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887 斬熒惑古星大敵

第八百八十七章斬熒惑古星大敵 流血的天斷山脈,鬼哭神嚎,一曲地獄哀歌已經奏響,傾盆血雨在灑落,宛如人間煉獄。 啾啾鬼鳴,嗚嗚嘯聲,在黑色的大山中回響,也不知有多少人死去,人命比草賤,一茬接著一茬的倒下。 在天斷山脈中心,殺聲震天,但是外界卻看不到一點景象。茫茫殺氣與混沌摻雜在一起,成為一片殺海,了中心區域,讓人心悸。 戰場中,遠比人們想象的更為可怕,這里化成了一片修羅場,一個又一個強者在殞落,雪白的骨塊沾著血絲,觸目驚心。 無始殺陣無雙,九座并立,掃出一道道殺光,大斬四方,一條條尸體墜落,一名名修士被劈殺,化成血霧。 黑色的斷山相連在一起,每一座上都是血與碎骨,厚厚一層,觸目驚心,讓人看一眼都顫栗,沒有一具完好的肉身。 而這一切還在繼續,戰斗沒有完結,殺戮依然在進行中,所有人都殺紅了眼睛,講和那是不可能的,唯有死戰到底。 “啊……”人世間的一位界主大叫。遠古神朝的希望——神子死掉了,被人以神箭釘透元神,射碎肉身,如此的暴烈,讓他怒呼,卻無任何辦法。 “演化人間殺陣!”另一位界主大吼,身在殺局中想逃都不能,只能拼命了。 人世間共有三位界主在此,各自號令手下,結成他們的鎮教大陣,殺伐之氣彌漫,整個世界都朦朧了起來,想要強行撕開一角突圍出去。 但是,依然無效,這是徒勞的,在九座無始陣紋面前他們猶如飛蛾撲火,鮮血淋淋,不斷的倒下,尸體成片成片的墜落。 葉凡站在中心,獨對十方大敵,手持萬殤弓不斷的射殺,一箭殺一敵,這是一種可怕的威懾,專斃高手。 “啊……” 一名界主大叫,在四十九支光箭的壓迫下,終于是被突破了防御,被一箭穿透了太陽穴,帶著一大掊鮮血,橫著栽倒了下去,再也沒有起來,化成了一地碎尸。 無始殺陣之力化為神箭,殺傷力無敵,連斬道的王者都難以擋住! “嗚嗚……” 猴子輪動大棍橫掃千軍,上千的殺手被烏黑的鐵棍碾壓成了肉泥,發出一片慘叫聲,死于非命。 段德不殺生,專心運轉吞天魔蓋,護在幾人頭頂上方,阻擋偶爾飛來的道則與殺芒。 “殺!” 地獄的人也殺了過來,共有四位獄主駕臨,率領如云的高手,無邊無沿,到處都是,卻不斷有尸骸墜落。 殺陣開啟后,任你天大的英雄進入當中也得盤伏,根本沒轍,這些人的反抗也只能讓傷亡更多而已。 “昔年,同為殺手神朝,而你們卻背信棄義,將天庭打入深淵,無情踐踏,行為太過陰暗,以血來還吧。” 葉凡催動黃金權杖,化成一條金色的長龍掃了過來,斷骨與血泥并存,血淋淋的尸骸成山,成片的墜落。 天庭第一大殺器復活,威力幾乎不可抵擋,將諸多殺手覆蓋在下方,這是一場血流成河的大殺戮。 “而今,天庭浴火重生,是真正的神庭,與過去不一樣了,你們卻又來了,想要除掉我,那么你們都毀滅吧!” 葉凡站在陣臺中心,雙手劃動,牽引天庭權杖,在無始殺陣的加持下璀璨奪目,所過之處,一片鮮紅,沒有其他! “啊……” 人世間另外兩位界主大叫,渾身龜裂,沒有任何懸念,化成了兩團血霧,而他們身邊的人也都在碎裂,景象可怕無比。 “轟” 天庭權杖一震,人世間所來的三部眾——無盡高手,全被劈殺了,成為了一片血與骨,鮮血將下方的黑色山體都澆的一片血淋淋。 最終,天庭權杖調轉而回,沒入地獄,那里有四位獄主以及他們的部眾,失去傳世圣兵,他們如失去了爪牙的狼犬。 這是一場屠殺,金光一掃,凄厲叫聲不絕于耳,地獄亡魂曲響起,這是魔王的盛宴,在吟唱贊歌。 四位強大的獄主死于非命,尸骨成為碎片,在天庭第一殺器下沒有一點生還的希望。 可嘆他們修行三千年,以殺證法,終于迎來了天地規則變化的大世,千辛萬苦斬道成功,卻逃不過這樣的大劫,最終以殺而亡。 而在他們的身后,那些弟子門徒就更不用說了,全部化為碎片,無數的人一齊被斬斷,全部死亡。 兩大遠古殺手神朝的人被殺絕,這片斷山上方的人數頓時少了一大半,一下子冷清了不少,連喊殺聲都弱了。 斷山上的景象讓人發毛,不敢目睹,斷骨、殘肢、頭顱……血浸染了一切,陰風呼嘯。 葉凡站在中央陣臺上掃視所有人,而后仰望蒼穹,道:“該輪到你們了!” 在那上方,有一條上萬丈的金色大鱷,還有一具比斷山還高的黑色魔影,這是他此次欲剪除的最大敵人。 “這就是諸賢追尋的古星嗎,真是出乎意料,他們留下了太多的東西,陣紋如此可怕。” 魔音如驚雷一樣在震蕩,在天斷山脈中隆隆作響,那條萬丈長的金色大鱷盤旋,它在殺陣中艱難穿行,要俯沖過來。 “鏘” 各種殺光并起,幾座殺陣同時發威,葉凡對于這種存在不敢有任何低估,一道神念跟他們一起橫渡星空而來,二十幾年修到了這番光景,光想想就讓人心懼。 不遠處,另一座陣臺上大黑狗激靈靈打了個冷顫,道:“幸好是一道元神成長而成,并非本體,不然麻煩大了,不愧為域外神靈!” “很強大嗎,什么等階?”龐博在旁問道。 “它的本體恐怕難以揣度,既然有域外神靈一脈的法門,絕不好對付。”黑皇鄭重道。 “管他是什么,九座殺陣并起,殺吧!”龐博發狠,大聲呼喝道。 “殺!” 葉凡、龐博、黑皇等一起催動九座陣臺,無始大帝的一縷縷殺氣沖霄而上,將所有血霧都震散了。 “錚”、“錚”…… 殺氣縱橫,混沌奔涌,數不清的劍氣橫斬,將那金色的大鱷劈的鮮血淋漓,幾乎粉碎。 它的身體淡去,化成一人多高,展出聞所未聞之秘術,劃出一片星空,要強行隔開虛空。 “沒用的,這是大帝殺陣,一切法都無效。”黑皇放下心來,而后一聲犬吠,開始賣力收那頭蠻牛,以秩序神鏈束縛,將大力牛魔族的王者縛住,叫囂道:“我的戰寵臣服吧,追隨在偉大的黑皇身邊,你的前途將充滿光明!” 蠻牛大吼,怎么可能屈從,莽牛波震耳,它大聲怒道,如果沒有陣紋,能一蹄子拍死大黑狗。 “轟” 萬丈大鱷化成了人形,光華絢爛,在其周圍響起了禪唱,像是有三千金身羅漢在念經。 一座金色的古廟沉浮,將其護在當中,擋住了諸多殺光,各種古老的符紋出現,遍布廟宇上,抵住了殺光。 “這是一件屬于佛教的禁器!”黑皇不得不重新關注。 