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881 血腥殺局拉開大幕

第八百八十一章血腥殺局拉開大幕 東荒,驚世波濤擊天,萬重駭浪奔涌,幾則消息一出,各方都不能平靜,許多人都坐不住了。 五色祭壇筑成,葉凡將遠離這片古星域,橫渡天宇而去,進入未知的古星,是一道大波瀾。 而在眼下這個節骨眼出現的一系列事件,人們稍加思索,就可以明曉與他有關,這是有人在針對他。 林佳,此前除卻極個別人外并無人知,被人刻成一個美麗的玉雕,竟是一個域外的女子,讓許多人為之而動,不少人都想將其競購到手。 很快,就有人傳出了秘辛,這個美麗的女子與葉凡同來自一個地方,是其昔日的故友。 “在這個關鍵時刻拍賣此女,自是想將人族圣體的憤怒點燃,讓其不能橫渡星域而去,專門針對他而出。” 人們有理由相信,葉凡聽到這個消息一定會怒發沖冠,這實在是戳進人的肺管子中了,這是一種近乎侮辱的挑釁,將其同伴當作貨物一樣出售。 有人去求證,東荒十大財閥中的胡家負責這次拍賣活動,連宣傳的口號等都被傳了出來。 “域外仙女,冰雪聰明。” “不同文明的交融,可碰撞出燦爛的芒,等若悟道千年的智慧火光。” 南域,在這一天起開始沸騰,許多人都想出手,都志在必得,想來摻和上一手,當然與葉凡有交情者都為他捏了一把汗。 這擺明是想引他入甕! 中域,形勢更不樂觀,小囡囡的帶著淚痕的容貌一出,引動十方關注。許多人第一眼就認出,所謂的仙藥是以前跟在葉凡身邊的小女孩,是那個可憐兮兮的小尾巴,失蹤多年終于現了。 葉凡將要開啟五色祭壇,橫渡星空而去,此時小囡囡出現,必會讓他心生不安,不得不救,同樣是一個難題。 天斷山脈,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不是一般人能進入的,橫斷蒼宇,罡風獵獵,有大道神風吹動,一般的人上去就會灰飛煙滅。 “對于人族圣體來說,這是一場大劫,任何一件事都足以讓他駐足,不能橫渡星域,有人想留住他。” “明知有險,也得前往,這是一場大難,真不知他怎么度過去,除非他鐵石心腸,一個也不去救。” 認真分析所有人都可以預料,有人弄出這些動作,必然會將一切對葉凡敵視的人團結到一起,南域拍賣行與中域天斷山脈必會成為殺生血地! 不僅是暗中針對他的人,還有其他等待出手的人,將會形成一股合力,強大到無法想象。 僅僅一夜間而已,整片東荒的氣氛一下子變了,壓抑到讓人窒息,暴風驟雨欲來! 不久前,人們還在討論五色祭壇之謎,而今卻演變到了這一地步,一切都是因為葉凡將要離去,產生了這樣的變故。 “我已經聞到了刺鼻的血腥,仿佛看到了刀光劍影,尸山血海,這一次不知將死去多少人!”一位老修士感嘆,這是一種本能的直覺與預感。 此時,一切都很寧靜,然而人們知道,這只是表象而已,殺機必將會在某一刻全面爆發! 所有人皆在等待,都有一種預感,這必將是一股狂瀾,席卷東荒大地!一些衰敗、一只腳邁進棺材中的年老修士陣陣心悸,叮囑身邊的人不要涉足。但是,有幾人能聽,有誰相信? 天之村,齊羅神色沉重,心中有一股陰霾,外界的一切對于天庭來說,或者確切一點,對于葉凡來說太不妙了。 “你可有什么對策?” 葉凡盤坐山崖上,每一個毛孔都有先天精氣在吞吐,讓他身如琉璃金身,沒有一絲雜質,光彩照體,他很鎮定,道:“都在掌控中。” 齊羅聽聞此話,差點掀了石桌,氣道:“還在掌控中?都因你弄五色祭壇而起,你還這么沉得住氣?” “請放心,我有分寸,到時候還要請齊老出力。”葉凡神色鄭重的說道。 “好吧,連你自己都不急,我又有什么可操心的。這天氣可真不錯,我去曬曬太陽。”齊羅背負著雙手向山下走,旁邊跟著粉嘟嘟的小雀兒。 “齊祖,那死胖子在陵園消失了。”山下有人焦急的傳音。 “什么,天殺的,給我去追殺他!”齊羅不能淡定了,火燒屁股一樣向陵園區沖去。 不得不說,段德的嗜好很另類,喜歡在墳地中散步,用他的話說,見到這一座座古墓,看到這一塊塊石碑,倍兒有親切感,比那些花花草草的園林強多了。 他有事沒事就在殺手陵園踅摸,讓很多殺手恨不得追殺他到天涯海角,對其可謂深惡痛絕。 “的確有些事情出乎預料,我們需要好好合計一下。” 夜晚,篝火跳動,一群人圍在火堆旁,并沒有一個人焦急與不安,都很鎮定與平靜,讓齊羅暗暗點頭。 “吳中天、姜懷仁被困九幽山,不知是真是假,必須要走上一遭,這件事就由黑水兄去做吧。”