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835 獨戰群雄

第八百三十五章獨戰群雄 五色玉石筑成的宮闕,一座又一座散發出幽幽清輝,成片的連在一起,懸在天穹上。 此時,血氣如一條條撐天支柱,粗大而磅礴,破開云層,貫穿天上地下,有數十上百位大高手虎視眈眈。 葉凡倒也干脆,不再多說什么,想打開域門就此橫渡而去,然而卻驚異的發現虛空被鎖,無法走脫。 一條條道紋排布,像是一條條祖蛇蜿蜒,密布在每一寸空間,正是齊羅早先大哭形成的神紋。 葉凡驚駭,這個老人太強大了,哭聲如刀,刻神紋于虛空,形成一道道法則之力,縱橫交織。 他轉身就走,破開窗子,騰躍了出去,可是眼前所見讓他心中凜然,即便是外界也有各種細小的道紋,如一條條小蛇,又似一只只小神凰在舞,鎖了天地。 整片天穹都被封了,想要打開域門根本不可能,唯有憑實力才能突圍,他咬牙道:“老貨你可真能哭!” 齊羅笑瞇瞇,一只獨眼瞇縫成了一條臥蠶,而老刀把子則石化,沒有多說什么。 葉凡頭也不回的沖向遠方,這個地方沒有辦法久留,必須要突圍出去,不然的話必是一場驚世血戰。 “人族圣體你哪里走,墮羽族陸東法在此!” 前方,一個英俊的年輕強者出現,自一座古闕沖出,背后生有五十四對漆黑如墨的羽翼,像是一片烏云一樣,繚繞著血色的電芒。 “聽聞你渾不將我太古年輕一代放在眼中,今日與你一戰!” 葉凡驚異,無論怎么看,這名年輕的古族都像是星空另一端傳說中的墮落天使。 他知道,這絕對是段德為他招的恨,大罵天皇子為忌憚,叫板元古為西瓜,讓其他古族都都覺得太過狂妄了。 “鏘” 陸東法背后五十四對羽翼齊震如劍鳴,頓時魔氣滔天,血色閃電如長河一樣奔騰咆哮而來,撕裂長空,恐怖無邊。 葉凡右手一劃,一個渾圓太極呈現,在虛空中一轉,將血色閃電演化成的神則引導向另一邊。 “嗷吼……” 突然,一聲大吼傳來,如天界的莽牛咆哮,震的神城的古墻都在搖動,傳傳出去數百里。 一個如牛魔王一樣的存在,手持托天叉,渾身黑毛濃密,人身牛頭,闊口獠牙,一對犄角粗大堅固,化成一道烏光沖了過來。 “嗡” 虛空在抖動,他的速度太快了,瞬息到了近前,上來就與葉凡硬撼,跟一座黑色的小山一樣砸了過來。 “大力牛魔族牛義在此,領教人族圣體的真本領!” 他一聲大吼,血氣滔天,魔云蔽日,聲波將整片天宇都震裂了,可想而知他有多么的猛。 “轟” 這個魁梧如山一樣的黑色身影,比山岳還沉重,直接與葉凡近身搏殺,肉身爭鋒。 這片天宇都被撞碎了,如同兩顆古星發生了大碰撞,余波甚廣,十方皆抖,隆隆聲不絕于耳。 托天叉碎成一片,如烏羽一樣飛了出去,直接就被葉凡給震斷了,他欺身上前劈殺大力牛魔族的牛義。 “嗷吼……” 這條如山一樣高大的黑色身體一下子橫飛了出去,發出一聲大吼,讓四方云朵崩潰,如一座大岳一樣倒了下去。 牛義大口噴血,一條手臂被震斷,且胸膛出現一個可怕的掌印,渾身骨頭響個不停,濃密的牛毛全都倒豎了起來。 “不愧是人族圣體,萬族中力大無窮、以肉身震懾太古的大力牛魔族都不敵。”墮羽族陸東法說道。 葉凡沒有停留,腳踩行字訣追了上去,殺雞儆猴,決定結果這個黑岳一樣的年輕古族牛義。 “哞!” 突然,一聲可怕的魔嘯傳出,牛義大張其口,發出了莽牛吼,震的天宇崩壞,前方一片白茫茫,看不真切,全都是可粉碎真空的莽牛波。 葉凡驚異,這招與在紫微古星域老子的坐騎所用的秘術相仿,一吼山河崩,很是嚇人,阻斷了他的前路。 一道身影快過電光,自高空瞬息劃過,張口吐出一片大道法則,猶如垂天之幕,傾瀉而下。 在可怕的莽牛波中襲殺,掩去自身一切氣息,如驚天之虹,一剎那就沖過去了,留下絕殺神則。 “哼” 葉凡一聲冷哼,沖天而上,后發先至,截斷去路,六道輪回拳轟出! 他剛出古闕就連遭阻殺,的確需要展露強硬手段震懾,這一拳貫注了他一身的戰氣,霸絕天地。 漫天法則崩潰,如光一樣俯沖的身影來不及回旋,被滔天的黃金血氣淹沒了,砰的一聲炸開,死于非命。 在這個過程中,還有三條鬼魅一樣的身影殺了過來,吞吐神則,合力向前圍殺。 