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848 又見五色祭壇

第八百四十八章又見五色祭壇 紅毛怪物在低沉的嘶吼,眼中的清明消失了,戾氣十足,而后霍的抬起頭來死死的盯住了幾人,發出一聲凄厲的大叫。 “壞了,他渾噩了,小心襲殺我們。”燕一夕道。 葉凡手托神女爐對準了前方,圣人氣息彌漫,一道又一道金色的漣漪快速擴散了出去,紅毛怪物眼中兇光大盛,最后看了他們一眼,憑空消失而去。 “他們來了……該不會是指前幾代源天師要來了吧,這可是一個比一個可怕的狠茬子,真是讓人不安。”段德道,他常年行走陵園古墓間,挖掘出過一些關于源天師的秘辛。 陰兵借道,竟然有源天師的蹤影,這讓人覺得匪夷所思,其中究竟有什么隱秘,源天師晚年發生不祥后去了哪里,聽命于誰? “怪不得那個紅毛怪物跑進紫山,托庇在無始大帝的道場中,以此來鎮壓己身,是為了與外界隔絕,避免被召喚走。”黑皇咕噥,它說的自然是第五代源天師。 葉凡頭上浮現出九個古字,為道經中記載的仙文,沉沉浮浮,明滅不定,將八十一桿寸許長的小旗鎮封在里面。 九個古字流動大道氣韻,開辟出一個一尺見方的小世界,里面的時間停滯了,仿佛實現了永恒。 在當中,八十一桿黑色的小旗烏光閃爍,一動不動,有一種龐大而可怕的力量在蟄伏,隨時會噴發出。 “這就是不死天皇留下的陣旗,天皇子要是知曉多半會被氣炸肺,他老子留給部下的法器被你拿來用,讓他情何以堪。”猴子道。 此時,情況危急,源天師一脈的強人隨時可能會出現,他們都渾噩了,六親不認,會斬盡殺絕,葉凡不得不提前將陣旗準備好。 “元古、華云飛他們也進來了,為何一直沒有蹤影?”李黑水心有疑問。 “太古戰場浩瀚無邊,不一定能遇到,再說也可能被紅毛怪物驚走了。”厲天不確定的說道。 他們開始繞著核心戰場行走,想找個薄弱的地方進去接引東方野,將他救出煉獄。 當他們繞行了八百余里后,發現一個巨大的深淵,深不見底,旁邊土石如山,堆起很高,跟一座大墳一樣。 “這是新挖出來的泥土,是什么人干的,想做什么?”他們心有疑惑。 觀看周圍的地形,這本就是一個天坑,而后又被人挖深了下去才有了這樣的規模,成為了一個漆黑無底的深淵。 葉凡手托神女爐,頭上懸浮九個古字,鎮壓八十一桿寸許長的烏黑小旗,自然不怕危局,他們向下降落而去,想弄個清楚。 “五色祭壇,五色祭壇!”黑皇大叫。 段德、猴子等人也都大吃一驚,而今他們都深知這種五色神壇所代表的意義,乃是星空古路,可以通向星域中。 這是誰挖出來了一座五色祭壇,他想做什么?帶著疑惑,他們墜入地底深處。 這是一座規模不小的祭壇,可惜時間太久遠了,它早已坍塌,毀了大半,且被人拆走了一些,剛動手沒多久。 “這邊有尸體,發生過大戰!” 在五色祭壇的另一側,有不少古族的尸體,能有數具身體干癟了下去,一身本源精氣都被吸干了。 “吞天魔功!” 葉凡心頭一跳,華云飛與李小曼來過此地,且與古族發生了沖突,這也許是他們挖出來的祭壇。 “這些都是原始湖的人!”猴子確認后道,這是元古那一族的生靈,其中有幾位真正的皇族,實力極度強大。 “雙方先發生了沖突,而后紅毛怪物趕來了,擊殺了眾人。”李黑水道。 除卻幾個被襲殺后失掉了本源的古族外,其他人都是一擊斃命,天靈蓋被掀開,腦漿沾染有一兩根紅毛。 “這應該是數天前發生的事,雙方都被紅毛怪物驚走了。” “讓道爺我來看一看發生了什么。”段德身上帶了很多工具,他取出一枚古鏡,竟是以一塊晶瑩的白骨打磨而成。 “這是什么,有什么效果?”厲天問道。 “你們可不要小覷,這是一位人族大圣化道后所留下的唯一道骨,是額頭那一塊,與世長存。額骨是人的仙臺道骨,以它磨成的鏡子有無盡妙用。”段胖子珍而又重的的擦拭,鏡子越發剔透了。 黑皇聞聽,當場就差點撲過去搶奪,被葉凡死死的抱住了脖子,不然一定會發生一場人狗大戰。 “刷” 古鏡光華一閃,浮現出幾幅畫面,首先是元古的身影出現,而后是一群古族,持一塊玉璧對照此地,挖出了祭壇。 猴子心中頓時一震,道:“不久前,我曾聽聞一些古族在尋找天外之路,看來是真的!” 他是太古的皇族,得到的消息肯定不會有假,這句話一出頓時讓幾人都一震,古族尋找域外之路,想去哪里? 這絕對一件可怕的大事,一旦成真,可能會有極其深遠的影響! “原始湖的人尋到了此地,神蠶嶺、血凰山、火麟洞的皇族也說不定在其他各地尋找……”想到這些,他們心中都很不安,太古的皇族到底想做什么,將去何方? 