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838 破萬法

大戰已經到了白熱化,葉凡發狂,拼命突圍,渾身是血,殺到眾人顫栗,而他自己也遭創嚴重。 “砰”、“砰……” 連續的大碰撞,血泥與碎骨濺的到處都是,可怕的轟鳴聲不絕于耳。 在這人群中有絕頂人物深藏不露,并不他弱幾分,此時終于開始發力,每一擊都是天崩地裂。 “鏘” 古兵時決,大器碰撞,震耳欲聾! 葉凡運轉兵字訣,操控各種秘寶,反轉而回,逆殺他們的主人,這是可怕而瘋狂的場面,慘叫此起彼伏。 天地間道音和鳴,震的人元神欲裂,這是古兵在哀鳴,不少都是神物,但卻不受控制,斬了自己的主人,血雨飛舞。 這是一場殘酷的大戰,葉凡沒的選擇,唯有以最有效、最簡單、最省力的手段攻伐才能活下去。 戰場中沒有一個是弱者,其中部分人注定會成為各族未來的祖王,此時一起攻殺葉凡,這幾乎是一個死局,他難以度過。 “啊……” 又一名古族年輕強者大叫,在兵字訣的輻射下,被他自己的古鏡切掉了半顆頭顱,元神都亦被噴薄出的鏡光照射的化掉了。 “殺!” 喊殺震天,有強大的敵人無懼,并沒有退縮。 而葉凡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黃金圣域幾次大崩潰,強大如他的肉身都差點炸開大口咳血,諸強合力,仙三的王都要飲恨。 尤其是當中的幾人,自身實力極度強大,一只腳邁過了仙三的門檻,有驚世駭俗的戰力。他們混在人群中,抽不冷子進行的可怖襲殺每次幾乎都是致命的。 這是一場血戰,葉凡幾次將突圍出去,都被最強大的幾人給擋了回來,讓他不得不拼死搏殺,在耗自己的命。 “錚!” 幽森的劍鳴發出,在葉凡陷入最危險的困境時,一條神則突兀的出現如域外仙光一樣飛來,直抵葉凡的眉心,不要說是他,就是旁邊的人都肌體欲裂,元神將崩。 人世間的神子出手了! 他竟一直沒有離去,隱忍到現在,終于捕捉到了致命的一個破綻果斷而無情的斬出。 葉凡正陷入生死境地,被幾名絕頂人物攻殺,是古族年輕一代最頂級的人物,皆一只腳邁過了斬道的門檻,突遭襲殺,他難以分身應對! 這是一把秩序之劍,篆刻各種符文,完全是由法則鑄成,代表了人世間神子的強大已經斬道功成。 這一切太危急了,沒有一絲考慮的時間,葉凡拼盡一生道行,將兵字訣的威力發揮到了極致,干擾秩序之劍。 “沒用的這并不是實體之劍,這是法則鑄成,沾之就成劫灰!”人世間的神子陰森的說道。 然而,兵字訣無雙,超出了人們的想象連法則化成的兵器都擾了,秩序之劍在剎那間停了一下。 “鏘” 同一時間,不遠處一人渾身發光,他身穿不朽的戰衣,被兵字訣控制,整個人都倒飛了過來,擋在了葉凡的身前。 “噗” 秩序之劍無情的沒入他的眉心,他如烈陽下的冰雪一樣,與神則一起消融,血肉與骨頭在融化,慘不忍睹。 “轟” 最終,他整個人都炸開了,成為了一團血雨,殘骸四散,形神俱滅。 同時,葉凡也遭遇另外幾名絕頂人物的攻擊,口中溢血,橫飛了出去,但終究是避過了一場死劫。 這是一場慘烈的大戰,天空中血雨灑落,碎骨很多,像是一個修羅場一樣,殺的日月無光,充滿了死亡的陰霾。 “仙三斬道!” 葉凡心中一凜,終于是對上了一個這樣的敵手,尤其是對方來自人世間,是一名殺手,不正面對決,暗中刺殺,讓他的處境更加不妙了。 在他的眉心,淌下一縷黃金血液,秩序之劍沒有刺中,但是那種氣機卻透發出了出來,換作其他人必會被刺穿了仙臺。 沒有一絲時間耽擱,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經歷死亡,這場大戰到了白熱化,對他來說沒有退路可言,只能前沖。 有的人是為奪麒麟神藥種子,有的人則是替天皇子與元古出手,還有的人就是為了斃葉凡,比如殺手神朝。 