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828 大圣和談

第八百二十八章大圣和談 會有一段相對平和的時期,好好把握住,蓋九幽老人說的很輕,但是卻讓葉凡既感動又沉重。 真是來之不易,這是幾位圣人拼出來的一個局面,當中的艱難與危險有幾人能知?動輒就會殞落。 尤其是兩件古皇兵來襲,讓這個局一下子混亂了起來,若非是蓋九幽這樣的人,誰有大氣魄敢去滅殺持皇兵者? 古皇兵復蘇,即便是大圣去拼都一樣得飲恨,強大如蓋九幽若非掌握兵字訣,這次多半也兇多吉少。 “前輩等人憂慮天下,讓人欽仰,此前根本不用我亂出手。”葉凡道。 “無需過謙。”蓋九幽真的看不出是一位絕代人物,病懨懨,沒有一點無上高手的風姿,他笑了笑,道:“我們也只是完善了一下而已。” 葉凡沒有再多說什么,真謙虛的是這幾位人族圣者,他們肯定早已了周詳的謀劃,雖然不出世,但卻看的深遠。 真正的大賢,始終會站在最高巔,眺望世人所看不到的路。 旁邊,夏九幽白衣動人,一如過去驚艷,讓天女都要黯然失色,她由過去那個倔強任性、甚至驕橫的小姑娘變成了一位絕代佳人。 到了現在,許多事情都可以想明白了,當年夏九幽叫囂要煉葉凡的圣血,化成寶丹,想來是為其師尊延命用,卻也是孝心使然。 病老人能生命枯竭,想來這個少女當年是在四處想辦法,只為其多活在世上幾年。 葉凡想通這些后,覺得昔日很跋扈的少女不是那么討人嫌了,到顯得有些可愛了,不禁笑了起來。 “再敢多看我一眼,把你的眼睛煉成神燈。”夏九幽嘴角微翹,靈動的大眼中冷光閃爍。 葉凡:“……” 他剛才還在想這個少女變了,可愛了不少,結果卻立刻遭到了恫嚇,讓他很是無言。 這可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雖然她的外表絕代傾城且有些柔和了,但依然是有一顆驕傲的心,強勢未變。 病老人在天才少女的攙扶下向前走去,準備參加圣人與祖王才能入內的小范圍內的會議,關乎今后天下的安平與否! 瑤池外,一輛古老的戰車駛來,上面布滿了斧痕箭孔,一看就是經歷過許多場血戰的洗禮。 九頭拉車的太古兇獸,一個個吞吐滔天神光,每一個都恐怖無比,氣息嚇人,其中一兩頭都快接近圣人境界了。 “是他,麟天祖王到了,來自火麟洞的太古皇族!” “沒錯,是麟天王,與九凰王一個級數,都是有望成為大圣的可怕存在,太古年間縱橫各域,難有敵手!” 九凰王昔年被無上的斗戰圣皇稱贊過一句,而來者與其并列,自然是古族中的驕陽一樣的存在。 許多古族都上前行禮,感覺這次瑤池盛會真的太不一般了,九凰與麟天都到了,可以說古族極其重視。 然而,讓人沒有想到的是,麟天王剛下戰車,就是一陣發呆,而后快步向前走去,對一個老人躬身施禮。 許多古族強者都發呆,麟天王那是何等的存在?居然對一個看起來相當普通的老人施禮。 “見過渾拓大圣!”麟天王此話一出,下場所有人石化,而后是一地的噗通聲,古族全都跪敗了下去,山呼大圣。 這是一個很平凡的老人,與其說是古族,不如說更像是一名人族,很像一名村野中的老叟,連穿著都是如此。 真的有一位大圣來了,讓這次大會越發的顯得非同一般,驚動了這等人物,讓所有人都震撼。 要知道,一顆古星能有幾位大圣?在古皇不出世的年代,絕對是無敵的存在,天上地下難逢抗手。 渾拓大圣名震太古,一生只有一敗,被對方一只手就給鎮壓了,但卻絕不丟人,因為那是一個不可戰勝的存在——斗戰圣皇。 誰敢向古皇挑戰?不說結果,單是這種勇氣就讓人欽佩,當時太古大震動! 雖然事后渾拓大圣自嘲,說自己是在找死,純粹是不知天高地厚,但卻無損其威名,反而讓天下驚撼。 當年,斗戰圣皇對此一笑了之,并未傷他,其還說他不錯,這也算是一種稱贊了,得到了古皇的認可。 誰也沒有想到,一位一生只有一敗的大圣真的來了,雖有傳聞,但起初人們都不相信。 渾拓讓麟天王起來,一起向瑤池凈土中走去,一眼就見到了蓋九幽,身形頓時一震。 他不再讓麟天王相陪,獨自向前,跟上了病老人的步伐,道:“人族……真是讓人敬畏啊。” “談什么敬畏,萬族共生,天下安平。”蓋九幽笑了笑道。 “是啊,太古的皇,人族的大帝都有大胸襟,都說過類似的話。”渾拓大圣點頭,一陣感嘆,道:“大圣以上的人物,日后還是不出世好,留給后人吧。” 蓋九幽病懨懨,亦是點頭,道:“我看連圣人都不要出世了,比如我這老胳膊老腿的,狠心滅掉一個皇族還是有可能的。