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897 佛與帝水深

第八百九十七章佛與帝水深 阿彌陀佛還活著,這句話一出口,讓猴子自己的氣血一陣翻騰,真相若是如此,光想一想就讓人膽寒。 前方,佛光無量,由眾生的念力合成,純凈而神圣,普照大地,光華萬丈! “這只是我的一個想法而已,當不得真,他要是活著,別人還怎么證道成功。”葉凡道,不過心中還是有很多疑云。 “古之大帝并不一定非要在這顆古星證道,有的人來自域外,甚至阿彌陀佛大帝自己也是從天外而來。”猴子心情沉重。 這顆古星有無盡秘辛,古往今來,也不知有多少大能力者趕來,全都在追尋著什么,而太古古各族也都是自域外而至。 “這倒也是。”葉凡點頭,若有所思,但還是搖了搖頭,人力有窮盡時,一個人在怎么強大多半也活不了數以十萬年。 “你不相信嗎,我始終覺得西漠最為神秘,別的教義根本無法在此立足,每一個人都虔誠禮佛,開古往今來未有之奇跡。”猴子沉聲道。 這么多人敬佛,自古常如此,每一個人都在念阿彌陀佛之名,不得不讓人震撼,都加持在一個人的身上,也許真的可以不朽。 前方,僅一個古城而已,就有無量佛光沖天,若是古今這片大地上所有念力加在一起,那會是怎樣一種場景? 猴子只是想一想而已,就覺得頭皮發麻,忍不住道:“讓人戰栗,毛骨悚然!” 阿彌陀佛,葉凡口中念了一句,頓時發現有一種神秘的力量流淌,很是詭異,西漠這片古老的土地讓人覺得匪夷所思。 “猴哥,多半只有你我以及凰虛道、火麒子這樣的人才能感應到,你念一遍阿彌陀佛試一試有何感覺。” 猴子嘗試,而后心驚,道:“在這片大地上有一種神性的力量在共鳴,我想若是佛門的人常念阿彌陀佛四字,可加持己身法力。” “不錯,正是如此,西漠深不可測。”葉凡道。 “藉此,我愈發覺得阿彌陀佛還活著了,且強大到了不可思議之境,眾生念阿彌陀佛,鑄他不朽身,而他則賜予每一個人佛力,讓佛徒更加虔誠,形成了一種可怕的循環。” “我不認為阿彌陀佛還活著,我只是覺得西漠佛教的水很深,我們還是不要多加探究了,不然可能會有大禍,畢竟身在這片土地上。”葉凡心有所感。 “難道我們在此說什么,還會被某種存在感應到不成?”猴子望向虛空,而后眺望須彌山方向。 葉凡自語,道:“荒古前最后一位大帝是無始,荒古后最后一位大帝是青帝,他們都應是在這顆古星證道的,所以我想阿彌陀佛應該不在世間了。” “可是,從古至今,這無量念力,可積聚成如瀚海一樣的無量佛光,最終都被誰所得了,都去了哪里?”猴子說道。 葉凡道:“只要是人,都有朽滅的一天。其他大帝,強如狠人,冠絕古今,開創出一種種震世功法,連神胎都化生出來了,開啟了另類的長生,為何沒有選眾生念力這條路?強大如無始,可踏禁區,將大道都踩在了腳下,也沒有選這條道,說明很難真正不朽。我想阿彌陀佛也不可能因此而活上數以十萬年,這些無量佛光,無窮念力不是鑄其不朽身,應是另有他用。” “那你來說,整片西漠都充斥著這種純凈的神性力量,最終到底成就了誰?”猴子打破砂鍋問到底。 “佛門修的是來生,最是神秘,我們還是不要妄自揣度了,西漠的水太深了,不是而今的我們所能涉足的。”葉凡告誡。 猴子沉思點頭,因為流有斗戰圣皇血脈之力,而今身在西漠,真切感受到了一種秘力,真若追尋下去,說不定真會惹出什么東西來! 他露出憂慮之色,眺望須彌山,那里是西漠的中心,古往今來,無窮念力全都加持在此,真的讓他擔心。 “你不用憂懼,我想你叔叔早已發覺了什么,比我們看的更透,也許正是因此而吸引了他。”葉凡寬慰道。 “但愿如此,若無事情,我以后不愿再來西漠了,除非有朝一日,我成為圣人。”猴子火眼金睛,射出一縷縷神芒。 他們兩人繼續上路,猴子要去大雷音寺,而葉凡則在多方打探,尋找安妙在哪座古寺,而今還一直同路。 “佛門相信來生,修的是未來的道果,你說有一天阿彌陀佛會不會在未來出現呢?”在路上猴子琢磨了很長時間說道。 “將來的事誰能說清。”葉凡苦笑,這些他也想到了,但卻不愿在西漠講,因為每一次念阿彌陀佛四字都有一種神秘氣息彌漫,他不想扯上什么因果。 “那釋迦牟尼該不會真與佛有關吧,是否為他的魔殼,或者與神祇念有關?”猴子咕噥道。 “就此打住,我們回去再論,別在西漠念叨了。”葉凡止住了他。 猴子干咳,就此停止了這番議論。葉凡尋找安妙依,臨行前希望能夠最后一次相見,可是西漠廟宇遍地,如大海撈針一樣,尋訪多日都無果。