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860 元光轉生輪

誰也沒有想到,他們上來就進行了最為殘酷與原始的近身特殺,鮮血淋淋,這是一幅讓人不忍目睹的畫面。 這是古皇血脈與人族圣體的肉身較量,孰弱孰強,兩種體質到底誰更一籌,在這一刻正在揭曉。 “噗” 血水噴涌,元古的雄偉軀體被立劈為兩半,帶著大片的血雨飛了出去,讓太古各部不少人的心都幾乎停止了跳動。 怎么會這樣?太皇的皇俯視太古,他們的體質是無敵的,橫椎三千界,逆轉六道輪回,無所不能。 他的血脈后人舉世無匹,等若年輕時代的元皇再生與人族圣體爭鋒,然而眼前怎么是這樣一種可怕景象? “元古被人活劈為了兩半!” 無論是古族各部還是人族都沸騰了,人們不敢相信這一切。 太古的皇一只手就可以鎮龘壓諸天,俯視萬古,證道后難以遇到一個值得出手的人,代表了最強。 元古體內流淌有元皇的血,古族皆知,他的肉身代表了不朽,沒有人可與之力拼,除非其他古皇子出手。 然而,這個不算多么了解的人族圣體竟然做到了,難道說人族中誕生的這種體質可與年輕的元皇一爭高下不成? 棲霞原,一陣大亂,太古各部惶恐了,人族怎么變得這么可怕了,遠勝太古前,還是昔日那個弱族嗎? “砰” 突然,葉凡的身體也炸開了,以胸膛為中心,那里曾被元古一拳擊穿,此時全面崩潰黃金圣血灑落出來觸目驚心。 人們驚呼,兩個人都被毀了肉身,這太殘酷了,兩敗俱傷。 “葉尼!” 李黑水、東方野、厲天等人驚呼,這過于慘烈了一些上來就是肉身碎掉,讓人太擔憂,要知道這是人族圣體,肉身無雙。 “太古皇的血脈果然無以倫比,連人族圣體都可粉碎,讓人驚悚。”黑皇自語。 “小葉子……姬紫月驚呼,張大了嘴巴,大眼中蘊滿了淚水,內心有些惶恐她身為古之大帝的后人,深知這等血脈傳承的可怕,因為他們的家族中關于“帝子”的記載很清晰。 “元光轉生輪,照耀我不朽身!” 棲霞原上,一聲低沉的咆哮,像是一個古老的惡靈在回歸掙開枷鎖,殺出地獄。 元古的兩半身子間,出現一個晶瑩璀璨的寶輪,纖塵不染,照耀出不滅之光,兩半軀體快速合一他轉瞬復生了。 羌皇秘術之一,元光轉生輪! 借天地偉力,重塑己身,實現不朽君臨世間,萬劫不壞。 人們倒吸冷氣,這還如何去戰?修士最寶貴的就是生命,元古血脈無雙且有這樣的秘法,根本無法戰勝。 另一邊一條秩序神鏈出現,將所有血肉與圣血連在一起,嘩啦啦響動,編織出一條生命道則。 飛灑出的黃金血液倒流,每一塊血肉都逆轉而回,合并在一起,葉凡的肉身交融,重新成為一體。 “轟” 神輝彌漫,從他的毛孔中沖出,有成為了一個無缺的肉身,黃金血氣漫天,恢復到了鼎盛的狀態,同樣讓觀戰者吃驚。 兩個人都無恙,瞬息生龍活虎,且戰意更高昂了,綻放無量光,要淹沒天地! “人族圣體,你真走出乎我的意料!”元古大喝。 “你倒是沒有出乎我的預料!”葉凡針鋒相對。 驚天動地的大對決展開。 “元光轉生輪!”元古話語冷漠,如冰窖中的回音,幾個字響徹棲霞原。 在其頭頂上方,那個寶輪又出現了,從他的體內飛出,照耀己身不朽,照到敵人衰亡,這是元皇神術之一,難以破解。 “啊……” 元光所過之處,許多人雙眼流血,驚恐倒退,相隔數十里就如此,可想而知近前會有怎樣一種可怕威勢。 “刷” 葉凡自原地消失了,天庭殺經中的秘術展開,化為一名殺神,整片天地都變成了血色,殺氣無處不在。 “元光寶輪,照破萬界,你躲避不了!”元古低喝,這輪光盤懸在他的頭頂上方,照耀十方,虛空不斷的湮滅。 像是一座火勢旺盛的神爐,立在冰天雪地中,將風雪全部融掉了,唯有它自己永恒長存。 “我何曾躲過!”冰冷的話語在其身畔響起,葉凡并指如劍,斬落下來。 “噗” 元古的一條手臂墜落,鮮血噴涌,然而他卻連眼都未眨動一下,道:“元皇的血從不白流。” 虛空一抖,元光寶輪墜落,照亮了每一滴血,化成了一片血海,將葉凡困在當中。 一沙一世界,這是一種秘術,非手段通天者不可施展。 一滴滴的鮮血連在一起,化成了一片汪洋,棲霞原都成為了血海,元古盤坐中心,頭頂元光轉生輪,開始默念咒語,竟想將葉凡煉化。