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870 準帝鬼像

第八百七十章準帝鬼像 無始大帝的殺陣將南天門都給轟落下來一角,當場鎮住了每一個人,這是什么地方?實在怪異與可怕。 沙塵飛揚,地上這角宏偉的建筑物也不知存世多年了,有不朽的道紋保其長存,匾額上“南天門”這三個字讓人石化。 “我們打進了什么地方,羽化仙谷,真能飛仙不成,難道我們進入了天界?” “我們這算是在大鬧天宮嗎?” 他們背對背,緊張的關注四方,周圍依然是腥風血雨,鬼魅橫行,雪白的骨塊還有鮮紅的血雨不斷灑落,觸目驚心。 上有一座黑壓壓的天宮,下有百鬼夜行,在此地激烈大戰,還有成片的魔影自被截下一角的天闕中降落。 “管他是什么,全部打殺,就是有古天庭又如何,現在都化成尸鬼了,根本不是昔日的無上存在,我們全都殺了。”猴子大叫。 此時,他們睜開天眼已看到了周圍的景象,那一道道沖來的魔影全都身穿盔甲,宛若天兵天將一般,很是懾人,每一具軀體都生有尸毛,不是活人! “不可思議,這些人的力量在仙三斬道之境,根本就不符合常理,不可能有這么多王者,一定是幻境!”龐博大叫。 鬼哭神嚎,黑風呼嘯,這個地方的一切都很不真實,太過詭異了,遍尋世間有誰能驅動這么多的鬼神?全都有王者境界的實力。 他們越想越發毛,也許唯有真正的天兵天將才有如此威勢,死后保留了生前的一部分戰力,不然解釋不通。 “該不會真的倒了血霉,挖出來古天庭了吧,這些該不會是昔年的死鬼吧?!”連黑皇都發毛了。 “族老說,古天庭不在這個世界,若有的話,也只是南天門墜在了神墟。”姬紫月開口,紫霞飛舞,手托那枚妖圣卵,晶瑩透亮。 “不錯,我們要冷靜,眼前所見一定是哪里出了問題,源天眼破妄!”葉凡大喝。 然而,他的雙目射出長達數里的光束,所見依然如此,并未有什么改變,天空中的宏偉天闕存在,墜落下的可怕尸鬼在征殺,一切都是真的。 “媽的,管他是什么,即便是真正的古天庭又如何,縱然是些天兵天將再生又能怎樣?”黑皇豁出去了,發狂道:“無始大帝鎮壓九天十地,斬神殺仙,他的殺陣可掃天庭。” 葉凡刻下一片源天紋絡,將一堆神源擺放當中,而后將玉璧至于中央,為其提供更強大的神力。 “轟” 在這一刻,玉璧綻放無量光,上萬條秩序神鏈沖霄,交織成一片恐怖的神陣,粉碎一切,諸多天兵天將都化成了血與骨。 而后,無始殺陣將所有精氣都給抽干了,發揮出了毀天滅地的一擊,咚的一聲將天空上的那座天闕掃平,斬成塵埃。 一切都消失了,血雨不再灑,陰風止住,滿地都是血跡以及瓦礫,一片破敗。 他們很久都沒有說話,一切宛若在夢中,所有恐怖場景都消失了,古天庭被他們轟碎了,只剩下一角南天門成為斷壁殘垣。 “嘩啦” 葉凡向前走去,大袖一拂將所有瓦礫弄走,出現一個倒塌的茅屋,清理干凈后露出一具白骨,纖細而潔白,死去能有一兩年了。 “這……” 他心中一沉,而后一陣悵然,那個聰敏的女子死去了嗎?葉凡心中有些發堵,當年種種依然浮現在心頭,雖然最終是與李小曼走在了一起…… “又一位故人離世了。”龐博也是一聲長嘆。 “不對,這個女人年齡不大,不應該是你們的故人,最多不會超過十六七歲。”黑皇道,以老道的經驗做出判斷。 葉凡聞言,蹲下身來,仔細查看,道:“是一名年齡不大的少女,并非林佳。” “不是林佳那會是誰,總不能是她設下陷阱要殺我們這些故人吧?”龐博嘀咕道。 “若非有古之大帝的殺陣在,這一次誰進來都得死,擺明是沒想讓我等活著離開。”葉凡嘆道。 此地被掃平了,不久后祥和的霞光蒸騰,瑞氣彌漫,又化成了一片仙土,讓人覺得無比的詭異。 他們已經走出去了很遠一段距離,大黑狗耷拉著大腦,神神叨叨,道:“不對,剛才的一切都是假的,真正的南天門在神墟中,我與小囡囡曾去過,遠遠觀看,那才是真的,有一種不朽的天威在浩蕩。” 而后,它突然人立而起,激靈靈打了個冷顫,道:“難道是那種東西!” 所有人都被它嚇了一跳,全都止步,一起轉身望向它,這死狗發現了什么? “這還用說,肯定不是古天庭,早就說了它不在這個世界。”姬紫月充滿靈氣的大眼骨碌碌轉動,小聲嘀咕道,謹慎防備大黑狗偷妖圣卵。 “本皇洞悉那是什么東西了,也許能得到一件逆天的寶貝!”大黑狗近乎癲狂,吐著猩紅的大舌頭,咧嘴大嘴仰天大笑。 “什么寶貝?”龐博問道。 “準帝煉成的寶貝!”