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798 無始鐘連響三月

北域一片寧靜,太古萬族皆懼,墊伏不出,不敢有任何動作。 但是,天下各地卻已沸騰,無始鐘響,如太初的第一縷神光劃破黑暗,照亮了人族前路。 無始大帝復生,將鎮壓萬族,這是所有人都在相傳的事,到處都是議論,打破了多日的寧靜。 也許是壓抑的太久,許多人都一廂情愿的認為,古之大帝真的要出現了,遮天吧快速更新與你共分享將打破現有的一切格局。 然而,鐘聲并未持續多久,戛然而止,許多人都在緊張等待,不少人甚至有些惶恐,生怕又是永遠的沉寂。 “為什么會這樣?” “無始真的還活著嗎?” 人族憂慮,太古萬族則冷漠,所有人都在關注,全都在默默等待。 在這一刻,神靈谷的人長出了一口氣,緊張的神經放松了一些,臉上皆出現一股冷冽的殺意。 兩天過去了,可是紫山卻再無一絲動靜,鐘波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 一些太古族強者臉上冷漠的笑意更濃了,神靈谷的繃緊的心弦松弛,戰船云聚,雖未行動,但卻隨時做好了準備。 紫山中,葉凡與坐在一起,吞天魔罐懸在上方,沉沉浮浮,有成千上萬縷烏光垂落而下,將他們遮攏。 葉凡在以古之大帝的兵器鎮壓,想幫第五代源天師蛻盡一身紅毛,除去體內邪氣。 然而,兩天過去了卻無法改變的命運,紅色尸毛減少,但是他的肉身卻發出了腐爛的味道。 “不要白費力氣了,當我恢復正常,也就是我生命終結之時。”源天師嘆道。 世上誰人能不死?一句話難住了多少天驕人杰,連古之大帝都轟然倒塌在了歲月中,歸于塵埃。 源天師,傲行天地自然中,掘盡地下秘密,可得驚世奇珍,能夠為己續命,但是卻不能不朽。 晚年消失,至今已過去一萬載了,常人誰能活這么久遠,他不是大成圣體,更非人族大帝,若非成為妖邪,早已朽滅了。 而今,葉凡想強行驅盡他體內的的一切玄機,終只能讓他腐爛。成為一具死尸。 并沒有失望,他活了那么久的歲月,早已是壽元干涸之人,不戀長生。 “古之大帝的兵器果真霸道,可以鎮壓我體內的玄機,而今我終于可以保持清醒一段時間了。” “并輩,不久前你為何要搶奪我手中的藥王,難道需要它嗎?”葉凡問道。 “是啊,我為何要這么做,渾渾噩噩,為什么有這種本能?”自語,而后猛的抓住了齊腰的血色長發。 他露出痛苦之色,而后喃喃著,揪下一撮又一撮可怖的紅毛,走來走去,最終眼中露出駭人的神色。 “嗷吧……, 最后,發出了一聲如野獸一般的嘶吼,雙眸赤紅了起來,如風一樣奔跑而去。 他穿行過一座又一座古洞,消失在小徑的盡頭,如受傷的野獸嚎葉。 很久之后,他才出現,懷中抱著一塊巨大的源,當中有一個美麗的女子,如出水蓮葩,無瑕無垢,清麗出塵。 “是她!”葉凡驚異,昔年他進入紫山時,除卻相遇神王姜太虛外,還見到了一個封于源中的女子,就是此人。 “救活她!”聲音嘶啞。 葉凡一下子明白了,這是一萬年前的瑤池圣女楊怡,他曾聽張五爺說起過。 楊怡是的紅顏知己,得知其晚年發生不祥后,心傷欲絕,不顧自身生死,毅然進入紫山,從此再也沒有出現在世上。 “當年我負她太多,死后還累及她陷入絕地。”的聲音在顫抖,長滿紅毛的雙手在哆嗦。 這塊源神圣氣息彌漫,光華內斂,葉凡一呆,當年還真是走了眼,這分明是一塊特種神源。 通常的神源色澤金黃,那時還沒有學源天書,那里得知還有其他顏色的神源,并不了解。 不過,這并非是神源液而成,是震裂后將楊怡封進去的,以禁仙六封的手法,混同其他神源粉,嵌入那些裂縫中,鎮封了一萬年。 楊怡入紫山為又源天師殉情,半魔半人,成為紅毛怪物后,失去了神志,卻還有一種本能,要救楊怡,讓葉凡一陣感嘆。 “當……” 無始鐘又響,這一次響聲不絕,始終不停,震撼全天下。 一天、兩天……十天…… 十幾天過去了,鐘聲不息,悠悠而鳴,五域震動,人族沸騰。 這就是無始的威名,無論過去多少年,鐘聲一響,依然震撼人心,所有人都緊張。 太古萬族這一次真的怕了,誰能讓鐘連響十幾天,匪夷所思,身在近前,必要被震為齏粉。 