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879 大成圣體鬼

第八百七十九章大成圣體鬼…… 在上古海妖大墓中,老僧與段德對坐,談及墓穴中的詭異,頭頭是道,他除過不少惡靈,但都不如釋迦摩尼所鎮龘壓的一尊,驚天動地。 “他說那是一位大成圣體死后化生而成,堪稱鬼圣,是一種至強的惡念,當年無人可收,兇獰之極。” 最終,釋迦牟尼出手,以佛門妙術削去其九成修為,抽掉道根,這才將其制服,永鎮大雷音寺下,打入十八層地獄內。 “大成圣體的惡念?……、龐博驚異,露出思索之色,道:“難道是神袛念?” “他說那是一種厲鬼,已成圣做祖,而今想來就是所謂的神袛念!”段德道。 相傳,神袛念是神明死后誕生出的一種惡念。然而,先有不死天皇,后有太陽圣皇,再有大成圣體,死后竟都出現了這種惡相,他們并不是神靈,讓人驚異。 “世間有誰見過神明?依我來看,就是一個時期最強大的存在被人無限神化了,被傳誦為了神。”黑皇道。 葉凡心中一沉,厲鬼是大成圣體的神袛念,讓他非常不安,這跟他有什么因果嗎,似乎有某種聯系,為他而來。 “那個老僧說,釋迦牟尼所鎮龘壓的東西都堪稱一域神靈。有些存在之所以難滅,縱死還有一縷‘念’留世間,與其昔日的功績有關。”段德道。 “你在說什么?”猴子道。 問世間誰能不死?這是古之大帝都在苦悟的難題,一直沒有人攻克,不過卻摸索到了諸多可加長不朽的法門延續壽命。 于世間有大功績,被人傳誦可鑄不朽傳說,讓道果長存,甚至能活上兩世,這是古之大帝探索到的。 世間諸多生靈共尊一人,每日朝拜,這像是共鑄了一種念力,加持到大帝身上,讓他們進一步不朽邁向永恒。 但凡這種人都很難滅掉,釋迦牟尼所鎮龘壓的神袛念,生前就是一個有大功績的人,死后人們還記得,默誦其輝煌大德,因此讓其一縷神識再生,成為神袛念。 “神袛念是這么誕生的嗎?”幾人長了見識,不得不說,準帝的見識果然不同凡俗有了一些古之大帝的氣象與視野。 “菩提遍地,信仰凝聚,立教不朽……”厲天想到了天之村兩個靈童的預言,與在場的人面面相覷。 “這種東西都是別人施予的,關鍵還是要看自己不然古之大帝為何沒有將這條路當作唯一的長生法門肯定是發現了其中的不妥之處。”葉凡道。 “還是說厲鬼吧,段道長你該不會是告訴我們,銅棺中的那條黑色的鬼就是大成圣體的神袛念吧?”龐博問道。 段德點頭,道:“我覺得應該就是他,來自熒惑古星的大雷音寺下,除此之外還能有其他嗎?” 眾人倒吸冷氣,厲鬼的來頭這么大,竟然是一尊神袛念,這種東西最為可怕,生前幾若為神靈死后都不朽,有超脫世間法則的力量。 “這絕不是一般的大成圣體,一定是昔年的九世無敵者之一!”黑皇道。 昔年大成圣體之所以震懾整顆古星,隱隱有天下第一體質之勢主要是上荒古年間出現的九尊過于強大,個個無敵天上地下,橫掃諸天,鎮龘壓一切。 一個寂滅,沒過多久,另一個出世,將這種輝煌連接了下來,想不震懾人心都不行,想要世人遺忘都不能。 可以說,在那個時期,他們的戰績與輝光照亮了整片天地,但凡這顆古星的生靈無不膜拜,也唯有這樣的人可誕生神袛念。 “是了,一定是這樣,不死天皇被萬族共尊,因此死后一縷神識不滅。太陽圣皇在紫微古星域的地位一樣如此,也是被世間生靈共祭,同樣有神袛念誕生。” “沒錯,九位無敵的大成圣體,有數人離開了這顆古星,去了域外,有人終生未歸,那一定是其中的一尊坐化后誕生的惡念。” 他們做了種種推斷,想法很多,覺得應該接近了事情的真相。 “當日,貧道與那老僧討論很久,談及有道行的各種鬼,我們有一致的看法,他們懼怕生前,也就是昔日的輝煌體,同時也很希冀百度遮天吧快速手打與你共分享,想要擁有。”段德說道。 人們面面相覷,葉凡覺得脊背生出一縷涼氣,銅棺中的厲鬼主要是沖他來的,因為是同一種體質,既懼怕其肉身,想要毀掉,又有一種希冀,想要得到,這是一種矛盾的心理。 段德道:“其實也不用擔心,那個老僧說了,大成圣體化成的神袛念被釋迦牟尼削去了九成修為,連道根都被抽掉了,又被鎮龘壓了近兩千年,早已衰弱之極。” 而且,圣血天生克這種死后才誕生的惡念,它近不了身,尤其是現在,沒有了道根,即便它恢復了一些修為也有限。 “若是如料想那般,大成圣體化成的厲鬼不足為慮,他奈何不了葉凡。” “他帶走了三個人,劉云志、李長青、王艷,那可都是棋子,且疑似進入過仙宮中。”