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888 大成圣體現

第八百八十八章大成圣體現 九色的火焰如霧絲一樣一縷縷纏繞,將黑色魔山一樣的厲鬼縛住,將金色的鱷祖淹沒,這是一種絕殺。 這種火焰連圣人都可焚燒,就更不用說兩個被鎮壓了兩千多年早已不再巔峰的存在了。 “啊……”金色的大鱷慘叫,他是一道元神修成,對這種火焰甚是懼怕,當場就被燒成重傷。 至于厲鬼更是在嘶吼,他乃是陰兵,是一縷惡念再生,最怕的就是至陽的雷電與神火等,劇烈掙扎。 兩個可怕的存在全都在抗爭,然而任他們天大的神通被這種神火纏住也是心驚膽顫,不在全盛時期,這是致命的! “當……”鐘聲悠悠,一口金色的大鐘自鱷祖的頭上浮現,那是佛教禁器金色古廟中唯一保存下來的東西,此時罩住了他的身體,快速沖向天穹,遠離火焰。 不過,想要逃走太難了,無始殺陣掃出,白茫茫的氣浪翻滾,將大鐘劈的千瘡百孔,即將崩潰。 “我的肉殼,你出乎我的意料,但是依然逃不出我的手心。”大成圣體化成的神祇念嘶吼,如魔岳一樣的黑色身體在快速變小。 “哐” 像是一座山出現,鎮壓在場中,一個殘缺的九竅石人顯化,他化成一道烏光沖了進去,沒入當中。 九色火焰在燃燒,但是石人并沒有立刻熔化,顯然能堅持片刻間,這是致命的!他一步就沖了過來。 “鏘” 無始殺陣發威,十二座陣臺一同發出了萬丈光,殺氣與混沌一齊迸發,將九竅石人劈的幾乎寸寸斷裂。 然而,它手段逆天,吐出一口烏光,粉碎十幾塊魂血石瞬息修復了,在殺光中不斷逼近。 “是了,襲擊太玄拙峰的人果然是劉云志,催動的就是這個九竅石人。”葉凡自語。 “錚” 九竅石人火星四射,被斬的幾乎要粉碎了,但是不斷被烏光以及魂血石修復,眼看就要到眼前了。 “不用怕,他被斬掉了九成修為,連道根都被抽走了,到了現在比王者強,但已無法同圣人比肩!”段德道,催動吞天魔蓋將護體。 葉凡輕叱,利用無始殺陣將天庭權杖催動起來,攻擊那沒有完成長起來的九竅圣靈之體。 “噗” 一條手臂粉碎,大成圣體神祇念終于沒有再將其修復,化成鬼魅開始躲避。 “我知道了,他應該很懼怕你的圣血,讓權杖染血殺他!”段德叫道。 葉凡聞言點頭,中指射出一道血光染在權杖上繼續劈殺九竅石圣靈,發出嗚嗚嘯音。 “你失算了,二十多年來我一直在以太陽之精淬煉神魂,幾乎擺脫了陰靈之體,不再像當年那樣無法近你身體了,現在正是取你肉殼時!” 神祇念大吼,躲在九竅石人體內,近乎瘋狂,吼動了河山,漫天的九色火焰都被他震向了另一邊。 “他依然在怕,屠掉他!”黑皇叫道,更加賣力催動十二座陣臺,它感覺到了危險。 “轟” 金色的權杖將石人幾乎腰斬,石塊飛濺,震出一片片道紋,各種神則灑落,擴撒出的波動將天穹都粉碎了。 不得不說,當達到一定的境界,即便修為被削了,依然可怕無比!金色的大鱷與神祇念的戰斗經驗與本能還在,在無始殺陣中穿行,躲避過一重重必死的殺劫。 無始殺陣像是怒海,兩個可怕的存在像是小船,隨時可以將他們打進浪底,然而很長時間過去了,他們卻始終不沉。 尤其是神祇念對葉凡的肉殼近乎著魔,志在必得,竟有破釜沉舟不達目的不罷休的架勢,幾次沖到了近前。 “喚醒前世的憶,借來前世的果……”突然,黑色的神祇念發出了如同魔咒一樣的聲音。 這種魔音傳并不高,但是卻穿透過了無始殺陣,達到了每一個角落,可怕無邊! 在這一刻,九竅石人崩開了,露出了那尊黑色的厲鬼,然而并無陰氣,一縷縷金色的霞光自他的天靈蓋垂落下來,將他整個身體護住了。 在這一刻,神輝將他的整個身體都染成了金色,變得無比圣潔,再也沒有了一絲陰氣,變得威嚴無比。 “轟隆隆” 自他天靈蓋內涌出的金光更多了,恐怖的氣息讓人戰栗,連無始殺陣斬出的殺光以及混沌都難以傷他了。 此時,這個天地間讓人窒息,充滿了強大的壓迫感,像是有一尊大帝復活了! “壞了,怎么有了大帝一般的氣勢,趕緊殺了他!”黑皇大叫,臉上寫滿了恐懼,這一切都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十二座無始殺陣同時瘋狂運轉,消耗掉了海量的神源精氣,散發出滔天的殺光,且天庭權杖、神女爐都飛了起來,一起向著金色的神祇念鎮壓。 “吼……” 金色的厲鬼一聲大喝,突然探出一直大手將在天穹上躲避殺光的金色大鱷一把抓了下來。而后,他雙手一扯,立時讓其崩斷,化成了一片熾烈的光,像是有數百顆彗星一起撞來。 “老鬼你果然狠毒,對我出手了,不過這只是我一道元神而已,我在這個世界的神胎以及在星空古路上的本體早晚有一天會找你算賬的!” 萬丈長的金色大鱷咆哮,整片天斷山脈都在震動,它充滿了恨意,但是卻無力改變什么。 漫天的熾盛光華,如千萬星輝凝聚而成,金色的厲鬼將大鱷活祭了,化成一縷縷道紋,像是從冥冥中召喚來了什么。 接著,他自己的身體更加璀璨了,天靈蓋勾動九天十地,如一塊道骨一樣剔透,垂落下萬縷神則。 “轟” 鋪天蓋地的威壓散發,連十二座無始殺陣化出的光都斬不動他了,此時他像是晉升到了一種奇妙的境界。 “古之大帝的氣息!”黑皇驚悚。 “難怪那個老和尚說,這個世間最難對付的就是神祇念,真被他說對了。”段德也發毛了。 很明顯,他們都從剛才厲鬼的魔咒中得悉是怎么回事了,喚醒前世的記憶,借來前世的道果,這是前世大成圣體的部分神通復蘇! 神輝洗凈陰氣,這是一尊身綻無量光的圣體,神圣而威嚴,不可侵犯,九天十地都因他而顫栗! 十二座無始殺陣飛出的殺光竟然不能傷他,全都在其身前湮滅,各種光如煙花般綻放。 他的身體繚繞著一條條秩序神鏈,如浴火重生的仙凰一般,擁有無量的神能,天地都為他而鳴。 各種祥光瑞彩垂落而下,像是在禮拜一個無上的大帝一般,出現了各種異象! 連天庭的權杖還有神女爐都與無始殺陣失去了聯系,不能被催動了,這是一種恐怖的場景。 雖說陣紋只是殘缺的一角,但卻也有無雙的殺傷力,連圣人來了都要被殺傷,然而此時卻沒有了一絲用武之地。 葉凡、黑皇、段德、燕一夕、厲天等人頭皮發麻,這個神祇念被削去九成修為,斬掉了道根,怎么還如此恐怖? 不可戰勝! 這是所有人的感覺,不要說是他們,恐怕就是一群祖王來了都不行,他擁有無以倫比的戰力,有古之大帝的氣象。 “他喚醒了前世記憶,借得了大成圣體的道果!” 當明白這一切后,他們近乎絕望,這可是能與古之大帝爭雄的存在,天上地下無敵,不要說是他們,古往今來能有幾人可以一戰? “轟” 前方,那尊金色的體魄一震,天靈蓋內垂落下最后一道神輝,他倏地的睜開了眼睛,剎那間如開天辟地! 天地顫抖,混沌洶涌,十二座無始陣臺崩碎,此地的陣紋全部被毀掉了,一股無敵的戰意沖霄而上,透過天道感應,一瞬間席卷了整片東荒大地! 在這一刻,眾生顫栗,每一個人都心驚,如臨神土,如對神明,也不知有多少生靈膜拜了下去。 “非是我們考慮不周,而是太邪門了,出乎了意料,各路祖王來了都得飲恨,快走!” 黑皇都惶恐了,將早已準備好的棋盤陣紋祭出,帶著幾人就要橫渡虛空而去,那也是一角帝紋。 然而,前方那尊如神一樣的金色身影,眸子掃過的剎那,棋盤陣紋成為齏粉,不復存在。 大成圣體神威浩蕩十方,九天十地皆顫! 此刻,也不知有多少強大的存在被驚醒,不可思議的遙望東荒天斷山脈,通過天人感應,透過大道,想要了解真相。 “天,難道有人證道了不成?” “怎么會這樣,這是怎樣一個強大的存在,古之大帝的氣息在彌漫啊!” 連強大的祖王都在震撼,忍不住一陣心悸,眸光中充滿了驚懼。 整片天斷山脈,所有生靈朝這個方向膜拜了下來,大到數百丈長的古獸,小到螞蟻,全都一動不能動。 而葉凡他們若非有吞天魔蓋守護,恐怕也難以站立在那里了,此時完全被古之大帝的氣息淹沒了。 魔蓋錚錚而鳴,被這種強大的氣勢刺激了,自主沉浮,垂落下一縷縷仙輝,護住了幾人。 “我們完了,此時拎來一件無缺的帝兵也擋不住他,一個大成圣體復蘇了,唯有大帝復生才能對付他。”黑皇慘然道。 段德道:“而今也唯有堅持了,他這種狀態保持不了多久。我聽那個老和尚言,釋迦牟尼也是先避其鋒芒的,沒有敢硬撼,想來也遇到了這種情況。” “也許,我們沒有危險。”葉凡怔怔出神,盯著前方的大成圣體,沒有感應到陰森,有的只是威嚴與神圣。 “殺了他們……”這是神祇念的聲音。 然而,另一種更加威壓與不可抗拒的神念波動立刻將其壓制了,大成圣體俯瞰山川大地,眸子中是無盡的光彩與傷感。 “我又回來了,回到了生前的大地……”他輕輕自語,有無盡的悵然,生怕驚破這壯麗河山。 “橫掃了九天十地,逆轉了天地輪回,無敵天上地下又如何?到頭來終要孤對人世沉浮,目睹紅顏老去、安寂,親人故友一個個化黃土,為他們送終,唯有我獨存不朽。選擇離開這里,又歷經無盡歲月,我也終于老死異域他鄉,帶著無敵的輝煌,也帶著無盡的黯然惆悵……”他這樣傷感自語,眸光暗淡了下來,望向整片東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