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857 貧道元始

第八百五十七章貧道元始 北域,難見青山綠水,赤地無疆,戈壁蕭涼,缺少生氣,一路行走下去,數十萬里不見人煙,一派凄景。 然而,就在近期,這片不毛之地逐漸活躍了起來,修士的身影越來越多,尤其是各座古城,逐漸熱鬧。 客棧幾乎爆滿,特別是臨近棲霞原的這片綠洲,人滿為患,許多修士不得不遠走他處。 “巔峰對決,人族圣體與元古一戰,不僅是年輕一代影響力最大的一場碰撞,也是兩大種族的一次交鋒,不得不看!” 這并不是一個人在說,而是所有人都在議論,全都在翹首以待,因為日期臨近,馬上就要開始了。 天南地北,浩瀚五域,諸多種族,幾乎所有修者都聞風而動,也不知有多少強者駕臨,以觀一場大戰。 這一戰影響甚大,像是一塊隕石自天外飛來,墜進大洋中,激起了一場席卷整顆古星的大風暴。 可以說,而今舉世矚目,所有人都在期待,靜等這一戰開啟。 北域的氣氛逐漸緊張,讓人覺得要窒息,還有三日,棲霞原就將開啟戰端! 葉凡已經回來了,靜思良久,體悟所有法門后,他手持權杖,開始細觀天庭古卷。 他與齊羅合力,已經將天庭的傳承補全,而今所有奧義盡顯,不再是缺失的,殺經歸于完美。 葉凡手持時間之書,心靜神祥,默默思量,殺生大術與他的道有些相悖,但不可否認有獨到之處,以殺證道,發揮的淋漓盡致。 “人世間與地獄怎樣了,他們最近有什么動作嗎?” 這段時間過于寧靜,讓他心生警兆,如果在與元古的對決中,兩大神朝暴起發難,無疑將是毀滅性的。 “人世間遇到了大麻煩……”李黑水嘿嘿笑道。 這一遠古神朝被神蠶嶺的人盯上了,繼上次被干掉一位大成王者后,而今有又損失一位巨擘,“千丈紅塵界”破碎。 消息無疑是震撼的,這是難以想象的一大損失,人間有萬丈紅塵,這一神朝號稱可丈量九千丈,共有九個小世界殿堂。 神蠶嶺高手以“抽絲剝繭”秘術跟蹤下去,追尋到了這樣一個重地,一個小世界被粉碎,沒有一個人能夠逃出。 “依然是守護神蠶道人的那個老蠶,僅他一個人出手而已,劈開了那個千丈紅塵殿堂,消息馬上就會傳遍北地了。” 天之村有特殊的渠道,第一時間得到了消息,而今外面還沒有傳開呢,他們卻先行知道了。 果然,并未過多久,北域一陣騷亂,在人族圣體與元古對戰前出現這樣的風波,讓人們一陣驚疑。 很快,神蠶嶺舊事重提,這是他們殺死的第二位大成王者了,是否算人世間這一神朝的首腦?向葉凡索要不死神藥。 葉凡回應,讓他們去神城天璇石坊取源,大成王者并非人世間的首腦,這一神朝有殺圣。 有圣人級的殺手?世人皆驚,如一陣秋風掃過,讓人不寒而栗。 神蠶嶺那位老道人沉默,但卻并不想因此而放棄,他們的九妙不死藥飛走了,而今扎根荒古深淵上,想得麒麟藥彌補。 不安的北域,躁動的人心,大戰將至,山雨欲來風滿樓,每一次波瀾都讓人的神經一陣繃緊。 “將人世間與地獄的線索告訴我。”葉凡合上時間之書,看向齊羅。 “你想做什么?”齊羅一驚。 “這些天來,我體悟到了一些妙術,需要去檢驗與嘗試一番。”葉凡道。 天之村,為昔年的天庭余脈,掌握了不少關于地獄與人世間的線索,但礙于實力有限,一直隱忍不發,不能發難。 “我去清理一下那些枝枝葉葉,無關大局,將可以殺掉的給我一份名單。”葉凡索要。 “這倒也是,可以讓去你去尋找一下生死戰的感覺。”齊羅點頭。 與此同時,元古也在行動,連闖原始湖十八座太古死關,為昔年元皇考驗年后人所設,他順利通過。 “在大戰開啟前,我要讓自己的血沸騰起來才行,到時候一舉滅殺人族圣體!”元古在這一天離開了原始湖,也走了出來。 這一日,北域不安,接連發生死亡事件,生鬼族年輕一代第一人被人一拳轟碎,墮羽族雙杰被人摘掉頭顱,血電王族少主被人一腳跺死! 元古出擊,一路斬殺,這些人都很強大與自負,曾挑釁過他的皇者威嚴,而今被他一擊斃掉,沒有留下一個活口。 “噗” 一座荒山中,又一片血雨飛灑,元古擊殺了第十三位強者,任鮮血灑落一身,他整個人充滿了一股魔性。 濃密的黑發,高大的身軀,可怕的眼神,凝視遠方,他低語道:“我的戰血快沸騰了,人族圣體我等你!” 