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797 半魔半人話源天師當年

第七百九十七章半魔半人話源天師當年 紫山,鐘聲悠悠,波及千古,劃破神虛,動蕩古今,響遍大地。 鐘音一出,天下懾服! 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石化,更不知有多少強大的修者在顫栗,整片北域一瞬間失音,唯有鐘波轟鳴。 它像是一縷太初神光,劃破了蒼茫大地,讓眾生戰戰兢兢,威壓九天十地。 寧靜多年后,無始鐘再響,像是要轟塌萬古諸天,但凡修士莫不發自靈魂的顫抖。 在這一刻,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跪拜下來,朝著紫山方向頂禮膜拜,發自真心的敬服。 不少人族修士熱淚盈眶,虔誠叩首,如對神明一樣禮敬,渾身都在顫抖。 “黑暗來臨,無始鐘波定乾坤!” 不少人近乎迷信一樣喃喃著,不斷的朝著紫山方向膜拜,全都跪在地上,不愿起來。 人族最輝煌的時期,當屬荒古最后一位人族大帝無始所誕生的年代,他鎮壓八荒,橫掃域外,震懾萬古星天,鼎盛到極致。 什么禁區,什么無上存在,什么不朽生靈,膽敢出現,全部一力鎮殺,沒有一點懸念。 他的出現,將人族輝煌推向了一個極致,九天十地,無不懾服。 但卻也像是因此而耗盡了人族的氣運,自無始逝去,從此沒落,大帝再難出現,天地元氣劇變,大道法則重演。 這十幾萬年來,人族每況愈下,到了當世,連圣人都幾乎不可見了,再也無法與那個時期并論。 “當……” 悠悠鐘聲不絕,響徹天上地下,重新聽到鐘波,但凡人族修士無不激動。 難道無始大帝還活著嗎?這是許多人類修士第一時間的念頭,血脈噴張。 無始大帝再現,鎮壓太古萬族,光想一想就讓人熱血澎湃,人們忍不住有一種想長嘯的沖動。 人族沸騰,但是太古萬族卻鴉雀無聲,在這一天全都悚然,許多沉睡的祖王都被驚醒了,沉默不語。 人族大帝與太古的皇一樣,天上地下無敵,無始鐘波一響沒有人不發怵,全都內心惶然。 古皇山是太古萬族心中的凈土,是朝圣的地方,因為他們心中的神不死天皇就入主那里。然而,到了后世,卻被無始大帝占據,讓每一古生靈憤怒與懼怕,這得要多么大的氣魄才敢如此做? “長達十幾萬年了,他難道還活著嗎?”有太古祖王在自語。 鐘聲不絕,響個不停,讓他們的臉色一變再變,這是一個很不好的預兆,古之大帝難道未死嗎? 最憂慮者莫過神靈谷,這像是一記重擊,又像是一記耳光,結結實實的扇在了他們的臉上。 不久前他們還在盛氣凌人,俯視天下,言稱除非古之大帝復生,不然將踏平南嶺蠻族,斬盡葉姓大族,可是剛說完無始鐘就響了。 這是巧合還是在警告?神靈谷上下每一個人的身體都僵住了,這個節骨眼上鐘鳴,讓他們覺得無比可怕。 這還怎么出征,所有升空的戰船全部降落,幾道鐘波就止住了他們的征伐。 神靈谷上下灰頭土臉,這一次興師動眾,但卻虎頭蛇尾,他們自己都覺得顏面無光,但是卻不敢妄動。 一切都要等待,若真的是古皇山內有人族大帝復蘇,不要說是他們,就是各大族聯手也無用! 無以倫比的威懾力!這就是無始大帝,即便消逝多少年了,但是其鐘一鳴,立時讓天地無音,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無人敢抗!將出世的太古各族,全都老老實實了,蟄伏在北域巢穴,沒有敢有進一步的行動。 所有人都在等,靜待一個確切的結果。 古皇山內,葉凡與渾身都是紅毛的可怕生靈對峙了一天一夜,最終才擊響無始鐘。 鐘波不絕,外圍地域,成片的干枯肉身成粉,跟煙灰一樣散落開來,一點也不絢爛,但是卻極度可怕。 這些是什么樣的存在?不死天皇的部眾!每一具都可與圣殼爭鋒,然而在無始鐘下卻什么都不是。 他們的潰滅,無聲無息,鐘波浩蕩整片山腹,每一個角落都不放過,恐怖無邊。 若是傳到外界,一定會讓祖王都驚悚,這種場面讓人恐懼,大帝神威無量。 不過,滿身都是紅毛的生靈第一時間退走了,帶領最強大的一批干尸來到紫山深處,圍聚水晶棺前。 而后,九九八十一桿黑色的大旗升起,獵獵作響,將此地包圍,護住了他們。 這是一群厲鬼的最強古寶,為當年的不死天皇親手祭煉,九九八十一桿大旗合一,擁用無上古皇威。 雖然歲月無情,過于久遠,大旗殘缺了,但畢竟是古皇所煉,依然有不朽的神性,烏光繚繞,阻擋音波。 “喀嚓” 八十一桿大旗發出響聲,上面出現一道道細小的裂紋,長時間下去必崩壞。 它們刻有古皇紋不假,但并非凰血赤金、萬物母氣這樣的仙料鑄成,擋不住無始鐘放出的帝威。 鐘波一道又一道,細密的紋絡呈現,如漣漪一般蔓延向四面八方,摧毀一切阻擋。 “啊……”一聲悲涼的大叫自大旗中傳了出來,無比的痛苦,道:“我是!” 最后一聲轟鳴,鐘波消失,紫山內漸漸恢復了寧靜,落針可聞。 一條幽靜的小路上,傳來嗒嗒的聲響,一道身影無比落寞的走來,來到紫山內部最開闊之地。 此時,葉凡臉色蒼白,鐘波停止很長時間后他才平靜下來,凝望遠來的身影,吐出兩個字,道:“祖師。” 身體上每一寸都有濃密的紅毛,長達多半尺,兇獰而恐怖,如一個魔鬼一樣。不過,此刻他的眼神寧靜了下來,再無陰森與戾氣,有的只是無盡的悲涼。 “我時間不多,無始鐘波振聾發聵,但卻也只能讓我暫時恢復半刻清明。”蒼涼的聲音,無奈的心緒,帶著一種落寞。 第五代源天師失蹤一萬多年,化成了未知的紅毛怪物,今日清醒了過來。 葉凡心緒復雜,在這種境地下與源天師一脈的祖師相遇,半魔半人,再無昔日絕代奇人風采。 當年在石寨時,張五爺曾講述過祖上的一切,源天師晚年會發生各種不祥,極其恐怖。 最終,在其離開的那個夜晚,外面刮起了紅毛旋風,有莫名可怕生物長嚎不止,整整嘶吼了一夜。 “到底發生了什么?”葉凡問道,時間不多,他想清楚的知曉源天師晚年的不祥。 “那一晚,我見到了上幾代源天師。”平靜的到來,坐在廣場外的一塊磐石上,像是陷入了久遠的回憶。 “前幾代源天祖師,那是多少萬年前的人了,怎么還會遺存在世間?”葉凡心中有無盡的疑問。 他清楚的記得,源天師耗盡心力,算計多年,躲進太初禁區,藏身物極必反之地,但終于還是未能避過一劫,晚年發生了不祥。 “那一夜,可怕的紅毛旋風很大,嗚嗚如鬼泣,窗外有幾道渾身生有可怖毛發的生物走動,凄厲嘶吼,雖然從未見過,但是我知道,那是幾位祖師。” 葉凡渾身都有些發寒,是什么樣的力量讓很多萬年前的人長存到現在,化成了那樣的怪物? “我的晚年是通冥的,可見到各種詭異之事,比如陰兵借道……” 成千上萬的陰兵陰馬自地下出現,借人間陽道,殺向未知的前方,遠古圣人為其讓路,靜等他們過去。 見到了許多可怖的事,無比詭異,晚年時他身心不受控制,去過神墟,到過仙陵,越是那種地方所見越是可怕。 “渾渾噩噩,一萬年了,我都不知自己做過什么……”最終,長嘆,源天師的命運無法更改,半魔半人,不知過去。 那一夜,他聽著窗外的嘶吼,先是手臂長出了紅毛,而后全身快速覆蓋,便就此失去了知覺。 “另外幾位祖師呢?”葉凡問道。 “那一夜過后,再也沒有見過。”道。 葉凡覺得有些發瘆,源天師晚年發生不祥,竟是被數萬年前的先人喚走的,怎么很像是鬼叫魂一樣,人老后被勾走。 “為什么會有這樣的事發生在我們身上?”葉凡問道。 “天地交泰,誕生源精,我們這一脈切開了太多的奇石,盜盡了天機,挖開了太多的秘密,冥冥中早有注定。”滿身紅毛,很是恐怖,他嘆了一口氣,道:“我問你,可曾切出過未成型的圣靈,可曾挖開過史前被封的真相,可曾見到過不敢切的奇石?可曾挖出過陰冥地府……歷代源天師都有過很多次那樣的經歷,晚年發生不祥早已注定。” 葉凡愕然,而后道:“我只想知道那到底是什么?” “說不清,道不明,我只希望你沒有這樣的晚年,有些痛苦無法承受。”第五大代源天祖師認真的說道。 “晚了,我早已切出過一個九竅石人,而今離源天師境界也不算太遠了,神墟、仙陵、太初古礦我都想去看一看,難以避免了。” “我希望你永遠不要見到前幾代源天師。”只能發出這樣的一聲嘆息。 兩人都沉默了,最終還是打破了寧靜,道:“你進紫山所為何來?” “太古萬族出世了,黑暗將要來臨,我想推遲這一天,讓無始鐘波震懾天下。”葉凡如實道來。 “黑暗又來了嗎?”第五代源天師自語,而后抬起頭來,滿身紅毛抖動,眼中綻放冷芒,道:“那就讓我發揮出最后的余熱吧,源天師一脈,我與你共鎮北域。” “就我們兩人……”葉凡驚異。 鎮靜的開口,道:“還有一批死神,雖然他們走出紫山,只有一夜的生命,在晨曦破曉的剎那會隨風而散,成為歷史的塵埃,但也足夠了。” 第一章到,晚間還有兩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