而后,道骨化成的鏡子光華一閃,出現了華云飛與李小曼的身影,他們手持一張古卷尋到了此地,也是為五色祭壇而來。 “星空的另一端!” 葉凡觀李小曼的口型,有這樣一句話,當時激靈靈打了個冷顫,這兩人跟他一樣嗎,想要橫跨星域,前往地球? 在這一刻,他驚出一身冷汗,決不能讓狠人的傳承者前往星空另一端,不然將會有無盡的大患。 另一邊有龐大的人口基數,但卻無人能修行,在凡人中奪取本源,尋找各種體質太容易了,生殺予奪,簡直可以為所欲為。 “是了,我的體質……就是出自那片世界,說不定他們就是因此而充滿了期望,此外那一邊的上古也有無盡的秘密啊!” 原始湖的人拆了五色祭壇,將每一塊石頭的位置都記錄了下來,顯然是想帶走去復原與研究,而華云飛與李小曼伏擊了他們。 而后,紅毛怪出現,大殺四方,元古祭出一座巴掌大的神臺消失了,李小曼的頭頂則出現一個金色的漩渦,她與華云飛沒入當中,也就此不見。 “域臺!”猴子盯著元古手中的那座微型神臺,露出驚色,這是大圣才能刻出的東西,可隨時破空而去。 “域外神靈臨體守護!”黑皇盯著李小曼頭上的那個金色漩渦,發現了一尊盤坐在當中的模糊金身,它的眼睛瞪的很大。 即便是大圣唯一的額骨仙臺打磨成的鏡子,經過秘法鑄煉,也只能顯化幾幅畫面,根本沒有多余的線索,他們想重新看一遍都不能。 “這是我在古陵中照鬼的鏡子,能做到這一步就不錯了。”段德道。 “拆走五色祭壇!”大黑狗非常的堅決,用心記下了五色石壇上的紋絡,而后快速將剩余的多半座古臺全部拆走,收進了法器中。 “真的要大亂了,現在已不是太古萬族出世這么簡單了,而今又開始爭奪域外之路了,將來指不定會招惹來什么呢!”黑皇自語,他想到了一些古老的往事。 “各大皇族是想接引一些域外的存在而來也說不定。”猴子道。 葉凡也在思慮,華云飛與李小曼得域外神靈庇護,是否尋到了什么歸路?不久的將來,他們多半會有一場生死大戰,奪取唯一通往地球的古路通行權。 陰冷的氣息撲來,紅毛怪物又出現了,若非忌憚于葉凡手中的神女爐以及他頭上的八十一桿小旗,早已撲殺了過來。 “沒有時間了,必須要趕緊采取行動救出東方野,不然前幾代源天師來了,那可真是難有活路。” 最終,葉凡發狠,催動神女爐強行向戰場核心中闖去,垂落下萬丈絲絳護住幾人。 然而,這是一個極其可怕的沖關過程,即便以神女爐護體也是險死還生,每前進幾步就得停下來一段時間,努力恢復神力。 因為,這片地域太可怕了,各種古兵,各種神光飛舞,乃是太古前的祖王留下的神則顯化,相當于圣人的沖擊余波。 “不行,這樣太慢了,以這種速度要進入核心地域真不知要走上幾個月還是幾年。” 沒有時間可以耽擱,萬一第一代源天師來了,他們手中持有大殺器多半都沒用,大地下不缺乏源,說不定一招蓋世源術就將他們全部擊殺。 最終,段德咬了咬牙,祭出了吞天魔蓋,黑皇則刻出了一角無始殺陣,葉凡更是耗盡心血刻出一片神秘的源天紋絡,勾動山川地脈,為吞天魔蓋與無始殺陣提供無窮的精氣。 太古祖王遺存下來的神則雖然恐怖無邊,但是吞天魔蓋沉浮,不受影響,垂落下一道道烏光,將他們護在下面。 無始大帝的一角殺陣更是摧枯拉朽,硬是開拓出一條通路,讓原本一些將熄滅的法則徹底暗淡,消失不見。 他們一路勢如破竹,終于是闖進了太古戰場最核心的地方,遠遠的見到了一個披頭散發的男子,衣衫襤褸,盤坐地上。 一條狼牙大棒懸在東方野的頭上,透出一縷縷圣威,開辟出一個方圓一丈的平和空間,但他并不好受,被困于此,難動一步。 “那條狼牙棒內蘊的神祇復活了,怪不得他能堅持下來,得到了遠古圣兵的庇護!”段德道。 “雖然得到了庇護,但是他每日間都要拼命抵抗,過著煉獄一般的生活,不過他得到的好處也是巨大的。”猴子道。 周圍,各種法則與道光沖擊,東方野每日面對這些,進行生死抵抗,自然可以領悟不少常人難以企及的神則。 “野兄!”李黑水呼喚,眼淚差點流出來,當年東方野可是為救他們才出手的。 “雖然是一場大難,但他畢竟活了下來,在此感悟太古英靈的各種法則,他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黑皇道。 “你們……”東方野睜開了眼睛,射出兩道熾烈的光束,他從法則的海洋中蘇醒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