而他說的話更是莫名。 老僧骨瘦如柴,渾身干枯,散發著光明而圣潔的焰火,軀體一片通透,幾乎已經透明,連體內的一切都可見。 這片石臺一片祥和,被一股大道的氣息覆蓋,近乎晶瑩,遠古圣人化道,這是驚天動地的大事,最為純凈的道力在流轉,此地神秘無比。 “你身上有一念纏繞骨上,若非老衲坐化前明見未來,縱為圣也不可察。” 老僧說道,雪白的眉毛在劫火中成為灰燼,道骨在嘎嘣嘎嘣作響,將要毀掉。 葉凡覺得匪夷所思,他身上會有一種念力嗎,是何時沾染的,怎么會纏于骨上?他半信半疑,能夠感覺到這位老僧很真誠。 這樣的高人將要化道了沒有必要騙他,且遠古圣人若是要對他不利的話一個指頭點來想必就足以抹殺掉他了,甚至可以強行將他度化。 這位古佛的眉心睜開一條縫隙,射出一縷光,可照透一切,將葉凡的軀體映照的一片透明,可清晰見到其左臂骨上有一條纖細的青色神鏈,纏在上面。 “域外無上存在的一僂念力,我何時被纏上的?”他露出驚容,難道源自當年九龍所拉的那口古棺,還是說與鱷祖被鎮壓的熒惑古星有關,亦或是自當年紫微古星域招惹上了什么? 葉凡剎那聯想,幾乎于瞬間想到了各種可能,不斷思索,覺得都有可能,而后又不經意間又想到了另一幕。 大半年前,他與厲天還有燕一夕從紫微古星域歸來,在這顆古星的上空——域外戰場遺跡內進行了諸般探索,先是得到了一株神明花,而后親眼見到一艘古船從宇宙深處橫渡而來。 那是一艘金屬小船,僅有一丈多長,密井嚴實,他們當時感應到內部有極其微弱的氣息,生命像是快要走到了終點。 當時,他與厲天還有燕一夕全都震憾,那是自宇宙深處駛來的古船,也不知存在多少年了,像是經歷了漫長的歲月,他們根本沒敢招惹,快速離去,降落在這顆古星上。 而今,葉凡仔細思索,自然也想到了那一幕,這是在域外接觸過的存在,不得不疑。 “那個神秘的存在,在我身上留下了一縷念力,是否有什么不好的事發生了?”他不禁問道。 “而今倒也沒有什么,無須擔心。這僂念力也僅能讓他感知到你的存在,畢竟域外距離地表太遙遠,可將來就不好說了。”老僧道。 此時,他干枯的軀體在化道,不斷的光化,成為一縷僂道則,沒入天地中,肉身與骨頭閃爍金光,寸寸裂開。 且,他身上披著的袈裟明顯是一件圣兵,也在跟著他一起化道,成為一條條鮮紅的秩序神鏈,交織在一起。 這是怎樣的一種境界?肉身與骨還有元神在火光中燒著,不斷化道,而他卻面帶慈悲,不為所動,泰山崩都不皺一車眉頭。 此時,他在走向生命的終點,將從世間消失,卻看的如此之淡,根本不在乎,這就是超脫世外的古佛。 葉凡心中一嘆,這樣灑脫的遠古圣人世間難得一遇,不曾想第一面相見,就是死別,將目睹他化道而終。 “請前輩搏點迷津,解我困局。” “我幫你化掉。”老僧念了一聲阿彌陀佛,通體發出璀璨金光引動整片天地的大道,佛性波動灑滿阿育高原。 “轟” 整片西漠的大道似都被牽引而來,眾生的諸多念力化成無量光光輝萬丈,淹沒天地,洶涌而至。 一尊金色大佛出現,將葉凡托在掌心,而后引動西漠的無窮佛光,將他納于天地道鳴中,佛光億萬道,如一條條金色的大瀑布一樣,垂落在他的身上。 這是一種洗禮,純凈的念力來自須彌山,像是一種無上道果溢出,難以言喻,洗滌他的道骨,沖刷他的血肉,令其身體每一寸都晶瑩閃爍,療愈一切瑕疵。 “鏘” 葉凡聽到體內傳來一聲輕響,像是有一條鐵鏈被斬斷了,他感覺像是掙斷了某種束縛,當時就是一驚,果然有古怪。 與此同時,一條青色的神鏈飛出,在金色的佛性神輝中清晰可見,想要遁向天外,錚錚作響。 金色的佛輝洶涌,將它禁錮住,不能脫逃,遠古圣僧面帶慈悲色,借助須彌山的念力,將青色的鏈條拉進自己體內,與他一起化道。 “啵” 一聲輕響,那一縷神秘的念力就此消散,融在了天地道則中,葉凡徹底擺脫,長出了一口氣。 “多謝前輩。” 純凈的念力貫體,這是一種饋贈,洗盡紅塵的鉛華,鞏固自身的道果,明凈一切。葉凡的肉身如七彩琉璃一樣散發寶輝,通體無瑕無垢,像是變成了一尊神明,寶相莊嚴。 在這一刻,他覺得自身更加空靈了,要強行邁過這一關,逆天斬道,然而金色的神性光輝閃爍,終只是穩住了。 