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816 七圣降臨

第八百一十六章七圣降臨 這只黑龜一絲不茍,在后緊追不舍,跑的相當的快,各種道紋在其腳下閃爍,如一道流光劃過天穹。 龍首祖王被逼的快瘋了,打又打不過,被一只烏龜這樣追殺,他心中來氣,憋屈的要死。 “天道輪回!” 最終,他蘊集全身法力,又一次施展最強神則,腦后光芒重聚,形成一個巨大的輪盤,照耀虛空。 “霸王神拳!” 黑龜也大叫,一雙黑色的老拳無限膨脹,如兩座黑色的大山一樣砸了下去,讓這天地共鳴,響聲隆隆。 最后,在一片璀璨的光芒中,一雙黑色的老拳轟破寶輪,打碎光芒,擊潰了這道神則。 “噗” 龍首古王炸開,元神之光還想逃,但卻被黑龜一下子堵住了,它將身子縮進體內,龜殼化成一個黑色的磨盤,隆隆碾壓而過。 “啊……” 龍首古王慘叫,蘊含一生的精氣全部爆發,但卻無法擊穿龜甲,他被黑色的磨盤碾成了齏粉,各種流光飛射。 虛空中血雨紛飛,而后化成赤光燃燒,這片天穹塌陷,不斷毀滅,成為一片破敗之地。 一代祖王殞落! 無量光在燃燒,沖霄而上,各種大道法則沖擊,一道又一道,雜亂無章,成為一片亂流,無人敢介入,唯有等它自己消失。 瑤池凈土畔,人們震撼,一位太古王就這樣被鎮殺了,血濺長空,化光成炬,從世上除名。 太古各族鴉雀無聲,一個強的祖王就這樣被殺了,被一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甚至很滑稽的黑龜給打爆了。 人族不是幾乎沒有什么圣人嗎,怎么養的一只龜都這么厲害了,讓人發毛! 天空中,那只龜一本正經,很嚴肅的說道:“記住,我是偉大的玄武。” 剛才人們還能笑的出來,現在卻怎么也沒有那種心情了,一代祖王被打爆,這個龜誰能惹? “蠻族怎么會有這樣一只強大的圣龜?!”天皇子自語,腦后的九道神環很炫目,他蹙起了眉頭。 “皇子小聲一些。”兩位古王道,他們覺察到了,這只龜很難惹。 瑤池內,落英繽紛,在一片古樹林中,不斷有晶瑩花瓣飄落,悠,長鳴不止,有無上大人物駕臨,所有人都要去迎接。 在就在那地平線線上,幾尊身影慢慢走來,一個個身材高大,無比雄偉,像是幾堵魔山一樣,要壓塌萬古青天。 他們走的很慢,但卻相當的懾人,每一尊都像是歷經無量劫了,身體與天地大道相結合,融于道則間。 七人! 足足有七位遠古圣人級存在! 他們聯袂而來,走在一起,讓大地都快沉陷了,天空中降下各種光華,天音不絕,像是在為他們而鳴。 這是七尊遠古圣人級強者所產生的異景,被天地認可,為他們降下各種祥瑞,每一個人都主掌有獨特的神則。 七位遠古圣人,這樣的強者同時出現,光想一想就讓人顫栗。 地平線上,被一片熾盛的光所淹沒,七條高大的身影走來,每一個人都被染上了一層金色的光彩。 所有生靈都顫抖,無比敬畏,這就是圣人級的存在,需要用一生去仰望。 所有人族修士的都眼中火熱,這如果是人族的圣人該多好啊,整整七位,這樣登場,多么的震撼! 然而,隨著腳步聲臨近,所有人類修士都如冷水潑頭,每一位圣人容貌都不同,帶有明顯的古族特征。 雖然早有預感,但還是忍不住深深的失望,人族怎能一下子來七尊遠古圣人,震懾萬族。 所有人都生起一股無力感,這樣的太古各部,怎么去抗衡,一下子就聯袂走來這樣幾尊古王,壓的人要窒息。 