神靈谷這次徹底被鎮住了,蠢蠢欲動的心思一下子涼了,如冷水潑頭,遮天吧快速更新與你共分享不敢輕舉妄動,靜靜蟄伏。 “當……” 兩個月過去了,無始鐘依然在響,讓整片北域一片安寧,沒有一個古生靈敢出頭,全都被鎮住了。 這是一場天大的波瀾,現在許多人都相信,無始大帝顯化了,不然怎能有這么長的鐘波? 紫山中,葉凡臉色蒼白,這兩個月來也不知咳了多少口鮮血,每過兩日就咬一口藥王。 他身在吞天魔罐中,擋住了所有鐘波,但是極道帝兵無匹,即便是最輕微的轟顫,也是致命的。 魔蓋將罐子密封的嚴嚴實實,他身在當中,但縱然是這樣也吃盡了苦頭,若非攥著兩塊綠銅,早已成為了一灘血泥。 兩件帝兵在對峙,每日他都會催動魔罐,射出一縷烏光,輕擊上面石壁中懸掛的大鐘。 若非有極道魔罐,若非有綠銅,即便是圣人也早已成渣了,沒有人可以擋住鐘波,那是毀夾性的。 無始鐘可以自鳴,這是超乎想象的,像是有人在催動一般,讓葉凡深刻體會到了它的可怕,難怪當年數件帝兵齊轟都未果。 當世,也許唯有吞天魔罐亦如此,完整合一后,無人控制也可復蘇自鳴,可對抗無始鐘。 “當……” 鐘波不絕,連響兩個多月了,葉凡所入主的這具圣殼已出現一道道裂痕,他到底還是被殃及了。 不過,這兩個多月以來他的收獲也是巨大的,大鐘轟鳴,魔罐震動,道紋縱橫交錯,到處都是。 他身坐吞天罐中,手持兩塊老銅一邊護體一邊默默體悟與修行,這兩個多月勝過二十年! 到了這一刻,他才明白,仙三斬道何其艱難,不要說兩個月抵二十年,就是抵二百年也一樣。 仙三斬道,他到底要斬掉什么? 葉凡被卡在了這里,他近乎迷茫了,他發現羈絆太多,整個人都該被斬掉! 自古以來,這道關卡也不知道攔住了多少驚才絕艷的人,古書有記載,上古有幾位驚動古今未來的逆天奇才,都殞落在了這一關,不然也許會多上幾位大帝。 且,有傳說稱,人族大帝中亦有人幾乎敗亡在仙三這道坎,可想而知有多難。 唐才不可能闖過去,但是越是強大的人所遇阻力可能也會越大,所謂的天資可能會成為前路上的天塹鴻溝。 聽無始鐘鳴,看吞天魔罐震,葉凡靜靜體悟,一動不動,即便身上又多了一些裂痕,也無所畏懼。 圣殼眉心內,一尊金色的神靈盤坐,那才是他自己,抱鼎合道,聆聽鐘波與魔罐的韻律,不斷悟自己的道。 仙三斬道,要用一生去拼,但卻不酬勤,難有結果,天斬人道,毀掉根光 自古以來,沒有人可以一蹴而就,從來沒有一個人能順利過關,古之大帝亦如此,要以生命來斬道。 兩個多月來,聆聽道音,圣殼仙臺中那尊金色的小人越發的璀璨了,抱鼎合一,綻放出九道不朽的神環。 他邁上了仙臺二層天第九個小臺階,是的,如果不是有兩件帝兵在對峙,如果不是在一尊圣人的肉殼內,他早已渡劫了。 相信一旦回歸本體,肉身與元神一致,他會立刻渡劫,成為二層天最絕巔的強者。 至于仙三……太艱難了,這一步怎么努力也邁不出,最終他嘆了一口氣。 “當” 最后一聲鐘響,紫山慢慢歸于清寧,鐘波在這一日消失了。 三個月了,葉凡終于是堅持了下來,仙臺中的元神越發的璀璨了,遮天吧快速更新與你共分享強壯了很多,抱鼎而居,如一尊不朽的神。 強大如遠古圣人的體殼,躲在極道帝兵中,也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痕,但終究是沒有毀掉,保存了下來,可藥王幾乎耗盡了。 葉凡并沒有將這次經歷當成磨難,而是用心去體悟,三個月以來面對無始鐘波與吞天魔罐的轟鳴,也會讓他受用一生。 此時,整片天下都被鎮住了,沒有一個人不驚畏,太古萬族再也不敢輕舉妄動,全都膽懼。 這三個月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族修士向紫山跪拜,近乎是朝圣,一步一叩首。 而太古萬族則噤若寒蟬,隱在巢穴中,一步也不敢出。 無始鐘連響三個月,天下懾服,眾生戰戰兢兢,但是卻也不知道,一場更大的風暴將要來臨。 “遠遠不夠,只聞鐘波,不顯帝術,怎能懾服。”葉凡自語,而后對吞天魔罐冉傳音,道:“祖師,你我該帶上死神走上一遭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