大黑狗一句話讓所有人都倒吸冷氣。 “嗖” 它化成一道烏光向回沖,生怕別人跟它搶奪,快速來到了方才的破敗之地,先是祭出玉璧防御,而后伸出大爪子開始挖地,將茅屋的地基掀開。 “轟” 一股可怕的煞氣沖天而上,讓眾人不由自主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毛孔皆張,渾身冰涼,在地基下出現一個黑色的石像。 他形似厲鬼,無比猙獰,漆黑如墨,充滿了不祥的氣息,若不是無始殺陣鎮壓,似乎可以斬滅一起生機,無生靈可靠近。 “這是什么鬼怪?”厲天問道,其他人也都不解。 “太可惜了,這東西用近乎廢了,我就說嗎,常人怎么可能會讓它運轉呢,原來要毀掉了。”大黑狗心痛無比,捶胸頓足。 黑色的厲鬼石像出現了一道道裂痕,似乎輕輕一碰就會碎掉,的確難以存世多久了。大黑狗小心謹慎,刻出種種道紋外將其封印,收入自己的寶庫內。 “這到底是什么東西?” “這是人形戰陣!”大黑狗解釋。 確切的說是一種法陣,威力無窮,一切奧秘都雕刻在一尊石像內,一旦發動殺機鋪天蓋地。它可驅動尸體,化他們為最強兵器,可斬教主,可斃大成王者,可殺圣人,奪天地造化之妙,威力極大。 “連圣人都能殺?”幾人都吃驚。 “當然,這是準帝傾盡一生心血所煉的人形法陣,據傳當年有一段無帝的歲月,一位圣靈出世,禍亂天下,最終卻被這樣一座法陣困殺了。”黑皇道。 “不會吧,就這么一尊石像能殺蓋世圣靈?”幾人全都不相信。 “當然不止一尊石像,應有一個序列,且不像這尊幾乎毀掉了。”大黑狗道。 這是一尊厲鬼石像,完整的應該包括鬼石像、人石像、仙石像等,共有九尊,每一尊都是一座無以倫比的強陣。 當鬼石像被挖出后,羽化仙谷徹底平和了下來,再無殺機,所有危險都解除了。 龐博突然一拍自己的頭,懊惱無比,道:“我錯過了一場大機緣,我可能見過一尊人石像。” “什么?”黑皇立刻來了精神,詢問在哪里見到的。 “在荒古禁地外的那座仙宮,當時沒有注意,只見上面裂痕密布,與這鬼石像差不多,也將毀掉了,沒去留意。” 大黑狗呲牙,很想咬他幾口,道:“那是天大的造化,仔細看的話,上面一定有驅動之法,你……氣死我了。” “這么說來,鬼石像可能也是從仙宮中流落出來的?”葉凡思索。 不久后,他們來到了那片竹林,每一根玉竹都潔白晶瑩,剔透閃亮,乳白色精氣繚繞,氤氳蒸騰。 葉凡大步走入石臺前,將那部手機撿起,小心的的以神力演化出一絲微弱的電流,而后開機,悅耳的音樂響起。 在這一刻,葉凡與龐博恍若隔世,全都一陣失神,太久遠了,一些記憶因此而被打開,如今的生活與過去完全不同了。 “小葉子你沒事吧?”姬紫月擔心,輕輕搖動他的手臂。 “我沒事。”葉凡回過神來,對她笑了笑,而后告訴她這是什么,詳盡解釋。 葉凡發現了一些照片,竟有數張是他的,幾乎快忘記什么時候被拍的了,更有不少是林佳自己的,笑的很燦爛,很溫馨。 “這是……”突然,葉凡眼神一滯,神色一下子凝住了,旁邊的龐博更是倒吸了一口冷氣,其他人見狀,都圍了上來。 這張圖片很暗淡,上面有不少人,表情惶恐無助,很多人都非常的驚懼,擠在一起,近乎絕望。 “是林佳在銅棺中用手機照的。”葉凡沉聲道。 可以辨認出,那些都是故人,神色絕望,充滿了恐懼,是發生在九龍拉棺中的一幕。 “可怕,竟有一個厲鬼在我們身邊,那時卻一無所知。”龐博覺得渾身都冰冷,連心中都冒起一股涼氣。 在照片中竟還有一道黑影,離他們不遠,無比的猙獰,可怕無邊,身在黑暗中,與他們格格不入,唯有一雙眼睛在發鬼光,很嚇人。 葉凡也是陣陣悚然,覺得身上出了一層小疙瘩,生出陣陣寒氣,當年漆黑的棺槨中還有一個人,是一個黑色的厲鬼,誰也沒有發現! “林佳竟然拍到了這樣一張照片,她多半是不想讓大家惶恐才沒有說出來吧。” 葉凡與龐博越是回想越是覺得可怕,當時那漆黑的青銅棺槨中竟有這樣一個存在,與他們同行,讓人毛骨悚然。 當他們講述出當年的種種后,連厲天、李黑水等人都一陣發毛,與未知的厲鬼同行,就在身邊卻不知,而今才明真相,這可真是讓人心驚膽顫。 隨后,葉凡點開了一段錄音,傳出一陣可怕的聲音,像是從地獄傳來,道:“我回來了……” 葉凡與龐博激靈靈打了個冷顫,屏住了呼吸,認真傾聽。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