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867 帝子碎憶

遮天網友上傳章節第八百六十七章帝子碎憶 虛空大帝很有可能去過古中國,這則秘聞驚的葉凡與龐博兩人瞪目結舌,面面相覷,久久未語 在這一刻,他們心中同時浮出一個名字黃帝,這個亦人亦神的存在生于姬水之畔,這當中有什么因果不成? 然而稍微一思量,他們就搖頭否定了,時間根本對不上,黃帝大概是四千年前的古人,而虛空大帝離世都有十幾萬年了。 “幾位老爺子能否細說,我等洗耳恭聽。”龐博上前,抓住一條老胳膊殷勤的攙扶。 “輕點,散架了。”姬族的這個老頭子呲牙咧嘴,無福消受龐博比常人粗上三圈的大臂膀,道:“這是我在藏經閣的古籍中見到的,記載不詳,都快遺忘了。” “此地不是講話之所,諸位里面請。”姬家圣主微笑道,旁邊有姬皓月相隨,過幾年就會正式接替。 姬家,君臨南域,俯視東荒,少有傳承可比,出過一位人族大帝,底蘊至強,無以倫比。 云霧繚繞,各種殿宇懸在虛空中,靈禽飛舞,芝蘭飄芳,宛若仙境,這是一幅瑰麗的畫面。 一塊又一塊凈土沉浮,懸在云朵上,更有萬丈大岳聳立,垂落下一條條白茫茫的大瀑布,壯闊無比。 “嗷悔…” 遠處,一聲大吼傳來,一片黑色的大山聳立云霧間,那里拴著一條黑色的蛟龍,跟一條山嶺一樣粗大。 一行人相當的吃驚,出過大帝的家族果然不一般,那條蛟龍氣象萬千,血脈很純,吼音伴道鳴,境界難測。 姬紫月道:“那里是圣域,連接有一個小世界,黑龍守護在那里,從來都不能移開半步,終生都只能活在黑龍潭前,很可憐,我與哥哥小時候常去陪它。” 很明顯,那里是一處密地,為姬家重中之重,非嫡系不成踏足,他們的底蘊果然不可揣測。 在路上,葉凡遇到一個熟人,姬家的老八,為一名元老,身份顯赫,當年曾站在北原王家那一邊,極力刁難他。 兩人相見都一怔,姬家老八眸光明滅不定,最終心中一嘆,拱了拱手,就此離去,而今不同以往了。北原王家都被葉凡率領鐵騎踏平了,形勢比人強,他想翻出浪花來,估計會先被姬家人自己按死。 中央虛空天闕,宏偉高大,宛如上古天庭矗立,仙鶴飛舞,彩鸞鳴叫,盤旋在上,非是最尊貴的客人不能入內,而今卻大敞大開。 姬家很禮遇,葉凡一戰動天下,引起了各方的關注,連古皇的血脈都斬了,還有幾人能阻擋他的腳步? 姬家老一輩詳細了解過,得悉姬皓月這對兄妹與葉凡等人的關系后,自然想將他拉入他們這一陣營。 昔年,有一部分人反對姬紫月與葉凡走的過近,而今幾乎都改變了想法,要是因此而讓姬家多上一位大成圣體,將一萬年無憂。 未容葉凡與龐博詢問姬水,一位活化石開門見山,道:“我聽聞你們來自星空的另一端,可否屬實?” 而今,葉凡的身份之謎不再是秘密,不少人都早已知曉了,他這樣問倒也算不得什么了。 “不錯。”葉凡點頭承認。 “星域無疆,有著太多的秘密,難怪古之大帝都要遠行,天宇中有著許多我們所不能知曉的秘辛。”一個老人嘆道。 婀娜秀麗的侍女,裊裊娜娜走進天闕內,送上茶水,清香撲鼻,竟然是悟道茶,這種神物一般很少招待人。 “沒有想到,近來常能品到這種神茶。”黑皇人立而起,伸出一雙大爪子索要,嚇得幾名侍女差點將托盤蓋在它的臉上。 不久后,姬家的一名元老親自去取了一卷古籍,與龐博還有葉凡一起翻閱,查看虛空大帝去過的神秘之地。 “唔,說起來,我們姬家并非北斗星域的原住民,事實上是,古之大帝似乎都是星域中橫渡來的,真正屬于這個世界的不見得存在。”一位活化石說道。 葉凡與龐博他們皆驚異。只有黑皇探出一只碩大的頭顱,搖動道:“狠人與無始大帝是這個世界誕生的,在這里證道。” “或許吧。”姬家的活化石微笑,并沒有爭辯。 “也許,我族大帝來自你們那個世界也說不定。”與龐博一同翻閱古籍的老人這樣說道。 “不可能,十幾萬年前,我們的祖先還在周口店、元謀這些地方茹毛飲血呢,怎么會有修士這種存在。”龐博搖頭。 而后,他又呆住了,他以地球上的思維怎么可能會理解這個世界的一切呢?不能否定神秘論才行。 既然出現了老子、先秦煉氣士這樣的人,那么上古年間也許與固有思維中的認知完全不一樣,可能真的存在過神之戰。 