所謂禁器,只能用幾次就會毀掉,但卻有強大莫名的威力,當中的神珍非驚世大教難以祭煉出。 這件禁器很特別,乃是一座金色的古寺,各種道紋流動,密密麻麻,防御力驚人,散發著一種莊嚴神圣的氣息。 禪唱聲響徹天地,像是有佛陀居于古寺中心講道,諸多佛徒朝圣,居于下方,誦經禮拜。 不得不說,這條金色的大鱷很強大,此時它化身成為神明,立身古寺中心,腳下有菩薩、羅漢等伏尸,五色鮮血淌落。 這是一種奇景,代表了昔年發生的事情,讓葉凡恍然,過去大戰李小曼與華云飛時就見過,想來是鱷祖當年所為,果真強大。 “了不得,這條大鱷雖被釋迦牟尼鎮壓,但卻結合佛法悟出了非同一般的道。”段德驚道。 “它并非本體,今日無懼他!”葉凡道,復活九座殺陣,催動天庭權杖,向下轟殺。 “轟” 劇烈的大碰撞,佛教的禁器也難擋,金色的大鱷一聲咆哮,那座古廟在慢慢龜裂,眼看要坍塌。 “龐博與猴哥一起去陣外尋李小曼還有華云飛,他們多半沒有進來,見到后格殺勿論!”葉凡傳音,將滴血的地獄神劍給了龐博,而后又讓齊羅相隨,共同去追殺。 “嗷吼……” 大成圣體的神祇念也終于出手了,在他的身畔環繞著一百零八塊赤紅如血的石頭,如圣兵一樣抵擋殺光,對抗無始陣。 “這是魂血石,極其罕見,相傳只有去域外星空才能尋獲。”段德吃驚,這種石頭是鬼圣的最愛,可助長他們的魂力,可煉成恐怖的兵器。 厲鬼龐大無比,比山岳還高,劉云志與王艷站在其肩頭,各自催動禁法,化成一片光雨灑落在魂血石上。 “無妨!”葉凡一抖手,將南域沙漠收回來的那三座殺陣祭出,共十二座一起運轉了起來。 “轟” 殺氣更盛了,將天斷山脈淹沒,像是在開天辟地一樣,混沌大瀑布都垂落了出來。 黑皇露出狂熱之色,道:“如此,才有了一絲無始殺陣的真正氣象!” “吼……” 守護金色的大鱷的古寺崩塌,終于成為了碎片,鱷祖化身被斬的近乎寸寸斷裂,受創嚴重 同時,厲鬼的一百零八顆魂血石也是連著粉碎半數,成為齏粉,他形體劇震,咆哮連連。 在他的肩頭,劉云志與王艷尖叫,對葉凡充滿了恨意,沒有想到連厲鬼親身趕來都要發生危險。 天斷山脈,其他敵人連連慘叫,各種碎骨還有鮮血一起迸濺,全都灑落在斷山上,沿著黑色的山體淌落,如煉獄一樣恐怖無邊。 葉凡神色冷漠,手持萬殤弓對準了厲鬼肩頭的兩人,道:“到了現在你們還有什么話要說?” “你……活不了多久!” “咻!” “咻!” 葉凡直接開弓,兩道璀璨的金光射出,照亮了整片天宇,射碎了兩人的身子,只余兩顆頭顱滾落了下來。 “你還是嫩了!” 金色的大鱷咆哮,與厲鬼莫名出現在陣臺前,不知用了什么秘法,他們在吞吐殺光,己身被傷的要粉碎,但卻也起欺身到了近前。 “你是身體終于成熟了,該屬于我了!”厲鬼的聲音讓人頭皮發麻。 “是嗎?”葉凡冷笑,眉心內一口小鼎飛出,而后翻轉了過來,傾瀉下無量的大火,九色火焰將前方一下子淹沒了。 “啊……”凄厲的叫聲上沖九天下進九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