葉凡一聲低吼,灑出的黃金血液化成了絕世劍氣洞穿四方高手,當場有數人的身子破爛,死在空中。 “嗡” 諸多大高手合力,共殺向前,葉凡的身子接連出現數十道裂痕,若是常人早已粉碎成塵,他大口咳血,橫飛了出去。 “一人獨戰未來的眾王,縱死也很輝煌了,讓人敬畏”血電王族的強者口,雄偉如山,一頭血發披肩,渾身被神光籠罩,璀璨奪目。 這是幾名勁敵之一,葉凡幾次想誅殺都未能成功,反被其他幾人所乘,增加了不少傷痕。 血電族的精英王所說的是實情,當中一些人在將來必可成為祖王,而今合力卻殺不死這名敵手,這實在是一件讓人驚悚的輝煌戰績。 “嘩…………” 眾人殺到沸騰,大力牛魔族的強者晃動如黑岳一樣的軀體到了近前,突施辣手,發出莽牛波,可毀山壯麗山河,想將葉凡震昏。 “唵!” 葉凡一聲斷喝,佛教六字真言再出,像是宇宙初開,太初之音劃來,嗡的一聲發出,天地亂顫。 前方,大力牛魔族的精英,渾身都是濃密的黑毛,在這一刻怒吼不止,如黑色山岳一樣的魔軀快速的龜裂。 “轟, 他不甘的發出一聲大叫終于是擋不住這一真言,在道音的對決中一下子崩開了,化成一片血肉與碎骨,死于非命,而他旁邊的人也都形神俱滅。 虛空中,一雙粗大堅固的犄角脫落,化成了兩把“道斧”繚繞無盡道紋,直墜而來。 “噗” 最終它還是殺傷了葉凡,兩根牛角化成的斧子在葉凡身畔炸開,讓他身體劇烈搖動,連吐了三大口鮮血。 一只腳踏在仙三門檻上,這種人拼死一擊是可怖與致命的,往往會拉上敵人一起赴死沒有人愿這樣攖鋒。 但是,葉凡沒得選擇,此時已經殺到狂暴了,想衣不染血、自身無損那是不可能的,唯有拼命才能殺敵。 旁邊,未來的眾王卻都震撼,大力牛魔族最是神勇強大到這種程度臨死一擊卻只是讓人族圣體吐了三大口血,這種結果讓人心中發寒。 一場慘厲的殺伐,讓天地暗淡,陰風怒號,像是有無盡怨魂在圍聚在此,葉凡渾身是傷,血戰八方。 這一戰注定會震驚天下,一友獨戰群雄,每一個都超級強大而葉凡卻支撐了這么長時間而不滅。 仙臺二層天大圓滿,站在斬道的門檻上,以及真正步入仙三的人,這些人的組合,足以絕殺一位可怕的王者 然而,人族圣體縱橫沖擊,始終未死,盡管傷勢越發嚴重了,但卻依然沒有倒下去。 殺到最后,很多人都發毛了,他們對人族圣體不了解,但通過這一戰可以得悉,或許不弱古皇的親子! 古之圣皇是怎樣的人?他們代表了道的極盡,是無上的存在,一個人可以橫掃九友十地,震古爍今,永恒無敵。 他們的子嗣,繼承了他們達到巔峰以后的無以倫比的血脈,在成長起來的過程中,也許會更甚年輕時的太古皇。 畢竟,古皇是歷經一次又一次的突破,以及成千上萬場的大戰洗禮才終極證道而成,因此而擁有了皇資,成就了無上的血脈。 而他們的子嗣卻一出生就擁有了這種血脈,被賦予了可怕的力量,資質千古罕有,不可比擬。 天穹上,到處都是血霧,碎骨一塊又一塊的漂浮,繚繞詭異的道紋,這一戰殺的鬼哭神嚎,九霄悲鳴。 葉凡的確強大,但是被這么多人強大而可怕的人圍殺,縱然是戰神轉世,也得要廢掉了。 “即便是一咋。斬道多年的王來了也早該死掉了,他的體魄太強了。”不少人戰到發毛。 葉凡身在困局中,渾身是血,雖然踉踉蹌蹌,但始終沒有倒下去,且不時展出可怕手段,斃掉各族的絕頂人物。 “哧” 終于,人世間的神子第二次露出了獠牙,秩序之劍再次飛出,仙光指向葉凡的后腦,斬破蒼穹,到了他近前。 他如有一條毒蛇一般,始終蟄伏,到了關鍵時刻發出致命一擊,穩準而狠,務求一擊斃命。 這已是一個斬道的人,處心積慮的刺殺,自然鬼神莫測,極速而突兀殺至,仙光幾乎要將葉凡剖為了兩半,后背出現一道可怕的大裂痕,照耀的天宇都一片通明。 “就等你出現呢!” 葉凡的天靈蓋神光沖霄,如一道真龍騰躍了出來,讓十方驚悚,元神合道,抱鼎而出。 