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837 天下第一

第八百三十七章天下第一 這是一個藍發女子,明眸皓齒,身段修長,肌膚白若美玉,裊裊娜娜,扭動身軀而來,風情萬種。 藍色發絲如綢緞一樣閃爍,垂在火麟兒的腰際,上插一根玉簪,晶瑩剔透,在簪首有纖細的珠串,吊著一個紫色的小麒麟,栩栩如生,將她玉石一樣的臉頰映襯的更加瑩白。 這就是太古皇的親生女兒,與火麒子一樣被封,在當世復生,擁有的血脈傳承之力不可想象。 葉凡吃驚,就是這樣一個千嬌百媚的女子,可與他肉身對抗,自身絲毫無損,實在強大。 “這就是古皇的血脈嗎,身為第一代子嗣,天賦驚艷古今,難有人媲美,先天條件太驚人了!” 圣體肉殼無雙,嚴格來說年輕一代沒有人真敢與他硬碰,可是火麟兒上來就對了一掌! 而古之圣皇的女兒其天賦絕不僅限于肉身,其他任何一方面都是最強的,這樣推測,實在讓人驚悚。 “難怪,都說古皇子跳出來一個,都是驚世的,可再現父輩輝煌。” 在過去,人族帝子就是如此,一旦成長起來,只差一步就可證道,邁入古之大帝的境界,可鎮壓九天十地。 古皇子亦如此,修煉一年抵的上別人百年功,將來天下必有一場屬于最強者的對話。 “人族圣體好強,讓我的手有些疼,真是出乎預料。”火麟兒淺笑,明媚動人,一頭藍發像是海之精華在抖動。 眾人都駭然,不由自主倒退,太古皇的女兒來了,全都敬畏,不由自主讓路。 從中不難看出,古族森嚴的等階,人們對古之皇者無比敬仰,連帶他們的后人都有了極尊崇的地位。 這片宮殿內也有人族修士,深知圣體肉身的強度,見到這一局面都驚憾不已,暗嘆皇的后人太恐怖了。 “不愧為太古皇的,天賦震世,讓人驚嘆,佩服。”葉凡開口。 “我來這里,不想與你進行生死一戰,還是留給那個天皇子或者元古吧。當然,要是我老哥碰上你,多半也會很感興趣。”她嫣然一笑,靈秀惑人,說的自然是火麒子。 “那你有何指教?”葉凡問道。 “你將麒麟神藥的種子還給我好不好?那是我們老爹留給我們唯一的東西了。”火麟兒楚楚可憐的說道,但緊接著又撲哧一笑,道:“先別拒絕哦,我的族人會以仙料與你交換。” 人們發呆,被她的美色所動,亦為她的話語而遐思,麒麟神藥曾相伴過太古的一位皇,而今還在世上,這都過去多年了?讓人感受到了一種可怕的歲月變遷之力。 “我說過了,告知地獄與人世間的地址,摘下他們一位首腦的頭顱來,我一定會雙手奉上麒麟藥,其他一切條件都免談。”葉凡很干脆。 他說什么也不會交出此藥,古之大帝每人都有一株,沒有例外,除卻續命外,一定還有不為人知的道理,也許在后期極為重要。 “商量一下嘛,為人不要那么死板,給你的東西不會差的,保你滿意。”火麟兒甜笑,修長隱現,向前走來。 “我們還是保持一定距離吧,免得引起誤會與紛爭。”葉凡道,這個女子人比花嬌,仙姿玉骨,卻也極度危險。 “圣體肉殼無雙,是我該防著你才對嘛。”火麟兒吃吃的笑,蓮步款款,但最終還是停下了,不再前行,道:“你就真的不考慮一下?我火麟洞自古長存,出過古皇,擁有的仙料世人夢寐以求,足以抵過麒麟藥的價值。” 葉凡搖頭,在這個世上,他覺得最貴珍貴的就是不死藥,其他東西幾乎都見過,神藥最難求。 “唉,可惜了,地獄與人世間來的是神子與神女,如果來個首腦,割掉他們的頭顱去你交換,這該多好。”她登上了一輛玉輦,托著下巴怔怔出神,大眼撲閃,看似天真,又很妖冶,有一種奇異的氣質。 人族修士驚悚,這個古皇的到底多么強大,可惜沒有與圣體打下去,難以估量。 “皇女,你若想收回麒麟神藥,我幫你取來!”這時,一個古族男子站出,眉心生有通靈玉角,身穿鎖子甲,銀發披肩,是一名來自角族的強者。 “好呀,你要是給我取回來,我請你進火麟洞呆上一年。”火麟兒笑道,無比迷人。 太古各族許多人都變色,那可是古皇的修行之所,也是晚年閉關坐化的地方,有無盡妙處,諸圣都恨不得進去,但卻沒有機會。 “東巴洪牀……”銀發男子低語,吟誦一種古老的咒文,其身體通明,發出銀光,如一盞神燈懸空。 周圍的人避蛇蝎,全都速退,倒飛出去很遠,對這種咒言忌憚不已,全都不愿臨近。 “這是角族的死咒,難以化解,一位仙臺二層天圓滿的年輕精英王出手,后果相當的可怕。” 葉凡聽到了他們的議論,這種咒文只要祭出,在一定范圍內就是不死,也要虛弱上幾年,最是詭異。 最好的辦法就是立刻退走,避開這種古咒,等其消散后再上前擊殺。然而,此地被包圍了,難以突圍,給了角族強者將此秘術發揮到極盡的空間。 天地間,一個又一個如蝌蚪一樣符文出現,將葉凡困在當中,這是一種詭異的力量,號稱死咒。 “人族圣體你以為太古萬族是什么,屢次不敬,今日我來收你性命!” 伴隨著一聲大喝,角族年輕強者滿頭銀發飛舞了起來,眉心的玉角通靈,在虛空刻下一道道符文,烏光幽幽。 人們退的更遠了,生怕被沾染身上,就是祖王的圣光洗禮都難以清除,動輒就會殞落。 然而,眾人驚異的發現,葉凡沒有退避,主動迎了上去,向中心進發,蝌蚪紋絡幾乎要貼在了他的身上。 “鏘鏘鏘” 葉凡動手,指若天劍,在虛空中刻下道經中記載的九個古字,可實現自身短暫的永恒,像是立身在另一片小世界中。 他一步一步向前,如履平地,漫天的蝌蚪文全部墜落,遇到九個古字如灰一樣消散,根本擋不住。 “什么?!”人們吃驚。 對于其他人來說,寧愿戰一位太古皇族的子弟,也不愿與這種咒文硬撼,不想卻被葉凡當場瓦解了。 “你……” 角族年輕強者大驚失色,所遇敵手莫不是先避其鋒,而后尋機會攻殺,而今是第一次被人正面攻破。 他轉身就走,人族圣體給他的壓迫太過恐怖,如一座燃燒的不朽神爐逼近了,要將他煉化,那沸騰的黃金血氣讓他驚悚。 但是,葉凡怎么可能讓其逃走,修成行字訣后速度無以倫比,后發先至,截斷去路,一拳轟下。 “噗” 一道血光崩開,銀發男子直接就成為了血霧,形神俱滅,碎骨沒有能留下一塊。 人們一陣悚然,但古族各部去沒有散開,一群人慢慢向前逼近,當中不乏王族甚至皇族的精英。 “喂,那個老頭你將一條消息分別賣給我們這么多人,掙了不少源吧?”火麟兒開口,盯著前方的古闕。 “消息的價錢從一萬到五萬斤源不等,沒有多少,窮人一個,比起源天師差遠了。”齊笑道。 “轟” 沒有人多說什么,像是有一種默契,都出手了,各種神則、一件件秘寶幾乎同時升空,沖向葉凡。 “既然如此,葉某就大開殺戒了!”葉凡咬牙,今日不付出血的代價肯定不能順利離去。 他一聲大吼,黃金圣域無雙,撐到了最大,渾圓如道,將自己籠罩,剎那間萬法不沾身,無一絲懼色,沖向眾敵。 激烈的大戰爆發,數十上百位大高手,就是每人出一招也是可怕的,合在一起,仙三斬道的王者來了都要心懼。 更何況當中隱有殺手神朝的神子,這等人一旦出手就是絕殺,年輕一代沒有幾人能避過與生還。 這么多人出手,各個都是精英,合在一起的力量嚇人,葉凡的黃金圣域都快被打穿了,并非不固,而是敵人太多了,各個恐怖。 “防御力驚人,比得上一位王者了!” 攻擊的他人更震驚,按理說仙臺二層天大圓滿的強者會被一擊成灰,而人族圣體卻堅持了下來。 “殺!” 眾人圍困,殺聲震天。 葉凡張嘴吐了一口鮮血,心中冰冷,當中竟有幾人不比弱多少,有人一只腳邁進了仙三,即將斬道成功。 “到底都來了一些什么人?” 數十上百位可怕的精英王齊動,殺的日月無光,葉凡連遭重創,幾次被擊飛,黃金圣域都快崩開了。 “萬法不侵?轟開他的圣域,讓他失去防御,這么多人出手,可以絕殺!”有喝。 事實上是,葉凡的圣域也不可能擋住這么多人,主要是行字訣無雙,他避過了最可怕的一攻伐,不到萬不得已不會硬撼,只要有超過二十人打中黃金圓都會讓其嘴角溢血。 “殺!” 葉凡出怒了,殺意無邊,開始血拼,大開大合,橫殺四方。 陰影族的年輕精英王,無聲的從后方撲殺了過來,隱在黑霧中,但是卻被葉凡第一時間發覺,天庭秘術展出,一記手刀劈下,將其立劈,鮮血濺起很高。 “冰封三千里!” 一個白衣女子輕喝,她是雪族強者,天生可施展冰神術,一團白茫茫的氣浪將葉凡淹沒,將其封在一塊神冰中。 “好!”其他人驚嘆。 “砰!” 然而,神冰在剎那間崩開,葉凡打出了六道輪回拳,根本不可能封住他,且拳勢力無雙。 “噗”、“噗”…… 一條又一條身影化成血霧,從世間除名,古族各部精英被一拳轟殺了十一人! 這個震撼性的結果驚的人們發呆,但是卻沒有停手,更凌厲的攻殺展開了,眾人在遠處祭出各種兵器,襲殺而來,讓葉凡大口咳血,黃金圣域幾次崩開。 “殺!” 葉凡又一聲大喝,運轉兵字訣,所有古兵全都倒轉,如時間倒流,發生了詭異的變化。 “啊……” 慘叫聲此起彼伏,當場九人死在了自己的兵器下,此外還有十幾人被殺傷,渾身是血。 這個場面更可怕,讓許多人發毛,用力抓緊自己的兵器,手心都是冷汗,甚至有人忍不住顫抖了。 “他完了,遭遇了我們合力攻擊,根本不可能堅持多久了!”有人冷笑,當先出手。 “是的,他不行了。”生鬼族的女子陰森的笑著,臉色雪白,雙臂生有細密的鱗片,道:“太古人族的鮮血,很懷念,不知道而今圣血的味道如何?” 葉凡搖搖欲墜,面對這么多強者實在吃力,就是仙三的人也難以久撐。各族未來的王一起沖殺,向前逼去。 “吼……” 葉凡一聲大吼,拼死血殺,一個縱躍,沒入人群中將那生鬼族的女子抓住,而后用力一扯,砰的一聲活活撕裂,鮮血淋身。 這個場面很血腥,但卻有極強大的震懾力,驚的很多人倒退,不敢臨近。 “砰” 終于,黃金圣域崩開了,葉凡口中吟誦古經,正是安妙依傳他的涅槃經,其身體黃金血氣沸騰,快速修復傷體。 “快,阻止他,不能給他時間!”許多喝,一起出手。 葉凡眸子綻放冷電,一邊療傷一邊沖了過去,行字訣發揮到了極盡,大殺四方。 “轟” 一個渾身都處在烈火中的女子,在這關鍵時刻祭出滔天火焰,要將葉凡焚燒,她是來自火云族的年輕強者。 “斗戰圣訣!” 葉凡眸光冰寒,雙手劃動,如姜神王一般睥睨天下,竟然演化出了一座赤紅如血的圣爐! “轟!” 恒宇爐飛出,向前鎮壓,頓時傳來一片驚叫聲,那名女子首當其沖被當場鎮殺,圣爐崩開的剎那,將人燒成了飛灰。 葉凡在以斗戰圣訣演化恒宇爐時,亦催動了太陽古經中的圣力,化此圣爐成型,相輔相成。 “好!我天庭雖無古之大帝的經文,但歷代之主都會歷經萬種殘酷的磨礪,讓自己成為天下第一!”齊羅在古闕中暗中傳音。 “昔年,若不能成為無雙強者,不能殺盡諸王,天庭寧可不選主人。”老刀把子亦傳音。 “沒錯,天庭之主,必為天下第一!”齊羅話語鏗鏘,在葉凡耳畔響起,如萬劍出鞘,一起轟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