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893 中州祖廟

第八百九十三章中州祖廟 “什么……五色祭壇!?”在場的人都一驚,全都望向姬紫月。 “應該是在中州。” 姬紫月遍查典籍,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夢境中的情景與中州的一地很像,而后越查她越是心驚。 中州,曾有一個神朝,名為“羽化”,若是還在的話,也許會是天下第一朝。它一度鼎盛之極,那時其他四大神朝還未出現,中州有大半疆域都在其統治之下,號令所向,莫敢不從。 從“羽化”二字也能推斷,這一朝有多半的盛隆,他們追尋的是長生的真義,一切都是為了成仙。 然而,卻在一夜間分崩離析,自這個世間除名,像是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連古籍中都記載不詳。 姬紫月在姬家藏經閣中尋遍典籍,對照各種古地圖以及而今的山河圖發現,夢境中的五色祭壇位于羽化神朝的祖廟旁。 “羽化神朝這么強大,他們擁有有五色祭壇?”龐博吃驚,當世所有祭壇成遺跡了,沒有一個人能掌握。 “我也聽說過,這是一個極其強大的神朝,當年為中州第一,最終真的羽化了,不過卻沒有飛仙,而是成灰。”黑皇道。 “你如果真的想離去,可以去羽化遺跡看一看,也許能有什么發現,那個地方很神秘。”姬紫月輕聲道,她并不愿他遠行,但還是告訴了他,美眸中有一絲暗淡。 葉凡不知說什么,看著他的美眸,想要安慰,那也許是一種傷害,想帶著她一起去星空的另一邊,可正如他一樣,她也舍不下父母。 姬紫月強顏歡笑,說每晚仰望星空為他祈福,當一切緣了時,會追尋他的足跡去星空另一邊看一看。 “錚錚……” 吞天魔蓋發出一聲聲哀鳴,在姬紫月的手心上方沉浮,垂落下一道道仙輝,與那枚青銅指環共鳴。 在這兩者間有絲絲縷縷光輝,相連在一起,這種奇景讓所有人都一震,果然是狠人的遺物無疑,它們親和,可以交融。 “你還記得夢境中小女孩的模樣嗎?”葉凡問道。 姬紫月搖頭,那些情景太模糊,尤其是小女孩的臉更為暗淡,只記得她有一雙明亮的大眼,掛著淚水,梳著羊角辮,不過三四歲,穿著很破舊的小衣服,踩著一雙破爛的小鞋子。 “嗡” 虛空一顫,模糊的場景在幾人眼前流轉,那個五色祭壇竟然出現了!一個小女孩跑丟了鞋子,大哭著向前沖去,只為看一眼那具尸骨。 “砰” 畫面崩碎,而后一切都陷入了黑暗,像是有一個聲音在回蕩,道:“不為成仙,只為在這紅塵等你歸來。” 所有人都震撼,全都呆住了!是狠帝嗎,她堅信少年還能出現,這是她的執念,也是她心中最珍貴的希望,逆天活了數世,只為等那少年回來? 沒有的璀璨神環,依然只是暗淡,可以想見她橫掃八荒,獨立九天上的輝煌,明明立于人道絕巔,俯視萬古輪回,卻不被納于憶中。 所謂的大帝輝煌,于她來說,遠比不上一段兒時的快樂與苦澀交融的時光,縱無敵天下,也挽不回昔年的一切。 最后一切都消散了,只剩下一張鬼臉,帶著淚痕,似哭非哭,似笑非笑,那是吞天魔蓋在沉浮。 “叮” 姬紫月手中的青銅指環光澤斂去,沒入了她的體內,狠人的兩件遺物自主分開,各自平靜了下來。 讓人敬畏的一位大帝,狠人的記憶碎片讓人覺得復雜難明,心中起伏不定,不說清那是怎樣的一種感覺。 “我怎么覺得,與狠帝有莫大的因果。”葉凡自語。 他撫摸身上一樣又一樣東西,都與狠有關聯,首先是萬物母氣鼎,從青銅仙殿收來,這是無價證道圣物。 其次是真龍不死藥,二十幾萬年前為狠人所有,他曾先后兩次得到真龍神液,而今身上還有,未曾用完。 另外,還有那張仙珍圖,是從混沌龍巢中得到的,連斗戰圣皇都曾擁有過,而二十幾萬年前落入狠人手中,葉凡得此圖時,狠人的棺槨沉入了混沌中。 “我這是怎么了?”葉凡越想越是心驚肉跳。 同時,他想到了相識的人,段德得到了吞天魔蓋,姬紫月有狠人一生最珍愛的指環,涂飛的爺爺有吞天罐,李小曼得到了狠人傳承。 這像是形成了一張網,交織在一起,將他圍在當中,與狠帝的關系斬不斷,讓他覺得陣陣不安。 兩日后,葉凡、龐博、姬紫月、黑皇等人橫渡虛空來到了中州。 羽化遺址,面積相當的大,嚴格說來半個中州都曾是被他們納入版圖,那時還沒有大夏、九黎等神朝,疆域無邊。 神秘的祖廟位于中軸龍脈上的心臟位置,占盡了天地造化,奪盡了玄機,本是一個逆天的秘地。然而,二十年萬年前,中州最古的這條龍脈給人生生轟斷,龍氣散盡,在其他各地重化生為幾條祖龍。 