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846 冥土

第八百四十六章冥土 陰兵借道,整齊劃一,天地顫抖,他們像是自遠古走來,殺向永恒未知處,蠻荒古氣沖天! 晚年發生不祥,行動詭異莫測,進過神墟,入過仙陵,見過陰兵借道,遠古圣人都為之讓路。 旌旗招展,陰兵過路,殺向未知的遠方,讓人發毛,葉凡攔住其余幾人一動不動,不敢沖撞。 除卻他外沒有人能看到。即便段德精研墓葬學,此時也是渾身寒毛倒豎,生出莫名感應,可卻也什么都沒有見到。 “什么,陰兵借道?!”當數萬陰兵行走過去,幾人聽到葉凡說出,全都驚叫了起來。 地下陰氣重,可形成一些陰靈等,有時也被人稱作陰兵,但絕對與這種不同,這是真正讓人無法理解的冥兵。 “我已修成陰陽天眼,居然連個影子都沒有見到,唯有直覺告訴我有一群可怕的存在路過……”段德悚然。 “我聽無始大帝說起過,好像什么地方出過陰兵……但是具體怎樣我沒細聽。”黑皇懊惱。 葉凡最不平靜,源天師晚年才能見到的詭異景象,而今他就看到了,這是什么警兆不成? “我想起來了,見到過前賢的一本手札,上面有記載,風水葬學的最高成就者晚年進過冥土,見過陰兵。”段德攥緊了拳頭。 但是那本手札不全,根本就沒有寫完,那位前賢在錄寫的中途被活活嚇死了,帶著驚恐的神色坐化在石室中。 幾人聞言,頓時毛骨悚然,按照段德所說,風水葬學最高成就者很少有得善終者,不足為奇。 “我們追下去看一看,他們到底要去哪里。”葉凡道,見到這一幕想到源天師的晚年,他心中不安,如果不弄個清楚總覺得發毛。 段德連雙腳都舉了起來,嚴重支持與同意,他認為風水葬學的一座豐碑就在眼前,將揭開一段萬古秘辛,他會成為史上一個傳奇。 “真是讓人發毛,不過聽說過黑狗血能辟邪……”厲天咕噥。 黑皇頓時神色不善,扭頭盯住了他,露出一口雪白的大牙。 “要不……黑哥你貢獻點血,讓我們底氣足一點。”厲天不知死活。 “汪!”大黑狗人立而起,撲了過去,狠著勁的咬。 “打住,別驚了陰兵。”葉凡將他們分開,而后第一個追了下去,唯有他能見到,在前引路。 黑壓壓的陰兵宛若一股鋼鐵洪流,像是可撲殺一切敵手,那種森然的氣息讓人心懼,稍微一接近形體就要崩開。 太古的煉獄,廣袤無邊,有各種復雜的地勢,地上尸骸無盡,嵌在石層中成為了化石。 各種古生靈面目猙獰,人獸凰身、八臂四頭……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生物尸體讓人驚異。 昏暗的戰場,一眼望不到邊,繚繞著帶狀的魔云,很是可怖,讓人心驚肉跳。 尤其是數萬陰兵一往無前的走過,帶著滔天的殺氣行軍,更是讓人覺得詭異。 “他們這是要去哪里?”葉凡他們跟了上百里路,始終不見大軍停下。 “前方起大霧了!”幾人吃驚,非常的突兀,霧靄格外的濃,將整片天地都淹沒了,前方一片朦朧,天眼都難以望穿。 葉凡更是驚異,陰兵大軍在變少,像是進入了另一個世界,來到了目的地。 “快走,繞過去看一看。” 他第一個飛奔前行,繞過數萬大軍,進入霧靄所在地,在這一刻渾身如刀割一樣,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不要說是凡人,即便是化龍秘境的修士來此都會身體龜裂,被一股陰森的氣息絞殺。 “太濃重了,陰煞之氣貫沖九天,簡直就像是進入了冥土!”段德驚道,以他多年的盜墓經驗做出判斷。 “黑哥,我還是覺得發毛,你就貢獻出點血來唄。”厲天磨嘰。 “汪!”大黑狗的禿尾巴都倒豎了起來,張口血盆大口想大吞活人。 “噤聲,我們來到了什么地方?!”猴子制止他們,火眼金睛發光,露出凝重之色,指向前方。 霧靄極重,這片地域并不是太古戰場,而是一片詭異之地,真的像是一片冥土,與外面的景象大不相同。 “不對,方才沒有起大霧時,前方是一望無垠的平原,是太古戰場,可是現在卻大變樣了。”李黑水道。 這是一種詭異的變化,讓人摸不清頭腦,一切都是因為大霧升起所致,像是來到了另一片世界。 “這里連接著另一個世界……”段德驚異,他們看不到陰兵,但卻感覺冥兵在減少。 “葉兄你見到了什么?”燕一夕問道。 “這里像是一個世界入口,陰兵在進入,像極了九幽之地!”葉凡心中不寧。 “都已經來到了這里,我們進去看一看!”段德攛掇,他是風水葬學的權威,迫切想挖出一段萬古秘辛來。 