葉凡道。 這一次必有一場血雨腥風,他們分不出太多的人手來,讓李黑水去請諸位大寇,特別要請出老不死來,哪怕他礙于瑤池約定不能出手,也要去坐鎮,避免發生意外。 當夜,李黑水就離去了,消失在了點點繁星下。 他們討論良久,推斷哪些敵人會出現,齊羅在旁有些驚疑不定,這幾人太沉的住氣了,而今沒有一絲擔憂,讓他都不得不佩服了。 “齊老,麻煩你的時刻到了,能否摸一下兩大神朝的底,究竟會有什么人出手,會來多強的力量?”最后,葉凡看向了他。 齊羅沉吟,這是一個難題,兩大殺手神朝太隱秘了,世人不知他們的古老殿堂在何方,想攻打都不能,怎能去了解? “我有兩枚重要的棋子,埋伏進去快七百年了,一直不敢聯絡,而今看來快派上用場了。” 幾人吃驚,都覺得意外,詢問能否尋到殺手神朝最高神圣殿堂,結果齊羅搖頭道,能查出幾個小世界就不錯了,他們的總部不用去想。 一切都在緊鑼密鼓的進行中,時間就是生命,在這兩日間各方勢力都在行動,想橫插一手的人皆在調兵遣將,進行布置。 南域傳來不好的消息,古族有一部人要出手,運來多半方神源,要競拍下林佳,擺明要與葉凡對著干。 另有消息稱,原始湖的人動身了,也要前往南域,參加這次的拍賣會,這可是太古的一大皇族,他們若是參與,后果不堪預料。 “嘿,林佳值這么多源,這么說來,某一天我們去自賣己身,也可以弄一個天價,有這么多人盯著。”龐博自嘲,攥緊了拳頭。 而天斷山脈,則聚集了更多的人,那里有大道神風,一般的人很難接近,但依然來了諸多強者。有些人已經艱難的登上去了,傳來確切消息,上方充滿了仙藥清香,匆匆一瞥,見到一個小女孩在隨風而行,楚楚可憐,小聲哭泣。 不少人放言,對這個幼小的女娃志在必得,不管昔日她追隨過誰,而今必全力出手搶奪! “好大的口氣,將小囡囡當成不死藥煉掉嗎,我倒要看看是誰有這種心理,都有哪些人想出手!”大黑狗冷笑起來。 終于,齊羅帶來了消息,極其重要,剛一說出,讓在場的人都一陣心驚肉跳。 兩大殺手神朝這一次鐵了心要伏擊葉凡,出動了大量的殺手,可以說興師動眾,幾乎是蜂擁而出,讓人膽寒! 殺手神朝——地獄,有十八個小世界,號稱十八層地獄,以前被葉凡渡劫時毀掉了一個。這一次一齊出動了五獄,將有五個小世界之主率眾殺手而出。 殺手神朝——人世間,有四個小世界之主將出世,率領如云的殺手將直撲葉凡,只要他出現,就會血洗,據傳持有圣兵在手。 此外,他們的神子、神女等也都出動了,兩大遠古殺手組織將不惜一切代價毀掉葉凡以及他身邊的人,不給他們生還的機會。 能夠掘出這樣重要的信息,足以說明齊羅布下的棋子之深,將近七百年了,而今才開始啟用。 “如果將這些人誅滅個干凈,相當于斷掉了遠古殺手神朝斷一條腿,斬去了四分之一的的力量還要多!”齊羅森然道。 “不知都有哪些人來,會有什么樣的大人物應劫,華云飛、搖光圣子、神女、古皇子,最好都來。”段德唯恐天下不亂。 “只希望厲鬼、劉云志他們出現,莫要讓我們失望。”龐博道。 他們商討良久,葉凡坦言,只要他出現,無論是在何地,多半都會立刻成為主戰場。 不過,他考慮良久,道:“將天斷山脈作為主戰場吧。” 而后,他開始部署,讓龐博與黑皇還有厲天等人一起先去天斷山脈,先鎮守住一切,靜等他到來,一起出手。 在這一日,葉凡、段德、猴子上路,前往南域,趕向將要拍賣林佳的那處重地。 “我將造成的殺孽是不是太大了?”在路上葉凡自語。 “沒事,就是有點不厚道而已,還談不上缺德,馬馬虎虎吧。”缺德道士段德評價道。 “沒什么大不了,有些人當誅!”猴子大笑,拍了拍他的肩頭。 葉凡高調進南域,并沒有隱藏,惹的世人皆知,他放出話語,請前往天斷山脈的故友留情,誰能保住小囡囡必有厚報。 這是擺明了解救完林佳還要趕去天斷山脈,要來一次大征伐,征南戰北,一場血流成河的大戰避免不了! “我現在發現,你有點缺德了。”段德詛咒,因為他了解內情。 南域,一場大風波來臨,十大財閥的之一的胡家將拍賣域外仙女,不同的文明光輝碰撞,抵得上悟道千年,讓許多人心動。 而此時葉凡來了,將解救他的故人——林佳,必然會有軒然大波,不可能善了,所有人都知道,一場血雨腥風拉開了大幕! 還有最后一天,雙倍馬上結束,求最后的保底,投一張頂兩張,辰東拜謝,請求各位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