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869 羽化仙谷

第八百六十九章羽化仙谷 山谷內瑞光點點,云煙繚繞,彩霞四溢,各種靈禽在旁飛舞,怎么看都像是一幅祥和瑰美的畫卷,怎么會有殺機呢? 閃電凰鳥的翎羽沾染著血跡,在每一個人手中傳遞,他們放在鼻端認真聞過都露出一絲凝重之色。 “不用傳了,本皇早已覺察到了,尾羽上的蘭香就是來自谷內,我甚至能精確的找到是出自哪朵花。”黑皇出言,這是它的領域,狗鼻子最通靈。 “嗖” 一只雪白的靈狐跑出,沒有一根雜毛,纖塵不染,閃動紅寶石一樣的大眼,回頭看了他們幾眼,一閃而沒,沖進山谷深處,很有靈性。 “真有殺機嗎,可是谷中有不少靈物,它們為何無恙?”厲天心有疑問。 一只雪白的老龜能有鍋蓋那么大,探頭探腦,慢慢爬動,也在山谷內出現,最為奇特的是在其背殼上還趴著一個拳頭大的白色小龜。 李黑水撿起一塊石頭,向前砸去,“咻”的一聲,白殼大龜四腿狂蹬,一溜煙沒影了,這里的生物都很有靈性,可以說是一處妙土,看不出一絲危險。 “小心一些吧,自從來到這片大荒我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像是有一個幽靈徘徊在深山中。”葉凡低語,運轉源天眼向四野看了看,可是并沒有發現什么。 “那我們將林佳喊出來。”龐博道。 “不用喊了,如果我的預感成真,林佳是否活著很難說了。”葉凡沉聲道,而后他讓黑皇布下一角殺陣,隨時準備應付殺伐。 “既然來了,不管是不是龍潭虎穴,怎么也要弄個清楚。”猴子道。 葉凡點頭,都已經走到了這里,不可能無功而退。他與猴子分別行動了起來,遠遠的繞著羽化仙谷行走,想要觀察個透徹。然而,他們驚住了,這里竟是一處小世界,自成一方天地,唯有山谷可入。 “真身不能進入,元神也不能入內,不然萬一殞落就麻煩大了,弄出一縷化身去觀探吧。”厲天道。 “身外化身受損對自身的損害也很大,不要輕易嘗試。”姬紫月攔住了葉凡。 “無妨,我有一術可以進谷,并無損傷。”猴子道,從身上揪下四根金光燦燦的猴毛,眉心射出四縷微光,沒入進去。猴毛迎風變大,四個斗戰圣猿出現,與猴子一模一樣,火眼雷公嘴,對幾人呲牙。 “真有這種妙術?”龐博很激動,搓著手湊上前去跟猴子套近乎,表示很想學到手中。 “這是以一化千萬之術。”猴子講解,葉凡與龐博認真聆聽,他們對這種妙術早已向往,不曾想今日學到了。 “媽的,沒那么多毛。”龐博很痛苦,學會后扯下一把汗毛,疼的呲牙咧嘴。 葉凡拔下四根發絲,仙臺內的金色小一步邁出眉心,吹了一口金光,瞬間化為另外四個他自己。 “初學時很容易,化出幾個自己不難,但想要一化千萬那可真是太難了,且戰力就不要指望了。”猴子道。 這些毛發毀去并不會傷及本體,能力自然也不會很強,然而猴子卻說這是一種可怕的禁術。斗戰圣皇施展時,一化千萬,每一個都有無以倫比的戰斗力,可于一瞬間殺盡天下生靈,滅掉整顆古星。 葉凡的四縷化身入谷,自不同的方向行進,他的本體對前方的事了若指掌。在這一刻,他的真身仿佛來到了谷中,分成了四部分,這是一種奇怪的感覺。 他主要關注從正中那條路走進山谷深處的那個自己,古樹搖曳,靈氣氤氳,老藥遍地,沿著青石小路而進,像是走進了世外仙鄉。 行進數里,前方有一座茅屋,和諧寧靜,靈泉汩汩,清水從一座石拱小橋下流過,很有詩情畫意。 他加快腳步,向茅屋走去,然而就在這時眉心一疼,眼前一黑,就此失去了知覺,不知發生了什么。 山谷外,葉凡的本體一震,他睜開了眼睛,道:“很恐怖,我的那具化身雖然沒有多少戰力,但是靈性很強,然而什么也沒有感覺到,就在一片祥境中殞落掉了。” 所有人都一震,如果是葉凡的真身進去,此時恐怕兇多吉少了,連怎么被誅殺都未能發覺,足以說明了可怕。 大黑狗在第一時間布下了一角無始殺陣,將幾人護在了當中,警惕的關注四方的動靜。 葉凡閉眼,絲絲縷縷天機自第二條化身傳來,被他所感知,與其一齊同行,來到了一片玉竹林前。 每一株竹子都如羊脂玉雕琢而成,溫潤瑩白,每一節都剔透,葉片閃爍白輝,林地不是很大,但靈氣更濃了。 這顯然是異種寶竹,與那麒蘭樹一樣,對修道人有莫大的好處,飄漾有一股乳白色的精氣,讓人渾身舒泰。 在竹林中有一個石臺,還有幾個石墩,葉凡的這縷化身神色當時就僵住了。因為石臺上有一部手機,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這應該是林佳的那部,上面落了一些竹葉,都已干枯,顯然很長時間沒有人動過了。 “噗”的一聲,他感覺天靈蓋被掀開了,一縷血淌落,流盡他的雙眼中,一切光彩都消退了,無盡黑暗將他淹沒。 “這是就是死亡的感覺嗎?”山谷外,葉凡的本體睜開了眼睛,第二縷化身有莫名死亡,連敵人是什么樣子都沒有見到,果真可怖到了極點。 每一個人都從頭涼到腳,這是怎樣的一個存在,葉凡的靈覺何其敏銳,但卻被當場格殺,連是什么都未能見到。 而后,葉凡身體又一震,道:“第三縷化身也死掉了。” 最后,他猛的一震,雙目中射出兩道熾光,光束長達數十丈,最后一名化身死亡,但臨終前見到了一道黑色的魔影,探手覆蓋在其臉上,抓碎了整顆頭顱。 “以死了四次的代價才見到一個模糊的黑影,哪里是什么羽化仙谷,分明是一個奪命的魔谷。”厲天道。谷中有天大的危機,如果葉凡他們早先貿然進去多半都會被瞬殺,難以活命。 “難怪那只閃電凰鳥身為王者都難逃一死。”姬紫月小聲道,用手摸索那枚金色的卵,流動出一縷縷道紋波動。 “葉子你確信那是林佳留下的字跡?”龐博問道,這哪里像是故人相約,分明是布下了絕殺陷阱。 而且布局很自然,多年前的留言,幾個字的線索,讓人自己主動尋來,只要進谷就必死! 葉凡自語道:“這么多年來,暗中有一個鬼一直在關注我的一舉一動,多年前就布下的局,讓我自己來送死,并非刻意營造,漫不經心的留字,不知還有多少殺機在將來等我自己去觸發。” “怕什么,他在強還能強過圣人嗎?本皇以一角無始殺陣開道,以虛空大帝的一角棋盤傳送陣隨時準備逃跑,我不信他能奈何我們。”黑皇傲然道,決定進入羽化仙谷闖上一闖,看一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他們在山谷外等了很長時間,也沒有見到有任何恐怖存在出來,皆面面相覷,最終準備進谷。 神女爐被燕一夕托在手中,時刻準備祭出,鎮殺強敵。而葉凡的頭頂上方,則有八十一桿寸許長的烏黑小旗在沉浮,詭異莫測。 大黑狗滿頭大汗,耗盡心血,喝下不少神泉才在一塊玉璧上刻下一片繁復難測的陣紋,道:“這是古之大帝的殺陣,估計只能存在這塊玉璧上半日,我們得抓緊時間。” 在谷內前行了數里,并沒有危險發生,直至來到最深處,見到那座茅屋依然讓人覺得很祥和與美好,汩汩靈泉,潔白的石拱小橋,怎么看都像世外仙境。 “轟” 突然,黑皇背上那塊玉璧吞吐天地精氣,綻放出成千上萬縷神輝,殺氣貫沖霄漢,橫掃了出去。 “噗” 在他們的頭頂上方,一道血光爆開,不知道是什么生靈殞落了,化成一片血雨,灑落下一地的紅毛。 “好強大的存在,我們沒有一個人感知到,剛才險些欺身到近前,掀開我們的天靈蓋!” “王者,而且是大成的王者!” 他們全都變了顏色,這是什么地方,怎么會有這種恐怖的生靈? “不對,它沒有生命氣機,不然不可能感應不到,可是為何有血雨飛灑?”他們背靠背站在一起,警惕四周,若非有一角無始殺陣在此,后果不堪預料。 跨過石拱小橋,龐博一把震開茅屋,剎那間陰風怒號,黑霧滔天,祥和的山谷再也不平靜,啾啾鬼叫刺耳,各種神則與道光飛舞,將此地掃平! “轟” 黑皇所刻的玉璧交織出“千絲萬縷”,化成法則神鏈,演化為一片“道海”,橫殺四方,鮮血飛濺,沾血的骨塊四射,到處都是人影,到處都是可怕的存在。 “這怎么可能,我們來到了什么地方,怎么會有這樣一群人,他們是什么東西,怎么都如此強大?!”厲天大叫。 如果沒有無始殺陣,他們全都完了,即便猴子斬道了也不行,陰風怒號,飛沙走石,足有上百道人影在血雨腥風中動作。 “噗” 無始大帝這角殺陣轉動,將這里化成了修羅場,一個雄偉的魔影在黑色的陰風中被斬殺,一條滴血的手臂落在幾人的腳下。 “到底怎么回事,這些都是一些什么人,怎么可能會有這樣一批強大的存在聚在一起,不符合常理!”龐博大叫。 “轟” 天空中漆黑無比,一座建筑物磅礴懾人,壓蓋滿了整片天空,突兀的出現,密密麻麻的身影從中墜落下來,圍殺他們。 “咚!” 無始殺陣舉世無雙,即便是殘缺的,不足十分之一,但也無可比擬,主宰天地最強殺伐! 玉璧射出一道沖霄的神光,將那座建筑物切落下一角,墜落在他們的身畔,濺起無盡的煙塵。 “什么?”黑皇驚叫了起來,望著墜落在地上的一角宏偉建筑,失聲道:“怎么與神墟中所見到的南天門一樣!” 上面有幾個古字,是以太古神文刻成,猴子這些年來已全部掌握,不像以前那般,一字一頓的念道:“南——天——門!” “我們……來到了什么地方,羽化仙谷與故老相傳的古天庭有什么關系不成,天,到底遇到了怎樣的一群敵人,難道在與天兵天將開戰?!” 第二章到,求,各位威武的書友巨巨們請支持,新年第一天我們要奮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