極盡升華,太極逆轉,化為無極,也就是道之始,突破肉身黃金道身,化出一個超脫世外的道點。 金色的小人抱著小鼎,光華萬丈,成為了天地間的唯一,璀璨奪目,伴隨隆隆大道之音。 時間像是靜止了,所有人的動作似乎都慢了下來,幾近停滯金色小人抱著萬物母氣鼎,轟碎秩序之劍,沖向人世間的神子。 這是葉凡第一次在這顆古星展現這種道果!所有人都震撼,感覺在這片空間內,自身的動作遲緩了很多。 人世間的神子大吼,不得不說,他絕頂強大,仙三斬道后,擁有無量神能,對天地法則的領悟天翻地覆。 他張口吐出一片道光,這是他修行多年的道行,力拼那那合道的金色小人,想要擋住這驚世一擊。 然而,元神合道,亦蘊含一器破萬法之妙,萬物母氣鼎壓落,一切古兵、神則等都被摧毀了。 突然,葉凡感覺到了極度危險,肉身那里出了變故,有人要攻殺過去。 這一術出現,天地都仿佛會靜止,幾乎沒有人可以突破束縛,然而此時卻有人在強行突破,要臨近其了。 “仙三斬道,竟然還有一個這樣的人!”葉凡心中一沉。 金色的小人抱著鼎轟落下來,人世間的神子整具身體都崩壞了,唯有元神帶著半顆頭顱逃了出去。 葉凡無法追擊,自己的肉身將要被人欺進,不得不舍棄這邊的一切,快速回歸本體內。 元神合道,抱鼎而行,速度極快,而敵人在這片空間像是被束縛了,動作慢了不少。 當他回歸時,險而又險的避過了肉身被毀滅的一擊,快速退了出去。而也就是這一刻,他身邊的人的動作才正常起來,各種神則與兵器都快如電光。 還有一個仙三的斬道的人,竟然一直沒有出手,到了現在,險些將其肉殼毀掉。 都說萬族強者如云,并不一定所有高手皆出在王族,就如同人類的散修一般,有些小族也說不定會出現什么了不得的絕世高手。 這是一位斬道成功的強者,可與而今的古皇子們交手,將來的路有多遠,誰也說不準。 要知道,有些古皇就是在小族誕生的,而后一步一步搏殺,最后證道,成就了皇族神威。 此人一擊未成,立刻沒入了人群內,沒有再出手,葉凡顧不上這些,而今只有突圍才行。 這樣一群人,各個都是同階,將他們全部殺掉那就是神話了他在強大也不能以一殺死百位這個等階的精英王。 “機會只有一個了!” 此時,他突然展出異象,金色的苦海、青蓮、仙王臨九天、錦繡河山等齊出,連成一片。 依然不完整,但是卻于短暫的剎那發出了無量的光,無量的道法神力,周圍頓時傳來一片慘叫聲。 近前的十一人全都如羽化了一般,化成一片光雨,就此殞落,全部死掉。 葉凡一沖而過,向遠方突圍而去,想要離開戰場。 “轟” 在這個過程中,無量法則打來,鋪天蓋地,經受這么多高手的重擊,連在一起異象本來就要消失了,此時更是一下子大崩潰。 “啊…” 又有五人被卷了進來,隨著異象一起暗淡了下去,血肉模糊,死在高天上,血雨紛飛。 “當, 悠悠一震,波紋蔓延,葉凡舟頭頂上出現一口大鼎,萬道母氣垂落下來,他手持打神鞭向外繼續沖。 此時,體內的紫金錘根本不可能祭出,也許半擊就會耗盡他的神力,就別想再戰與逃走了。 在這一刻,他連黃金圣域都撐不開了,戰到這份光景,被上百位強者猛攻,神之子來了都要崩潰。 這一戰,等若是與未來各族一些祖王大戰的預演,其中一些人將來注定是那一個級數的存在。 強大如葉凡的肉身都快崩潰了,艱難沖殺,“噗”的一聲,萬物母氣一震,血電萬族那名神光炫目、血發披肩的男子終于是被格殺了。 “嗡” 葉凡輪動手中的打神鞭,墮羽族陸東法所有漆黑如墨的羽翼都崩碎了,整個人亦四分五裂。 終于,他殺出了重圍,腳踩行字訣,一路沖向遠方。 獨戰未來的眾王,葉凡并未倒下去,殺出一條血路而行,只留下一道讓人顫栗的背影。 這一戰注定要震動天下,開了一大驚世創舉,一個人在這么多恐怖的大敵圍攻下,卻全身而退,天下都要沸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