霧氣很大,前方很廣闊,陰兵并沒有占據滿,有足夠的地域可供他們進入,幾人藝高人膽大向前逼近。 煞氣越來越濃了,肌體跟刀刮一樣的痛,冥氣澎湃,欲將人撕裂。 冥土! 終于,他們踏了進來,這是一片驚人的土地,絕非那片太古戰場,并不是一個世界,而只像是一段路途。 “通向冥土的路?!”段德搓手,既興奮又激動,他在一些前賢手札中見到過一些零星記載,卻無人點透。 黑色的土地,灰暗的霧靄,未知的前路,陰兵無視他們,有條不紊大步前行,沒入遠方。 “什么味道,好香啊!”大黑狗翕動鼻子,一雙銅鈴大眼瞪的溜圓,豎著禿尾巴向前望去。 幾人面面相覷,什么都沒有聞到,而大黑狗則信誓旦旦,聞到了香氣,言稱可能是不死神藥。 “這片九幽之地能長出神藥才怪了呢!”段德潑冷水。 他們謹慎前行,當行進五里地后終于也聞到了沁人心脾的馨香,全都為之一振。 “真是狗鼻子,隔著幾里路都能聞到。”幾人心中感嘆,但卻沒敢說出來,怕被狗咬。 又前進了一里多地,香氣濃的化不開,讓人幾乎要沉醉,忍不住加快腳步想要尋到源頭。 “那里有一個水池!”他們驚訝,在前方水光點點,許多陰兵整齊的從旁路過,香氣源自那里。 “黃色的泉池,好恐怖的水澤,我怎么覺得像是尸水?” 水池不過十丈見方,汩汩而涌,黃的滲人,有一股陰煞氣息撲面而來,但卻也夾雜著沁人心脾的芬芳。 段德取出一個白木棒,探進水中,整條白木瞬間發黃,且有死氣繚繞,他立時驚道:“這是黃泉!” 他們覺得匪夷所思,到底來到了怎樣的一個地方?黃泉在極陰死地能誕生一小洼就不錯了,而此地卻有這么多。 相傳,黃泉根本不屬于這個世界,難存這個世間,今日所見這一切顯得詭異而神秘。 “嘩啦” 黃泉池中泛起一片水花,一株通體烏黑的神草浮現了出來,狀若墨玉雕刻成的神蘭,有大道氣韻,能有一米多高,芬芳撲鼻。 “不死神藥!”厲天、段德口水嘩啦啦的,全都忍不住想抓去上來。 “不對,這是幽冥草!”葉凡喝道。 大黑狗雖然被饞的哈喇子都快流了下來,也點頭道:“沒錯,當年在不死山中見到過一株,完全一樣,但還是想咬上一口。” 他們深吸一口氣,渾身的毛孔都舒張開了,神清氣爽,像是接受了最為圣潔的洗禮,仿似要舉霞飛升了一樣。 可惜,這并非不死藥,吃下去會有可怕的負效果,生不如死。 昔年,圍攻絕代神王的三尊老妖孽,就是因為吃了一株幽冥草而活了近五千歲,但身體卻成為腐尸,唯神念長存。 “這是一株魔花,雖然恐怖無邊,但卻也算是天地間的一株絕世奇珍,采摘走將來說不定能有什么妙用。” 這里并非不死山,沒有大帝陣紋,可以采摘到手。 然而,幽冥草竟然早已通靈,化成一道烏光向泉池內沒去。他們同時出手,將整座黃泉池都煉化,將它封禁。 “嘩啦啦” 鎖鏈響動,錚錚而鳴。 幾人都吃了一驚,幽冥草的根部被一條冥鐵鏈鎖住了,不然他們不見得能抓到這株與世長存的奇珍。 “并非實體化的鎖鏈,而是一條道則,將它鎖在了這里,真是詭異!”他們仔細觀察后,面面相覷。 “將這黃泉池一起收走吧,讓這株幽冥草繼續生長,說不定將來真有大用。”最終,他們將黃泉池與這株可怕的魔草封進一個白玉小鼎中。 前方有一條血河,寬不過一丈,猩紅妖艷,寂靜無聲,流向遠方。 在河上有一座石拱橋,樣式古老,也不知存在多少年了,所有陰兵都從它的上方走過,進入對岸。 “我看到了對岸的陰兵!”李黑水道。 其他人也都悚然,跨過血河上的石橋后,所有陰兵都可見,一路繼續前行。 “這是一片冥土,這是古之冥皇所煉,還是說真的有一個不可思議的世界?”段德驚疑不定。 “霧靄快消失了,我們將脫離冥土,回到古戰場中!”猴子道。 此時霧氣在消失,各種詭異的場景都在虛淡,只有前方血河以及石橋還真實,最后一隊陰兵就要過去了。 毫無疑問,只要陰兵全部過去,一切都將消失,除非他們也徹底跟進去。 “像是一處空間節點,這種埋有數百萬古族的葬地將不連續的冥土給連接了起來。”段德分析陰兵借道的原因。 “快消失了,最后一名陰兵也踏上了石拱橋。”李黑水道。 在這一刻,段德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動作,快速撲了過去,將最后一名陰兵給抱住,生生拽了回來。 而后,“霹靂乓啷”的打了起來,陰風呼呼,死氣洶涌,這片地域如冰窖一樣森寒。 太生猛了! 所有人都傻眼,段胖子跟那個陰兵抱在一起猛打,滾過來滾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