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804 斗戰勝佛法旨

“,人之一生,在時間長河中不過是一瞬。而若是死去,卻是永遠,比萬古還要久。” “輕易不談死,因為生比死要短暫的太多,值得珍惜。” 這些曾是說過的話,楊怡癡癡的想,雙眼又模糊了,最終她懷抱著那懷黃土,一步一步遠去。 她的下一站在哪里?也許是源天師石寨故地,也許是后人而今的居地,也許是瑤池。 葉凡目送她離去,只能發出一聲輕嘆,卻無法相助,許多事都要自己去度,才能真正過了那道關。 北域亂了,深不可測的神靈谷被抹殺,自萬族中除名,顛覆了人們的思緒,超出丫所有人的預料。 身為太古一大王族,歷經千劫萬難,自古長存,始終屹立不倒,什么樣的敵手沒遇到過? 太古年間何其殘酷,古族林立,經歷過血水漫天的大戰,種族間一戰動輒就是數千上萬年。 他們是當中的精粹,不然何以傳承下來,越戰越勇,被封為王族,見慣了大場面,遇到過無盡大敵。 從太古大劫中闖過來后,本以為可以君臨天下,慢慢修養個數千年,不曾想剛出世就被滅了。 且,是他們所輕視的人族所為,要知道在太古年間,這個種族并不被看好,數次有滅族大厄,艱難走到了今天。 剛從沉睡中醒來,以為到了他們輝煌的年代,卻是這樣一個結局讓許多古族都倒吸冷氣,心中發寒。 暗流洶涌,整片北域都不平靜,唯有人族在激動,熱血沸騰,無始大帝座下之人出手,牽動了所有人的心。 這一戰的影響太大了,所有太古種族都發毛,如此強大的神靈谷都被滅了,還有誰不膽寒? 葉凡聽到這些消息欣慰沒有白死,一戰鎮龘壓北域,各方皆懼。 他并沒有耽擱時間,趕往自己的埋身處去取自己的真身。當初考慮到進入紫山太過危險,臨去前他留下肉身以及一縷元神,留下了復生的希望。 山地寧靜寸草不生,沒有一絲聲響葉凡掘開土層,直入地下數千米,當場變了顏色。 “有人來過!” 他當時就急了,這是他的道軀,為證道之根本,有一點閃失都不可承受是誰來過此地? 當來到地下最深處,他當見到了一個盜洞,渾若天成,葉凡鼻子差點氣歪,罵道:“狗龘日的段德!” 這個缺德胖子沒在眼前,如果在此,他不介意將其吊起來打,當一回暴徒化身為瘋魔。 “我是一位偉大的考古者。”在地下石室中僅有這樣一行字葉凡所布下的源天陣紋都被瓦解了。 “段胖子……”葉凡磨牙,而今這個王八蛋在何方怎么能尋到? 他離開了此地,以改天換地讓這具肉殼年輕,而后走向人族的城池,他強烈想知道他失蹤的一個多月發生了什么。 不了解不知道,一了解嚇一跳,這個段胖子還真是敢咋呼,天皇子被稱作雞蛋,元古被叫作西瓜,四處叫板,揚言要大決戰,可每次都會與敵手擦身錯過,始終沒有戰起來。 死胖子這一個月來到處挑釁與叫囂,連神靈谷都被罵成了錘子,一副舉世皆敵、唯我獨尊的氣概,他沒有被人宰掉,依然活蹦亂跳,也算是一種本事。 這一個多月來,人族圣體風頭之勁一時無兩,如果沒有神靈谷被滅一事,談論的絕對都是他。 葉凡很是無言,雖然段德惹的那幾個人也都是他想殺掉的主,但這個王八蛋也太欠揍了。 他一路追了下去,想要尋到其蹤跡,趕緊將真身奪來,但是這個混蛋最似乎知道最近樹敵太多,有些危險,躲了起來,很難揪出來。 在接下來的半個月里,北域大亂,各族都在思量,在暗中認真查證,想要得知真相。 血凰山、神蠶嶺、火麟洞這些地方出過古皇,是否有皇者古兵甚至其他底蘊很難說清,連他們也被驚住了,到處查探。 古之大帝是否還活著,成了所有古族的一塊心病,按理來說不應活在世間,但是這一戰卻過于嚇人。 “為什么會這樣?”太古祖王在低語,思索這一切,久久不言語。 太古年間,蠻荒大地上古木參天,異獸橫行,各族部間常發生大戰,但卻少有這樣摧枯拉朽的,一夜間神靈谷全滅。 在接下來的一個月里,北域依然一片復雜與混亂,沒有人敢有大動作,全都怕觸碰到什么底線。 終于,幾大古皇族相商,發出一則通告,言稱證道成仙是鋒士的終極目的,無需在這條路上相殘。 這則消息一出,天下嘩然,太古各族的語氣明顯軟化了不少,似乎不再是高高在上了,愿與以族和睦相處。 “無論是太古的皇,還是后世的人族大帝都曾說過,萬物相生相克,各族繁衍,都有存在的道理,上天一視同仁。” 