蠻族的守護神玄武的確很強,但卻獨木難支,太古各族卻來了這么多,而這還不是全部,太過懸殊了。 此時,瑤池外一片寧靜,沒有一點生息,鴉雀無聲,沒有一個人能說出話來。 如果不是許多人都堅信無始大帝還活著,這絕對將是一個讓人絕望的大世,簡直沒有一點希望可言。 人族欲尋出一尊圣人都很難,而太古各部卻有一群祖王坐鎮,相差實在太大了,根本無法抗衡。 沐浴霞光,身體被鑲上金邊,他們一步一步走來,長相各不相同,有的生具人頭鳳凰身,有的人身麒麟頭,也有的背生三十六對神翅,還有人與人類一模一樣的。 顯然,他們不是來自一族,但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不相信無始大帝還活著,與龍首古王一樣,來此“討個說法”。 七尊圣人級存在誰能擋住?一只圣龜肯定不行,這是一股滔天的戰力,可摧毀一切敵手! “七大王族聯合……”葉凡倒吸冷氣,別人心中還有一股信念,堅信無始還活著,而他卻深知真相,此時通體冰涼。 誰人能擋?這才是開始。 七位古王收斂了威壓,并沒有如龍首祖王那般不可一世,壓迫各族跪下,但是他們卻很冰冷,更加的漠然與無情,如七堵山一樣立身在瑤池外。 “瑤池盛會將要開始,七位祖王降臨,讓這次大會光彩大盛。”有人開口,變相恭維了一句。 “請七位前輩里面請。”有人族教主開口,雖然心中有敵意,但卻不得不恭敬對待,若是招待不周,恐怕會有大禍。 然而,七位古王立身在瑤池外,像是沒有聽到一般,根本就沒有理會,臉上冷如冰石。 “各位古王降臨,讓大會將絢麗多彩,可喜可賀,請移大駕進瑤池。”又有幾位人族教主開口。 可是,依然是無視,七位古王看都沒有看他們一眼,沒有任何回應,將他們當成了空氣。 幾位人族教主躬身施禮在那里,一下子僵住了,這不是羞辱,而是冷漠的無視。 其他人族修士也都渾身發涼,感覺到了天地的差距。 這七位古王根本就沒有看他們一眼,眸子中盡是滄桑,還有冷酷的寒意,像是在面對一群螻蟻,沒有共同語言。 并沒有去刻意蔑視,但是這種不同世界的眼光,將他們忽略的姿態,卻更加的讓人心中冰冷。 螞蟻與巨龍沒有交集! 這是所有人的感覺,他們分處在兩個世界,因此而被無視了,想憤怒都無力,這是一種莫名的悲哀。 被打死的龍首祖王目空一切,心性很浮躁,讓人怕,但卻難敬懼。 而這七位古王則不同,冷漠無比,不發一言,卻更加讓人懼,無視在場的人族,這種漠然是源自心底的蔑視,更讓人悚然。 “見過幾位祖王。”天皇子上前見禮。 直到此時,七人才點了點頭,但卻依然沒有說什么,像是七座魔山一樣聳立在瑤池外。 “真是好大的架勢,七尊古王一起降臨,如果是來參加瑤池盛會,為何不進來?”黑龜出現了,神色凝重。 “這算什么盛會,這里有什么人可與我們坐在一起談未來天下格局、議各族發展前景?” 終于,一名古王開口了,無比的冷漠,所出話語更是表明了心態,那就是對于在場的人族根本就沒看在眼中。 “可真是殘酷的法則,弱肉強食,你們來此真的不想進瑤池?”黑龜道。 “你能找出一位與我們平起平坐的人嗎?”另一位古王無情的說道,其他幾尊則如同被冰封了一樣。 依然是冰冷,依然是漠然,對于在場的人族根本就沒有看一眼,好似在面對一群微不足道的螻蟻。 人們連怒都怒不起來,有的只是悲哀,實力差距太大了,這七位古王并非耀武揚威,而是一切源自本心,本能的無視。 “你們是不是連我也一并當場了蟻蟲?”黑龜神色也冷了,沉聲問道。 “你將隱龍川的一位祖王斬了,還是很強的,我們本就要討教呢。” 沒有什么多余的話,大戰直接就爆發了,步步殺機,上來就是最強的神則碰撞。 “嗡” 黑龜攻守自若,并不吃力,一爪子拍下去,將這名祖王震出去十幾步。 “很強大,加上我試試呢。”另一位古王上前,冷的跟冰窖一樣。 “轟” 大戰再次開啟,黑龜依然占據絕對上風,想力斃二人,化成一道烏光。 “很強大,但你自己能戰幾人?” 接連又有三位祖王一起上前,其中一尊無比強大,遠超一般的祖王,自己足與玄武抗衡。 五位祖王一起出手,旁邊還有兩尊更冷漠的,一動不動,在漠然觀戰。 “殺!”玄武怒了,但是一個人怎么可能抵擋的住五尊祖王? 其中一尊太強大了,可與他比肩,是一個絕世大敵,再加上其他四尊相輔,他頓時不敵。 “砰” 玄龜連遭一十三下重擊,大口咳血,倒飛了出去,若非龜殼防御力驚人,方才絕對灰飛煙滅了。 玄武敗了,吐血不止,他艱難的爬了起來,眸光很寒,熾盛神電射出,又向前走去。 “轟” 這一次他連遭了十九擊,全都是那尊遠勝一般的祖王打中的,他大口噴血,連黑色的龜甲都出現了幾道裂紋。 “砰” 這一次,玄龜跌落在地上,費了很大的力氣才爬起來。 七尊古王像是萬載不化的堅冰一樣,巋然不動,聳立在前方,其中一人沒有情緒波動的開口,道:“當一個泱泱大族需要一只龜來維持可憐的尊嚴時,離滅亡還遠么?” 這句話一出,所有人族都變了顏色,這像是一把刀子捅進了每一個人的心口,即便再隱忍的人,此時都忍不住嘶吼了出來! 許多人心口發堵,忍不住想仰天長嘯。 “無始已經死了,你們沒有人可以指望!”又是一句寒冷的話語。 此時,所有人都想沖上前去,即便是死,也想去搏殺,大戰一場。 然而,他們悲哀的發現,似乎連這種資格都沒有,相差太遠了,不是一個數量級。 “你們靠這只龜嗎,他還能戰嗎,還能維護你們最后的一絲可笑的尊嚴嗎?”一直未說話的一尊古王冷冷的開口了。 在這一刻,所有人都熱血上涌,恨不得立刻沖過去。 如果這時有一尊人族大圣從天而降,那該多好!這是所有人在絕望中的期冀。 “萬族盛會就是一個笑話,有與我們平起平坐的人嗎,怎么召開?!”另一尊古王道。 所有人都面如死灰,卻無力去反駁,根本就沒有同級的強者與之對話,讓人憤然而又無奈。 “咚” 突然,天地盡頭傳來一聲腳步響,與這個世界的脈動結合在一起,清晰的傳入人們的心中。 夕陽如血,灑落下漫天的紅色光彩,將大地都染上了一層紅暈。 在那天地盡頭,一道挺拔的身影正在一步一步的走來,他白衣勝雪,英姿偉岸,堅定的前進。 這是一位圣人,屬于人族,英氣迫人,風華絕代! 一名真正的人族圣者! 在場的人族修士,不少人在這一刻竟然哭了,不知是激動,還是高興,還是憋屈,熱淚長流。 人族靠一只龜維護最后的尊嚴,讓他們悲苦的要死,被幾尊古王無情的揭開,比刀割還難受,而今終于見到了一位屬于人族的圣人。 他與天地相融在一起,一身白衣不染一絲塵埃,超凡脫俗,英俊的面容,堅毅的臉龐,絕代的風姿,如仙王降生。 葉凡亦激動,見到這個人后,連他都忍不住熱淚盈眶。 千呼萬喚始出來,這個很好猜誰到了,請將他的名字寫在背面祭出來吧,支持這個久別的人物隆重登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