葉凡走出天之村,手持一本生死薄,按照上面所記尋找,所過之處腥風血雨,連殺地獄與人世間的人,掀起一股狂瀾。 大戰將起,有這樣的風波沖擊,讓北域的氣氛越來越緊張了,誰都不知道,是兩位將要交手的主角在行動。 “你是誰……”荒山中一座古道觀內,幾個雙手沾滿鮮血的老殺手死不瞑目,他們培養了很多子弟,而今被連根拔起。 “貧道元始。”此時,葉凡化為一個年輕的道士,仗劍而行,大殺四方。 半日后,一片古陵間,葉凡只身獨入,走進大地下,再次開始大開殺戒,又一處密地被挑,葉凡施出各種妙術,讓這里成為一片流血的世界,伏尸過百。 地獄、人世間曾殺的東方野、李黑水他們上天無路入地無門,至今龐博不知流落在何方,柳寇身首異處,葉凡心中有一股怒火,一直在壓制,早已頻臨沸騰。 這一戰,葉凡從北域一直殺到中域,簡直可以用血流成河來形容,殺手神朝損失慘重,許多密地被抹平。 貧道元始,四個字代表了死亡,手持一本生死薄,從北向南殺,整片東荒一片大亂。 一個專斬遠古殺手神朝的年輕人,一個無情的魔王,一個轉動生死輪盤的道士,名為元始,震懾八荒。 與無始大帝差了一個字,這個名為元始的道士在這一日引動風暴,勢如破竹,所過之處,積血伏尸,難有人生還! “小葉子殺到興起,別收不住手。”李黑水擔憂。 齊羅道:“無妨,這一次是生死血戰,神術、境界等不是最終的倚仗,他已經意識到,故此觀了一遍天庭殺經,而今是在找那種血性的本能,成與敗很簡單,只在生與死間!” 人世間,紅塵萬丈,紛紛攘攘,悲歡相伴,不得解脫。一個殺手神朝以此為號,卻也代表了一種意境,一旦被他們纏上,此生便等若到了盡頭。 這一遠古殿堂,號稱可丈量紅塵九千丈,一度輝煌,俯瞰天下,以諸王的頭骨堆砌成一座不朽的古闕。 而在這兩日內,人世間的弟子門徒死亡不計其數,這是一個很大的打擊,一個名為元始的年輕道人殺的他們怒不可遏。 最終,葉凡收手了,明日就將與元古大戰了,而他也找到了那種感覺。 同一時間,北域一座大岳上,元古浴血而立,連發髻都一綹一綹粘在一起,他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森然自語道:“人族圣體,我迫不及待了!” 他充滿了必勝的信念,體內的戰血在沸騰,信心百倍,戰意升騰而起,誅殺群敵,讓他養出了一種有我無敵的霸氣,想要沐浴圣血。 只差一天,大戰就將開啟,天下風云匯聚北域,許多人都在等待,都在默默的倒計時。 神城,為北域中心,而今更是喧囂沖天,來了太多的人,來了太多的高手,在這座賭城內不少人在投注,已經開始押誰能贏。 而今,各大石坊都冷冷清清,沒有人去賭石,全都在進行人族圣體與元古的勝負之爭,無論是茶館還是客棧全都是人滿為患。 此外,一座又一座的陣臺早已被刻好,明日一早將有無盡的修士會橫渡虛空而去,前往棲霞原。 毫無疑問,這種賭局也引發了一場又一場的議論,爭吵不休,甚至發生了很多起流血事件。 “人族圣體算什么,豈能與太古皇的血脈并論,這一次必死無疑!”能說出這種話的人自然是一位古族修士。 人族一些修士駁斥,道:“元古不行,這一次必敗無疑,人族圣體連詛咒都打破了,除非少年大帝復生,不然同代中無人可攖其鋒!” “古之大帝怎及太古的皇,身為他們的后人,我相信元古可以活劈了人族帝子,就更不要說一個圣體了。” …… 這是一場大爭吵,北域各地都一樣,發生了很多流血事件,葉凡與元古的這場對決已經上升到了古之大帝與太古皇孰高孰低的問題上了。 喧囂的北域,躁動的人心,大戰前的氣氛緊張到了極致,這場戰斗影響深遠,涉及到了很多,多半會被載于史書中。 “皇術驚世,必將壓過人族玄法,鎮殺圣體!” “太古皇早逝,人族大帝可能還有人活著,高下早已分曉了!” …… 這已不是兩個人的對決,將他們后方的各種勢力都牽扯了進來,所有人都在議論,眾多的人在爭吵。 人族圣體與太古皇的血脈孰弱孰強? 太古皇的終篇秘術,古之大帝的極道玄法,這一次將爭鋒,兩相比較,終極對抗,誰更勝一籌? 十二月二十八號晚上八點,歪1分割線1歪:二五七九有活動,我去回答書友的一些問題,有空的書友朋友可以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