葉凡回首,有如天狼嘯月,整個人都在發光,熾盛如陽,像是混沌淹沒了乾坤,無量神能沸騰。 他曲身化為龍形曲線,身子橫飛了出去,斬斷天宇,割裂一切阻擋! “噗”、“噗”、“噗” 血花綻放,如一片煙霞染空,凄美而艷麗,三大高手都被剖成了兩半,血濺虛空,尸墜大地。 這全都是電火石花間發生的,擋天羽族陸東法,退大力牛魔族牛義,而后又快速鎮殺四大高手。 葉凡衣不染血,一個人站在天穹上,獨對各族高手,鎮靜自若,嘴角帶著一絲冷酷的笑。 “人族圣體名不虛傳,戰力強到了這等地步,即便是太古各部年輕一代也沒有多少人可與你并論了。”天羽族陸東法道。 另一個方位,大力牛魔族的牛義渾身噼啪作響,上百根骨頭重新接上,體內發出一團刺目的光,體表濃密的黑毛都晶瑩了。 “可怕,真的能與各位古皇血脈并論不成?超過我族肉身的強度。” 四外,一條又一條身影出現,密密麻麻,影影綽綽,將葉凡圍在了當中,全都是大高手,沒有一個弱者。 “難怪敢辱及天皇子,叫板元古,的確很強。”一個渾身都處在烈火中的女子開口,這是火云族的年輕強者。 “太古年間,萬族征戰,強者如云,后起之秀層出不盡,人族圣體翻不出什么風浪。”另一邊,一個眉心生有晶瑩玉角的男子開口,身穿鎖子甲,一頭銀發披肩,他屬于角族。 “早已耳聞人族圣體如何強大,今日正好一較高下,嘿嘿……”另一邊陰冷笑聲傳來,那里黑霧繚繞,一個瘦小的身影隱在當中,他為隱影族強者。 “人族諸王并起,而我太古各部亦出世,自少不了龍爭虎斗,人族圣體你殺了紫天都,確有本領,但是在這高手輩出的年代也算不得絕世。”另一個高大的生靈開口,一頭血發披肩,雄偉如山,渾身被神光籠罩,璀璨奪目,他為血電王族。 “人族的鮮血,好懷念的味道,不知道圣體的血有何不同。”一道陰森的笑的傳來,這個女子臉色雪白,兩條臂膀生有細密的銀色鱗片,她是生鬼族強者。 四方,各種各樣的生靈都有,不下數十族,一個個都無比強大,皆是各族排名前幾的年輕高手。 “你要小心,這些人都不凡,尤其是有幾人極度強大,好好享受戰斗吧。”齊羅暗中傳音。 “老梆子你繼續去哭吧!”葉凡很想將鞋底兒印在他的臉上。 “噗” 在說這些話時,葉凡右手捏劍訣,在虛空中一劃,一道血線出現,一顆頭顱墜落出虛空。 殺手神朝的人終于忍不住了,開始出手,但是在葉凡面前無所遁形,全都被發現了。 “錚錚”劍鳴響起,十方絕殺,共有數十人結成劍陣,踩在特別的陣紋間,合力殺葉凡。 這是一座殺生大陣,讓整片神城都冰冷了下來,寒光照耀十方,冷的刺骨。 殺手神朝以殺證道,他們的布下的古陣自然可怕無比,殺氣彌漫整片天宇,遠處飛過的鳥雀都被絞碎了。 “你們是地獄的人,還是來自人世間?”葉凡問道。 沒有人回應,數十人無任何情緒波動,如無情的機械一樣同時舉劍,指向葉凡。 “殺!” 一群喝,遠古殺陣運轉,數十道劍芒飛出,如域外驚仙一樣刺目無比,斬破云霄。 “這些對我無用!” 葉凡大吼,黑發亂舞,腳踩行字訣,只身沖入陣中,一雙拳頭如兩座黃金山峰般砸下,大開大合。 “轟” 整片天地都發出了熾盛的光,黃金血氣將此地淹沒,海量的神能在狂涌。 “不錯,是行字訣,在遠古殺陣中如入無人之境,不愧是圣體,戰力亦到了這種境地。”古闕中,齊羅點頭自語。 葉凡在殺陣中不受影響,而今早已將行字訣領悟到了一個嶄新的境界,如履平地一樣。 一雙拳頭揮動開來,如神鼓震天,每一次打出,都發出一片爆炸一樣的聲響,崩壞十方。 “轟” 最終,葉凡雙拳合在了一起,用力在長空中一震,發出了一片滔天的光華,拳力波動讓所有人倒退。 而戰場中心,一片慘叫聲發出,一條又一條的身影炸裂,化成一團又一團的血霧,全部粉碎! “嗡” 就在這是,高天上一只銀色的大腳踏了下來,如一座大岳一樣落下,碾向葉凡的肉身。 四方,所有高手都倒退,顯然是古族中一個無比強大的人物,上來就要給葉凡下馬威。 “鏘” 一道犀利的殺氣,如飛仙之力一樣射來,殺手神朝的一位神女終于出手了,強盛過所有人。 求呀求,堅決反對被爆,還有沒有子彈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