而自此之后這條斷龍由以前的無上凈土立時化為了死地,成為了一處最為不祥的區域,幾乎絕了生機。 中州心臟,而今寸草不生,一片昏暗,常年繚繞帶狀黑霧,不知光明何物。 前方,可見一座座斷山,這是力余波撞擊而成,當年不知發生了怎樣的一場大戰。 “看,那條古脈何其壯大,曾是中州最長祖脈,比上成千上萬山脈并在一起還粗!”段德道,對于他來說,各地山川地理必須要精熟。 所有人都一陣頭皮發炸,這還是山脈嗎,也太粗大了,這像是一片高原,當他們飛上無盡的高空后,向下望去發現真是一條龍脈。 “有遠古圣人飛上這顆古星上方,曾向下望,中州第一龍脈崩斷僅是一掌的緣故,有人隔著也不知多少萬里,按了一記,留下五個指印,將祖龍脈截成數段,其他山峰全部崩碎,方圓百萬里沉陷。”黑皇道。 “不會吧,一擊之下,百萬里沉陷,五個指印斷送中州古來第一龍脈,太逆天了。”龐博吃驚。 半日后,他們深入中州心臟區域,來到了一處不毛之地,依然一片昏暗,繚繞帶狀黑霧,猶如冥界。 “前方有古老的建筑物!” 就在前方,有一片神廟,有一種歲月的沉淀,不知存在多少萬年了,至今還沒有朽滅。 “不會吧,道爺我是不是錯過了一種大機緣,羽化神朝的祖廟沒有毀掉,以前我竟沒有來此地考古。”段德自語,攥緊了拳頭。 在祖廟后方有一片灰蒙蒙的霧靄,將一切景物都籠罩了,什么都不能見到,按照姬紫月夢境中所見,那片區域的深處應有一座五色祭壇。 而今,那里天機不顯,一片詭異,被各種迷陣所困,什么也見不到。 “什么人?”古廟前傳來斷喝,身穿玄鐵衣的一排甲士出現,一個個手持鐵戈,嚴肅無比。 很快,密密麻麻,古廟周圍,斷山中冒出成片的人影,全都是高手,此外還有各種陣紋被激活,將此地覆蓋。 “這是什么人,他們占領了此地?”厲天驚訝。 “這個地方是最近開掘出來的,這是一片破敗的小世界,他們清理出來沒多久,最起碼祖廟沒人進入過,還在塵封中。”段德以專業人士的口吻說道。 “壞了,招惹不起,這是四大神朝的人,被他們捷足先登了。”李黑水道。 前方,這是一片聯軍,有四大神朝的旗幟,他們共同在此,開掘二十幾萬年前的中州祖廟,想要尋獲什么。 “還有搖光的旗幟。”姬紫月道,一眼認出了搖光圣旗。 五大勢力聯手,一起在開鑿,想要將羽化神朝的遺跡清理出來,將這片小世界貫通,誰敢與他們爭奪? 當年,羽化神朝為中州第一,號令所向,莫敢不從,擁有無上威勢,但卻于一夜間成灰,據說他們的帝兵都碎掉了。 且,這也是已知的唯一有證據被打碎的一件無上帝兵,破滅了極道兵器不毀的神話! 當年,他們毀滅的太快了,各種奇珍異寶等都沒有再現,就被塵封了,據說被人以力封印了。 “看到沒有,這片破敗的小世界是被封印的,但是被人用極道帝兵破開了一角,才再現世間,不然我們尋到這里多半也發現不了。”段德道。 “搖光圣地參與當中……”葉凡自語,而后說出了以前的猜想,搖光圣子可能得到了狠人的傳承——不滅天功。 既然姬紫月、段德在夢境中見到了一些東西,說不定搖光圣子也是如此,因此而尋到了中州古廟,說不定有極其重要的神珍在廟宇中。 “沒錯,羽化神朝的許多圣物都是供奉在這座祖廟中,這里簡直就是一座神朝大墳!”段德很專業的說道。 龐博上前交涉,對面立時走來幾人,全都是位高權重者,為四大神朝的皇祖級人物,他們沉聲回應,早在半年前他們就開始掘此地,而今才有結果,不容外人侵入。 葉凡他們后退,強攻的話也許能殺進去,但是這片古廟太神秘了,四大神朝與搖光都一直未敢輕舉妄動進去,他們貿然闖入,說不定會有大禍。 “怎么辦,被搖光圣子捷足先登,這個地方很麻煩。”龐博蹙眉,與葉凡對視。 其他人也都覺得有些頭疼,這個地方明顯很不一般,但是激怒了四大神朝與搖光圣地,那可能會惹出幾件極道帝兵來。 葉凡道:“首先,應該讓吞天魔罐合一,我覺得此地需要用到它,與其有某大關聯。然后,或許當借天下人之力,讓此地秘密公開,允許各路高手進入。” 他們離開此地后,認真討論了起來。 唯有姬紫月在輕嘆,望著古廟后方的霧靄,自語道:“當年,那個小女孩哭喊著,跑丟了破爛的小鞋子,送那個少年遠去,最終卻只見到了他的尸體歸來……” “這不是她的結局,她最終成為了大帝。”猴子走了過來。 “是啊,無敵天下,古今最神秘與強大的大帝之一,幾乎無人可并列。”黑皇插嘴。 “但是,她并不快樂。”姬紫月搖頭。 “但她心中還有希望,堅信能夠再相遇那個少年。”葉凡開口。而后,他由那個小女孩不由自主想到了小囡囡,一樣可憐兮兮,而今她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