太古皇族有人說出了這樣一番話,又讓天下一番震動,他們改變強硬態度了嗎,真要與人族和平相待嗎? 有人族教主得悉后,隱約間猜到了古族的忌憚與意圖,迅速做出回應,言道一個萬古少見的大世來臨,當讓其成為一個盛世,而非一個可怕的亂世。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北域亂局和緩了不少,不論是人族,還是太古諸族皆暗自長出了一口氣。 在這期間,各方都在試探,通過一些特別的場合傳出一些信號,有許多都是關鍵性的問題。 最終,像是達成了一種默契,太古各族沒有人再言要去征伐,攻下靈藥、龍氣、地髓等最多的地域。 而人族大教也適時表態,五域大地廣袤無垠,有許多名山大川可入主,萬族不會缺乒凈土。 一戰震懾北域,天下像是一下子和平了下來,短時間內多半不會有大亂發生了。 不過,但凡是大教都知曉,這只是一時的風平浪靜,今后會怎樣誰也說不清。 “祖師,你這一戰打到太古各族都怕了,功績永遠都會被人族銘記。”葉凡長嘆,將一碗酒水倒在了地上,加以祭拜。 同時,他也一陣悠然神往,無始大帝的威名果然蓋世,這一次假借他座下之名,起了不可思議的大作用。 “這樣不見得能長久。”葉凡自語,想要繼續震懾,只會越來越難,雖然還有幾步可走,但還不到時候。 最起碼,目前可以稍微安寧一段時期了,他必須要迅速成長起來,在真正黑暗動龘亂爆發時才能有立足之地。 太古萬族與七大生命禁區中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這是古之大帝都不能徹底鏟平的地方,若是深想的話,實在過于可怕。 一個相對平和的時期到了嗎?所有人都在歡欣鼓舞,只是不知道能夠延續多長時間。 “段德你個王八蛋到底去了哪里?”葉凡詛咒。 “阿彌陀佛……”就在這一日,遙遠的西漠,須彌山上傳出一聲古老的佛號,震動了所有古廟。 在這一日,西漠有佛子東渡而來,越過中州,進入東荒,最后來到北域,帶來一道法旨。 “天下安寧。”只有這樣四個字,鐵鉤銀劃,蒼勁有力,剛一展開,天道經隆,神音天降,道光沖霄。 像是有一群古佛在禪唱,響遍大地,當時就鎮住了所有人。 斗戰勝佛未死! 這一消息在第一時間傳出,五域震撼,即便是太古各族也都吃驚,所有古王齊震。 無論是人族還是太古各族都對其不知該懷有什么樣的心緒,因為據傳他是一名太古王,但卻皈依了人族佛教,在須彌山上修行,成為了一尊佛。 前期,傳說他閉死關時坐化了,不想并未死去,依然活在世間。 即便是太古各族強大無匹,也不得不對其忌憚,人族就更不用說了。 斗戰勝佛是誰?據傳他是一只圣猿,是大古年間斗戰老圣皇的幼弟,在其教導下成長起來的,那一身修為高的嚇人! 當年他天不怕地不怕,橫行大地上,修為可與同齡時期的圣皇比肩,勇冠太古,劈殺了也不知多少強大的存在。 如果真是他,再強大的古王跳出來都要先掂量一番。 且,太古各族出世后都去斗戰圣猿一脈的古地尋過,沒有感應到老圣皇的兵器氣息,許多人都猜測,被其弟帶走了。 太古斗戰圣皇的親弟弟,若是再加上一桿古皇兵器,誰能相抗?想滅一族的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他在這個時候出關,傳下這樣一道法旨,自會引發一番大震動。 斗戰勝佛這是要調節當下的矛盾嗎,想讓各方平和下來,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站出來的,不過還真沒有人敢對他有微詞。 葉凡相當的震驚,老子、釋迦牟尼、斗戰勝佛一個又一個熟悉的名號,終于是還有一個在這個世間,沒有遠去。 未過多久,北域一片熱議,近乎沸騰,因為太古各大族竟提出,要舉行一次萬族大會。 這絕對是一個震撼性的消息,多半與斗戰勝佛有關! 屆時,各大族都要有人出參與,這樣一場盛會肯定是轟動的。 人族許多教主響應,覺得應該有這樣一次大會,到時可以坐下來詳談一些緊張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