更何況是那些氣血旺盛的祖王,他們若是生怒,殺個尸骨千萬,斷絕幾族都不是沒可能。為了天下安寧,為了來之不易的平和,還是讓他們都好自修煉吧。” 渾拓大圣一呆,而后笑了笑,道:“總要給年輕人一些機會吧。” 蓋九幽老人瞇縫著眼睛,道:“祖王、圣人修道多年,都是從尸山骨海中爬過來的,再進行所謂的生死戰來突破也無大用了。太古皇的最強血脈不是都在這一世復蘇了嗎,我很期待,萬族最驚艷的天驕不也正朝氣蓬勃嗎,都需要舞臺,天下留給他們好了。” “古皇的血脈確實有幾條,一年抵別人百年功,天賦千古罕有。人族的帝子在黑暗年代也沒有打偶耗盡吧?這樣的大世,血與古鋪就的古皇路,還真是殘酷。”渾拓大圣自語。 中皇目送蓋九幽遠去、消失,一陣沉默,很久后才輕輕一嘆,雖是故人,卻并未上前,就這樣擦肩而過。 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路,人生際遇不一樣,軌跡也就不同了,生命一日未走向終點,便會有各種可能。 每個人都是自己人生的唯一主角,同時也是別人生命中的配角、過客,由此而交織成人世。 葉凡靜坐瑤池,等了很久也未見與老瘋子同代的那名老嫗出現,他一聲嘆息,一個時代落幕了。 這樣一位圣人終究是殞落了,死在了北極仙光誕生地,卻無人可知,圣人的晚年竟如此,多少有些凄涼,連個送別的人都沒有。 凋零,落幕! 風起了,落花飄零,雖有幽香,但卻很凄美,一個時代的結束。 風漸大,各種花瓣落下、凋謝,葉凡獨坐了很久,感受到了一種涼意。 萬族盛會,最終只有圣人與祖王在商議,外人不知,他們在怎樣爭吵,只是偶爾爆發出幾縷怒氣與威壓,表明了現場并不平靜。 “葉小子你在這里啊,找了你好半天,走,去喝酒。”厲天走來,一雙眼睛在各色美女間丈量個不停,嘿嘿的笑著。 “小葉子,走吧,今天喝個痛快,未來總算平和了。而后,他媽的,去殺那個天皇子,去殺元古那個西瓜!”李黑水也走來,抱著個酒壇子,直打酒嗝。 葉凡笑了,與他們一起向回走,前方南妖、齊禍水、中皇、姬紫月、瑤池圣女、姬皓月、猴子、神蠶道人等一群俊杰正在對飲,好不熱鬧。 段德正在當狗頭軍師,為東方蠻胡亂出主意,攛掇他去叫板天皇子,引過來群起而殺,為他哥哥報仇。 剛一回來,厲天就是各種極度羨慕恨,他見到自己的師兄燕一夕正在遙遙與一名太古皇族之女一起舉杯。 “媽的,一個名副其實的太古神妞!我師兄這種人就該天帶雷劈,有他在這里,我缺少存在感。”厲天不忿。 “她是火麒子的妹妹。”燕一夕若無其事,說出這樣一則消息,他一身白衣,豐神如玉,超塵脫俗。 “什么,是古皇血脈,少惹!”厲天變色,而后道:“今后,交給我對付好了。” 眾人無言。 遠處,一個紫衣少女走過,段德頓時捅了捅葉凡,道:“紫府圣女,先天道胎,這可是好機會啊,一棍打暈背走,將來能培養出來無始第二來。” 眾人一起對他翻白眼。 突然,瑤池凈土外,一陣大亂,像是雞飛狗跳一般熱鬧,有人詛咒,隱約間傳來狗叫聲。 在這一刻,葉凡騰的站了起來,神色無比激動,道:“是……黑皇!” “怎么可能,當年我親眼見它死掉了,是為了我們被殺的。”李黑水情緒一下子就低落了。 “是它,不會有錯!”葉凡向外沖去,其他人見狀,都站起身來跟了下去。 瑤池外,一只大黑狗吐著紅舌頭,健壯的跟一頭大公牛似的,渾身的黑毛油亮,跟綢緞一樣閃光。 “黑皇!”葉凡激動,真的是它 “你……還活著!”李黑水也激動了,沖了過去。 所有人都發呆,這只狗真的未死,活蹦亂跳的又出來了,命可真硬。 “怎么你一出現,就鬧的雞飛狗跳?”后方,有人笑道,很是激動。 “本皇是誰,萬眾矚目,風云為我而動,天地為我而鳴,有我的地方才會有光彩!”大黑狗趾高氣昂,大言不慚,臉皮賊厚。 “轟” 瑤池內,又爆發出一縷圣人氣息,吵聲都傳了出來,許多人都聽到了祖王的會議聲。 “不行,絕對不行,為何圣人級人物不能出手?” “憑什么?!” 人們一陣心驚,顯然會議上出現了僵局。 剛趕到瑤池的黑皇聽到這些吼聲后,立時寶相莊嚴了起來,渾身都發光。 “本皇要去做一件大事。”說罷,它吐出一道光華萬丈的金紙,沖出無上大帝氣息。 “這是什么?”葉凡驚問。 “無始大帝法旨!”黑皇鄭重的說道。 “什么,這真的是……” “沒錯,真的是!”黑皇認真的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