龐博沉聲道,這幾人對葉凡無比了解,學百度遮天吧快速手打與你共分享了一些可怕手段,且身在暗中,必是大敵。 “這該死的仙宮我怎么就進不去呢,貧道沒少來此地轉悠,一直無緣去進去看古。” 偷墳掘墓?”段德從不干那種事,用他的話說,這是在考古,探索上古秘辛,揭示史前遺秘,他當仁不讓,鞠躬盡瘁,愿奉獻一生。 最后,他們離開了這片山嶺,消失在茫茫荒山間,知曉了敵人是誰總算心中有底了,可以有針對性的布置。 半個月后,天妖寶闕、姬家神樓、姜家珍閣、瑤池仙齋等各大拍賣行以及天下諸多商社等,全都一起收購五色珍石。 這則消息一出,頓時讓五域一片嘩然,引發一場不小的風龘波,誰也不知發生了什么,為何各大財閥一起行動了起來? 終于,有消息靈通人士挖掘出了終極隱秘,有人想建五色祭壇,沖向域外,進入無垠而燦爛的星空中去。 “是誰,真的瘋了嗎,還是說各大圣地想這樣做,一個大世來臨,都要進入域外發展?!” 人們震驚,天乍一片嘈雜,引起一片軒然大波。 五色珍石并非玉石,是一種古老的靈木結出來的晶體,樹種早已在這顆古星絕滅,地下偶爾能挖出一些晶體,很稀有。 各大商行一同行動,瘋狂搜尋,自然讓這種珍石的價格水漲船高,所有采源人都放棄了本行,加入到采石行業中。 所有人都預感,一場暴風雨要來了,這樣大規模收集五色石,將來多半真的有人會成功進入域外。 在這期間,各處黑市,各個拍賣行,亦有人在搜集一切古老的傳送陣,但凡與橫渡星域有關,哪怕只是一角陣紋,都會值天階。 此外,一些陣紋大師,一些古老的傳承,有人送來奇珍異寶,請他們出山去了神秘之地,共研五色祭壇,將開啟通往域外的路,需要諸多大師一起出手。 而后,連古族各部都受到了影響,有人開高價,是讓人難以誘惑的奇珍,以此收購他們能尋到的一種神石。 許多人都知道,不僅五色祭壇可以橫穿星域,古皇神臺也能,當年葉凡就是這樣從紫微古星域回來的。 很顯然,暗中的人很瘋狂,想要雙管齊下,迫切想去域外,將兩種珍料都開始大肆收集起來,等待機會。 甚至,古族一些精通陣紋的大師都被請出了,以奇珍動其心,聚在一起研究,可見當事人的迫切。 “究竟是誰在做這一切?”所有人都想知道,隱約間人們覺得,很有可能是同一個大勢力所為。 最終,人世間與地獄出手了,洗劫了兩個財閥,劫掠了他們所收購的各種珍石,得悉果然是為同一勢力收購,許以了重金。 同一日,有人發出懸賞令走做出反擊,但凡能將兩大殺龘手神朝弟子斬掉一名者都有天價源可領取,讓這種風龘波越演越烈。 這越發讓人驚異,到底是誰在這樣揮霍,究竟是哪個大勢力在如這樣鋪張浪費,難道域外真的有仙珍不成? 在接下來的半個月里,殺龘手神朝不斷有人殞落,外出執行任務的人全都以失敗而告終,有人針對他們,像是有大恨。 “是人族圣體在收集五色珍石!” 終于,這一日人世間爆出這樣一劑猛料,他們又洗劫了一個財閥,順藤摸瓜終于查到了一點線索。 消息一出,天下嘩然,葉凡他想做什么?敢這樣花源,四處搜刮五色珍石,真想建造祭壇離開這個世界嗎? 很多人都知曉,他去過域外,且成功返回,對他充滿了好奇,莫不想了解真相。 “我怎么感覺他像是在逃難,迫切的希望離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當日,葉凡及其身邊的人辟謠,稱并不是他們在收購五色珍石,他們也不知是何人所為,不要做無謂聯想。 未過兩日,有一位古族陣法大師透露天機,有人以大羅銀精一小塊說動了他,讓其出山,進一處神秘之地負責修復一角陣紋。 “還說不是人族圣體葉凡嗎,也唯有他能拿得出這種無價神料。” 據那為大師講,他被帶到了一處很神秘的地方,有一座五色祭壇,幾乎都快成型了,每一位大師都僅負責一小塊區域,只要能修復就算完成任務。 各方震動,天下皆百度遮天吧快速手打與你共分享驚,人族圣體真有這樣的大手筆嗎,復原了一座五色祭壇,真要開啟域外之路了嗎? “我再重申一遍,此事一定另有他人做,跟我一個銅子的關系都沒有!”葉凡又一次站出來辟謠,而后就此不再露面。 “究竟是哪個瘋子在做這一切,到底為了什么?”人們迷惑了,感覺山雨欲來風滿樓,一定有什么大事要發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