他按照安妙依修行所需之法,又查訪了幾日終于有了一些線索,大致猜出她的去向。 佛門,對于一道經歷了一個涅槃與轉變的過程,從最原始的禁欲化為利用七情六欲來修行。 葉凡猜測,安妙依既然來到了西漠,一定會尋根求源,探索這一法門的演變過程,當中多半會從“聲聞乘”入手,這是佛教對“情”最原始的態度。 溯本追源,應該是《阿含經》,這亦是佛教最基本經文,內蘊佛陀筑基法,安妙依想要走的更遠,一定會從源頭學起。 數日后,他打探到世間有一古寺,名為阿含寺,內有阿含經真義,可惜毀于一萬年前,而今不可尋了。 由此也能看出,佛教的水有多么的深,雖然共尊阿彌陀佛,但卻也有各種流派,教義在演化過程中也有沖突的地方。 他們一路西行,距離須彌山倒是越來越近了,這些天葉凡身在西漠,所見所聞,都受到了沖擊。 這真的是一個盛世,西漠廣袤無垠,卻只有一個佛教,可以說一教之力抵得上其他任何一域的諸教合力。 在當世,將佛教稱之為天下第一大教絲毫不為過,葉凡與猴子走訪了不少古剎,見到了一些隱世神僧,深不可測。 葉凡隱隱覺得,整片西漠都很非凡,像是不屬于這個世間、將來可能會飛走一般。 “相傳,羽化神朝想舉教飛升,最終化成了灰燼,這片佛土將來是否也有這樣的打算呢?畢竟念力太龐大了,這是他們的根基所在。”葉凡自語。 他越想越是復雜,而思維也越來越發散,瞬息觸摸到了很多關鍵性的東西,莫名想到了這是一個大世,佛教似乎準備的更充足啊! 而后,他猛的驚醒,快速問道:“猴哥,太古各部都在這一世覺醒,是太古皇算計好的嗎,還是各族早有約定,恰巧做出了這樣選擇?” “是神蠶嶺、血凰山、火麟洞等地故老相傳下來的,也可以說是太古皇演算的結果。”猴子認真的說道。 “是了,早在太古年間,人們就尋覓到了這里。至于到了這一世,古族則相繼復蘇,如此算來,最為關鍵的時間已經指出了……”葉凡自語,而后眼中神光懾人,道:“古往今來最為逆天的變故會在這一世發生!” 他在瞬息間,洞悉了一些本質性的東西,想透了很多不解之處,這顆古星絕對是特殊的,為什么讓古之大帝來此,古皇為何都將親子封印到了這一世? 對于這些人來說,也許只有成仙才能誘惑到,除此之外還能有什么?未來必有驚世劇變發生! “古之大帝多半都來自天外,古皇也許亦如此,由此差不多可推出古往今來的大帝人數,甚至究竟有多少生命古星……”葉凡越想越多,不斷的推理。 “不敢說整片宇宙,因為它實在太大了,浩瀚無垠,但最起碼以這個古星為中心,所能輻射到的范圍,生命古星與大帝的數量可以推演。” “且,星空古路,亦是一個關鍵,是這片所能輻射到的區域的路,還是說有更為特別的意義?唔,這個似乎錯了,老子與釋迦牟尼一直追了下去,沒有駐足……” 半個月后,葉凡終于從一個佛徒口中得悉了阿含古寺的線索,早已重建,在阿育高原上,與天相鄰。 而此時距離須彌山還有十幾萬里了,葉凡心中震撼,相隔這么遠他都感覺到了一種無量神能在前方,氣勢磅礴。 恍惚間,他見到萬丈佛光沖天,將前方的整片天地都淹沒了,自古至今的純凈念力都加持到了那個地方,神圣而威嚴。 最終,葉凡與猴子分開,各自上路,去行自己的事。 阿育高原,海拔之高讓人驚嘆,比其他地方的大山還高,一年有大半時間被積雪覆蓋,苦寒而冰冷。 而今,正是一年中最為短暫的春暖花開時,高原上一片生機勃勃,草芽破土而出,花朵爛漫,生命的氣息在彌漫。 忽然,遠遠的,葉凡感受到了一種莫名的力量在召喚他,神圣而祥和,引導他向前走,如沐浴仙輝,渾身舒泰。 “這是怎么了?”他不自語,向前遙望。 不久后,他心中劇震,感受到了化道的力量,有一位圣人在化道! “遠方而來的施主,老衲等你多時了。” 前方有一片破敗的石臺,一個老僧盤坐地上,也不知活了多大年歲,渾身血肉與道骨都在燃燒,即將化道,這竟然是一位遠古圣僧,亦可稱為佛。 “圣僧,你知道我是誰?” “你來自星空另一端,老衲在坐化前的一刻明見未來,一直在等你。”這尊枯瘦、正在燃燒的古佛說道。 “你……”葉凡大吃一驚。 “在此前,貧僧將先借阿彌陀佛之力幫你鏟除域外一位無上存在的一縷念力。”老僧說道。 他話語剛一落,天外遠古圣人的戰場遺跡中,一座古船“當”的一聲輕響,似是有所感,一個聲音自語,道:“阿彌陀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