與此同時,域外戰場中那艘古船內傳出一道波動,道:“阿彌陀佛……”亦來到了這個世界,道場果然最為神秘,以須彌山為根基想演化什么?” 阿育高原,破敗的石臺上,老僧在金色佛火中化道,全身燒去了大半,依然不改色,綻放如嬰兒一樣純凈的笑。 葉凡再拜,表達謝意,道:“前輩都看到了什么?“他認真求教,將來會發生的一切,迫切想知道。 “在生命之火將熄前,我也只是看到了一角未來而已,如枯敗的黃葉凋零,偶被大風吹上高天,見到了較為廣闊的天地。但終究要落下一片葉而已,怎能洞悉整個世界只是一瞬的明見。” 葉凡一怔,這確是一位得道古佛,于化道中淡淡的笑,從容自然灑脫,格外的超凡脫俗。 “佛講因果,前輩幫我解了困局,晚輩不知如何相報。” “于你來說,果在現在,因在未來。于我來說因在現在果在未來。“老僧軀體快燃干凈了,道骨都斷了,狠狠晶瑩,而身上那件袈裟圣兵徹底成為了灰燼。 “請前輩明示。” “你將予我佛教恩,喜見佛法圓滿,此去星空另一岸,你是我教護道人。”他于火光中斷骨碎體,卻依然祥和寧靜,手拈一朵蓮花而蕪 葉凡驚疑,這個老僧果然超凡脫俗連遠去故鄉的事都預見了,不愧是一尊古佛。 接下來,老僧對他說的一句話,讓葉凡一個趔趄,差點栽倒在地上,將取真經,他為護道者。 “等一等,你在說什么,該不會是西天取經什么的吧?“他可承受不起。 古佛微笑搖頭,稱他多慮了只有一段因果,亦是一場緣,并非他所想那般。 葉凡靜心,明曉了他要什么,露出了一縷異色,佛修未來,真有轉世與來生一說嗎?他認真詢問。 老僧言道,信則有,不信則無歲月悠悠,世間終會出現兩朵相同的花千百年的回眸,一花調零,一花綻。 “前輩見過釋迦牟尼?” “兩千年前,游歷到須彌山下見他下山。”這尊佛行走凡塵間,并非出自大雷音寺平日居于各座野寺中。 將他葬在星空的另一岸,這是古佛唯一的的請求,死后明見一切真佛性。 “你要觀釋迦牟尼法,這與所修不相悖嗎?”葉凡心有疑問。 “我尊阿彌陀佛,亦認同一切真佛性,釋迦牟尼是否為佛之魔殼我不知,我僅尋一卷遺失的真經。” “敢問前輩為上古哪尊佛?“葉凡很想知道,佛講輪回來生,老僧多半大有來頭,是否為神話傳說中的一尊古佛。 “名號為虛,到頭來終是空一場。一切諸佛得如是安樂性,直至涅盤中。無所從來,亦無所去……”老僧在火光中化道,一條條秩序神則融于天地中。 葉凡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推向無盡遠處,不然他也會跟著一起化道,這是驚天動地的大事,這里一片氤氳,金色佛光一瞬就將高原淹沒了。 老僧骨頭盡斷,血肉成光,最終徹底化道,從世間除名。很久之后,葉凡走過去,于灰燼中發下一顆舍利子,能有小兒拳頭那么大,渾圓晶瑩,綻放不朽的神性光輝。 來生,信則有,不信則無。葉凡默然,最終搖了搖頭,收起那顆舍利子。 他在阿育高原上一路前行,見到了一個又一個朝圣者,他們一步一叩首,向著高原上的阿育圣湖而去,無比的虔誠。 路上,有柔軟的草地,也有冷堅的石頭,但是他們所并不覺得這是什么苦難,反而精神飽滿,內心有一種信念。 這一幕幕深深震撼了葉凡,讓他若有所思,有信仰的精神世界不會空虛,念力加持己身,亦等若是一種修行。 然而,證道的人卻不能信仰他人,需惟我獨尊! 也許對于凡人來說,這是一種寄托,讓心靈得到了滿足,他不禁遙望無法見到的須彌山,暗嘆阿彌陀佛果真莫測。 前方,有一個圣湖,明凈清澈,有瑩潔的光輝在閃爍,正是這片高原上的阿育湖,為佛門的一處圣地。 在阿育圣湖畔,有一座廟宇,并不恢宏,也不壯闊,占地很少,只是一座小廟而已,卻正是葉凡所要尋的阿含古寺。 一個麗人站在阿含寺前,出塵而祥寧,洗盡鉛華,百媚盡斂,如一株蓮花綻放,靜靜的站在那里,正是安妙依。 “我師化道,明見未來,你將遠行,我已盡知。“帶著磁性的動聽聲音傳來,安妙依真性依在,還未將他斬去。 而后,兩人都沒有說話,繞著阿育圣湖開始行走,并肩而行,如超脫凡塵上的一對神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