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796 黑暗動亂序曲

人頭大的凹槽內嵌入一塊帝玉后,柔和的清輝一閃,劃破神墟,將老瞎子與段德吞沒,他們就此消失。 當年,葉凡就是這樣從紫山中退走的,橫渡到一條地下暗河中,攀登上地表。 紫山很難出入,除非拿極道帝兵來轟,不然沒有希望打開,這里是一處天成的牢籠。 “嗷教…” 四面八方,一片猙獰,厲鬼叢生,每一具都干枯如柴,皮包看骨頭,有龍首的、有鳳凰翅膀的、有耪魚身的、有狀若神明的,他們張牙舞爪,到處都是凄厲的叫聲,仿若置身在地獄中。 這些生靈都很奇異,都是唯一的,代表了昔日一族的輝煌,被不死天皇選中,成為部下,不用想也知道生前的可怖。 葉凡一退再退,他即便手持吞天魔罐,也不可敢當場橫殺,一力獨自抗衡這么多古尸,用不了多上時間,身體就會被消耗干。 他來到了紫山最開闊之地,無始鐘就懸在上方,遮攏了此地,是一片禁區,所有厲鬼都止步了。 葉凡無懼,若是讓無始鐘連響三個月,恐怕紫山中一切生靈都不復存在,全都要被鐘波化為擊粉,即便是不死天皇的部下也難以遺存。 “吼…” 四面八方,一具又一具太古神將全都在嘶吼,將此地包圍了起來,每一具都干枯烏黑,尸發亂如草,有的籠罩神環有的頭頂黑月,各個氣象不凡。 可以看出,他們生前的強大若是復生,必會讓山河失色,日月無光,足以踏平天下。 因為,他們是不敗的神將,過去皆有天大的身份,只聽不死天皇一人號令,是太古萬族的祖先。 “他媽的!”連葉凡都忍不住罵娘,越是細看越發覺得恐怖這批生靈中有的肉身幾乎就是神料,有大道紋在流轉。 那是法力到達巔峰的體現,極盡升華,道紋都銘刻在了骨頭與血肉中體殼成為了道之載體。 這樣的存在不要說一群,就是真的活過來一個,就足以引發天下大亂,可以橫掃一域。 葉凡真的懷疑,太古可能存在神明,不死天皇的部下太強大了,難怪他在太古萬族心中有至高無上的地位,牢不可撼動。 “嗷教…” 一群厲鬼在大吼,黑月懸空陰河繞體血日橫貫,這些都是伴隨在他們身畔的景象,震的古老的石殿嗡嗡搖動,似要崩塌,還好有道紋浮現,穩固住了。 葉凡明顯覺得不對勁,這些古生靈躁動不安,像是接到了命令要踏進來。 “到底是什鄉人?出來一見。” 干枯尸體成片烏黑的爪子揮動,如雜草亂舞到處都是,凄厲叫聲更嚇人了,如在森羅殿中。 一陣陰冷的笑聲傳來,一股怨氣如潮一樣起伏,最終鋪天蓋地而來,讓人渾身涼颼颼。 在眾多干枯的黑尸后方,一個高大的身影向前走來,大殿中的溫度急驟下降,如墜冰窖內。 陰森而又詭異,他渾身長滿了可怕的紅毛,長達多半尺,連臉上亦如此,唯有一雙眸子陰鷙可見。 他的紅色鬢毛很長,如一個最兇戾的魔鬼,給人以無比狠毒與怨恨的感覺,像是要殺盡蒼生。 葉凡頭皮發麻,體內生出了感應,失聲道:“你是!” 紅毛旋風在地上刮起,夾雜著嗚嗚聲,整座紫山內部都一片陰森,越發的昏暗了,什么是陰曹地府,這里來就是,沒有什么區別。 所有厲鬼都在嘶吼,一起向前邁步,要進入這片禁地,將他活活撕裂。 外界,這些日子以來風龘波不斷,甚至可以用暴風驟雨來形容。 神靈谷,生機盎然,但它外面的山脈卻是寸草不生,然而一夜間卻蔥籠遍地,蔓延萬里,成為了一片生命源地。 他們正式出世! 威嚴的聲音響起,誰能提葉凡頭顱來投,將永遠成為神靈谷的客人,這是要讓人族自己殺圣體。 同時,他們鐵血的一面展現,言稱葉凡若不跪來請死,三個月內殺盡葉姓大族,讓大地上血流成河,尸骨成山。 強勢而霸道,神靈谷號令一出,天下震撼,人們知道一場大動亂將要來臨了,無法阻擋。 神靈谷不過是太古一族而已,還有更多可怕的種族,皆有祖王坐鎮,一族就已這樣強橫,膽敢拂逆,就要誅殺一姓大族。 大地上暴風驟雨,一場鐵血風暴將要刮起,人人自危,一些大族甚至做出了投靠太古一族的準備。 在這從未有可怕大世,連諸圣地與荒古世家都沉默了,黑暗動亂將要來臨,他們現在考慮的不是鼎盛,而是如何生存下去。 而在這幾日,南嶺蠻族遭受了巨大的壓力,因為有太古生靈不時來探虛實。 