地球上的神話傳說太多了,且與這邊的世界有些關聯,有些甚至可以相互印證,真的存在過嗎? “找到了,這里……”葉凡、龐博與兩位老人仔細讀那卷以道紋封印的古籍,上面提到了煉氣士,講到了星空古路。 然而,記載實在太少了,只有一些關鍵的詞,這是帝子晚年坐化時所錄,是他年幼時聽到的,可是虛空大帝究竟說過什么,并未記清,只有模糊的記憶。 “一定是地球!”葉凡與龐博發呆。 “還有……天庭之戰!”連黑皇都瞪目結舌,盯著最后一個詞,怔怔出神不已。 姬家的人卻笑了,有不少老古董搖頭,說不要當真,那是帝子年幼時聽到的,早已模糊,直到他坐化時,才自語出來,被后人所記。有些已被證實,不少都是虛空帝子兒時聽到的故事,不是真實的,有據可尋。 “天庭之戰!”葉凡自語,并沒有因他們而動搖心中的一些想法,在地球上一定有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消失在了歷史長河中。 “還有一幅殘圖。”翻閱到最后,他們見到了一角山河圖,刻有一座大岳,并無文宇。 “有些像泰山。”葉凡與龐博面面相覷,越看越像。 “這是帝子在坐化前依心中模敝的記憶描述,所想所繪出的山岳圖。” 泰山,號稱天下第一山,古時被視作太陽初生萬物發育之地,史籍有記,山莫大于之,史莫古于之 “老子西出函谷關,駕牛而行,卻離開了地球,足以證明許多傳說是真的。”龐博道。 “你說的老子,可是一位騎著青牛的老人。”姬家之主忽然問道。 “不錯。” “我曾見過。”姬家之主開口。 “噗” 葉凡與龐博將口中的悟道茶水都噴了出去,露出不可思議之色,著實吃驚,美麗的侍女急忙上來收拾。 “我作時見到族老迎進來這樣一個人,非常禮教…”姬家圣主道來。 那是兩千多年前的事,他還年幼,對于族內的貴客也只能遠觀,不能多說什么,事后得悉,那是一位深不可測的人,專為拜訪虛空大帝的傳承而來。 “說起域外來客,倒是發生過數起。”一位活化石道。 如果走過去,他們根本不會說出這些秘辛,而今葉凡足以與他們并論,且本身來自域外,故此才有了這么多話,想要共探。 幾本古籍被送來,可惜難以看出頭緒,不知那幾人來自哪片古星域,不像與地球有關,難以摸索出線索來。 “我真的想立刻回到星空另一端,葉子你說我們能不能挖出天庭的碎片與遺跡來?”龐博道。 “這個……還真說不好。”葉凡摸著下巴思索。 最終,葉凡他們向姬家請教,羽化仙谷究竟在何方,被告知那是一個很神秘的地方,在一片大荒中。 昔年,姬家一位神王曾進入過荒古禁地外的仙宮,得到了機緣,最終被傳送進羽化仙谷,才知曉那個地方。 “紫月,你可以與他一起走,家中有我,你無需顧忌。”在無人之時,姬皓月對自己的妹妹說道。 姬族,一位活化石路過此地,聽到了他們的交談,也沒有反對,反而開口稱,若是真能前往星空另一端,必有回來的辦法。 一行人離開了姬家,前往羽化仙谷,葉凡想去見一見林佳,不知而今她怎樣了,不能忘記一些往事。 一群人來到這個世界,其他的人為何總是不現,讓他心有疑問,真不知他們在做什么,分散在何地。 “當年,我們一共有幾人來到了這個世界?應該是十六人吧。”龐博自語道。 “是的,在熒惑古星,在古棺中,死去了十幾人,只有十六人活看來到了這個世界。”葉凡道。 “其中劉云志、李長青、王艷害我們不成,剛來這個世界,就死在了荒古禁地外的虎穴內。”龐博點頭。 他們被燕地的六個洞天福地帶走去修行,其中有三人未過幾年就逝去了,一人練功出了問題,一人外出時被人殺,一人采藥被異獸撕碎。 而今,真正活下來的只有十人,李小曼反目,成為大敵,張文昌身在拙峰,柳依依進入瑤池內,凱德被一位老僧度走,成為佛門護法金剛。另外幾人,周毅、王子文、林佳、張子陵一直未現,不知他們有怎樣的際遇。 “你確信,除了我們這些人外,熒惑古星、青銅古棺內、以及來到這個古星后的其他人都死了嗎?”葉凡開口。 龐博沉思,沒有立刻回應。 “我始終覺得,有一道鬼影站在黑暗中注視著我。”葉凡自語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