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817 一個人撐起一片天

第八百一十七章一個人撐起一片天 在夕陽中,一個白衣人正在一步一步走來,晚霞灑落在他的身上,染上了一層神圣的光彩,讓他超凡脫俗。 他的出現牽動了每一個人的心,許多人都嘶吼了出來,被七位祖王發自心底的蔑視,讓每一個人都憋屈。 這是一個看起來很英武而年輕的面龐,但是那雙眸子中的滄桑卻預示著他早已不是一個年輕人。 一身雪白衣衫隨風飄動,踏著晚霞,如夢似幻一般,剎那的風華,絕代的神姿,讓人想跪伏下去朝拜。 這不是威壓使然,而是一讓人激動的情緒,人們都大呼了起來。 “圣人!” “屬于我人族的圣人!” 當年一別,已經快過去十七八年了,葉凡眼中酸澀,沒有想到在這里見到了白衣神王。 他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全都是姜神王給予的,幫其接續圣體斷路,以神靈血洗滌大道,助其突破。 可以說,而今的這一切是姜神王以命為他換取回來的,不然他恐怕泯然眾人矣。 “神王……”葉凡聲音顫抖,步履都不穩了,向前迎去。 當年,神王悲歌,英雄遲暮,一個人獨去,進入大荒,只求一死,讓他心酸無比,卻無力幫上什么。 而今,終于再見他出現世間,葉凡心中無比的激動,因為神王是他最敬重的人。 神王滿頭白發,如雪一樣晶瑩,昂藏身軀,豐姿絕世。他僅一出現,就給人一種如雄偉山岳可擎天一般的感覺,讓人覺得一切都可頂住,像是一座不朽的撐天支柱。 許多人都激動了,不少人在悄悄擦拭淚水,眼睛都紅了,被壓抑了這么久,每一個人都無比期盼,能有一位人族圣人駕臨。 七位祖王也不得不回頭,見到了這個風姿超凡的人,每一個人都心頭一跳,冷漠的神色為之一滯。 “神王……”葉凡到了近前,行大禮參拜,近乎哽咽,感情真摯。 “起來!”神王姜太虛親手用力將他拉了起來。 白衣如畫,昔日的無上風采似乎還在眼前,讓人們心潮澎湃。世上王者不少,但天下僅有一個白衣神王被冠上了絕代二字。 夕陽染紅了天地,神王渾身光彩絢爛,站在那里,照亮了每一個人的心海,讓人覺得他一個人就可以撐起整片天。 “神王!” “絕代神王!” 在這一刻,也不知道是誰先喊了起來,其他所有人都跟著大呼,一起吶喊,聲震天地。 在這絕望的關頭,一個人的到來,有這樣的效果,激起了所有人的熱血熱心,讓許多古族都陣陣驚畏。 而七位太古王也都露出異色,眼中幽光閃動,靜靜的看著。 神王是一個很不幸的人,少年成名,早早仙三斬道,王者大成,但天妒英才,正是如日中天時,深陷紫山,一困就是四千年。 歸來后,一切都變了,英雄一生,卻已遲暮,垂老將死,沒有比這更痛苦的事,本是無敵姿,卻靜等生命走向終點。 而更為可悲的是,心愛的人為救他而死,眼睜睜的看著,以這樣滄桑的心與經歷,懷抱一彩云仙子的冰冷尸體,在那個凄艷的晚霞中白了發。 但凡了解神王一生的人,都會心生感觸,為其而悲,為他不平,命運多舛,是一個讓別人都會跟著心痛的人杰。 他年時就擊斃過中州雙子王中早已邁入大成境界的太陽君王。而不久前蠻族鐵騎踏北原的一戰,更是揭示出,他殺傷過王家的底蘊暗黑魔王,讓其失去了證道的信心。 還有多少不為人知的往事,都是年輕時所為?有這樣的輝煌戰績,若是沒有荒廢四千年,他會成長到什么境地? 每當想起,都會讓人扼腕而嘆,為神王惋惜,這才是真正的天縱英才! “總算像點樣子了,出來了一個圣人。”一位古王冷漠的開口。 現場靜了下來,人們都在關注場中的白衣王者,或許該稱之為白衣圣人了。 但是,自心理來說,人們更愿意稱之為白衣神王,這已不是一種成就,而是一種獨一無二的封號。 “一位與常人不太一樣的圣人。”七尊古王中那名唯一不曾說過話的男子開口,微微蹙眉,道:“如何稱呼你?” “姜太虛。”神王平靜開口,眼中有神,如那晚霞一樣,熠熠生輝。 沒有圣人之氣,更無懾人之威,但是他站在那里,卻可與七位古王平分秋色,并無一點弱勢可言。 這是每一個人的感覺,不知是錯覺還是幻覺,心中變得無比篤定,神王來了便如定海神針一樣,讓人安心。 “為何……我感覺你與別的圣者不一樣?”一名古王冷漠之色斂去,臉上浮現出一縷疑云。 “不一樣,你我種族不同,所證之道亦不同。”神王道。 “不對,你到底證了怎樣的道,絕對比一般的圣者要強大。”這位古王沉聲道。 在場的人無不吃驚,尤其是太古各族,甚至心驚肉跳,能夠讓這位古王說出這樣的話來,足以說明眼前這個白衣圣人比他強。 “時代不同了,每一位人族圣者都是與眾不同的。”