有人傳出消息,神靈谷想拔掉蠻族,但是卻遲遲未敢動手,因為得悉蠻族內有一尊戰神。 諸多大教皆驚懼,蠻族展現了那樣強大的戰力,神靈谷還想對他們動手,強勢霸道的一面盡現。 “南嶺蠻族,我神靈谷需要一個解釋!”終于,北域傳出了這樣的話,他們發難了。 太古王族責問,霸氣滔天,這是開戰滅族的信號,讓天下修士噤若寒蟬,許多人都膽寒。 “你們何以敢踏平北原王家?” “你們為何包庇人族圣體于南嶺中?” “你們這是在挑釁我族的威嚴嗎?” 神靈谷三問,盛氣凌人,高高在上,完全是不平等的對話,在以君臨天下之態俯視。 這些話語一出,全天下都驚憾了,這是要開戰的征兆,南嶺有一尊蠻古戰神也不能震懾住古族。 一時間,南嶺波瀾起伏,暗流涌動,北域戰云密布,修士皆驚,天下不安,五域不寧。 時隔多年,大亂再啟,南嶺蠻族將對決神靈谷,后荒古時代,最猛烈的一次黑暗動亂將要來臨,第一戰將要拉開大幕! 蠻族很有血性,面對責難,根本沒有逐一去辯解,直接一句就是,去你媽的,你要戰,便作戰,老子們奉陪! 南嶺蠻族的硬氣與血性,出乎許多人的預料,也讓不尖人熱血沸騰,面對太古王族敢如此,果真無愧他們祖先的威名。 他們的話語擲地有聲,鏗鏘作響,在人們看來是純血性,真好漢。 即便在黑暗動亂第一戰中大敗,也沒有什么可丟人的,反而會讓人更加敬佩。 神靈谷得悉,先是一陣沉默,而后再次發話,讓蠻族之主登臨北域,去做個解釋。 所有人都明顯感覺到,神靈谷多少有些軟化,對蠻族有些忌憚,但是依然是惟我獨尊之態,讓蠻族之主親自去解釋,還是高姿態。 “沒什么可解釋的,我蠻族行事光明磊落,不會向人低頭,絕不會去低三下四,一族之主豈是他族一語就可號令的!” “冥頑不化,一尊將化道的遠古圣人而已,不足為慮,一戰踏平!”這是神靈谷內部的聲音,雖然還沒有傳出來,但是卻也透露出風聲。 神靈谷將要遠征南嶺,攻破強大的蠻族,這是所有人都能看出來的態勢。 不久后,神靈谷傳出極其強勢的鐵血聲音,要求南嶺蠻王親自來負荊請罪,且要綁縛人族圣體同至,不然后果自負。 “戰就戰,老子還怕你們嗎?!”這是蠻族很干脆的回應。 族內,男女老少齊動員,各個背負狼鄉大棒,準備一場生死大戰,無所畏懼,上下齊心。 在這一日,北域古王咆哮之音震動了群山萬整,整片大地都在搖抖,驚悚了所有人。 “踏平南嶺蠻族,雞犬不留,全部誅殺個干凈!” 這是一種極度霸道的氣勢,震動了北域無盡河山,快速傳向五域,所有人都聽聞到了大戰將起的消息。 “除非古之大帝復生,不然沒有人能挽救你們!” 囂張跋扈,氣吞山河,這就是神靈谷,是太古萬族中的一支強大的王族,今日要發動戰爭了。 魔云滾滾,戰氣沖天,神靈谷一艘又一艘古老的戰船騰空,將要進入一座巨大的域門內,前往南嶺。 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即將要爆發! 蠻族雖強大,但是卻難與神靈谷并論。因為一旦生死對決,可能會牽連進其他太古王族,那樣的話結局已可預料,人們仿佛已見到了南嶺血流成河,尸骨成山。 “讓蠻族成為歷史,一戰永除!”這是神靈谷高高在上、冷酷無情的聲音,昭告全天下,掃平蠻族,就會去斬殺葉姓大族,這是一次鐵血的大行動。 然而,就在這時,北域傳出一個很不和諧的聲音。 “神靈谷你們這幫別子,老子乃是人族圣體,親臨北域殺你們來了!” “我葉凡來了,必會滅你們神靈谷全族,現在你們出來一個小的我殺一個,出來一對我殺一雙。” 所有人嘩然,因為有人見到,那是人族圣體真身無疑,那種黃金血氣,那種旺盛的氣息絕不會有錯。 神靈谷震怒,許多高手齊出,一嘯山河崩,震動整片北域。 “人族圣體你所說的人族大帝在何方,古之大帝不顯,誰來了都救不了你們!” “當……” 就在這一刻,一聲鐘響傳遍北域,壓制了所有聲音,浩蕩出去也不知道多少萬里,讓天地一下子安寧了下來。 所有躁動,所有殺氣全部消失,人們戰戰兢兢,全都呆住了。 天地間,唯有鐘聲悠悠,像是從那遠古劃破時空而來! 神靈谷將啟航的戰船全部停住,船上每一個人都臉色發僵,簌簌發抖,內心驚懼無比。