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枷……” 一株青蓮搖曳,扎根血海中,與葉凡相伴,他亦盤坐下來,混沌氣繚繞,只有三葉的苦海青蓮宛若道的化生,汲取血海之力,反煉元古。 元古一聲哈亨紅淵的睜開了眼睛,他手托示光轉生輪,照耀出死米,向葉凡鎮龘壓而去,十方天宇崩塌,隆隆之響不絕于耳。 在道鳴聲中,葉凡背后升起一尊仙王,高坐九重天,俯視蒼茫大地,他伸出一只大手向下蓋來,抹殺元光寶輪。 錚錚而鳴,像是有十萬天劍齊發,元光轉生寶輪射出的死光每一條都長達數十上百丈,斬向仙王。 葉凡一聲大吼,本體與仙王合一,手中持有一條青蓮,自那九重天上一步邁了下來,揮動三葉道蓮,將十萬天劍全部震碎,鏘鏘音不絕于耳。 他手持青蓮,斬在元光轉生寶輪上,發出了一聲龜裂的聲響,元光暗淡,像是瓦解了一樣,黑色的死光迸濺。 不過,葉凡手中的三葉道蓮宛若道的化生,繚繞有一道道混沌氣,阻住了所有烏光,越發青翠欲滴。 “略” 元光轉生寶輪崩開,出現一條條裂紋,而后啵的一聲炸開了,它為道則所化,聚滅無定,還能再演,但卻也元古神色一變。 “啪” 葉凡與仙王合一,手持青蓮連續揮動,抽在元古的身上,強大如他皇血身也禁受不住,幾乎裂開,連著被打了幾個跟頭。 這可不是一般的傷,乃是道蓮所留,很難愈合,讓他連咳了幾口烏血,快速飛退,演化轉生輪療傷。 “神域!” 元古一聲大吼,穩住頹勢,身體發出了上億縷霞光,化成一片神域,在這十丈空間內他有如神明,天地聽他號令,一切以他為主。 “到。 葉凡倒退,通體亦是綻放無量光……個黃金圓域出現,他的專屬圣域開啟,萬法不沾身,手當中獨立。 兩人各處一域中,綻放億萬神輝,灑滿每一寸虛空,讓這方天地一片通明與璀璨,他們變得無比神圣與威嚴。 “轟…… 大戰再次開啟,兩種神域大碰撞,激烈的交鋒開始,他們化成了兩道閃電,所過之處大山川崩壞,滿目瘡癭。 山嶺像是紙糊的,脆弱不堪一擊,他們從棲霞原殺進了荒脈中,仿佛在另立乾坤,毀滅一切舊秩序,成片的山脈飛起,被余波震碎天穹上。 再人的大戰波及極廣,牽動了所有人的心,人們在跟進,在后方緊張關注,這一戰已經從朝霞初綻的清晨殺到了午時,上千回合過去了。 絢爛的霞,璀璨的光,神秘的道則,一條條、一道道層出不窮,讓人眼花繚亂,妙術不盡。 “錚!” 一聲輕鳴,一下子穿透了所有光,所有聲音,元古的眉心出現一柄寸許長的神劍,璀璨刺目,鏗鏘作響。 “什么,那是圣人之劍嗎,還是古皇秘兵?” 所有人都神色異動,因為感受到了一種詭異的力量,神劍未發,劍波已摧毀了無盡的山川大地。 四野,也不知有多少山岳成為了擊粉,化成了沙滇,永遠的不復存在,殺意讓這里生機俱滅,成為不毛之地。 “不是兵器,是元皇所著經文中的一種秘術一一元皇道劍!”原始湖的一位皇族冷酷的說道,充滿了自信。 這并非兵器,而是一條秩序神則演化而成,實體化后有了劍的形狀,但其本質為道,故此稱為元皇道劍,殺傷力震古爍今,恐怖無邊。 “終于出現了,這一定是元皇所留經文中的禁忌妙術,過去見到的人都死掉了!”有太古生靈自語。 “噗” 果不其然,沒有什么可以阻擋它,一寸長的元皇道劍摧枯拉朽,一劍洞穿了黃金圣域,沒入了葉凡的肩頭,穿透而過,帶出大片的黃金血雨。 “鏘” 元皇道劍飛出,而后調轉回身來,立劈而下,葉凡雙手探出,夾住了此劍,想要震斷。 然而,寸許長的璀璨道劍并非實體,在這一刻化成一條秩序神鏈,粉碎真空,將葉凡的手化作了法則的一部分,幾乎割斷,鮮血淋淋。 兵字訣! 葉凡雙手合在一起,發出了漫天的光輝,“鏘”的一聲,他與這柄道劍合一,拈在手中直取元古而去,化為一道神芒。 元古大吼,發絲凌亂,結出法印向外轟殺而來,道:“你太小看元皇道劍了!” 葉凡的手在道劍下融化,但是他的法則也打出了,兵字訣不僅暫時抵住了元皇道劍,而且將他自身化為了兵器。 “你……”元古一聲大叫。葉凡自身如一把絕世天劍一樣,從他的身體中穿過,殺出漫天的烏血。 元光轉生寶輪出現,葉凡伸出一只大手向前抓去,且一只大腳向下踏來,身綻無量光,不給元古轉生的機會,“噗”的一聲,他踏著元古的裂開的胸膛降落在大地上,將其身體跺的四分五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