姜神王平淡的說道。 然而,這些話語一出,卻如一道驚雷一般,讓在場的幾位古王都是一震,臉色第一次變了。 而其他人,僅有少數人琢磨出了意思,而后也是大驚失色。 這是后荒古時代,早已不同于過去了,天地難容圣人出現,無人可證道,就是王者都幾乎不可見! 這些年來,是一個讓驚才絕艷的修士絕望的年代,空有天縱之資卻不能斬道,空自度日,白了發,空悲切,卻不能有成。 而太古前則不同,天地規則未變時,王者不少見,圣人各大族都會有,想要修成,比之現在容易很多。 在當世,大成的王者都如鳳毛麟角般稀少,比之古前成圣難度都只高不低,這樣的苛刻條件,談何去邁出圣人那一步? 這些年來,能夠仙三斬道的人都是驚艷的,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路,是各種大機緣促成的,無法復制。 在這種不允許成圣的情況下而逆天邁出那一步,這得需要多么強大的意志與天資? 在這種大背景下成就的圣人,每一尊都是無可比擬的,是與眾不同的! 即便他們只是初步邁出進來,也是可怕的,因為他們是圣人中的王,是在最不可能證道的條件下成功的! 白衣神王是什么人?被冠上了“絕代”二字,而本身就是一個王體,再加上這種艱難的背景條件,那么他當之無愧的可以稱之為王者之王! “時代不同了……”一位古王自語,心中涌起駭浪。 人族圣人幾乎不可見,但只要跳出來一個,那都是超級驚艷嚇人的,讓他們心中忌憚。 “萬族盛會將要開始,諸位不進去坐坐嗎?”神王邀請,他白發如雪,英姿偉岸,話語平和中正。 “不值得進去一坐,沒有能平起平坐的人,算什么盛會?我等枯坐,沒有能與們同坐一桌的人,與誰相談?” 一位古王無情的揭開傷疤,讓許多人族修士生怒,卻無力反駁,若非姜神王到來,真的就是這樣了。 “我與你們坐而論道如何?”白衣神王道。 “你是不凡,正要領教呢,先過了我們這一關再說吧!”一個古王上前,上來就出手了。 在其身后生有三十六對神翅,一起鼓蕩,頓時天罡光幕發出,騰起一口天道神劍,立劈了下來。 這是無量神則匯成,是他最強的一擊,圣人之戰有時一擊就會分勝負,決生死。 在這夕陽中,姜太虛渾身都被金色的霞光所繚繞,他僅有一個動作,那就是并指一斬。 “鏘” 天道之劍在神王的兩根手指下折斷,神則如煙而滅,化成一片炫目的光,消失在虛空中。 “轟” 更為可怕的大戰開啟了,這一次足有六位圣人出手,除去一位古王外,全都攻殺,一起鎮壓白衣神王。 千道萬縷,各種光形成的匹練相交在一起,化成一條道仙锏劈了下來,天道倫音四起,各種瑞氣噴薄,垂落下來。 這是六圣合力祭出的殺手锏,與天地爭造化,與日月爭璀璨,祥和與殺伐并進。 “無量光,無量劫,無量能,永世鎮壓!”六人齊喝,響徹天上地下,隆隆轟鳴,也不知道傳出去多少萬里。 前方的虛空在崩壞,混沌光隱現,生生劈出了一個小世界,在這里多了一種開天的氣機。 這是一次強大絕倫的攻伐,天將瑞彩,地現神蓮,各種光匯聚在一起成為了一片神海! 所有人都倒伏了下去,沒有受到攻擊,但是卻承受不住天穹上的威壓,世界像是毀滅了。 絕代神王雙手劃動,時間對于他來說像是靜止了一樣,他白發飛舞,眸光堅毅,不為所動,劃出道的軌跡。 唯有葉凡看的明白,他在演化斗戰圣法,五千年來攻擊力第一,又一次大放光彩了! 而這一次,神王是以圣人的身份登場,再現其無敵攻伐,最強攻擊力! “轟!” 天地崩開,一尊赤紅如血的爐子呈現,神圣浩大,壓滿天空,上面刻有神鳥、太陽等各中古老的圖案。 煙霞如血,絢爛綻放,這座圣爐畔各種法則交織,發出天道轟鳴聲,鎮壓而下,無人可擋! “什么,你帶來了極道帝兵!” “這難道是姜家的恒宇爐?!” 幾位古王驚悚,寒毛倒豎,深深涌起有一種無力感,他們抗衡不了,被壓的不斷下沉。 “不,這是他演化出來的攻伐圣術,并非帝兵,這……太可怕了!”一位古王通體冰涼。 所有人都震撼,石破天驚,人族修士知道,這一定是斗戰圣法,演化出了蓋世的攻伐! “五千年來攻擊第一,不可打破的神話!” 所有人都激動了,邁入圣人之境后,白衣神王更加無敵了,依然是那個獨一無二的絕代神王! 太古各族面露懼色,所有人都膽寒,一個人力壓六圣,這是何等的風采?蓋世無雙的強者,圣人中的王! 天空中,那尊赤霞漫天的圣爐無可抵抗,壓的六尊古王身子都彎了下去,將要跪倒在地。 絕代風姿不減當年,五千年來攻擊力第一,依然是不可打破的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